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67.旧日光阴(7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67.旧日光阴(7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68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67.旧日光阴(7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79)

    男人的声音传来:“请问, 这位女同志是有什么事吗?”他的语气温和:“学生们都在上课,如今就我一个闲人,有事就跟我说吧。要不,办公室说?”

    张雪娇嘴里应着‘好’,却猛的转身,脚步如同狸猫一样轻盈的朝下跑。

    林雨桐迅速的反应过来, 转入二楼的走廊, 快步走向另一头的楼梯。这才一闪身拐弯,那边张雪娇就追了下来,在楼道里张望。

    男人的声音传来:“这位女同志?”

    张雪娇语气带笑:“我还有一位同事跟我一起来的,我找她……”

    偶尔有两个路过的听了,也没当一回事, 该干嘛干嘛去了。

    男人笑了笑:“那好,我在三楼的办公室等着。”

    张雪娇微微点头,快速的下了一楼。大厅里, 不见林雨桐,却看见甘草在药房里坐着。她的心咯噔一下,走过去问了:“怎么不见林主任?”

    甘草抬起头来:“是张主任啊?林主任她……厕所去了。”说着, 就朝边上指了指, “没看见出来, 要不您进来等等?”

    张雪娇还真进去了, 发现坐在里面, 能将大厅进进出出的人看的明白。斜侧面就是卫生间, 是不是出来, 应该是逃不过甘草的眼睛才对。

    她说林雨桐没出来,就应该没出来吧?

    客套了两句话,问了问工作忙不忙这类的咸淡话,就见林雨桐从里面出来了,一边走一边筛着手上的水。她没直接过来,转身就要往楼梯间去,甘草就提醒说:“那不是林主任,估计是要上楼找您。”

    张雪娇跟甘草说了一声:“那你忙。”就急忙追了出去。

    一出去就喊林雨桐,林雨桐扭身看见她就笑:“怎么?上面没负责人?”

    “不是!”张雪娇拉她:“这不是你这个大主任不在吗?”

    两人说说笑笑的,就往上走。

    这次,在办公室里,林雨桐见到了刚才说话的男人。之前,她和四爷看过每个人的档案,档案上有照片,有履历。

    这个人叫李兆山,解放前在沪上开过诊所,沪上解放的时候,在家门口救过一位地下d员,打伤了两个追捕我d地下党人的特|务,没半年的时间,顺利的入d。那个时候新国家已经建立,他算是建国之前的d员。可以说,履历清白的任谁也不会想到他有问题。

    而社会关系上,他是父母妻儿俱全。

    有家人,做事就会有顾虑。可他偏偏什么都有,这又是一层保护。

    双手握手,彼此客气的相互介绍。

    李兆山转身就给两位女同志泡茶,林雨桐一边说着话,一边用余光观察他,见他给两个杯子里放茶叶,都是一小撮,那么三五片的样子,然后有多捏了一下,大部分撒在了他左手边的杯子里,给右边的也撒了一下,但那更像是个虚动作,林雨桐看见,只有两根茶梗放在了右边的杯子里。

    冲了水,盖上盖子,然后左手的杯子被放在了张雪娇面前,右手的杯子放在了林雨桐面前。一切都很正常,但又很不正常。

    林雨桐早就注意过,张雪娇又喝浓茶的习惯。

    她的洋瓷缸子里每天倒出去的泡过的茶叶量,是自己的两倍。

    平时办公室里的人给张雪娇泡茶,喝过第一道之后,她会加第二次茶叶再冲水。哪怕是想拍领导马屁的人也鲜少注意到她爱喝浓茶这一点,可这个应该算是陌生人的李兆山却明显知道。

    那么,也就是说,这两个人绝对是旧识。

    甚至不管是旧识那么简单,可以说李兆山对张雪娇是非常了解的。连生活的小细节都如此的熟悉。

    林雨桐只当什么也没察觉,就说了跟请人家帮着做体检的事。稍微透漏了一下,厂里能弄到猪……

    这是说,愿意以一头猪的代价,请他们出手帮忙。

    如今这一头猪,那是相当有诚意的。大部分人馋肉都馋的看见满地跑的猪都恨不能啃一口。

    双方谈的很愉快。

    出来了,林雨桐就说:“我得联系猪去。这边怎么安排,只怕还得张主任跟人家沟通。”

    张雪娇只觉得这接触的机会就像是天上掉下来的似的,怎么就那么巧呢?

