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82.黑白人生(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82.黑白人生(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55656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82.黑白人生(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6)

    林雨桐提醒自己, 哪怕是再怎么着急, 在对待吴木兰的时候,不能着急。

    因此,她卡着时间。在李初云走后就过来,也堂而皇之的, 不怕人知道的去了。越是这么光明正大,越是这么有恃无恐, 李初云才不会觉得自己是跟着她去的。

    她猜测,李初云这么着急,肯定是在里面见人。再加上得到的消息说,吴木兰出来了。那么可以假设, 她在里面见的就是吴木兰。那么她走了,吴木兰应该就还在。

    林雨桐不知道就这么巧,吴木兰刚好下来, 刚好听了一个全场。她是按照假如碰不到吴木兰的办法做的。怎么能叫吴木兰有机会听到自己的事呢?那就必须扔出一个叫大家私底下都愿意谈论的事情。

    这个不知道真实姓名, 只知道叫小五的男技师,可是这里面的名人。林雨桐没刻意打听过,但是在卫生间,在桑拿房, 总能听到女人们窃窃私语的谈论他。说谁谁谁包了他多长时间, 谁谁谁用了一次觉得如何如何。免不了就说到如今这位小五是谁的禁|脔之类的话。

    林雨桐当然也听说了,‘林太太’跟小五怎么怎么着的。本来林雨桐也没往李初云身上想, 反正这姓林的太太多了去了, 谁知道这说的都是谁跟谁。这会所里, 姓林的太太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吧。可偏偏没生孩子,家里都是成年的私生子女的,那除了李初云也没谁了。

    这些花边的消息,她听听就算了,没想着拿这个事做文章。

    可在会所里,都知道小五跟李初云是什么关系,林家的三小姐跟李初云又是什么关系。林家的三小姐讽刺了小五,这事,转眼就传的会所里都知道的。肯定还有人猜测,是不是林家的人也知道李初云在外面跟林乔杉戴绿帽子的事了。

    喜闻乐见,谁都爱传的消息,自然就传到了吴木兰耳朵里了。

    况且她怀疑,这会所,就是吴木兰的。

    本身就干的是要命的买卖,这说话见人谈事,都得找个靠得住的地方。这会所,要不是吴木兰的,也必然是跟她有极深的关系的,能叫她放心用的一个地方。

    因此她讽刺完人,直接就进了房间。

    并不知道吴木兰就在拐弯处听着。她进去了,吴木兰带着齐丽出去了。上了车,吴木兰就说:“你亲自问问彪子,那林晓琳是怎么一回事。”

    齐丽的手一顿:“要让彪子试试她吗?”

    “试什么?”吴木兰就笑:“警察?”

    “就她?还警察?!”齐丽嘿嘿笑:“警察要我,也不能要她。”说着,她就低声道:“会不会是林乔杉?”

    林乔杉安排过来的?

    吴木兰有些沉吟:“不要着急,再等等看。你先问问再说。”

    事情打听清楚了,就是新认回来的私生女跟后妈较劲呢。新妈花多少钱,她就花多少钱。齐丽像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似的,“齐丽没少给小五小费……这位姑奶奶不要服务,可也没少给那些……小费。如今她去,会所里的小伙子都爱伺候她,不用出工,还不少拿钱……”

    吴木兰‘嗤’的一声:“是她做事的风格。”

    齐丽就问:“要找她叙旧吗?”

    不急!再等等看。“要是真有什么目的,她迟早会找上来的。”

    可是,一次两次三次,好几次要是早半分钟晚半分钟的,都能碰上。她们故意卡着点,等到林雨桐出去的时候,她们也出去。林雨桐推开玻璃门的时候,她们都站在她几米之后了,玻璃门上肯定能看见他们的影子。这种偶遇特别自然,如果上自然的搭讪,这就是好机会。她们都做好铺垫了。但是很抱歉,人家走路下巴扬起来,戴着个大墨镜,谁也不搭理。说走就走,说来就来。真就跟没看见一样。

    齐丽就问:“老板,她是耐心好吗?”

