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81.黑白人生(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81.黑白人生(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53690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81.黑白人生(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5)

    李初云嘴角挑了一下:“那就请……三小姐随意。”

    说完, 直接身姿摇曳的进去了。

    林雨桐将手里的信用卡递到前台:“林太太办了什么套餐,给我也办什么套餐。”

    前台两位接待人员, 笑的跟招财猫似的, 办了会员卡,又专门叫了工作人员带林雨桐进去, 两人这才嘀咕:“林太太也挺可怜的。这又冒出来这么大一个私生女。”

    第一次来,林雨桐就是熟悉了熟悉里面的环境。什么都没打听, 甚至还在李初云离开前就离开了。

    李初云裹着浴巾, 隐在三楼的窗帘后面朝下看, 看着林雨桐上了车, 她这才回过身来。

    一个男技师模样的年轻男人就笑:“好了,我叫人盯着呢。她不可能知道的!我刚才问了,她是什么都按照你的那一套来, 看来,是跟你较劲的。”

    李初云扭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少自作聪明。谁让你问了?以后,把你的嘴巴给我闭紧了。最好给我记住, 你是吃的谁的饭, 端的谁的碗。”

    男人就不说话了,低头站在一边,半晌才说了一个:“是!”

    李初云有些烦躁的摆手:“出去。”

    男人慢慢的退出去,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阴沉。

    里面的李初云不知道男人怎么想的, 也根本就不在乎男人是怎么想的。她一把将身上的浴巾给扯下来, 然后利索的将衣服穿上, 对着镜子看了看妆容, 这才拎着包走了。

    出来后,就直接找了一家相熟的馆子,跟几个相熟的太太再外面吃了一顿晚饭,这才回家。

    到家的时候,林乔杉也还没回来。

    李嫂小声的道:“三小姐半晌的时候就回来了。今儿大少爷在家,三小姐没打招呼,自己回房间了,到现在都没出来。”

    李初云‘嗯’了一声:“忙你的去吧,家里的事情你看着听着就行,别多嘴了。”

    李嫂应了,又问:“晚上要给先生准备宵夜吗?”

    李初云问,“今儿几号了?”

    “十一号了。”李嫂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下面带着显示日历的。

    李初云摇头:“那就不用准备了。”

    林乔杉坐在办公桌前没动,在看财务报表。

    海鸥送了咖啡进来:“要给您点餐吗?”

    林乔杉看了看时间:“八点了都!算了,不用点餐了。一会子我出去吃。”说着,就起身,准备拿挂在一边的西装,手都伸过去了,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问:“对了,结果出来了吗?”

    海鸥皱眉:“应该出来了。不过我这一来一去,最快也得四个小时。今晚上估计是来不及了。”

    “来得及,我等你。”林乔杉就说:“你回来之后,直接回办公室就行。”

    海鸥没有犹豫,应了一声是,就直接出门了。

    她下了电梯,直接到了底下车库,开着车子从正门出去,开了有十多分钟,就将车子停在路边,去了一家茶餐厅。

    餐厅的角落了,坐着一个带着眼睛的斯文男人。

    海鸥坐过去,他二话不说,将文件袋直接递过去,“你要的东西。”

    “结果怎么样?”她一边问着,一边把文件袋打开,看了里面的结果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嘴角扯了扯:“就是你看到的那个意思。”

    “我给你的检验样本不行?”海鸥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是不是你检验的时候出了什么问题。”

    “不可能。”男人说的非常肯定,“黑色的头发能检验出来,但是黄色的……”

    海鸥的手一抬,制止男人说话,盯着结论报告看了半天,才又道:“你是说,那样本本来就是有问题的?”

    “所以,无从判断其亲缘关系,也许是,也许不是。”男人向后一靠,“这不是我的问题。我希望你履行诺言,该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当然了,要是让我另外做鉴定,再另外算。”

    “不会少了你的钱。”海鸥摸出打火机,直接将手里的报告点燃了,看着它在烟灰缸里彻底的燃尽了,这才道:“这不是我要的东西。”

    “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男人脸上带着几分贪婪的笑意:“只要你给的起价钱。”

    “我不光要我想要的东西,我还想要你闭嘴。”海鸥的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开个价吧。”

    男人伸出一根手指:“钱转给我,东西给你。然后我彻底的消失。世界这么大,我想到处去走走。”

    海鸥挑眉:“一千万没有,一百万,给你美金。要是答应,就成交,要是不答应,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男人吸了一口,失笑了一下,然后将另一个档案袋递过去:“这是你想要的东西。”