    “是不是你想多了?”李兆山站在医院的广场上,跟对面的张雪娇小声道。

    两人如今的接触,算是公事接触,在一起说话,并没有什么不合适的。

    他这么说,张雪娇却皱眉:“还是小心为好。越是顺利,越是得小心。”说着,脸上带着笑,眼神却冰冷了起来:“还有,加辉的事情,是怎么一码事?你太自以为是了!”

    李兆山就道:“是你太敏感了!我是他……你照顾不到的地方,我照顾照顾都不行!”

    张雪娇的的语气都森寒起来:“你是干什么的,你自己清楚。真要为了他好,就离他远点。”

    李兆山急道:“清丽,你就没想过,干脆撒手算了。”

    “什么意思?”张雪娇扭脸问道。

    李兆山咬牙:“影子是谁,这些年你查出来没?咱们不能只听他……如今这样,你觉得还有再改天换日的一天吗?咱们这样的,不动尚且得提心吊胆。要是动了,更是……看不到明天,还得提着脑袋干……图什么?”

    给钱,给金条,可如今有钱敢拿出来花吗?况且,有花钱的地方吗?

    给权?他们哪里有什么权利?

    张雪娇抿着嘴:“没有!没查出来。”

    “那你这些年……”话没说完,张雪娇就冷眼看过去:“你问的太多了。”

    “行!”李兆山抿嘴,“我不问,但是关于加辉……你对孩子太……”

    闭嘴吧你!

    张雪娇的脸瞬间都白了,如果不是为了护着孩子,自己怎么会听从影子的指令一嫁二嫁直到五嫁。

    影子如同藏在暗处的毒蛇,他催着你前进,若是不听,孩子还指不定在什么时候就遭遇了意外呢。

    自己对孩子不好,自己跟孩子的关系冷漠?

    呵呵!

    如果能护着孩子,她宁愿永远的冷漠下去。

    她垂下眼睑:眼前的这个人……果然还是想的太简单了。他并不适合这个行当,但偏偏的,影子不知道怎么想的,偏偏把他给派来了。

    张雪娇深吸一口气:“我的事,你少管。除了公事,我们不要私下接触。”说着就看了李兆山一眼:“你……还是小心点。不要再犯沏茶的错误了。那林雨桐是个外行,没发现你的问题。这要是换个……哪怕是个细心的侦察兵,你那天都算是露了破绽了……”

    “知道了。”李兆山抿了嘴,然后叹气,脸上重新又带上了笑意:“那……就这样吧,你回……”

    张雪娇点点头,客气的伸出手,两人握手,公事公办的握手,然后道别。

    两人只是这么接触了一下,这两天,闲话都出来了。

    好些人都嘀咕,说看见张雪娇跟那医生眉来眼去,在广场上说话。

    林雨桐就说,这话不敢瞎说,人家张主任是有公事跟那边联系。

    祁大婶就嗤之以鼻:“什么公事?一看就是老熟人的样子。听说那李大夫对张主任的儿子可好了……”

    林雨桐的心里就怪异起来了,她一时之间有些拿不准,这李兆山到底是水平高呢?还是水平低。

    要说他水平高吧,他提前安排了张雪娇的儿子,这个肯定是瞒着张雪娇的,要不然,张雪娇两口子不会吵起来。以张雪娇的能耐,提前做好罗恒生的工作,一点也不难。从这么反推,那肯定是张雪娇提前并不知道。如果不知道,那只能是李兆山自己决定的事。还有那天茶叶的事,感觉真要是特|务,这手段未免也太稚嫩了些。

