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76.旧日光阴(88)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76.旧日光阴(88)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71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76.旧日光阴(88)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旧日光阴(88)

    四爷不光是帮着疙瘩把媳妇娶进了家门, 还出了钱, 叫家里盖几间砖瓦房。如今这盖房的人到底是少数,但其实是花不了多少钱的。主要就是砖石。

    砖石这东西好弄, 农村盖房子又不用水泥,顶多就是石灰,弄辆车是尽够了得。房梁都是木材的, 金家那些被李月芬保下来的树,派上了用场。但这些肯定是不够的, 林千河一家, 也算是费了心思了, 闺女嫁过去想腰杆直,娘家还得得力。家里就出钱, 从别的大队买了属于他们大队的树运回来,叫金家可着用,这好歹算是闺女的嫁妆。

    本来三林屯大队的树也不少,但这不是怕瓜田李下的大家说闲话嘛, 干脆就不惹那个臊, 从其他大队买, 都是有交情的人,价钱只低不高。还叫人无可指摘。

    好些人都说,这个亲做的好。金家在村里里还是太独了, 只有单蹦一户, 还留下个孤儿寡母的。如今跟林家结亲结的很实在, 过日子帮手马上就多了。比如这该个房子, 村里的年女老少,谁得闲了,谁过去搭把手,没用几天功夫,敞亮的砖瓦房就起来了。

    做叔叔的,给把房子盖了,给把媳妇娶进门了,这大致上就能撂过手了。有事了,能伸把手的时候伸把手,不过这日子,还得是自己过。

    晃晃悠悠的,日子就这么往前过。

    等到五四青年节过后,厂里这边的青工组织,才收到青年报。报纸这东西,如今这时效性并不怎么样。往往都是隔上两三天才会送过来。

    不过这次的青年报,叫大家都有些愣神:“那什么……这不是那个谁嘛!”

    没错!

    林丹阳,就是林丹阳。

    跟她站一块这小伙子是谁啊?

    这人我见过,就在三林屯,整天提着一桶子油漆,在墙上写那些宣传标语的小伙子……那个叫什么来着的?

    叫方继明。

    这两人怎么站在一起了?

    搞对象吧!

    怎么没听谁说过啊!

    “那是人家保密工作做的好。”这个说。

    “不能!肯定是报社请他们,要不然能拍的这么好?”另一个人又这么说。

    “那也不一定。林丹阳那可是大学毕业生,这十里八村的,正儿八经的大学毕业的挑不出两个来。人家看对眼了,这不是正常的吗?”然后他指了指报纸:“看看,般配吧?”

    是!男貌女也貌,瞧着就养眼。

    然后在当事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风言风语就起来了。

    林雨桐和四爷都看见报纸了,但谁也没主动问丹阳。孩子想说的时候就说了,不想说的时候,那就别问。

    丹阳从试验站出来的时候,就碰到等在外面的方继明。

    方继明推着自行车,手里拿着一份报纸,脸上带着几分焦急的神色。见到丹阳出来,眼里还带着几分愧色。

    丹阳接过方继明递过来的报纸看了看,然后挑明:“为这个来的?”

    方继明看她:“对不起啊!要不是那天拦着你说话,也没这事。”

    丹阳倒是无所谓:“这事……怪不到你身上。也是我大意了,看这照片,应该是近距离拍摄的。离咱们俩当时站立的位置,最多不超过十米。你说这不超过十米的距离,藏着个人对着咱们拍照……这要是有人拿着枪,咱俩都完蛋了。跟……”跟我妈的警惕性比起来,这可真是差的太远了。

    后面一句给咽下去了,这话说给方继明听不合适。

    方继明认真的看丹阳的脸色:“你真的没关系?我……”

    “你什么?”丹阳嗤笑一声:“你会负责?”

    方继明一肚子的话在这姑娘不屑的笑声里全都咽下去了,这还真不是一个一般的姑娘。环视换个人,这会子早急了。在她这里,却如此的轻飘飘的过去了。

    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看着她笑:“我送你回去?”

    丹阳强忍着没翻白眼:“我是无所谓的,但是我不会故意的去制造话题。你觉得,咱俩现在一块走,合适吗?”

