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83.黑白人生(7)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83.黑白人生(7)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56606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83.黑白人生(7)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7)

    林雨桐收回视线, 前面的带路的老伯似乎是注意到林雨桐的异样了,就笑道:“林小姐也是觉得这字好?”

    “是!”林雨桐就笑:“家母是搞绘画书法的,从小耳融目染,接触过一些。什么大家名作,也是见过不少的, 但是像这位这样的字, 写在这里,可就有点暴殄天物了。”

    这老伯哈哈就笑:“没想到林小姐跟我还是同道中人呢。我没什么爱好, 唯一的爱好就是书法,也是难得见到那么一位书法奇才……”

    林雨桐心中一动:“不瞒老伯说,看见这字, 我都心痒难耐。不知道可否给引荐, 我想求一幅字。”

    这老伯看了林雨桐一眼, 就又笑:“那看来,林小姐只怕要失望了。那人也是我偶然才见的……”

    “来葡萄园的客人?”她这么问。

    “不是!”老伯回答的特别快,然后就笑,“街上偶然遇上的,连人家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

    撒谎!

    他回答的迅速,是在掩盖那人来过葡萄园的事。而且此人身份不高, 高身份的人只怕都有跟林乔杉似的,直接去小楼里谈事去了。只有像是自己这样的, 被当成掩人耳目的物件带出来的, 才会被带到这酒窖里, 省的碍事。

    所以, 林雨桐能确定,四爷来过这里。他的行动相对自由,应该没什么大事。而且,他跟的那个人只怕身份不一般。要不然,这位老伯不会这么努力的想要掩盖他的踪迹。也就是说,四爷跟着的那个人,这园子的主人不想叫人知道他来过这里。

    这些想法,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人家那么说了,林雨桐就点头,跟着转移了话题:“那倒是挺可惜的。”

    这老伯就笑,“以后再有机会碰上,一定帮林小姐要一副。”

    听起来像是敷衍人的,客套话嘛,林雨桐说了一声谢,就不再言语了。

    林双鹏并没有跟进来,他跟着另一个人去了葡萄园深处,看样子对酿酒作坊更有兴趣。林雨桐则在酒窖里,转了看了,剩下的就是品酒。

    一排的小杯子,倒着颜色深浅不同的酒。

    林雨桐一口一口抿着,跟着老伯搭话:“这地方倒真不错。如今想找这样一个地方承包下来弄个酒园子,可不大容易。”

    老伯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这原来就是个矿山,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早就把山里给掏空了。改造这山,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得有十几年了吧,这山里才有如今这成色。”

    哦!

    林雨桐看看这酒窖:“不会是以前的矿洞改建的吧。”

    这老伯一愣:“没有……怎么会,这是咱们自己建的。”

    林雨桐不置可否,但在这山腹里建起来的规规整整的酒窖,确实感觉很别扭。

    不等林雨桐仔细打量,老伯就起身:“看我,只顾着叫你喝酒。忘了你们可都是空着肚子来的。饭怕是好了,先去吃饭。”

    直接打岔,把林雨桐从酒窖里给请出去了。

    出来的时候,林双鹏也已经转回来了。小楼的外面,石桌上已经摆上了石锅,锅里的雨也咕嘟咕嘟冒着热气。

    石锅煮鱼,在城里吃不到地道的。

    林雨桐和林双鹏被安排着用引过来的山泉水洗了手,那边门就打开了。

    福伯笑哈哈的,但林乔杉的神情实在是说不上好。叫林雨桐说,很有几分强颜欢笑的意思。

    这真不是林雨桐多心,事实上这一顿饭并没有吃上,林乔杉就跟福伯告辞。

    福伯是再三的挽留:“老林,孩子还在呢……你这……”

    林乔杉也是似笑非笑的:“嗳!这跟谁在谁不在没关系。要是有必要,咱们以后再找机会吃饭,到时候我还请你吃石锅鱼。”

    不等福伯说话,林乔杉已经先一步扭身走了。

    林雨桐和林双鹏跟福伯欠身,说了一声告辞,就紧跟着林乔杉离开了。

    上了车,林双鹏就试探着问:“生意没谈拢?”