    可要说他水平低吧,这得看你怎么想了。如果万一张雪娇暴露了,或者两人因为接触而遭人侧目了,这他跟张雪娇的过往,其实就是一张挡箭牌。干这一行的,低调很重要,但另一方面,高调未必就全是错的。当所有的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两人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上的时候,谁还会在意他们真实的目的是什么。

    所以,比起张雪娇,林雨桐对李兆山的兴趣反而更大。

    要说缘由,还真说不上来。或许可以用直觉来解释。

    谁知道呢,先盯着看看吧。

    体检是分批的,就安排在职工医院。林雨桐和张雪娇带着人,帮着维持秩序。

    林雨桐忙忙碌碌的,可却把这次体检的事都了解的详细的很。每一个环节,她都注意到了。比较有意思的是,这次的体检,医生给每个来体检的病人都做了一张医疗档案。关于来体检的人,他们的姓名、年龄、家庭成员,是厂里谁谁谁的家属,跟家属是什么样的关系。原则上,只是给家属的直系亲属检查的。这直系亲属包括的,也就是父母子女和配偶。你不能说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来凑热闹。

    听起来是合情合理,可这也有一样,那就是这些医生能把厂里的职工连同家属的情况摸的透透。

    可这也叫林雨桐疑惑,想要这些资料,直接从张雪娇要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多过一遍手呢?

    想不明白,就暂时不管,随着他们去吧。只要有所图,这必然还是会有所动作的。

    体检过后,张雪娇那边还真没什么动静。眼看这个夏天要过去了,罗家传来消息,罗家的闺女要结婚了。

    张雪娇提着一兜的喜糖,见人就给。给林雨桐抓了两大把:“回去哄孙子去。”

    林雨桐乐呵呵的拿了,如今家里有了更小的孩子,连骄阳都不娇气了。有点好吃的,就先紧着小的。

    等办公室没人了,张雪娇才低声道:“有些事,我不好跟老罗说。不过我私下跟你提一提,我家东升啊,那孩子还是挺机灵的。年纪轻,又有文化,放在技术处,主要还是想学点东西。”

    林雨桐就笑了:“行啊,叫他找朝阳去。跟朝阳一组。”

    张雪娇眼里盛满了笑意:“要么说都愿意跟你打交道呢。没的说,办事就是敞亮。”说着就低声道:“等入了冬了,老同事那边开始熏腊肉的时候,我想办法多弄些,给你送去。”

    林雨桐心里一动:“你在那边的关系硬不?”

    张雪娇点头:“想多要点?”

    “可不?”林雨桐掰着指头算,“我这边还有婆婆呢,完了我俩哥哥,还有一个妹妹,少不了。别说几只兔子几只鸡,弄几头猪我都吃的下。你说,这钱放在手里,有个啥用处?要是能换成吃的,怎么换我都换。还有木耳蘑菇榛子板栗,不管什么山货,只要不要粮票,贵点都行。”

    张雪娇只犹豫了一下就点头:“成!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晚上回去,林雨桐跟四爷说了,四爷又在写着张雪娇名字的纸上画了一个箭头,添上了几个字:林场?

    如今到哪里都缺肉,东北也一样,四爷和林雨桐又不是没在东北呆过,那地方能弄到熏肉的,只怕就是在林场或是是跟林场相关的职业上。

    比如说,林场的领导。

    但这到底是哪里,这个就不好说了。

    还得注意的就是张雪娇的包裹。迄今为止,唯一知道的联系密切的,就是给张雪娇寄腊肉的这位。到底是怎么一种亲密的关系,这大半年里,好像都寄了几次肉了。

    于是,两只眼睛,一直眼睛盯着张雪娇和李兆山,一只眼睛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送来的腊肉。

    这段时间里,四爷还盯着厂里的电话和邮局。

    张雪娇没有用厂里的电话,倒是去了两次邮局。本来想试着偷着开了邮局的信箱看看里面张雪娇寄过去的信,可张雪娇寄信的时间卡的刚刚好,信投进去十分钟,,就有邮递车过来。而这十分钟里,她不是坐在路边歇脚,就是花钱在路边买了烤红薯吃,总之,邮箱始终都没有离开她的视线。

    如此一来,林雨桐都不知道,她的这封信,是不是真的寄往东北的。很可能就是寄到本地或者其他的某个地方某个人,然后再由那个人转交给其他人。

    有没有这种可能?