    说着,她把报纸递过去:“你的报纸你收着,我先走了。”

    看着丹阳骑上自行车,瞬间就走远的身影,他发自内心的笑起来。

    漂亮的姑娘好找,但活的这么坦荡而又磊落的姑娘,却真的不好找。

    回到大队支部,碰到了端阳。这个点端阳还没走?方继明眼睛闪了闪,就有点明白了几分了。到了三林屯也有小一年了,对村里的人事,多少是有些了解的。端阳是丹阳的哥哥,兄妹的感情非同一般的好。

    这个时候没走,不用问,都是在等自己。

    端阳还真是在等方继明,等看到方继明手里的报纸,他又改变主意了,只打了一声招呼,说:“回来了?回来了就多注意一点办公室的电话,上头水库放水,咱们得等通知。”

    好的!知道了!

    知道了,人家就走了。

    方继明心说,这是什么路数啊?怎么啥也没问就走了。

    等人走了,他躺在床上了,琢磨了半天算是琢磨明白了,人家这个时候表现的越是淡然,越是说明人家没有把这事给放在心上。

    这没放在心上,表达的意思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人家压根就没看上他。

    说到底,是怕他自己想多了。

    这种感觉叫人不由的觉得,有些酸爽。

    丹阳是过耳就算了,谁爱说什么说什么去。她是半点尴尬都没有,该干啥还是干啥。

    朝阳是属于听到风声的,事情在心里憋了几天的,想问一声吧,看爸妈那样,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他默默的又给憋回去了。行!不当事就那不是事。

    很快的,他就没时间关注丹阳那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的恋情了。

    因为接到通知,b大和青华开始试点的招收工农兵大学生了。

    上大学啊!这是多少人没有来得及实现的梦想。

    朝阳在车间干活呢,然后喇叭就响起来了,青工们搁在车间是又跳又叫的,上大学啊!

    一伙子人围在一起讨论呢。

    这个说:那谁谁谁应该上,他在咱们车间的技术最好。

    那个说:那个谁谁谁应该上,他是思想觉悟最高。

    这些人说着说着,就对着朝阳的方向指指点点,还有人酸不溜秋的道:“都省省吧,这谁有资格,怎么轮也轮不到咱们这种上下不靠,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人啊!”

    有那跟朝阳关系好的就说了:“你们指桑骂槐的说谁呢?朝阳咋的了?人家是思想觉悟比不上?还是技术手段比不上?人家爸爸当个厂长,那人家还就没资格了。但凡有点资格,就是走后门的?说话你们亏心不亏心?”

    是!这名额太紧俏,谁都想要。

    朝阳年轻啊,他看本来都挺好的关系,因为自己最可能被推荐走,一个个的转头就变了脸。他手里的活不停:“我跟着师傅挺好的……就不去大学浪费时间了。谁愿意去谁去,不要拉上我。”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不是滋味。

    回家后也有些兴趣缺缺的,提不精神。

    因着这一个名额,平静的厂里,有蹦起水花了。

    计寒梅没有要走的关系,罗恒生呢?本来是他的女婿谢东升其实是有资格的。但他本人没跟女儿女婿商量,在一开是就先表明态度了,他的女儿不在厂里,但是他的女婿主动放弃资格了。

    四爷和林雨桐这边,在前面两位领导起了模范带头作用之后,就不能说把自家儿子推出来的话。别说朝阳主动放弃了,就是不主动放弃,四爷和林雨桐也不会答应的。

    领导们这一表态,意思就是绝对的公平公正。

    别的办法不行,那就选举。先叫大家去选嘛!

    结果谁也没想到,选来选去,得票最多的会是许强和孙十一。

    可名额只有一个,看到底是许强还是孙十一,这得领导决定。

    许强的父亲许文东不怎么得人心,也早已经是昨儿黄花了。但是孙十一的叔叔,却还是分厂的领导。

    但许强跟孙十一有一点不一样,那就是跟小一辈的交情都很好,再加上本人在特|务一案中的表现,因为案件还在保密阶段,厂里还没有做出表彰。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大家的天平就倾斜了,投票选许强的人倒是比选孙十一的人多的多。

    计寒梅挺高兴,没有看孙十一叔叔的面子,都选了许强。这更说明了厂里的公平和公正。

    这小子也会来事,大晚上的,不知道从哪弄的兔子,剥洗的干干净净的给送到家里了:“金叔,林姨,我是来蹭饭的。”

    带着吃的来蹭饭。

    林雨桐就叫人进来,又叫骄阳叫叫端阳过来陪客。

    端阳来了就说许强:“这兔子可不能只送我们这边……”

    “知道!”许强指了指外面,“家家户户都送了。在田里熏了一窝兔子。”

    一窝兔子也没这么多。

    但他这么说了,端阳就没多问。

    饭桌上,这小子举着杯子敬四爷:“是您和婶子看的起我,我才有今日……”

    今日?