    吴木兰摇头:“不知道。叫彪子找人……试试她……”

    林雨桐的行踪很好查,她在大致什么时间干什么事,特别自律。晚上八点一过,她就准点出现在一家叫复活酒吧的地方。

    她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坐在吧台上,这家的调酒师是个不怎么爱说话的姑娘,是黄毛的女朋友。林雨桐常到这里,试一试小姑娘调出来的新酒。有时候一杯酒喝半晚上,一过十一点,她就回家。回去的时候,绝对不自己开车,她会叫代价,送她回家。

    一般时候,林乔杉和李初云晚上也会应酬到很晚,她在家里并没有什么用。除非确定他们没应酬的时候,她才在家里猫着。

    今晚上跟往常一样,林雨桐猫在吧台最边上,手里端着一款七色的名叫彩虹的鸡尾酒,一口一口抿着。

    她也不是干坐着啥也不干的。这样的夜场,最是藏污纳垢。她在观察,谁在买药,谁在卖药,他们之间怎么交易的,有什么规律没有。她注意的都是这个。

    也还有像是服务员的,走去卫生间的半道上拦住你,低声就问:“要货吗?绝对的好货。”

    林雨桐就遇见过,她就问说:“什么好货?”

    一说话,就外行了,然后人家就说:“水货!手机,手表,绝对正品,还便宜。”

    把话给岔过去了。

    林雨桐就知道,这一行不是这么干的。她不能这么莽撞。

    因此,她常来,但却再不多问了。人家也看出她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虽然每次还碰见卖货的小子,但却再没有兜揽过林雨桐的生意。

    今儿林雨桐还这么坐着,酒还没喝半杯呢,就感觉到有人盯着她。

    林雨桐的五官何等的敏锐,视线一落到她身上,她就抬眼看过去。正看到另一边有个靠在柱子上的男人朝这边走过来。

    他端着一辈子白酒,摇摇晃晃的朝这边走过来,看着林雨桐就笑:“妹妹,请你喝一杯?”说着,就把他手里的杯子递过去,送到林雨桐面前。

    在酒吧撩骚的男人女人都不少,但显然,应该不包括她这么一种人。

    她是夹克衫牛仔裤脚上一双柳丁靴子,这样的女人在夜场,很能引来狂蜂浪蝶吗?她也不是第一次来了,这么长时间一来,除非那些醉的人不清楚柱子跟人的区别的,会把目标对准她,其实的男人……像是黄毛和黑头他们,会拿她当兄弟。

    所以,得多神奇的审美,才觉得这样的女人能带回去发生个一夜情什么的。

    反常便是妖。

    林雨桐笑了笑,将杯子接过来,闻了闻,确实就是酒而已。她一口给干了,然后把杯子递过去,兀自端着自己的杯子,垂下眼睑再不说话。

    男人挤在林雨桐身边的凳子坐了,又从吧台要了一杯,推给林雨桐:“妹妹贵姓?”

    说着话,一手举着杯子,一手就搭在林雨桐的腿上了。林雨桐捏起对方的手指:“贵姓?姓你妹!”

    扭住中指往上狠狠的一提,直接给撅折了。顿时,‘啊’的一声惨叫。

    酒吧里震天的音乐声,都掩盖不住这惨烈的叫声。酒吧里的保安都往过涌,林雨桐直接就起身,一溜烟从里面出来了。

    里面的灯光昏暗,群魔乱舞的,其实根本就看不清楚谁是谁。距离近的几个人都不能说看清楚了。林雨桐当时在角落里,那男人跟她面对面,手在桌子底下刚搭到她的腿上,她就动手了。只是一根小指头而已,撅折了能多费劲?没有大动作惊扰别人,也没有耗费什么时候。根本就不可能引人注意。

    可结果才从酒吧出来,一伙子十几个人就从四面八方围上来了。

    前面的一排,好几个兜里都拿着铁棒之类的东西。

    林雨桐明白,自己猜的没错,这就是冲着自己来的。所有的路都被堵死了,根本就走不脱。后面紧跟着还有找出来的保安。

    这些人二话不说,就嚷着:“带回去,咱们老大点名要的。别伤了脸!”