    肯定是有的。

    等张雪娇走了,林雨桐就从百货商店的厕所出来。她刚才在百货大厦的二楼,厕所的窗户玻璃破了,用纸箱子上挡在玻璃上。纸箱子有缝隙,从这缝隙里看出来,并不容易被发现。再说,她也没盯着张雪娇使劲的看,她盯的是邮箱,余光看的是人。

    手里提着两斤毛线,看向马路对面。都要收回视线了,她的目光却凝住了。

    因为邮筒的跟前站着一个人,带着口罩,包的很严实。可猛的看了一眼,却连是男是女都分辨不出来。如今这男人女人穿衣服,都那个样儿。

    这人先是拿着手里的布包不停的翻腾,然后好像是布包划开一个洞似的,路过的人看了几眼,就绕开走了。布包破了一个洞,许是东西掉了吧。

    然后这人就在弯腰蹲在地上捡,好像是几分钱滚到邮筒下面去了一般,伸手去捡。

    林雨桐隔着马路看着,然后心里猛然一动:张雪娇寄信,根本就是一个障眼法。寄信是假的,借着寄信把要密信藏到邮筒的下面才是真的。

    这个人很要紧,要么把这个人盯住了,要么就得把这个人拿下。要是脱了钩,才真是坏事了。

    她把口罩也戴起来,穿过马路,那个人已经站起来了,边走还边在衣服上蹭捡起来的沾了泥土的硬币。

    林雨桐接了卖红薯的称,称自己手里的毛线。等那人从身边过去了,这才将毛线收起来,远远的跟着。

    这个人没走多远,就等在路边,路边五路公交站的站牌。

    林雨桐跟在他身后,余光盯着他,见他的目光始终看着对面,她的心里一动,率先朝对面走去,到了对面的公交站牌下面。站在对面,这上了车后,方便就是不同的。果然,这边的车远远的过来了,等在那边的人小跑着穿过马路,站在林雨桐的左后方。

    果然够小心的。要是盯着他,按在他后面陪着他等。等这边的车过来了,他利索的跑过来坐车,那这是要跟还是不跟。跟着吧,铁定就被发现吧,不跟吧,这一旦跟丢,想再跟上就不容易了。

    这个时候的公交车,车上的人并不多。上去就有座位。林雨桐先上的,她直接选了一个靠近后门的座位。可这个人上车后,却坐在靠近前门的位置上。

    一路上,上车下车的,人多的时候,也就是车厢里站着三五个人的样儿。林雨桐靠在椅背上假寐,等上的人少,下的人多的时候,林雨桐就站起来,扶着后门口的栏杆站着,做好下车的准备。

    又是一站快到了,那人坐着的姿势稍微有些调整,人看似没动,其实脚尖已经微微的朝外偏了。

    林雨桐断定,他肯定这一站要下的。

    因为这一站的附近都属于棚户区,里面的居民住的非常的混杂。再往前走,就到了城郊了。车上的人也少了,下车的人也少了,如此,太容易被人记住了。他的脚尖微微朝外,这就是已经做好要下车的准备了。

    车刚一停下来,车门子才一打开,林雨桐就率先下了车。她没回头,下了车就朝边上的一条路拐进去。身后还能传来司机不客气的呵斥声:“早不下车,关门了你要下车。”又低声的骂了一句。

    不用问,这人肯定是抢在车子要启动的最后一秒,挤下车的。

    惯性的,不能给身后留尾巴。

    这一片人挺多的,进进出出的,林雨桐‘不经意’的跟自行车蹭了一下,把手里的毛线蹭的掉再地上了,骑自行车的小伙子就说:“大姐啊!你倒是看着点路啊!”