    林乔杉冷着脸:“不该问的不要问。”

    林双鹏就不说话了,在他看来,林晓琳说的不算是错的。可能公司的运转,真出了问题了。

    林雨桐蜷缩在最后一排的座椅上,继续睡觉去了。

    才一进城,林雨桐就叫停车。林乔杉不耐烦,“先回去再说。”

    林雨桐却直接推开车门出去:“三急!你们不用等我。我上了厕所吃了饭自己回去。”

    林乔杉冷着脸,也没多说,直接叫司机开车。

    林雨桐去了一家西餐厅,借了人家的厕所,在厕所里给江社友打了电话,然后才要了包厢。

    半个小时以后,来见林雨桐的是浓妆艳抹的已经看不出容貌的宁采。

    “这么急着找我们,有事?”宁采问道。

    林雨桐将等待的半个小时里划出来的地图和人物画像递过去:“帮我查这是什么地方,看看这两个人是不是有案底。”

    宁采接过来,发现这是一份相对来说,非常简略的地图,还有两张画在普通的复印纸上的素描像。

    “你画的?”她这么问。

    “今天跟林乔杉去了这个地方,见了两个人。当时的情况,不方便拍照,我都给记住画下来了。”她指了指地图:“应该是准确的,那里曾经是矿山,如今经营葡萄园。不过山上有瞭望台,想要靠近,怕是不容易。”她又指了指画像,“应该有九成像的。想来,底子也应该不是很干净。”

    宁采利落的收好,要起身了,忍不住问了一句:“还没有四号的消息?”

    在不能确定四号就是四爷的情况下,她什么都不能多说。林雨桐没说有,也没说没有,只看着宁采:“我不知道四号五号,我的任务跟几号可没关系。”

    宁采脸上露出几分羞愧的神色:“对不起,我犯规了。”

    林雨桐坐着没动,宁采利索的走了出去,林雨桐在窗户上看着她上车离开,心里却想着,得找个安全的信息中转站,要不然每次这么见面,也不是长久的办法。

    在外面耗了半天的时间,天都快黑的时候,才磨蹭到家。李初云正在吃晚饭,不过没想到林雨桐这个点会回来,就说:“不是跟你爸出去吃饭了吗?”

    林雨桐没多话:“我不在家吃,回来换衣服的。”

    换了衣服,她直接上海鸿,她的车还在海鸿的车库里放着呢。这就是她再次去海鸿的理由。

    林雨桐一脚踏进海鸿大厦的大厅,前台已经告诉海鸥了。海鸥皱眉:“只林小姐一个人吗?”

    “是!”前台盯着林雨桐:“她要坐电梯……等等,好像是下了负一层了。”

    车库?

    海鸥挂了电话,迅速的坐上专属林乔杉的电梯,摁了负一。

    林雨桐坐在车上,看着手表。一分钟两分钟等到三分钟的时候,她才启动车子。车灯亮了起来的同事,车窗被敲响了。

    海鸥果然在外面。

    林雨桐摇下车窗:“有事?”

    海鸥点头,绕过车头,上了副驾驶,看林雨桐:“我想知道,林总今儿去哪了?见了什么人……”

    林雨桐斜眼看她:“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我知道你不是林总的女儿。你在她身边,是有目的的。”海鸥轻笑,“我不知道你想要得到什么,但只要你不碍我的事,我觉得,我们还是有合作的可能的。”

    林雨桐手握着方向盘:“你以为我怕林乔杉知道我不是她女儿的事?哪怕是林乔杉知道了,我也依然可以全身而退。可我就想知道,如果你私自决定隐瞒我的身份的事被林乔杉知道……你是否可以全身而退,你没完成的事又该怎么办?跟我合作,我希望,你拿出一点诚意来。”

    海鸥眯眼看林雨桐:“我们其实不用如此,在很大程度上,我们的目标应该是一致的。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觉得我们有成为朋友的前提条件……如果你非要觉得我没有诚意的话,我可以显示我的诚意给你。”她的手往上指了指:“知道海鸿集团为什么叫海鸿吗?”

    林雨桐的眉头一挑,心里大致有了猜测。

    “没错。”海鸥嘲讽的一笑:“我的父亲姓海,另一个合伙人叫周鸿。为什么叫海鸿,还不是叫鸿海,因为我父亲占了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说到这里,海鸥就停下来了。这么大的家业,是怎么落到林乔杉手里的?她没说!但哪怕是没说,也能想象到这背后不为人知的惨烈。

    林雨桐皱眉:“林乔杉知道你是谁吗?”

    “知道。”海鸥耸肩:“我父亲意外去世的时候,我才十岁。这些年,一直是他资助我完成学业。我知道,你肯定是想问,他怎么会将我留下身边,还当做亲信在培养。”她无所谓的笑了笑,“因为他需要我在他身边,向所有人证明,当年的事情跟他无关。看起来是亲信,跟真正的亲信还是有区别的。就比如如今,我就不知道他今天去了哪里。我想你也看出来了,他防着我呢。”

    林雨桐微微点头:“那你想查林乔杉的行踪,又是为了什么呢?”

