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79.黑白人生(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79.黑白人生(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52212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79.黑白人生(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3)

    放下给别人帮忙的豪言壮语之后半小时, 林雨桐果然等到了再一次提审。

    外面还是那个冷厉的狱警的声音:“0007, 提审。”

    提审啊!还是熟悉的道路, 还是熟悉的牢门铁窗, 连四周和头顶上的铁丝网,都是熟悉的。等坐到熟悉的审讯椅上被固定住了手,外面就进来两个陌生的狱警。

    对的!

    是第一次见。

    打从进来, 正式的提审是没有过的。

    之前的宁采,那不能算。

    这俩女警一男一女,男的负责问,女的负责记录, 也负责作陪。主要是男狱警不方便跟女犯人单独呆在一起。

    这位男警三十来岁的样子, 长的不算是和善。上来就冷着脸问:“姓名?”

    “林小林。”这是江处长考核之前, 交给原身背好的信息。

    “年龄?”他端着杯子喝水,又问了一句。

    “二十三。”她回答的也很利索。

    “性别?”人家老神在在的根据程序问。

    “女。”该回答还得回答,不能怨人家。如今这种性别的事,真不是看外貌能下判断的。

    很老实的态度, 叫对方很满意,林雨桐明显能感觉到男警浑身放松的迹象。

    他靠在椅背上,手里抱着保温杯没放下,“因为什么进来的?”

    这就问到关键了。

    林雨桐被送进来的时候,江处长给的信息是打架闹事, 是街上的俩伙子人酒后滋事, 有人因此被打成重伤, 手术之后人还没有清醒, 尚且在昏迷中……当时有人指认是林小林把人打成那样的,所以才被送到了看守所。

    但是这点信息根本就不能自圆其说。当时原主是先被带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确实是逮到一伙子小混子打架,有男有女。到底有多严重,原主并不清楚。反正人家问,她就那么说了,至于这中间的过程,江社友是怎么操作的,就不得而知了。许是派出所那边有非常可信的人,暗地里操办这件事。

    谁知道呢。

    但问题是,如果只是考核,根本不会去查证这些的时候,这些资料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如果真要想往后混下来,这些东西就经不起查证的。别的不说,就是那晚一起被关进派出所的混混,他们认识林雨桐吗?肯定不认识?连认识都不认识,怎么会一起打架?

    林雨桐想到了这一点,在监仓里就把入狱的原因改了。

    找了一个恰当的时机,把家庭背景以及自身的一些情况,‘无意’间给透漏出去了。

    她说了是因为夜里开赛车跟人家比赛,结果撞了人了。可这边看守所的信息却是打架。监仓里是有监控的。两下一对,这就不对了。

    这种情况,他们就要考虑这里面有没有隐瞒未报的案情了。

    所以,林雨桐知道,他们会提审。然后,他们果然提审了。

    那边见林雨桐不说话,杯子就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林小林,看见墙上的字了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着,就猛的一拍桌子,“还有什么没交代清楚的,就老实的交代……”

    巴拉巴拉巴拉的,各种的政策从人家嘴里就秃噜出来了。

    林雨桐还是低着头不说话,很有几分抗拒的意思。

    然后人家就主动问了:“那行,给我们交代交代,你都是跟谁一起,在哪里跟谁打架的?”

    林雨桐吭吭哧哧的好似说不明白一样,好半天才道:“我不知道跟谁打架的,那天我喝了酒,跑到哪里也不知道……反正是糊里糊涂的被带到了派出所,那些人都说是我把人打了……我不记得是不是真的把人打了……这不是该警察叔叔查吗?”说着,就露出几分无赖的样儿:“对了!你们去查,说不定我真是被冤枉的。”

    人家就冷笑了:“不见棺材不落泪是不是?”说着,就按下桌子上的按钮,“把人带进来。”

    然后门开了,被带进来一个跟瘦猴似的小伙子,也就是十八|九岁二十郎当岁的样子。人家就问了:“认识吗?”