    海鸥拿过来将东西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塞进去档案袋:“很好!一百万美元,随后转到你账上。要让我还知道你留在这里,我同样可以再花一百万,买你的命。”

    男人利索的拿起自己的东西:“我走!今晚就走,马上就走。”

    海鸥在茶餐厅吃了一顿简餐,又打包了一份简餐,这才步行离开。她没开自己车,绕行到高楼大厦的后面,这里是一片老旧的小区,隐藏在城市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这样的小区热闹,老居民,新租户交错,一个小区生活着数万人,她在这里,算是最不起眼的一个。也没人太怎么注意到她。晚上都这个点了,小区里的人都不多了。她开了她放在楼下的另一辆备用车,停在海鸿的办公楼下面。盯着进进出出的每一辆车。可惜,这里面不管是进来的还是出去的,直到十二点,也不见林乔杉的车。

    也就是说,他说他会出去,但其实压根就没离开过办公室。

    海鸥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异样,然后将车就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上,从车里下来,一手提着餐盒,一手拿着文件袋,进了办公楼。一楼的前台早已经没有人了,她熟练的将已经凉了的餐盒放进一边的微波炉里,然后摁了电梯。等电梯下来,叮咚的一声响,跟微波炉提示音在这一瞬间重合在一起了,她将餐盒取出来,一脚迈出了电梯。

    巡逻的保安听到电梯下来的声音,赶过来的时候,刚好看见海鸥进电梯的那一幕。

    “海助理,这么晚了还加班?”他打了一身招呼。

    海鸥淡淡的点头:“注意着动静,最好两个人结伴。”

    话音落了,电梯门关好了。一路上到顶层,顶层灯火通明,另外有两名保安,两名保镖在。

    海鸥问常跟着林乔杉出门充当司机的劳权:“老板回来了?”

    劳权笑的很憨厚:“回来了。海助理进去吧。”

    海鸥将餐盒递过去:“先帮我放一下,给老板带的,也不知道老板吃不吃,我进去问问。”

    劳权接过袋子:“要热吗?”问着,就摸过去,“还是烫的。”

    “边上的茶餐厅买。车还堵在停车位上开不出来,打车回来的,就怕凉了。”她说着,就进了办公室。

    林乔杉抬起头来,“回来了?”

    “回来了。”她没多问,直接把手里的文件袋递过去:“您看看。”

    林乔杉接过来看,然后长松了一口气:“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海鸥皱眉:“虽说证实了她是您的亲生女儿。但是……毕竟这么些年了,三小姐的过往咱们却不是很清楚。就怕那位江处长……”

    “你是说叫我的女儿大义灭亲啊?”林乔杉摇摇头:“要是她真是我的女儿,你看她那性子,像是装的吗?”

    不像!

    “是啊!”林乔杉摊开手:“那样的性子,给你你敢放心的用吗?”

    海鸥笑了笑没说话,林乔杉却又失笑起来了,叹了一口气然后起身:“先回去吧!回去再说……”

    难得的,都快凌晨两点了,他回家了。

    林雨桐在三楼的窗户上,看着车子缓缓的滑进院子。她的眉头微微皱着,又躺下。心里想着,那个dna检测的结果也不知道出来没有。

    第二天早饭的时候,林雨桐坐在饭桌上,难得的见到对面还坐着一个三十上下的男人。他一身闲散的坐着,看见林雨桐,咧嘴一笑:“三妹好啊!”

    “大哥好。”这该是林乔杉的儿子林双朋。

    林乔杉见两人都来了,就放下手里的报纸,“都到了,到了我就说件事。”他看向林雨桐:“晓琳,爸爸送你去国外,念两年书可好?”

    林雨桐一愣,这跟计划的可不一样。而且,还是林乔杉第一次再自己面前自称‘爸爸’。

    她不可思议的看向林乔杉:“我都多大了,还念什么书?”

    “才二十三,算多大?”林乔杉很固执的样子:“我叫海助理去办吧,去国外,我跟你置办些产业。读读书,旅旅游,做自己想做的事。你大姐二姐如今都在美国,要不然,我送你过去……”

    铁了心要送自己走?

    一边帮着往餐桌上摆饭的李初云多看了林雨桐两眼,心里明白,只怕这丫头真是他的闺女。到底是不一样啊!