    海鸥眼睛一眯:“林小姐,作为合作者,您问的有点太多了。我不问你想干什么,你别问我想干什么……”

    “成交。”林雨桐说完,就看着她。

    海鸥眉头皱的死紧,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她只得道:“……林乔杉最近有点忙,但重要的地方他从来不带我去。我只知道,最近他联系不上秃爷了。按说,秃爷早就来了,但到现在为止,也没有现身。货已经跟不上了。今儿你们来公司之前,他正跟谁通话,他问人家说‘人找到了?是死是活?’,别的,没有了。”

    林雨桐就将今儿去的地方告诉了海鸥,没给地图,也没给画像,只告诉她大致的位置,和见到的人大致是什么长相,再就是称呼上的‘福伯’。

    海鸥一边听着,一边皱眉,好似对这样的地方和人名半点印象都没有的样子。

    相互交换了信息,海鸥下车,林雨桐一脚油门,离开了。

    她这会子满脑子的都是:人找到了?是死是活?

    他找的究竟是什么人?是秃爷还是四号?四号又是不是四爷?

    这种事,果然是只在外围混,是混不出个名堂的。

    从林乔杉这边挤不进圈子,只能把希望放在吴木兰那里。

    吴木兰接到林雨桐递过去的消息的时候就皱眉:“福伯……福伯是谁?”

    齐丽摇头:“没听过这个人?”

    吴木兰嘴里念叨着,猛的想到了什么:“会不会不是福伯,是傅伯。”

    “傅老大?!”齐丽一愣:“他不是……”

    吴木兰摆手,从柜子里取出相册,翻出一张来:“拍下这张给林晓琳发过去,叫她认人。 ”

    半分钟之后,林雨桐回了一个‘嗯’字。

    发过来的照片看起来像是十多年前的。而且从这张合照上看,吴木兰跟这位福伯的关系可不一般。

    吴木兰面色变幻:“果真是傅老大!他怎么来了?”

    齐丽嘴角动了动:“您……没事吧?”

    “没事!”吴木兰揉了揉额头,朝齐丽摆摆手:“你先回去吧。”

    齐丽都转身了,又忍不住停下脚步:“老板,看来林乔杉这是要对咱们赶尽杀绝了。那批货肯定是他劫走了。如今又把傅老大给引了过来,他这是要借刀杀人。咱们不要再心慈手软了。我觉得林晓琳就是一个突破口。您想啊,只要她跟咱们一条心……咱们就等于是随时能在林乔杉的心脏里捅上一把刀。趁着林晓琳刚回林家,跟林乔杉这个父亲还没培养出感情的时候……”

    吴木兰霍然睁开眼睛:“别觉得她莽撞,就好糊弄。相反,她心思比一般人更透……”

    “明白。”齐丽保证:“我会谨慎行事的。”

    林雨桐突然觉得,这几天出门不爽利起来,每次出门,后面都有人跟着。偏偏这跟踪的本事还不甚高明。本来想去见跟黄毛和黑头商量,问一些叫他们租的地方租下来没有。地方好了,就能有个跟江社友或者宁采常见面的地方了。

    可惜一出门,就又被盯上了。

    刚开始,她也不能确定这跟踪的人是谁,陪着他们绕了一天,才发现,这就是一伙子下三滥。

    谁用这些人监视自己干什么?

    晚上到了酒吧,来的晚了,吧台都挤满了。她找了个角落坐着。侍者就过来问林雨桐需要什么。林雨桐还是要了一杯彩虹,酒上的很快,端过来林雨桐也没在意,可酒到了唇边的时候,林雨桐的眉头微微皱起来了,这酒里是加了料的。

    刚要放下杯子,就觉得有人靠近。她干脆就先不放下了,一副要喝的架势。可紧跟着就伸出来一只手拉住她的胳膊:“你也太大意了。在这地方,你最好还是长个心眼。”

    林雨桐抬头,是齐丽。

    这可真是有意思了。

    林雨桐看看她,看看杯子里的酒:“酒里不干净?”

    “迷药。”齐丽朝外指了指:“跟我出去一趟,放药的那小子被我逮住了。”

    这么巧啊!

    林雨桐就跟着起身,还真是个穿着侍者衣服的小伙子,被两个人摁在酒吧后门的一条巷子里。

    齐丽过去就踢了对方一脚:“还不说实话?到底拿了谁的钱给谁干活呢?”