    瘦猴摇头:“没见过。”

    林雨桐明白,这就是那晚打架的混混之一。

    警察又看林雨桐:“认识吗?”

    林雨桐只得摇头:“没见过。”

    “嘿!”这警察就笑:“有意思了啊!”他问瘦猴:“你不认识人家,怎么说人家砸碎了啤酒瓶子扎受害者的眼睛?”

    “我没说她啊警察叔叔。”瘦猴一副被冤枉的样子,“我说的是林小林……”

    “她就叫林小林。”警察指着林雨桐,“你再看看,你认不认识……”

    瘦猴‘啊’了一声,往前走了几步盯着林雨桐使劲看,然后还是摇头:“虽然林小林整天把自己的脸画的跟鬼似的,我也一直没看清她到底是长啥模样。但是她肯定没这么白。”说着就嘿嘿笑起来:“警察叔叔,你们不知道,林小林每回白天出门,都是黑脖子顶着一张白脸,要多磕碜有多磕碜,要不是舍得花钱,哥们才不带着她完了,带出去都丢人……”

    废话可真多。

    人家不耐烦听他说了,直接摆手,人就被带下去了。

    警察看着林雨桐,就带着几分兴味:“林小林?”他呵呵的笑,“姓名?”

    “林小林。”林雨桐说的一脸诚恳,“我真叫林小林。”

    “你别告诉我,就是赶巧了。”男警站起来,靠在桌子上,打量林雨桐。

    林雨桐点头:“大概就是赶巧了。我迷迷糊糊的不记得了,当时被逮到派出所,人家叫林小林,我就应了,因为我真是林小林……”

    扯淡!

    女警都停下笔了,男警明显在压抑着怒气,就问了:“你说说,你是哪里人?家里还有什么人?父母叫什么名字,什么职业,还有没有别的亲属……”

    这就问到要命的地方了。

    这些话,就不是林雨桐一个人能圆的过来的。

    她先是沉默了一瞬,然后就道:“当时我喝醉了,什么情况我并不清楚。如今知道,我没有打人,那我就是冤枉的。既然我是冤枉的,我就不是嫌疑人。你们在没有掌握我其他的犯罪事实的情况下,我是无罪的。我要请律师,在我的律师来之前,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男警脸上的笑意一收:“你在监仓里说了什么,你应该还记得,我们是有监控录像的……”

    “那是我吹牛才说的。”林雨桐又是一脸无赖,“吹牛又不犯法,还不兴我吹牛了?什么赛车,什么撞死人了……都是我吹出来的……”说着,也往后一靠,好整以暇:“你们不是问我的家属吗?我告诉你们一个电话号码……要查尽管去查……”

    她给的电话号码,是江社友那边的一个紧急联络号码。

    江社友将审讯的视频看完,牵起嘴角。在办公室转了两圈之后,就叫宁采:“跟我出去一趟。”

    宁采起身:“要去哪里?带什么东西?”

    “不带什么东西,拜访个老朋友,给那丫头找个有钱的爹去。”江社友这么说着,就拿起公文包,准备出门。

    宁采愣住了:“头儿,你准备……”

    江社友看向宁采:“从现在起,那丫头的信息,列为a级保密级别……她便是七号。”

    宁采面色一紧:“头儿,不再考虑一下……她……根本就没有经验……”

    “干这一行的,有时候经验多了,反倒是累赘。”他说着,就有几分怅然。

    宁采面色一白,到底没再说话,跟着江社友出去就上了车。

    这一段在看守所等待的时间,之于林雨桐来说,是煎熬。

    越是煎熬,还越是不能表现出来。站街女李瑶跟着贼偷孙依依练手上的工夫,希望出去之后,能有个手艺吃饭。

    胖大嫂朱芳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照顾林雨桐的事上了,盼着林雨桐出去之后能帮她,她时时刻刻的想着她的闺女妮妮。