    两人蹲下来手忙脚乱的捡毛线,那人很自然的路过,朝前走了。

    等走远了,林雨桐才提着毛线跟过去,远远的看见那人进了厕所……这里公共厕所的人挺多的,不停的有人进出。林雨桐站在远处拍打着毛线上的土,等着,直到看到一个穿着带着补丁洗的发白的中山装,袖子上带着红袖章的男人手里拿着扫把粪勺子走出来,她才若有所悟。

    没错,就是这个清扫厕所的中年男人。

    之前他穿的整洁,应该是厕所边上有他的工作间,放一些工具的地方。出门穿的体面,回来换身干活才穿的脏衣服衣裳,这看在周围人的眼里不会觉得奇怪。可要是有跟踪的,这一便装,很容易就叫人分不清楚谁是谁。

    看清楚人了,也知道这人的身份和工作单位了。林雨桐就打道回府。

    这七绕八绕的,走的已经很远了。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家属区门口,张雪娇正在跟一群老娘们说话,说说笑笑的好不热闹。看见林雨桐回来,她还笑着问了一声:“你也进城去了?要知道你进城,我就等你一块了,咱俩还有个伴儿。”

    林雨桐就把手里的毛线递过去叫她看:“想给骄阳织一件毛衣,可如今连个同一色的毛线也配不齐,给我这跑的,一整天的……”

    “小姑娘嘛,杂色的勾成花样子也好看。别管啥颜色,你买了,我帮你织。”她特别热心。

    行行行!

    林雨桐一边应着,一边跟打家打了招呼,然后回家。

    家里除了骄阳,别人都知道有这一码事。等骄阳睡了,丹阳和朝阳就蹭到书房,在边上旁听嘛。妈妈回来这么晚,肯定是有事耽搁了。

    林雨桐也没管他们,只给四爷说今儿这经过:“……这事光是咱们来处理,已经不行了。缺人手!”

    朝阳撸袖子:“不缺!不缺!妈,我!我!我行的!”

    丹阳拉他:“你快行了吧。你能知道人家在这边等的却是那边的车,你能知道人家上了车之后在哪一站上吗?听起来容易,可这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

    自家妈,怎么比老牌的特|务还特|务呢。

    四爷就看朝阳:“你跑腿,找你苗叔和赵爷爷计奶奶去,就说今儿弄到一瓶好酒,请他们过来一趟。”

    丹阳跑去跟朝阳作伴去了。

    林雨桐顺势就去了厨房,入了冬了,没什么好菜了。芝麻菠菜算一个,蒜苗炒腊肉算一个,清炒的绿豆芽算一个,再一个油炸的花生米,一盆猪肉白菜炖粉条子,人来齐了,菜就齐了。

    煤油炉子点着,放在饭桌上,上面的小锅里咕嘟嘟的煮着的,就是猪肉白菜粉条子。也不怕不够吃,这就跟吃火锅似的,吃没了下白菜粉条就行。连主食都省下了。

    酒只给酒壶里倒了二两,今晚说的是正事,不能多喝。

    丹阳和朝阳跑到院子里,拉着路灯,说是侍弄丹阳的蘑菇棚,其实就是在外面站岗放哨呢。

    里面一边吃着,林雨桐和四爷就把事情的始末大概的给说了一边。

    林雨桐给锅里再添了半个白菜,叫慢慢煮着,这才道:“直到今儿,我才敢说,张雪娇,确实是有些问题的……”

    而其他几个人,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等回过神来,就都对视了一眼。

    赵平先说林雨桐:“你他胡闹。你知道叫人家发现之后是个什么后果吗?”