    那边林双鹏冷笑一声:“对!送走!把我们都送走!眼不见为净。”说着不怀好意的盯着李初云的肚子:“爸,你这可是老当益壮啊!怎么?我小妈有了,这么着急的把我们一个个的往国外送?”

    林乔杉‘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叫你呆在国外有什么不好?三天两头的往国内跑,想干什么?你在国外,是缺了你的吃了还是缺了你的喝了?信用卡随便你刷,你还想如何?”

    “我在国外也把大学念完了。自家有公司,为什么非要叫我在国外呆着。”林双鹏将面前的面包片推开,顺手拿了筷子夹对面林雨桐面前摆着的小笼包子,“我都而立之年了,你见过谁家把这么大的儿子当废物养着?爸,你也这么大年纪了,想干到什么时候,想把您屁股底下的椅子交给谁?”他指了指李初云:“小妈吗?”

    说着,就耻笑一声。

    林雨桐垂下眼睑,心里却皱眉:看林乔杉这样,这是确定自己是他的闺女了?

    江社友安排的这么好吗?

    可这也跟预料的不一样啊!林乔杉根本就没想叫子女进公司,也就是说,他没打算叫子女沾染这些脏事。哪怕每个孩子都是私生的,但是舔犊之情,父母之心,叫事情朝另一个方向偏移了。

    这件事,必须跟江社友沟通一下。

    她当时没反驳,只说:“到哪里都行。只要不缺我的花用就行。随便哪里,不都一样是花花世界。”

    吃了饭,一身运动装拎着健身包,她就出门了。一看就是去健身去的。

    林双鹏对着林乔杉冷笑:“你得多恨我们,才把我们都当猪养。”

    说着,也起身,将餐桌的椅子一脚蹬开,也出门了。

    林乔杉只觉得今儿的早饭吃下去都消化不了。

    李初云就道:“叫孩子们进公司吧,我没关系。”

    林乔杉摇头:“放心,该是你的都是你的。不叫他们缺了吃喝就行。”

    李初云一笑,端着牛奶粥,垂下眼睑:你……对我可真好啊!

    郊区有一个不错的健身会所,还带着高尔夫球场。

    林雨桐不玩那么高雅的,她直接上了拳击擂台,连着干倒了五个之后,头上带着护具,已经看不清楚脸的人上台了,这就是江社友。

    两人你一下我一下的相互试探着,嘴里却不停的说着话。

    “怎么了?这么着急要见我?”

    “林乔杉认定了我是他的女儿。可却不想叫我进公司,说是要送我出国……”

    “认定?怎么会认定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们送头套,不是做好万全的准备了吗?”

    “谁跟你说假发头套就是万全的准备了?或者你是想叫我们中途换鉴定样品,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我要的就是给你信心,让你坚信对方不知道你是假的。要不然,就怕你放不开。我要的也是林乔杉不能确定你是真的,也不能确定你是假的。这一点怀疑,就足够了。他会坚信你是我派去的,为了显示他的磊落坦荡,当然会安排你进公司。”

    胡扯!想要验证真假,有的是办法。他这样的办法才是最愚蠢的。这是诚心没叫自己成事,只打算叫自己当那个为了惊蛇而打草用的棒子。

    林雨桐的火气一下子就起来了,干的就是要掉掉脑袋的事,你他娘的还遮遮掩掩。她一改刚才的试探,抡起拳头就砸过去:“怪不得四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要按照你的路子,够我死八百回的。”

    江社友被打的身体朝后倒去,捂着嘴角半天没气啦,他喘着气:“……这也是一次考验。如果过不去,现在把你撤回来,还来得及……你……”

    扯你娘的蛋!

    她摘了拳击手套,就要往出走。

    江社友的声音从后来传过来:“我早说过了,一脚踏进去,战场上就只剩下你一个人。哪怕是计划的再好,也有出变故的时候。这次是我们安排了一个漏子……可哪怕是我们安排的天衣无缝,就一定一切能按照计划来吗?就像是这次,明明你不可能是对方的女儿,他又为什么会认定你是呢?这中间有什么变故,你知道吗?”

    林雨桐没有回头,只道:“如没有十万火急的事,就不要联络了。”

    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她现在得忘记她是特勤的事。她现在,就是一个找寻男人的女人。跟别的事,全都不相干。

    等人走了,宁采才上去,伸手把江社友拉起来。

    江社友将头上的头具拿开,捂着嘴角:“打的可真狠!她那格斗成绩惨成那样,不会是老师给她穿了小鞋吧。这要不是一直在咱们的眼皮子底下,我都怀疑这是换了一个人。”

    宁采倒是不觉得:“你也不想想她的家庭情况。她爸就是那么一个人,面上是没人敢惹,也都说那是一号人物。可在大部分眼里,她爸也一样不是好人。你说这么一个爹,她又是个女孩子,最怕什么?”