    她对林雨桐什么出去表现出来的焦急,比当事人还要急切。

    差不多一周之后,林雨桐被保释了。

    此时的林雨桐,还稀里糊涂。被狱警带到指定的地方,洗了澡,换上当初被没收的衣物。上身是一件朋克风的黑短袖,下身是一条乞丐风的牛仔裤,从大腿到小腿的位置,都是一道道的,露着肉。脚上是一双柳丁鞋,上面的刺踢到人,林雨桐真怀疑会要人命。

    从整个打扮看,是挺太妹的。

    边上还有个小盒子,是她的随身物品。

    一盒口香糖,一块手表,一个手机,还有一个钱包。

    这些东西,林雨桐迅速的收起来放到口袋了。其实,这些东西就是破绽。

    一个能开着跑车撞人的富二代,怎么可能会带这种四五百块钱的山寨表。还有钱包,都磨的毛边了。这要是换个更专业的刑警,早一眼看破了。

    林雨桐将东西利索的收了,然后又掏出口香糖,扔了几个放在嘴里,大口大口的嚼着,等嚼的能吐泡泡了,就跟人带路的进了接待室了。在这里见到一位带着眼睛的极为文雅的中年男士。之前审过林雨桐的男狱警管对方叫王律师,两人在一块有一搭没一搭的寒暄。

    看见林雨桐进来了,两人停止说话都朝她看过来。

    林雨桐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站在那里,吹着泡泡,双手插进裤兜里,重心放在一只脚上,另一只点在地上晃啊晃的。

    男警皱眉,自家的闺女五岁,这么大的孩子,都已经学会站有站相了。可这么大的姑娘了……行吧!反正熊孩子是别人家的。

    好似男警的眼睛叫林雨桐不舒服了,她白眼一翻,语气有些冲的对着那位王律师:“到底能不能走?”

    王律师特别好脾气:“这就走。”然后人家跟男警告辞:“麻烦您了。改天请您喝茶。”

    男警也客气的往外送。

    林雨桐谁都不鸟,走在前面。到了门口被拦住了,男警在门口签了字,大门才打开,林雨桐这才一脚塌了出去。

    看守所外面,停着的车不少。林雨桐扫了一眼,就朝其中一辆走去。才到跟前,司机就下车了,替林雨桐把车门子打开,然后林雨桐坐上去,狠狠的拉上车门子。

    王律师再一次跟男警告辞:“真得走了,小姑奶奶不好伺候。”

    男警深表同情,有钱人的钱确实也不好赚。他挥手跟人家告别,看着车子远去,可心里的疑惑却丝毫也没少。

    一个富二代私生女,因为相依为命的母亲去世而开始酗酒赛车。喝醉了跟人赛车的时候撞死了一条狗,误以为是撞死的是一个人之后直接逃逸了。就这么巧,逃出来就意外碰到了打架。里面刚好有一个小太妹叫林小林。结果被带进派出所的是林晓琳,而林小林早躲在一边溜了。于是林晓琳代替了林小林进了看守所。人家指认林小林的罪责,林晓琳都认下了。在林晓琳看来,打架比起撞死人来,罪过轻多了。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出乌龙。

    这怎么听着,就跟一出戏似的。

    小狱警觉得这里面不单纯,不过人家那边是有钱人嘛,花钱撤诉的事不少,在这里看见这样的事多了。他早就没有了当初的好奇心了。将这些事情压在心里,还是那句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在车上,林雨桐闭目养神,谁都不搭理。

    王律师坐在副驾驶上,扭头看了一眼,两眼,三眼,见人家都没搭理,他也就干脆闭嘴,不说话了。

    也是,该说什么呢?