    今日是什么日?

    一天不去报名,这事都不算是完全就定下来。出门的时候,四爷叫端阳提醒许强,别太大意。

    果不其然,厂里报上去的人,上面没批准,直接被打了回来。

    上面接到了举报,不光是把许文东当年的事扯出来了,还把许强这些人私生活不检点,有流氓习性的事给捅上去了。

    资格就这么被取消了。

    而孙十一,顺利的替代了许强。

    端阳就说许强,“给你提醒过了,叫你防着一些。你看看现在……那孙十一是个狠人,对自己都下的了手,更何况是别人。”

    这事给朝阳可算是好好的提了个醒,如果这次他没有放弃,那么这件事,很可能会牵扯到父母的身上。他第一次,适量的将专业课的时间缩短了,晚上的时候,愿意陪他爸看一些史书。有时候他也好奇,心说,自家爸这样的,史书他都已经熟悉成那个样子了,可为什么还一遍又一遍的去读。后来,读的多了,他慢慢的品出来了,这史书,哪怕是读上一百遍,也能从里面读出不一样的东西出来。

    书读的多了,心思也沉稳了。本来还带着几分迷茫的脑子,倒是越读越是清醒了。他懂得了蛰伏的道理。蛰伏不是一味的在折磨中等待,那其实是一个积蓄力量的过程。

    而他如今,要做的就是默默的充实自己。

    默默无闻,有时候并非全都是坏事。

    而被打击的几乎是站不起来的许强,却又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这个一个在附近混来混去的人,跟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人,建立了极其深厚的感情。

    谁呢?

    钱老金。

    这老头子人前疯疯癫癫啊,刚开始还有人怀疑,可是时间一长,谁还注意他是真疯还是假疯了?疯了就是疯了呗。

    这么一个疯子,夏天在树荫底下逮知了,冬天在太阳底下晒太阳。许强是过来过去的,都能看见他,没事了就过去跟人家撩闲:“老爷子啊!您如今过的日子,那是我做梦都想过的日子。”

    他没事了,跟钱老金一块蹲在树荫下,蹲在太阳底下,有了好吃的了,也想着给钱老金留一口。后来呢,他爸没了,他连个亲人都没了。心里有啥不好跟哥们兄弟说的话呢,都愿意跟钱老金说。

    这么一来二去的,钱老金看上许强了。

    觉得这小子油滑是油滑,但这油滑也意味着人机灵。更难得的是,这油滑里没有一点坏坏肠子。不干那卑劣的上不了台面的事。

    于是,他打起人家的主意了。叫他儿子钱思远,有事商量。

    跟以往一样,钱思远半夜二点,去了破庙里,看爹妈去了。看看老爹到底有啥要商量的事。

    结果人家老人家说了:“我看上许强那小子呢,我觉得好……”

    嗯!那小子不算是特别出息吧,是不怎么招人烦。

    但那又怎么的!

    “您要是觉得好,改天我跟那小子说说,叫他没事找您玩。”钱思远是这么哄他老子的。

    钱老金的眉毛都能竖起来:“玩?玩你奶奶个腿儿。”

    您看!您这么骂人就不对了嘛。

    “那您想怎么着?”钱思远挠头,“您提吧,只要您儿子能办到,一准给您办的利利索索的。”

    “我想把他招进咱钱家的门。”钱老金眼珠子滴溜溜的转,透着一股子精明,“多多这不是还没对象吗?你叫人给提亲去。咱给多多招个上门女婿,就他了!”

    啊?

    钱思远顿时就站起来了:“您是我爹,什么都能依您,但这儿女的婚事上,不能依您。”

    钱多金一巴掌拍在炕沿上:“你那脑子是不是蠢?你们老口子就多多一个孩子,咱老金家就这一根独苗苗……可是呢,你给我这跟独苗苗养的哟……跟你媳妇一个样儿……”

    什么样儿?就是不怎么机灵的样。

    瞧着是个聪明人,但是大事上从来没见聪明到哪里去。

    这一点上,钱思远不能反驳,事实上这不是教成那样的,那是生成那样的。钱思远一直就觉得,聪明人就不用教。虽然这么说自家闺女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那话是怎么说的,姑娘家不用那么聪明。太聪明了容易操心。

    他这么在他爹面前给他闺女辩解,然后他爹一拍大腿:“对啊!就是这样啊!我孙女有福气,不用做那操心的人,这不是就得找一个替她操心的人吗?”