    这点人林雨桐不至于收拾不了,但能收拾如今也不能收拾。今儿这事蹊跷的很,还不定什么人在背后看着呢。有些事,过了就不好解释了。

    因此,林雨桐冲着车的方向突围,连着踹到了好几个之后,撒腿就跑。刚跑到车跟前,就车背后猛的站起两个人来,手里拎着棍子,就朝这边来。林雨桐调转了方向,朝大马路上飞奔而去。后面跟着一伙子人在追,跑出大概有几十米的距离,一辆车猛地刹车,停在林雨桐边上,上面的人喊:“上车。”

    林雨桐扫了一眼,是齐丽。

    她的眼睛眯了眯,直接就上去了,坐在副驾驶上,车门子还没关好呢,齐丽就一脚油门踩出去,把后面追着的人甩远了。

    齐丽看林雨桐的狼狈样就笑:“不是能卸了我的胳膊吗?怎么不能耐了?”

    林雨桐一副不愿意承情的样子:“前面停车。”

    齐丽就说:“咱俩好歹也是一起坐过牢的,也算是狱友吧。这也算是咱们特别的缘分了,干嘛这么小气。要不这么的,你请我喝酒,咱们过去的不愉快就揭过去算了。”

    林雨桐‘嘁’了一声,直接就要开车门子。

    把齐丽唬的:“我请你!我请你!我请你还不行。”

    林雨桐这才不动了,往椅背上一靠:“姑奶奶到什么时候都是姑奶奶,出来了,我一样能收拾的过你。”

    齐丽也还了一个耻笑的表情,一路无话,车停在一片老城区的街道边上。

    “撸串!”齐丽指了指路边摊:“吃不吃?”

    吃!

    羊腰子,牛羊肉串,鸡翅,各色的烤蔬菜,最后再要了一份骨肉相连和一捆子啤酒。

    对别的倒是罢了,林雨桐爱吃骨肉分离的里面的软骨,不由的就多吃了两口。齐丽就笑:“我之前在爱丽丝会所看见个人,像是你,我还当看错了。如今再一见你,我就肯定,绝对是你。”

    林雨桐看她:“你也去爱丽丝会所?”她上下打量齐丽,“这会所是不能去了!格调怎么这么低了。连你都在里面消费的起了,看来也不过日子。”

    “嘿!你种人上街就该被打死。”怎么说话呢这是。

    林雨桐轻哼一声:“跟着你主子去的吧?”

    “什么主子啊?难听死了!那是我老板好吧。拿人家的钱,跟人家干活,有什么毛病。你当我跟你一样啊,随便找个爹,还是个有钱的爹。”她这么说着,就看林雨桐的脸色。

    林雨桐一脸的不屑:“你也能找个有钱的爹。”

    干爹!

    “滚!”齐丽都想踹她了,说话太噎人。

    虽然总被怼吧,齐丽觉得心情还不错的。跟这么一个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人,不用动那么些心眼子。

    她把烤茄子推过去又道:“我看你一天到晚的,也挺清闲的。怎么?没打算去上班?”

    “去哪上班啊?”林雨桐端着啤酒,“公司又不是我的,也不可能给我,我去上什么班?上班也是替别人赚钱。姥姥!姑奶奶宁肯花天酒地的霍霍,也不想……”

    说着,就停下来,端着杯子又喝了两口,却不继续刚才那个话题了。

    “你家的事,我在会所听说了。”她就说,“你爸也是,亲儿子亲闺女都不给,给你那小妈。不是我说,男人有钱的时候,女人是一张脸。男人没钱的时候,女人有时另外一张脸。你爸当家,跟你小妈当家,这不是一回事。要我说,你就该去公司上班去……”

    “今日有酒今日醉,管她明日街头睡。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林雨桐打断了齐丽,将杯子里的酒喝完了。然后直接起身,伸手拦出租车:“拜拜了吧!”