    林雨桐就笑:“我这力气,您还不放心。虽然说如今年纪也不算是轻了,但这等闲人我还是对付的了的。”

    计寒梅深吸一口气:“看来我真是老了,老眼昏花了都!愣是没看出一点问题来。”

    苗家富就问四爷和林雨桐:“你们的意思……林主任今儿遇上的那个人,得抓回来?”

    四爷点头:“最好今晚就动手。”

    这边话才说完,外面就想起朝阳的声音:“罗叔叔,张阿姨,快屋里请。”他高声道:“爸妈,有贵客来了。”

    一桌子的人相互对视一眼,林雨桐和四爷就起身迎客了。

    罗恒生就笑:“我回来的时候瞧见苗处长朝你们这边来了,想来也在你这边,这不,不请自来了。”

    四爷就笑:“蓬荜生辉。快里面请。还别说,你们可真赶巧了!里面可不止是苗处长。”

    说笑着就进屋子,看见计寒梅和赵平都在,罗恒生挑挑眉,心里有些微妙:“你们这是……我可是来的不巧?”

    林雨桐忙着添菜添碗筷:“来的正巧……”

    苗家富就接话:“快请坐吧,也帮我们参详参详。”

    张雪娇就过去帮林雨桐:“啥事啊?凑的这么齐整。”

    林雨桐就笑:“一个老同事的儿子的事。你们不认识……”说着就解释,“咱们厂的那个小伙子,许强……他是调走的副厂长老许,许文东的肚子。这小子跟端阳和和铁蛋差不多大,可端阳和铁蛋都当爸爸了,那小子还混着呢。这不是老许在西南那边……身体不怎么好,前段时间体检,查出的病也不怎么好。之前给我们这些老同事,都来过电话,写过信。不想叫许强回那边看他,把这孩子托付给我们了。你说,这么大的小伙子了,这婚事就是头一件。既然应承下了,这不,晚上凑一块,把这事说叨说叨……”

    猛地来了这两口子,林雨桐和四爷起身迎客的时候,说了‘许强’这两个字,想来坐着的几个人都心领神会。不是不叫罗恒生,是因为罗恒生跟许文东压根就没见过,更谈不上交情。所以,你也别怪把你排挤在外。

    而且,林雨桐说的事,是真事。许文东真病了,在那边被打成了d权派,在单位里打扫厕所清扫卫生,反正脏活累活都是他的。这不,病倒了,查出了胃癌。四爷还是叫徐强去了,去看看,要不然就枉为人子了。但办好那边的事,这孩子还得回来。

    罗恒生一听是这事,也释然了,“所以说啊,这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以后啊,我看体检可以常规化,深入化,检查的更全面一些更好。”

    加入了这两口子,大家尽量维持着常态。

    然后林雨桐给添上酒,你来我往的,灌了罗恒生不好。没半个小时,人就有些晕乎了。

    张雪娇就嗔怪:“合起伙对付我们家老罗呢。”

    林雨桐摁着她硬是灌了一杯,这种一杯足有一两,加上最开始上桌大家碰的那一杯,张雪娇两杯酒都下肚了。林雨桐就笑:“我可是人家酿酒厂专门留出来的头曲酒,最是烈性,你尝尝。”

    喝进肚子跟火烧似的,张雪娇捂着嘴:“赶紧回家去。你家的酒是真喝不成。”

    是喝不成!回到家就犯迷糊,没多大功夫就沉沉的睡着了。临睡前她还想:就这一次,可不敢再喝了。这可算是违规了……可千万别说胡话才好。

    赵平和计寒梅也觉得有点多,可苗家富脑子还是清醒的,“那就今晚行动。”

    “必须保密,必须找可靠的人。”四爷叮嘱了两句,“人逮到之后,直接去矿山……我一会子叫朝阳去找钱思远,他会安排地方。”

    林雨桐就拿大衣:“我跟着去。”

    四爷点头,给她把围巾围好:“小心着点。”

    不是四爷不想跟着去,这边还有好些事得有人来安排。另外,几个孩子在家,也不那么叫人放心了。

    林雨桐等着苗家富安排人的空档,去叫了大原,叫大原过去帮着陪几个孩子,也叫四爷好放心的出门。

    辛甜干脆也就起了:“我去陪宋璐跟孩子去,叫端阳跟着你们。”

    她并不知道四爷和林雨桐是分开走的,只想着晚上出门,多带个人更方便。

    那也行!