    嗳?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道理的。

    钱多金就露出几分得意来:“你老子我,这些年还从来没有算计错过!他那边是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你这不是顺手就能捡一个这么大的儿子!而且这小子,像咱们老钱家的人。”

    呵呵!

    这儿子捡的,怎么叫人心里这么不是滋味呢。

    心里装着这事,回去就把媳妇鼓捣醒,跟她嘀咕这事。

    庄晓婷能答应才见鬼了:“那小子是啥名声,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姑娘小媳妇的,没有他不调|戏的……”

    “你见他调|戏人家了?”钱思远翻个身,“具体的说个人名出来我听听。”

    庄晓婷愣了半天,寻思了一圈,最后还真是想不起来谁真被调|戏过,“那也不行,这样一个名声,人家还当是咱们多多有啥不好的呢。”

    这女人!

    媳妇一反对,他倒是下了决心了。根据半辈子的经验,凡是媳妇反对的,他都坚持,半辈子也没出过错啊。

    他就这么说:“凡是你坚决反对的,哪次不是证明你错了。”

    这能一样吗?

    钱思远就说:“如今想找个招赘的女婿可不容易。还要人机灵,顶得住门户。还要有正式的工作……咱自己说说,谁家要有这样的儿子,舍得往出招?那坏名声,说到底还不是早些年他爸在厂里的时候,那孩子年少轻狂惹下的?可到底干了啥天怒人怨的事了叫人一直这么损着。不过是人的劣根性罢了。以前高高在上得罪不起的人,现在谁都能踩上一脚了,可不得可劲的糟蹋。咱这过日子,要的是实在,不要那虚头巴脑的东西,明白不?”

    这个话,她倒是明白。

    自家男人在厂里差不多都快成了隐形人了,可要说这些年过的日子,那真是舒坦的不行。什么白米细面糖油的,家里不怎么缺。这就是所谓的得了实惠。

    男人这么一说,她的心思有点活动。

    钱思远又给加了一把火:“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小子,这几年都快成了心病了。老是攒东攒西的,就怕到老来没人管咱们。这有了上门女婿,儿子是假的,可闺女是真的。闺女又不用离开咱们……整天在眼皮底下。不管是闺女在眼皮子底下,就是女婿也在眼皮子底下,他好不好的,你不会替闺女看着……”

    两口子絮叨了半晚上,把庄晓婷给说服了。临了了,庄晓婷才说:“这得多多愿意吧?”

    “只要那小子愿意……”钱思远轻哼,“他有办法叫多多愿意……”

    然后两口子找了个晚上,就找林雨桐和四爷了,叫两人做媒,给说着亲事。

    林雨桐就说钱思远:“你是真精!”

    “我当这是夸我了。”钱思远嘿嘿的笑:“要是成了,我请你们两口子吃酒。”

    没吃上他家的酒,反倒得先请女婿过来吃酒。

    许强是被朝阳请来的,一口酒没喝下去,就被林雨桐说的事给呛着了:“……女婿……上门……钱家的……”

    “不行?”林雨桐就说:“你钱叔庄婶人不错,这结了婚,就收了心。回到家里,有爹有妈有媳妇有孩子,就是热热乎乎的一家人。”

    许是一句有爹有妈,叫许强有些触动。当天回去之后,蒙着被子哭了一场,自己就跑去钱家去了。家里的活抢着都干了,这还有啥要说的,这就是答应了呗。

    这小子确实是能干,跟钱家进进出出的也就是半年,多多就愿意了。不光是愿意了,还特别愿意,很快的,钱思远就给俩孩子办了婚礼。

    两家合为一家,日子过的和和美美。

    许强倒真跟钱家的儿子似的,身上少了几分油滑气,多精明却真多了几分。许是有长辈的引导吧,好些人都说,瞧瞧,这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喜事才过,又是一件叫四爷和林雨桐都始料未及的事。

    范云清晚上偷着来找林雨桐了,等见到范云清的时候,林雨桐吓了一跳,她整个人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而且看上去非常的孱弱。

    这是病了!

    “……我的身体……”她笑的有些释然:“癌……乳腺癌……”

    是!一打眼林雨桐就看出来了。可还是尽量做到面上要露出惊诧。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扶了范云清坐下,问道。

    范云清摇头:“有些日子了……我不想叫别人知道……包括晓星……”

    因为看不清未来的局势,不叫晓星跟她这个母亲多接触,是对晓星的一种保护。

    林雨桐理解的点头:“我明白。你这次过来,是还有什么事要我办的吗?”