    连个联系方式都没说留。

    “看来,她没想跟我有太多的接触。”齐丽回去之后,是这么跟吴木兰汇报的。

    吴木兰没有说话,只问齐丽:“李初云那里有消息没有。”

    齐丽摇头:“一直没什么消息。”

    吴木兰就皱眉:“林乔杉最近的行踪可有点太正常了。”

    这就很不正常了。

    偏偏,一点头绪都没有。那批货去哪了,她是怎么被关进去的,等等等等,叫她的心一直这么提着。

    齐丽就问:“要不要找林晓琳。说起来,她到底是林乔杉的女儿。而李初云她……林乔杉只怕是防着她呢……”

    吴木兰抱着手臂,手指一下一下的瞧着胳膊肘:“下次她去会所的时候,你告诉我。这个人……很有用。”

    齐丽应了一声‘是’之后就又道:“其实,我心里还是不踏实。你说,一个单亲家庭长大的,养成那样性格的女孩……她那利索的身手,是从哪里练出来的。当时,她能卸下我的胳膊,那边,她很轻松的就撅折了彪子手底下人的手指头,当时被人追着打,看着凶险,可实际上她一下也没挨,反倒是连着踹到的好几个人,伤的都不轻。”

    吴木兰的手又顿了一下:“别急着下结论,我再见见她,慢慢的处处。”

    于是,没过几天,林雨桐在会所的房间里,就遭遇了访客。

    吴木兰和齐丽,一起造访了。

    不过吴木兰进来了,齐丽却在外面守着。

    林雨桐只抬头看了看,就又趴下,叫女技师给她继续按摩。

    吴木兰也好脾气的坐在一边:“妮妮嘴里天天念叨你。齐丽回去说碰见你了,朱芳就天天念叨,说她做几个好菜,咱们几个聚聚。”

    “吴老板。”林雨桐闭着眼睛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这才道:“咱们俩之间,差着岁数呢。而且,你这人,一看就不简单。到那里面,还能带着齐丽……所以啊,别看我年纪小,我眼睛却亮着呢。你这人,路子可不是一般的野。”说着,她就坐起身来,打发技师出去,她则穿着睡衣从按摩床上下来,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倒了一杯水,一边喝着一边道:“凡是路子野的人,都是一只脚站在明处,一只脚站在暗处的。也别奇怪我为啥知道这个。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我的事你也都知道。我是跟着我妈长大的,我妈呢?是个搞艺术的女人。搞艺术的女人呢?好像天生就比别人多情。因此,我见过的形形色色的男人……有些女人,以征服各色的男人为荣,她大概就是那样的女人……”

    这话也不是瞎说的。

    林晓琳的母亲真就是这样一个人。资料上都有,她给高官做过情妇,给黑社会的头头子怀过孩子,反正是林雨桐都想不明白,一个女人怎么能把日子过成她那样。

    当然了,物质上,她是从来不缺的,华服美食,珠宝首饰。她从来都不缺!钱没有攒下来,有钱的时候,宁肯租别墅住,也没想着省下钱来给孩子置办产业。就是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女人。

    林晓琳当然不是林雨桐这样的性格,她浓妆艳抹,有时候就是为了吓唬人的。但其实是一个自卑的女孩子,曾经还不止一次有过差点被母亲带回来的男朋友差点侵犯的经历。她的爱好里就有一项是拳击,但她因为孤僻,从不去健身会所,只在网上购置了拳击手套一类的东西。在江社友提供的照片上,林晓琳的住所里,她的房间就挂着沙袋。

    这都是有据可查的。

    因此,林雨桐只能根据这些资料来调整自己。大面上,是说的过去的。

    吴木兰有几分明白她想说的意思,每个人都有很多面,在监狱里看到的未必就是全面的,就像是她说的那样,她见识过各种各样的男人,看透了人心的阴暗。哪些人是好的,哪些人是坏的,她很清楚。就比如对朱芳,她能主动帮忙,那是因为她知道朱芳那人的心思简单,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她不担心被算计。在牢里,她跟其他三个人都说话,就是对自己和对齐丽,从来没有客气过。

    为什么?