    有钱人家的隐私,还是少知道为好。

    不过老板也不容易啊,如今这么大年纪了,又冒出来一个私生女,这真是……只怕家里又有的闹了。

    林雨桐其实心里是懵的,压根就不知道江社友那边是怎么安排的。所以就不能张口说话,如今就是不说不错,一旦说了,就可能错。

    毕竟,看这保自己出来的效率,江社友应该是打算用自己的。既然要用,就要做到尽可能的保密。不能是个人就能知道这事。

    因此,林雨桐判断,要做的真,那么从此时此刻起,跟江社友那边的见面,就不能再摆在明面上。

    正寻思着,手机响了。

    林雨桐愣了一下才从兜里掏出来手机,然后点开来,是一条短信:前方两公里,恋你甜品店。

    她看了,然后又默默的删了。坐起身来,摇下车窗:“饿了!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司机有些为难:“这个地方……没有像样的馆子……”

    说话的工夫,甜品店的招牌就能看见了,林雨桐朝前指了指:“就那吧,就想吃口人吃的。”

    得!把看守所那边是彻底的都骂进去了。

    车停在甜品店门口,林雨桐自己下去就走。王律师和司机都在车上,两人尴尬的笑笑,伺候一个二世祖,能怎么的呢?

    司机还小声的问王律师:“真是咱们老板的……”

    王律师一脸的讳莫如深,但还是点了点头:“怕是差不了。”

    司机摇头:“老板当年……”

    “莫说莫说。”王律师摆摆手,有点不喜欢这个多嘴的司机,干脆也闭起眼睛。

    司机却透过车窗玻璃看甜品店。

    这位突然出现的老板私生女,靠着店里的玻璃墙坐着,桌上摆着一块蛋糕,边上放着一杯果汁,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

    小姑娘一个人,这么瞧着,也挺可怜的。

    林雨桐哪里是一个人,她的对面正坐着江社友,他坐的那里刚好被窗帘挡着外面的视线,所以,外面的人是看不见林雨桐对面是坐着人的。

    “你只吃你的东西,听我说就行。”江社友看看店里:“这个店里很安全,店是夫妻俩开的……他们是咱们处食堂掌勺的老李的儿子儿媳……”

    是那个给她多盛了红烧肉和清蒸鱼块的大叔。

    林雨桐‘嗯’了一声,眼睑都没抬起。她把嘴里的咽下去,然后从边上抽了纸巾捂住嘴,一副擦嘴的样子,可就趁着这个捂着嘴的工夫,她说话了:“不管你怎么安排的,你得保证查不到我家人的身上……”

    “你还是你,林雨桐也还是林雨桐。林雨桐的户籍档案,只对照片做了一些调整……”他说着,就把一张照片拿出来叫林雨桐看一眼:“现在放心了?”

    是一张初中时候的照片。正在发育期间的小姑娘有些发胖,双下巴,脸上还长着粉刺痘痘,刘海都快遮住眼睛了,家里人看了肯定能认出来。但是外人看了,一般人是很难将两者联系在一起的。

    “档案上,林雨桐还是上了公安大学,只不过被选派,参加国庆阅兵训练去了……这件事,我会找人大张旗鼓的通知你家……”

    林雨桐点头,越是什么都放在明面上,反倒是越不会惹人怀疑。以后三两个月找机会给家里通个话,就行了。

    她一边往嘴里塞蛋糕,一边问:“那我现在是谁?”

    “你现在是海鸿集团董事长林乔杉的私生女。”他说着,就把资料摆在他自己的面前,然后调头,叫林雨桐看。

    林雨桐一边端着杯子喝着,一边往下看。她看一页,他翻一页。

    看完了,她忍不住轻笑一声:“连林乔杉都不知道找上门的私生女是假的?”