    最怕人家说她跟她老子一样。

    宁采点头:“所以,装也要装出个样子出来。我倒是觉得,她现在,才像是那个敢往自己头上拍砖头,敢朝大腿上插刀子的父亲养出来的闺女。有胆气,有义气……”

    “有匪气,还有流氓气。”江社友没好气的补充了两句,不过却又笑了。

    宁采看他:“您也年纪不小,这么着耍,有意思吗?早说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宁采啊!”江社友的眼里闪过一丝伤感:“多好一姑娘,我倒是宁肯她现在就退出来……真有个万一,你叫我拿什么给人家爹妈赔个大闺女呢!”

    林雨桐没心思想别的,一心就想着,到底是谁对林乔杉隐瞒下了真相。

    这个人是谁,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可实际上,自己对于林乔杉知道的还是太少了。其实,去海鸿集团,是一条不错的路子。

    但如果林乔杉打定主意,不想子女过深的牵扯到里面,自己就算是进去,接触到的东西,都很有限。

    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就得另辟蹊径了。

    最好的猎人,该是有耐心的猎人。不能急躁,得慢慢的来。

    接下来的日子,林雨桐过的波澜不惊。固定的时间去美容会所,健身会所。回家来,听林家父子为了公司的事,吵来吵去。

    林雨桐细细的观察每一个人,观察家里的每一个细节。

    叫林雨桐觉得有意思的是,林乔杉跟李初云的关系,好似不是看上去那么恩爱。而林双鹏跟李初云的关系,又不似看上去那么对立。

    而这期间,林雨桐另外注意到的人有两个,一个是不经通传就能直接进入林乔杉办公室的海鸥。一个是但凡出门,就一定带在身边的劳权。

    林雨桐就把视线对准了海鸥,今儿海鸥从二楼的书房出来,一下楼,就见到一脸似笑非笑的靠在楼梯边的林三小姐。

    她微微点头,走下来。这位林三小姐却突然伸出一只脚来,挡住了她的去路。

    “三小姐,有何指教?”她平铺直叙的问了一句。

    林雨桐似笑非笑的看她:“我才要问你,有何指教呢?”

    “三小姐这话,我怎么不明白?”海鸥看向对方,她知道,这位所谓的三小姐,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她是谁,来到林家究竟相干什么?是警察吗?一系列的问题也在脑子里琢磨了这些日子了。她也没少关注这位,可惜,这位就是林三小姐该有的做派。美容、逛街,购物,泡吧。全然没有半点不是林小姐的样子。

    林雨桐的脸猛的一冷:“你坏了我的好事,还敢说不明白?”说着就耻笑一声,“自作聪明的女人。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不然……”

    她留下一句似是而非的话,朝上看了依在二楼栏杆处的李初云一眼,然后轻哼一声,直接上了楼。

    海鸥扭脸看着林雨桐的背影,眼睛眯了眯。

    这个三小姐,叫她更迷糊了。说她是警察吧,她浑然不似警察。说她是故意隐瞒身份,想进入林家吧,好像也不对。她似乎对自己做手脚的事特别生气。

    没错,这次自己可能真有些得不偿失了。

    这位三小姐对自己的警惕度,可真是不低。

    林雨桐上楼,李初云叫住她:“怎么对她感兴趣?”

    “我想看看,她什么时候能取代你。”林雨桐毒舌的留下一句话,就回房间了。

    李初云轻笑一声:“这孩子……”

    真是会说孩子话。

    蛰伏了一个月了,晚上出门夜跑,结果后面就追来一人,不等林雨桐扭过身,就听到人家说了一句:“目标a出来了。”

    目标a?

    吴木兰?!

    第二天,李初云半晌的工夫又回来了。林雨桐在上面看见她的车开进来,下了车进了家门。然后中间间隔了差不多三分钟的时间,她又出来了,上了车,开车一溜烟就出去了。

    这么着急?连个衣服都不换?

    林雨桐跟着就下楼,李嫂问:“您去哪,要不要给你做午饭?”

    “我爱去哪就去哪!”她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李嫂在林雨桐出去之后,就回去拿电话拨出去:“太太,三小姐出门了。没说去哪!”

    李初云正开着车呢:“她往常不是这个点出门吗?”