    只能说,她的直觉比一般人更灵敏。

    就比如她现在的态度,避之不及。

    她就笑:“我没别的意思。碰上了就是缘分……”

    林雨桐摆手:“您要是把我当傻瓜,就没必要说了。我妈跟我说过,别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你得知道自己的斤两。她年轻的时候,找的男人那都是万里挑一的。可等年龄越来越大了,她的标准就越来越低了。她知道她到底值多少价。就像是现在,我也知道我自己的斤两。咱俩之间,云泥之别。你为我费心思,我就知道,你图的肯定不是我。你是生意人,生意人就按照生意人的那一套来。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愿意出什么价钱,你直接说就行。不用这么绕圈子。”

    吴木兰微微挑眉:“我现在倒是相信,你是林乔杉的闺女了。行吧!我也不瞒你说,我要的不多,只要你能提供给我你爸的行踪,我愿意出……”她伸出一根手指,“十万!如何?”

    林雨桐嗤笑一声:“你猜,我把你打听他的消息的事告诉他,他会给我几个?你这个价钱,可不是一个叫一个做女儿的背叛父亲的价钱。行了!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走你的路,我保证,不会拿你这个事去跟我那老子换零花钱……这是我最大的仁义了。就这样吧!”

    吴木兰‘呵呵’笑了两声:“还别说,你这样的,还真能成了个人物。林乔杉的眼神是真不行,放着这么好的继承人不要,非什么都留给那个女人……”

    “别挑拨离间。”林雨桐回身看她:“你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林乔杉千不是万不是,但却能在知道我是他闺女的时候认下来,供着我吃供着我喝,虽然我觉得这是他欠我的,但不可否认,比起那有些死活不认账的东西,可好太多了。钱是他的,他愿意给我多少,那是他的事。跟我说那些闲的淡的没用,还是那句话,我知道自己的分量。”

    “一百万。”吴木兰在林雨桐起身去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喊了个数字:“只要知道他的行踪,仅此而已,这个价钱不算低了。”

    林雨桐耸耸肩:“成交。”

    “如今怎么不说,他是你父亲,人还不算太糟糕了。”吴木兰反问一句。

    “你愿意花这么大的价钱,只想知道这点事。没有我,也愿意有人挣这笔钱。反正都会被你知道,我又为什么不自己挣这钱呢?”说着,她就笑起来,扭身看吴木兰,“况且,我还有替罪羊,对吧?”

    这是说李初云的事,她都知道。

    吴木兰看着她进去后,关上的更衣室的门,沉默了良久。

    好厉害的小丫头!

    她出去之后就跟齐丽说:“我年轻的时候,都没她这么厉害。”

    齐丽呲牙:“想用她……这价码可有点太高了……而且,听她的意思,对林乔杉还是有些感情的……”

    吴木兰则摇头:“真要是一点都不顾忌,我反倒是不敢用她的。”

    齐丽就不好再说了,只问:“要盯着她吗?”

    “不用。你催催李初云……提醒提醒她……再要是没动静……就叫小五去提醒……”

    李初云放下电话,心跳如鼓锤。

    正想着呢,门砰一声的被推开了,她吓的差一点跳起来。

    林雨桐进门,朝她笑了笑,就直接上楼。上楼的时候,跟下楼的林双鹏走了个面对面。林双鹏主动问:“今儿回来的倒是早,晚上还出去吗?”