    “我送去的毛发样本,他检验了,是真的。”江社友就说:“看了资料你应该也知道,这位年轻时候的私生活,可真算不上检点。他如今的三个子女,都是私生的。”

    “这个真正的林晓琳呢?”林雨桐端着杯子,嘴里含着杯子沿,掩饰自己在说话。

    “她母亲半年前去世了。去世之后,她就一个人。她没有七亲六故,早年她母亲未婚先孕早就跟老家的人断了联系,之前我们也做了调查,她母亲的直系亲属也已经都没有了。至于朋友老师同学……”

    林雨桐摆手,资料上都有。这个林晓琳的母亲是个搞艺术的女人。很少在同一个地方固定下来。林晓琳跟着她的母亲,往往是还没有熟悉周围的人事和朋友,就又换一个地方。而且做母亲的忙着去体会当地的风土人情,甚至去约会新认识的情人去了。至于女儿,有时候会送去学校,有时候就请了家教来教孩子,所以,她的社会关系构建的也基本是零。

    就听江社友道:“大概半个月前,有人在海里打捞出一辆车,车里有个已经……面目全非的女尸,应该是林晓琳。这件案子还在我们手里压着……”

    所以,他当时给林雨桐考核的资料上,名字并不是瞎取的。

    林雨桐皱眉:“这个林乔杉,是你们的任务目标吗?”

    “不知道。”江社友摇头:“我从警的第一个师傅,是一位老刑警。林乔杉坐过三年牢,是我师傅抓的……”

    这里面的缘分还真是不可言说。

    不过林雨桐猜测,这个林乔杉一定是有什么地方有问题。但江社友没能抓住对方的把柄。要不然,他不会把对方的底子查的这么清楚。

    这么安排,他也是煞费苦心了。

    “一箭双雕?”她这么问。

    “那得看你这支箭有没有双雕的本事。”江社友这么说完,又道:“不要想那么多,这么安排,也是对你的一种保护。有这一层身份,别人对你就会多几分顾忌。别担心林乔杉知道你是假的之后会如何,他是精明人,你是我安排去的,哪怕知道了,以他的心性,他不光不会拆穿你,还会费心的去遮掩……”

    明白!前提是我不能对林乔杉那边动真家伙。

    这个安排又是一个一箭双雕。一是给自己找个一个安全的身份。二是在林乔杉哪里,自己就是一路疑兵。林乔杉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了,别人才好动了。

    林雨桐的眼神说明,这里面的意思她都懂。

    江社友又低声嘱咐了几句,就起身直接去了卫生间。

    林雨桐的前面空无一人,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人一样。

    她将最后一口蛋糕咽下去,将杯子里的果汁一口气喝完,这才掏出钱包来,取了一张一百的直接放在桌子上,然后起身。

    上了车之后,她还满足的打了一个嗝。

    司机回头问了一句:“小姐,您是回哪里?”

    “我能回哪里?”林雨桐轻哼一声:“我妈留下来的老家属楼已经拆迁了,我如今无家可归……你问问你们老板,看看他准备拿我怎么办……”

    司机咧咧嘴,看一边的王律师。

    王律师眼睛都没睁开,心说这个司机,果然还是太多嘴。

    进了市区,车子直接停在了酒店前面,然后王律师下去忙着开房间,把林雨桐顺利的送到了套房里:“您下住下,老板今儿比较忙……”

    林雨桐冷哼一声,啪一声把门给摔上了。

    直到这个时候,林雨桐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在沙发上还没喘上一口气呢,门铃又响了。

    还是王律师,他递过来一个信封:“这是老板交代的,请您收好。”

    林雨桐连脸都没露,伸出手一把将信封扯进来,然后拆开信封,是一张银行卡,一张信用卡。

    拿到钱以后,该干什么呢?

    林雨桐直接起身,出门。去商场,照着身上的行头,又买了几身衣服。

    说实话,她着急啊!

    到现在为止,江社友都没有跟她说过半句关于四号,关于任务的事。

    也对!做好林晓琳,只怕就是现在的任务了。

    林雨桐在酒店里呆了三天,睡了三天,每次服务员上门,她都是一脸的眯瞪。这三天了,好像全世界都把她给遗忘了。没有人找过她!