    范云清笑了笑:“我这一辈子,起起落落,别人负过我,我也负过别人。没抛却我私心私欲,但自问,于国于家,还是有几分功劳的。这是病了,叫人不由的想起了那些过往。对的错的,恨的爱的,过去的,还有那在心里过不去的。想的多了,到底是不安了。我这才来了。我如今也见不到你爹了。有些话……假如有一天,你见到你爹的时候,替我告诉他。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他。我也不求他原谅,我们俩之前的恩恩怨怨,不是一句原谅能说的明白的……还有,就是对你娘,说一句对不起。先不说那些年,她受的苦。就是一个女人,如果真遇到丈夫另娶……那这心里只怕跟吃了苍蝇似的。想起一回,就得恶心一回。你娘有不是个软性子的人……这事只怕搁在心里,一天也没顺畅过……这都是我造的孽……所以,我得先他们一步走了……至于别的,没有!晓星有你们照看,日子差不了。苏瑾那孩子也实在,抗美他们,他们两口子不会不管……”

    私事交代完了,她又说公事:“我这身体,许是能支撑个一年半载的。这一年半载之后……又得换新人了。这事,你们在心的,做好准备……”

    还真就是如此,她支撑了一年多点的时间,因为癌症,病逝在医院的病床上。直到追悼会的时候,晓星才知道。

    林雨桐想说几句安慰的话,晓星却摇摇头:“她这么没了……也好……也好……至少那么多人都还念着她的好……”

    这两年,上层的变动大,省里的变动也大。到了厂里,又何尝不是这样。

    计寒梅哪怕是再怎么不愿意,她也到了退休的年纪了。赵平还能站最后一班岗,她却真的到线了,最多也就是在家属委员会里,当个主任,发挥余热,调解一下邻里关系。

    她卸任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罗恒生扶上了geei会主任的位子,顺便再送了一程。

    有这么一个人在上面占着位子,不管再调了谁来,都还有腾挪的余地。

    其实这些变动,对四爷和林雨桐来说,也没产生多大的麻烦。不变动最好,能省点心,变动了,费点心思而已。

    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唯一比较操心的就是几个孩子。丹阳的婚事一直是没有定下来,跟那个叫方继明的小伙子,不知道是不是在谈恋爱。反正时有接触,但却从来没有带回家里来。

    林雨桐就说:“咱不能因为别人说,就去谈恋爱。也不能因为怕别人说,就不去谈恋爱。要是觉得合适,是可以考虑的。”

    丹阳点头如捣蒜,“考虑考虑,肯定考虑。”

    可等考虑好了,要结婚了,高考都恢复了。

    那一年,朝阳考入了h工大,骄阳考上了广播大学。丹阳也结婚了,并且回她的母校任教去了。

    家里就只剩下两口子。端阳不放心,带着宋璐和孩子搬回来住了。

    宋家几次要调端阳去b京,都被端阳推辞了,说什么都不去。他跟宋璐说过了:我爸我妈在哪,家就在哪。

    宋璐也笑:“你和孩子在哪,我的家就在哪。”

    林雨桐笑着跟已经住回军属院的常秋云是说:“我也是没想到,一个个都成了没良心的飞走了。只有端阳,是靠得住的。”

    常秋云也哼呢:“你两个哥哥也都是靠不住的,我也没想到,能养老的是闺女。”

    这都是说笑的话,四爷不会一直把端阳留在身边的。孩子的去前程要紧啊!

    况且:“我跟你妈可还都不老,赶上好时候了,这十年积蓄的力量也该动一动了。”

    大刀阔斧的,厂里也是要创新和改革的。

    这个时候的中原重工,罗恒生早已经退居二线了,去工业厅担任了个副厅长,没几年,就去了人大。再之后,就没怎么听到消息了。倒是谢东升和罗燕妮一直都留在厂里。终其一生,罗恒生和罗燕妮这对父女,都没和解。哪怕是罗恒生病入膏肓,陷入弥留,嘴里一直念叨的也是‘雪娇’。为了父亲走的没有遗憾,罗燕妮还专门托人去东北找个雪娇的儿子,打听到他的消息,然后把消息告诉已经睁不开眼睛的父亲,父亲这才缓缓的松开紧握起来的手,然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比起罗恒生的黯然退场,沉寂了半辈子的钱思远却青云直上,好些人都说,大器晚成,就说的是钱思远这样的。