    “今儿不出去了。”林雨桐停下来,就问说:“大哥还是想去公司?”

    林双鹏耸肩:“光是想去也没用。”

    林雨桐抬脚要走,临走的时候看他:“大哥就没想过,也是林总他……并不看好公司。”

    林双鹏一愣,朝楼下看了一眼,然后皱眉,笑了笑:“你知道什么?”

    林雨桐也朝楼下看了一眼,意味深长的道:“要是我,我宁愿先去公司看看……耳听到底不如眼见。公司的大少爷,愿意去,谁能拦着。”

    林双鹏看她:“三妹的话,也有道理。”

    林雨桐不再说话,直接往楼上走。林双鹏站在楼梯上,没往上,也没往下,而是站了一会子之后,才慢慢重新上楼。

    李初云也不知道这兄妹二人说了什么,只是觉得这两人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这会子她没时间想这个,只想着刚才那个电话。

    绝对不能叫小五来找她,要不然……真就完了。

    晚上的时候,林雨桐的房门被敲响了,门外站着的是林双鹏。

    “能进去吗?”他朝房间里指了指。

    林雨桐点头:“请。”

    房间里比想象的整洁,哪怕有保姆打扫,可想保持这样也不容易。看来这个妹妹,没看起来的那么大大咧咧。

    林双鹏就问说:“三妹,你对进公司有什么想法?”

    “我不去。”林雨桐特别直接,指了阳台上的小圈椅叫他坐,“我对公司真没什么想法。你也别问我以后打算怎么办,如今好歹算是有点本钱,我有两个朋友,帮着在外面做点小本生意。反正是饿不着。”

    宁肯做小本买卖也不去公司?

    谁跟钱都没仇!她这么做,必然是知道了什么。

    可是知道了什么呢?

    林双鹏就笑:“想请小妹帮个忙,明儿……要么咱们一起过去,请爸爸吃顿饭。”

    行啊!

    接触的多了,才能知道的更多。

    要出门,又是‘帮’林双鹏,因此林雨桐没太个性。将不知道谁准备的裙子,挑了一件素雅的换上,然后把一头的黄头发扎起来。如今没有头套了,黑头发长出来一些没有再染,如此,看起来倒是乖巧多了。

    林双鹏看见这样的林雨桐愣了愣,就率先往出走。

    两人一人一辆车,朝公司去。林雨桐是第一次朝海鸿去,路都不熟悉,跟着林双鹏的车一路没放松,这才顺利到了地方。

    市中心的位置,占据了好几十亩的地皮。几十层楼高的办公大厦立在这里。这叫林雨桐就很好奇了。哪怕最开始的资本不怎么干净,可如今,林双鹏已经有足够的资本了。完全不需要再沾染那样的生意。不说别的,就是这地皮和这大厦,价值就不小。人这一辈子,能花多少钱。这些钱足够林乔杉吃喝嫖赌的过一辈子。他也知道这一行的凶险,为此宁愿叫儿子误会,也坚决不肯叫几个孩子踏入公司一步。可他为什么不抽身呢?

    是不抽身?还是不能抽身?

    她心里这么想着,却跟着林雨桐直接上了电梯。

    从负一层,到顶层,只有林乔杉的专用电梯可以。

    林雨桐就看着林双鹏打电话,电话是打给海鸥的。

    海鸥接了电话就皱眉,朝办公室看了一眼,然后只得叫人下去接人了。等电梯下去了,她这才进办公室,林乔杉不知道正跟谁说话,见他进来了,就将电话捂住了:“有事?”

    “大少爷和三小姐来了。”海鸥就道。

    什么大少爷三小姐的!

    他皱眉:“告诉他们,想买什么就去买吧。今天没工夫见他们。”

    海鸥看了电话一眼,就慢慢的退出去了。

    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海鸥听见里面说:人找到了?是死是活?

    要找什么人?是死是活又是个什么意思?