    她却不能这么继续下去了。

    第四天,她刻意到十点才起床,然后要了客房服务,叫人送了一顿早饭不算是早饭,午饭不算是午饭的饭。吃完之后,换了一身衣服,按照胖大嫂给的地址,去看妮妮了。

    按照地址找过来,这地方是一片老的家属区。进去之后,都是三五层高的老式楼。胖大嫂说的三号楼一单元一楼西户……很好找。因为是老家属区的一楼,房子也改造了一下,从阳台上开了门,把外面的花圃也占用了,用砖头和石棉瓦搭建了几间小屋子。有个四五岁大的孩子,身上脏兮兮的坐在门口的石墩上,拿着一个被揪的乱七八糟的破布娃娃在那里玩。

    而院子里,一个瘦小的老太太,坐在板凳上择韭菜。见到林雨桐在外面站着,就先皱眉,因为这姑娘一看就不是啥好人。

    林雨桐虎着脸:“是朱芳家吗?”

    老太太警惕起来:“……不是……找朱芳干什么?”

    林雨桐没好气的样子:“不是朱芳家你找问我找朱芳干什么是什么意思?”

    “是朱芳家……朱芳是我妈妈。”妮妮抱着破布娃娃出来,才说了一句话,就把老太太扯了一把,孩子狠狠的摔在地上,眼里续上眼泪,但到底是没哭出来。

    林雨桐心里更皱眉:“你这死老太婆,真是心狠手辣,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下狠手……”她说着,就抱了妮妮起来:“走!我带你找你妈去。”

    说着,抱着孩子就走。

    老太太就拦:“你哪来的?你来……你就抢人家孩子……信不信我报警。”

    林雨桐放下孩子,双手插着腰,“你个老太太,这孩子好歹还是你亲外孙,你怎么就那么狠的心。我告诉你,朱芳是我们老大……别觉得人进去了,她的孩子就得被欺负……”她摸出一沓子钱来在手心里摔的啪啪响:“看见没?钱我们老大不缺!”她把钱给老太太仍在菜篮子里,“这钱你先拿着,第一次,我先饶了你。以后我还来,再叫我看见你对妮妮不好……老太太,你儿子儿媳妇包括你孙子,可都别想全胳膊全腿儿……”

    说完,扬长而去,唬的老太太拉着妮妮就往屋里去:“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了……”

    回酒店的时候,林雨桐就感觉到了,有人跟着她。

    江社友有的是办法跟自己联系,不需要监视,看来这监视的人只能是林乔杉了。

    林乔杉坐在办公室里,助理海鸥将报表递过去,等着老板的吩咐。林乔杉没有看报表,只将眼镜摘了,揉了揉眉心:“查了吗?”

    海鸥低声道:“查了!以现在能查到的证据来看……她确实是您的女儿。”

    林乔杉不置可否,却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照片来,然后对着照片沉默良久,之后将照片又郑重的收起来:“她这几天干什么了?”

    “在酒店睡了三天。”海鸥的语调一直保持平稳,“今天去了一趟狱友家里……”

    她简单的将事情跟林乔杉说了一遍,却没有做任何评判。

    林乔杉睁开眼睛:“这件事你去办吧。明天我要看到结果,然后通知她,明晚我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所以,当林雨桐第二天打开房门,看到就是一个精干的女人。她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浑身都是精英范儿。说话平铺直叙,不见半点起伏,先是告诉林雨桐,花了八十万叫朱芳丈夫的小三撤诉了,朱芳很快就能被放出来。再是告诉林雨桐,今儿不要有别的安排,老板有空,晚上七点准点过来接她。

    林雨桐不可能乖乖等着,要不然她就不是林晓琳了。

    她直接坐上出租车去了看守所,在外面等着朱芳。

    朱芳整个人就跟做梦似的,等看见站在外面的林雨桐的时候眼泪又下来了:“小姑奶奶,我给你磕头吧……”

    林雨桐一把把人给拎起来:“起来起来!赶紧回去吧。再不回去你闺女得被你妈虐待死……”

    把人塞到车上,朱芳新潮还起伏着呢:“你不知道,你出来了,李瑶那狐狸精还说,你不可能管我……啊呸!骚狐狸就是骚狐狸,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活该她被齐丽那娘们欺负……你是不知道那骚狐狸,你一走,她就巴结齐丽和她的主子……”

    林雨桐挑眉:“齐丽?”怕是那个被卸了胳膊的女人,她明知故问,“谁啊?”