    端阳跟着四爷,林雨桐更能放心些。

    这边安排好了,她就直接去了村外等着,厂里的车,铁头开着呢,另一个是新分来的一个退伍兵,是苗家富老战友的儿子,不管从哪方面都信得过。

    四个人一行,开车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地方。

    此时,夜已经深了。

    车停在路口的位置,林雨桐在前面带路,路上基本是没什么人了,除了间或的听见几声狗叫声,再就是路过别人家门口的时候听到的震天的打鼾声。

    公共厕所的位置,挂着一排马灯。凡是靠近厕所的,边上一间小房间的人,肯定能从窗户上看见。

    铁头就呲牙:“谁家上公共厕所,晚上不是拿着手电筒的。就偏这里,没路灯挂上了马灯。”

    所以啊!人家这是睡觉都睁着眼睛呢。

    林雨桐就叫铁头附耳过来,交代了一番。

    铁头听的连连点头,抓特务给这孩子兴奋的,根本就不知道啥叫害怕。

    听完林雨桐的话,他绕道儿另一条巷子里,从那边一路小跑冲到厕所,哎呦哎呦的!

    林雨桐几个站在暗影里,明显能看到里面挂着的窗帘被掀起来一点。

    那个跟来的小伙子就低声道:“这窗帘也比别人家的捂得严实。”

    是!从外面看,里面黑漆漆的,想走近那屋子,就得在明处,而这人,始终在暗处。

    铁头进去了俩分钟,又出来了。听起来脚步轻松不少,嘴里还哼着歌。

    又过了十来分钟,铁头再一起捂着肚子,比上一次跑的还急切,一路小声骂着,进了厕所。

    如此再三的反复,连着五六次,一个多小时都晃悠过去了。

    铁头上厕所走的也慢下来了,好似拉肚子拉的腿软了一般。这次出来,他没往回跑,而是坐在小屋子窗台下的木墩上,哎呦哎呦的。坐了三五分钟,起身又跑了两步,然后又折返回来,拍小屋的门,声音有些变调,又急切,又有气无力:“……帮帮忙,给我点草纸呗。拿钱买也行啊,拉裤子上了……”

    里面就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来了来了!”

    铁头盯着窗户,招手朝这边叫人。

    林雨桐三个在暗影里迅速的靠了过去,里面的人从门缝里往出看,看到个身子弓成虾米,脚不停的躲着,显然是个憋的受不了的人。

    门‘吱呀’一声打开的一双,林雨桐飞起一脚踹过去,连门带人都被踹的撞到了屋子里面的墙上。

    等苗家富进去要补一下的时候,才发现,人都给撞晕了。

    将人捆起来,然后迅速的将屋里搜查了一遍。除了一些衣服,一床铺盖,一个简易的炉灶两个碗,再就是找到了一个破本子,这本子上记得应该是账。

    这个本子,成了唯一一个有点价值的东西了。

    按说只要把人带走就行了,可现在是不是得给人先把门修好。

    老式的门是那种用门轴的门,敲打几个按上就行了。

    林雨桐从本子上撕了一页纸,模仿本子上的笔迹,写了一张假条夹在门缝上。上面写着,因有人给他介绍了一个老伴,他要去相亲,需要几天假期云云。想来,暂时不会因为此人的失踪大张旗鼓闹出风波来。

    一切都处理好,几个人这才架着这人,上了车,一路往回赶。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才进了矿山。然后直接去了思想政治学院!

    四爷此刻,正等在那里。

    暂时性来说,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67.旧日光阴(7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