    海鸥来不及细想,也顾不上贴在门上听,电梯叮咚一声响了:林双鹏和林晓琳一前一后的从电梯里出来了。

    “我爸呢?”林双鹏问道。

    海鸥指了指一边的沙发:“两位先坐。”

    林雨桐就看了看那扇厚重的办公室门,这种门想要打开,可得费点劲的。海鸥去倒茶,她一副好奇的样子左顾右盼的看。将这一片所有的监控摄像头都看在眼里。

    海鸥递了饮料过来,“林总今儿很忙,时间安排的很紧。说是没时间陪两位了。让我转告二位,若是有什么想买的,就只管买就是。”

    林双鹏指了指办公室:“他在见客?”

    海鸥一脸为难:“正跟重要的客户通电话……”

    话没说完,林乔杉出来了。他看了两人一眼,“不是要吃饭吗?走吧!跟我一起走吧!”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时间,他又说海鸥:“今儿我就不回公司了,到点你就下班吧。今儿后半天,我陪俩孩子了,谁的电话都不用转过来。”

    说着,就看着林双鹏和林雨桐无奈的笑:“这下行了吧。”

    刚刚明明是不想见的,要不然海鸥不会这么说。林雨桐从海鸥来不及掩饰的惊诧和若有所思里,看出来林乔杉这是临时起意的。

    海鸥看着父子三人进了电梯,然后电梯合上。她回身看了看办公室的门,然后坐回办公椅上,手里转着签字笔,心里琢磨着。他这是又一次撇下自己单独出去了。难道他是发现了什么?

    林乔杉今儿可以说是和颜悦色的:“都上我的车吧。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路上没人说话。劳权开着车,一路朝往城外跑。一出城,林雨桐就靠在沙发上‘睡了’。可心里,却卡着时间呢。

    朝北走了多久,然后朝那边拐弯。都在她心里搁着。出了城大概两个小时,进入了山区,从高速上下来,上了国道不到半个小时,又转到农村的生产路。速度慢下来,温度也慢慢的低下来。

    车子进了山,一路沿着盘山路往上走。到了半山腰,车子停下来了。

    这里是一片葡萄园。沿着小路朝里,是几栋小楼。

    林乔杉就笑:“没来过这样的地方吧。这是几个朋友,合伙承包的种植园。这里的葡萄品相不错,是用来酿红酒的。看见那房子没,里面就有自己的红酒作坊和酒库。你们平时喝的那个酒,能叫好酒吗?跟你们说,价格高的酒未必一定是好酒。一会儿你们过去,自己去酒坊看看,去酒窖里尝尝,就知道了。人家说,三代富豪才能出一个贵族。咱们家,如今是‘富’,你们还得学着,怎么看起来身份能‘贵’……”

    谆谆教导,好似专门带着孩子来见世面的。

    林雨桐听着,眼睛却没闲着。她的视线对准了几个借着山势而建起来的小屋子上。那小屋子看起来是看护果林的,可那位置,却是极好的瞭望台。

    这个地方,可真是不简单。

    快到地方了,从里面迎出来一个穿着一身唐装的男人,年纪的在五十上下,见了林乔杉就喊:“林老哥,你可来了。邀了你几次,现在才舍得过来。”

    又极其热情的叫林双鹏和林雨桐到跟前,“人中龙凤,老哥你有福气啊。”

    林乔杉谦虚的笑:“还都不懂事,整天的给我惹是生非。”又跟两个孩子说:“叫福伯。”

    林雨桐跟着叫了,这个福伯马上道:“赶明把给贤侄和贤侄女的礼给补上。”

    很是知礼的样子。两人看起来,就像是最正常不过的生意伙伴。

    两人进去说话去了,福伯叫林雨桐和林双鹏在果林里随便转转,一会子就吃饭。

    这是想在一起单独说话。

    林雨桐被安排着的人带进了酒窖,可却对着酒桶上贴着的一个大大的‘酒’字愣神……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82.黑白人生(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