    “就是那个被姑奶奶你撅折了胳膊的。”朱芳的话匣子打开了,“孙依依偷偷跟我说,还不知道她是收了吴木兰多少钱,敢进来给人家当保镖。”

    吴木兰?!

    这又是一个名字。

    原来一直注意的,疑似目标人物的人,她叫吴木兰。

    真假名字且不管,知道了就是收获。只是不知道,朱芳是怎么知道的?

    她没去问,只问她:“出来了,以前的工作也没法干了,有去处没有?”

    朱芳有些尴尬,“那什么……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把事情给办好了,其实,吴木兰也说了,等出去了也能帮我……还说叫我去她们家做饭……还给了我地址……”

    林雨桐冷哼一声,到了市里就直接下车:“既然你有好去处了,咱们的缘分就到这里了……”

    说完,不等朱芳反应过来,她直接上了车就走。好似是恼了朱芳另投她门。

    林雨桐现在可以肯定,吴木兰这个人疑心病很重,她把所有跟她接触过的人,都先得用过滤镜过一遍。林雨桐没接到要接触吴木兰的人物,她自然是先避开了。

    回了酒店,司机已经在等着了。

    林雨桐也没回房间,直接就跟着司机要走。

    司机还好心的提醒:“您要不要换身衣裳……”

    林雨桐才不管他,大大咧咧的直接上了车。

    吃饭的地方是一家很有格调的西餐厅,林雨桐这身衣裳是没法进去。

    都到了餐厅门口了,能怎么办?她大大咧咧的将上身的短袖脱下来,里面是一件黑色的吊带,可这也把司机吓的够呛,赶紧将头撇到一边。

    林雨桐将黑短袖从中间给撕开,然后把这撕开的短袖缠在腰上缠了一圈半,围上系好,就是个短裙。围好了,这才把手伸进去把裤子脱下来。

    司机直到听到后面下车的声音,才敢扭头看。车窗外,就见一瘦高的女孩,一身黑裙,踩着白运动鞋的进了餐厅。在朦胧的灯光下,是看不出任何不妥当的。

    可等进了餐厅,林雨桐报了名字,随着侍者进了包间,跟里面的人对视了一眼之后,又都狠狠的皱了眉头。

    林乔杉皱眉,是因为林雨桐这一身不伦不类的打扮。

    而林雨桐皱眉,是因为林乔杉边上坐着的,正是江社友。

    林雨桐大咧咧的进去,拉了距离两人都很远的椅子坐了,然后冷笑:“请我吃饭?这就是你的诚意?”她指着江社友:“你找他来干什么?”

    江社友看着坐在长条形的餐桌的另一头的林雨桐,眸子不由的动了动。

    这个丫头还真是给了他不少的惊喜。

    就比如现在,她一身乱七八糟的衣服,还敢叉开腿这么坐着,大腿就这么晃荡着,就是一副很没有教养的样子。别说大家名媛了,就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姑娘,也不是这样的。完全没有一个姑娘家的样子。

    林雨桐没啥不敢的,里面穿着早就准备好的肉色安全裤,又不担心走光。

    为了尽快的找到四爷,她没什么不敢的。

    林乔杉尴尬的朝江社友笑笑:“江处长,见笑了。”说完就说林雨桐:“要不是江处长,咱们父女也不能有今日的团聚。他是咱们父女的恩人,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来来来,先敬江处长一杯。”

    林雨桐看了江社友一眼,任务从这一刻就算是正式开始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79.黑白人生(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