    中原重工人员更迭,一拨一拨的变动,但无法忽视的就是企业的蒸蒸日上。

    不光是中原重工,就是当初的一一五,也受益匪浅。比如当年愣是要扩建出去的厂区,如今一一五可就在接近市中心的位置,这地皮一年比一年的值钱。比如当年开班的技校,在国家大力的发展教育事业的前提下,这些学校都被移交给市里,省里,换个名字,就成了大中专院校。这都是他当年留下的资本。

    等一切都步入正轨,谁都想着,金厂长要大干一场的时候,却没想到,他利索的放手了。

    为厂里办的最后一件好事就是,在b京的郊区买了大片的土地,说是要盖酒店,要盖办事处,其实这地皮,建成高层小区的话,当做福利房子分下去,将来只怕几代人都得念着金厂长的情。

    两人撒手不干了,回了b京。对于四爷来说,才像是漂泊了半辈子,落叶归根了。

    几个孩子随着爹妈走的,端阳和宋璐回京城很容易,一个在政府机关,已经是正处了。一个在医院上班,也是科室主任了。丹阳两口子也跟过来,方继明在宣传部,丹阳却去了农业研究中心,干她的老本行去了。朝阳却没有跟过来,而是选择留在中原重工,他爸没完成的事,他希望在他的手里做完它。骄阳是满世界的飞,她是学新闻的,做了随行的记者。经常跟着领导出国做采访报道的工作。

    总之,好像每个人都忙了起来,只有四爷和林雨桐是清闲的。

    到了周末的时候,孩子们能回来的尽量都回来。反正再想把一家人聚齐吃一顿饭,却有些困难。

    这得选朝阳进京开会的时候,得选骄阳不出国的时候,然后还得刚好是赶在周末这个时间点上,然后凑齐,回家,陪爹妈吃饭。

    家里的条件好了,孩子们都不希望妈妈劳累了。就说雇个保姆吧,心里还寻思了一堆的话,知道那个年代的人,对于这种用保姆,请佣人是比较反感的。因此,做了很多的铺垫之后,一提这事,他妈就答应了。他爸还一脸认同的点头,觉得儿女还算是有良心,知道心疼妈了。

    等保姆请回来,人家这么自然的用保姆,叫几个孩子都沉默了。人家的爹妈都是‘老古董’,就自家这爹妈,忒的与时俱进了。

    虽然家里有保姆了,但是孩子们回来,还是当妈的亲自下厨,给孩子们做好吃的。

    饭桌上,红卫嫌弃肥肉太腻,被端阳给拎出去抽了几下:“嫌肉腻?你知道我跟你叔你姑姑他们小时候去人家农场薅人家的麦苗吃吗?如今给你肉,你都嫌弃腻的慌。我看你就是好日子过的,惯得你!饿你两顿,什么毛病都好了。”

    红卫委屈的不得了,“我就喜欢吃野菜馒头,不爱吃肉还不行了?”

    孩子们对野菜馒头爱的什么似的,吃那口新鲜。可端阳几个,谁也不乐意碰那东西。

    桌子上撒了饭粒,孩子们说是不卫生,坚决不吃。但是端阳几个,却从来没这毛病,掉在桌上的,一定会捡起来吃了的。

    孩子们嫌弃当爹妈的不讲卫生,当爹妈的嫌弃孩子们不知道珍惜粮食,只会浪费。

    一顿饭吃的,吵吵嚷嚷的,也算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热闹吧。

    吃完饭,四爷拉林雨桐,两人默契的,谁也不说话,牵着手,慢慢的朝外走去。

    太阳的余晖,将两人的身影拉的长长的,丹阳蓦地一下,眼眶就湿润了:“打从我记事起,就这样……爸妈两人就这么搀扶着……一路走着走着……就走到了现在了……”

    骄阳突然跑回房间,将相机拿了出来,对着这越走越远的背影,摁下了快门。

    朝阳就说:“怎么不拍个正面照?”

    骄阳摇头:“哥,你不懂……其实这背面才更动人呢。”

    不管面上有多光鲜亮丽,背面总是有许多的坎坷的,艰难的,不为人所知的困苦与窘迫。可不管经历了什么,他们从年少一直走到如今,始终不变的都是相互牵着的手和相互依靠的身躯。

    双手紧握,十指相扣。

    两人看着远方,似乎是不知道脚下的路还有很长。他笑着,她也笑着。

    孩子在后面打趣的喊:爸,你可抓紧点,别把我妈给丢了。

    丢了?

    丢不了!

    他在哪,她就在哪。

    她在哪,他就在哪。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76.旧日光阴(88)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