    “今儿早了一个多小时……”她这么说。

    “知道了。”李初云盯着后视镜,一直到美容院,也没有察觉到后面有跟着的人。

    饶是如此,她也不放心,见小五迎过来,她马上道:“那位三小姐,你帮我盯着。”

    这个小五一身按摩技师的打扮,长的也很挺拔斯文。对于李初云的话,他没有多问一句,就直接点头,然后才说:“吴总已经到了。”

    “给我十三号房。”李初云说了一句,就先迈步过去了。

    十三号房,是走到走廊尽头绕进去之后的房间。站在走廊里,犹豫视觉的原因,一般人都看不到那里还有拐弯的。哪怕是走到了尽头,看到了,拐进去的地方,也是挂着一面镜子的,像是一种风水布局一样。其实那就是一面玻璃门。

    门里可以看见门外,门外却看不见门里。

    刷了门卡,李初云拉开门进去,果然在里面见到了齐丽。

    “吴总呢?”她直接问。

    齐丽朝里面指了指:“林太太里面请。”

    李初云将手里的包放下,推开门进去,沿着楼梯上去,是楼顶上的一处房间。

    吴木兰坐在里面,靠在沙发上端着茶杯子。看见她一点也不意外:“你来了?”

    李初云却急着过去:“吴总,咱们做了这么长时间的生意了,可从来没出过差错。这次呢?钱呢?我这足足等了你两个月。”

    吴木兰的表情都没变:“不要着急,坐下来说话。”

    李初云咬牙切齿:“我可是把血本都押上了。”

    吴木兰递了一杯茶过去:“林太太,你还在乎那点钱?林总的生意有多大,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手指缝漏一点出来,也都你挥霍的……”

    李初云耻笑一声:“吴总,不怕你笑话。我这样的年纪跟了他,图什么的?可我如今呢?就是圈子里的笑话。老林他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的往回带。可你知道老林那人吧……只要认回来的,个个都是心尖尖。他赚再多的钱,给我的都是有数的。那些钱攒着,要给他的子女留的。四个孩子,他是一个也没打算叫他们接手他手里的生意……说要把生意给我……”

    “这个好啊!”吴木兰就说:“给你你就接着嘛。”

    李初云看着吴木兰:“吴总,干这一行的,钱攒够了,差不多就收手吧。在国外,随便在哪里都能过上人上人的日子。我是指望不上老林了……”她看向吴木兰:“跟吴总合作,是因为吴总的口碑最好,您过手的,不管是赚多赚少,至少都是稳当的。”

    “没错!”吴木兰的脸也冷了下来:“素来都是稳的,唯独这一次,出事了。”她看向李初云,“而这里面,只有你一个人是新加入的。”

    “你怀疑我走漏了消息?”李初云摇头:“不是我!”她的脸都白了:“真不是我!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

    吴木兰笑了笑:“那我得到可靠消息,货不是被警方查了,而是……被人黑吃黑了!”

    黑吃黑?!

    李初云看向吴木兰:“你不会怀疑是我透漏了消息给老林吧……我不会……”

    “我知道你不会。”吴木兰大度的笑笑:“我跟老林,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他有他的地盘,我有我的路子。咱们各赚各的钱,各走各的道。可要是老林的手伸的长了……要是派人盯着我……”

    盯着她,那不是自己的事也露馅了吗?

    “你是想说,我干的事,他都知道?”李初云觉得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吴木兰摇头:“我也没有证据……不过,货在谁的手上,估计很快就能知道……他总不能叫货烂在手上吧。”

    李初云点头:“那有办法把货拿回来吗?”

    吴木兰看她:“当然啊!那里也有你的全部身家呢。所以……很多事情还得拜托妹子……”

    李初云的声音都变了:“你……什么意思?叫我从老林那里偷消息,给你通风报信?”

    吴木兰看她:“如果东西真在他手里,那么,他是怎么知道这边的消息的?又是谁走漏的风声?难道他不知道这里面有你的全部身家。如果这都知道,那么你跟我是怎么走到一起的,你跟小五之间的事,你猜他知不知道……”

    李初云整个人如同掉进冰窖了,冷了个彻底。

    她是在会所里,遇上小五的。小五就是个技师,是个足底按摩的技师。当然了,也是会所里给有钱的女人们提供x服务的男服务员之一。他在这一行很有名气。女人们私底下说笑,都说他是有‘特长’的那一类人。

    有钱有闲家里的老公还有情人,女人们就只好拿老公的钱用自己的闲时间在外面找乐子,很寻常的事。

    她也是喝醉了,跟着人起哄,稀里糊涂的有过一次。

    这种事情,就跟吸du是一样的,会上瘾的。跟小五来往的多了,对他也多了几分信任。反正是从那时候起,小五不接别的客人了。可不接别的客人了,她的钱却如同流水一般的花出去了。出的多进的少,这么下去,很快就会入不敷出的。这种钱,能从老林要吗?压根就不能让老林知道。可该怎么赚钱了。

    通过小五介绍,她认识了金鑫投资公司的老总吴木兰。

    刚开始的时候,小打小闹,三五十万投进去,一个月就能收一二十万的利润。这么高的回报率,她怎么会不动心呢?

    把钱全投进去之后,一次小五说漏嘴了,她才知道吴木兰到底是干什么的。也才头一次知道老林背后的买卖是什么。

    当时就吓出一身冷汗。可钱变成货了,只能再把货变成钱,她发誓,把钱要回来,她就再不干这事了。

    可谁知道,却出事了。

    这里面不光有出轨给老林带绿帽子的事,还有跟老林的死对头合作的事,更有知道了老林一直在自己面前隐瞒的一些秘密的事。

    她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老林不是好惹的,跟老林做了这么多年死对头的吴木兰,又怎么会是好惹的?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两厢为难。

    吴木兰笑了笑:“你想啊,等你有钱了,带着小五,或者是找一个小五更有特长的男人,在国外,好生的过安生日子多好。不需要跟着提心吊胆。但还是那句话,富贵险中求。你求稳,我也想求稳。可如今既然是稳不了了,我们除了往前走,还有别的办法吗?”

    过了良久,李初云才点点头:“……我……知道了……最近一段时间,老林好像很忙,也很焦躁……我不能判断,到底是他的生意出了问题,还是……因为突然多了一个女儿的事……”

    “多了一个女儿而已,他焦躁什么?”吴木兰就拧眉问了一句。

    李初云将事情说了:“……是江社友送回来的,可看样子老林似乎是认定了那就是他的女儿……老林做事谨慎,他认定了,那就肯定是的。之前,他恐怕是怀疑……被警察盯上了……”

    吴木兰心里暗道了一声:巧!

    是真巧!林家这个女儿身上发生的事儿巧,可更巧的是,自己听着这个描述,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呢。

    等把李初云送走了,齐丽进来,吴木兰问道:“你都听见了?”

    “是!”齐丽突然就笑了起来:“该不是那个姑奶奶吧。”

    吴木兰也笑:“可真是缘分呢。看来,回去得跟朱芳说说了,叫她跟这位恩人姑奶奶多亲近亲近……”

    林雨桐其实就蹲在美容院对面的马路沿上,路边的车,将她给遮挡住了。他的边上,是俩小子,是在酒吧认识的。

    一个是叫黄毛,一个叫黑头。

    黄毛拿着手机对着路对面,看见老大叫盯着的牌照出来,他就利索的摁下快门:“老大,走了走了。那辆车走了。”

    林雨桐看了看表,快到自己往常去美容院的时间了。

    她从兜里摸出一沓子钱来:“先拿着去用。我叫你们打听的事……”

    “保准错不了。”黑头嘿嘿的笑,“最多两天,就给您消息。”

    林雨桐打发两人走了,这才去边上的小摊位,买了一瓶饮料。拿着饮料,晃晃悠悠的往对面去。

    她一进去,就见一个技师衣着的人笑着迎过来:“林小姐来了!”

    林雨桐皱皱眉:“你们这会所……可真有意思?都开始从门口拉客了?”她看了小五一眼,呵呵笑了两声,又是上下的那么一打量,“……你还是算了。姑奶奶看不上。那句话怎么说的,铁杵磨成针啊……这特长有什么用呢?是吧!”

    众人先是没明白什么意思,都愣了愣,然后等人家都走了,他们反应过来了。

    特长有什么用呢?

    铁杵还能磨成针呢!

    几个不约而同的看向小五的裤裆位置,然后使劲的憋笑。

    “噗嗤!”齐丽一个没忍住,给笑了出来。

    吴木兰一个冷眼过去:“笑什么?”

    齐丽使劲憋着,憋的脸通红:“我觉得……那位姑奶奶说的对。”

    吴木兰瞪了她一眼,眼里染上了几分兴味:林乔杉的女儿吗?

    有意思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81.黑白人生(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