    “别打别打,尤其别打脸。”这小伙子缩成一团:“我给小五哥干活的。药是他给的。只说把人迷晕了给他送过去……”

    齐丽又是一脚过去:“哪个小五哥。”

    “小五哥就是小五哥,不知道是哪个小五哥。”

    林雨桐心里笑,面上却一派怒色:“叫小五的还能是谁?”她走过去蹲下:“知道小五在哪吗?”

    “知道知道!”小伙子报了一个地址:“这是他女朋友住的地方……他们快结婚了,要是没啥事他一般都在家的……”

    还谈了女朋友了?

    齐丽耻笑一声,“滚吧!”

    等人跑了,齐丽就说林雨桐:“我早就说过,你这张嘴,出门迟早得被人砍死。你看现在,得罪人了吧。我跟你说,可别小看任何人。就这个小五吧,攀上的阔太太可不少,你啊,悠着点吧。今儿是我遇上了,要是遇不上,你可就被送到那种东西的床上了……”

    林雨桐看齐丽:“那这可真是够巧的。”

    齐丽顿时恼了:“你什么意思?我好心反倒是成了驴肝肺了。你这是怀疑我对你别有用心吧!”

    林雨桐看她:“上次追着我打的人是谁的人?”

    齐丽心虚了一下:“你卸了我一条胳膊还不兴我报复性的吓唬吓唬你了,你这不是没事吗?”

    林雨桐对她轻哼一声:“我的事,我自己能处理。”

    “你跟我太见外!”齐丽一把拉住林雨桐:“别这样,闹的跟我要害你似的。这事包我身上了,我给你处理利索。”

    “你这是非给我人情不可了。”林雨桐摇头:“爱怎么着怎么着,我不领情。”

    齐丽嗤的一笑:“没想叫你领情。”

    可林雨桐却怎么也没想到,过了两天,见到江社友的时候,江社友就先问了一句话:“那个跟李初云有些瓜葛的小五,他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小五死了?”林雨桐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前天夜里。”江社友沉吟:“不仅死了,还死在李初云在外面租的公寓里。我们调查了小五的社会关系,知道他在死前,曾花钱找人想对你不利……”

    林雨桐摆手:“我知道。”她将事情的始末说给江社友说:“齐丽这是想拴住我的手脚。”

    “这一行,比你想的要凶险的多。”江社友递了两分资料过来:“小五的事,你暂时不用管了,既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个案子我会插手的。你先看看这个。”

    “傅春……吴木兰曾是傅春的情人……”林雨桐看着手里的资料,往后翻看,连着翻看了好几页之后,只见傅春的资料,却没有当初领着林雨桐去酒窖的那位老伯的资料:“怎么没有他的?他没有案底?”

    江社友摇头:“没有找到相关的人。如今还在档案库中比对。”他指着傅春的照片:“傅春傅老大,当年在道上也是赫赫有名。后来因为黑|社会团伙危害公共治安罪入狱,在狱中八年,出狱后就失去了踪迹。这些年,倒是他第一次回本市。”

    林雨桐合上资料:“先是林乔杉见了傅春。紧跟着吴木兰通过齐丽在不择手段的想拉我入伙。看来,傅春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吴木兰怕林乔杉跟傅春联手……”

    是这样的。

    江社友就道:“靠近吴木兰,取得吴木兰的信任……凡事别太强求,做到哪一步算哪一步……保证自身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林雨桐‘嗯’了一声,看了看手表,就起身离开。这地方是租来的车库,林雨桐给黄毛和黑头钱,叫两人开了一家租赁公司。地方比较便宜,不怎么打眼。相对来说,比在外面要安全的多。

    她出来,直接去了金鑫投资公司。也不搭理前台,直接上了楼,找齐丽。

    齐丽的休息室,是被林雨桐踹开的。

    林雨桐进去一把揪住齐丽的衣服领子,后面保安进来被齐丽喝止了:“都出去!没我的准许不准进来。”

    然后一个个的都出去了,门也被带上了。

    “你这是干什么?”齐丽没挣扎,只问。

    “我干什么?你他娘的敢杀人!还问我想干什么?”林雨桐嗤笑一声,“我倒是想问你……想问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齐丽推开林雨桐的手:“你这脾气也太急了。谁说小五是我杀的?”

    “还敢不承认?”林雨桐呵呵冷笑,“警察这会子都上我家去找李初云了,你还敢不承认。”

    “一个嗑|药的人,嗑|药嗑死了,跟别人有什么关系?”齐丽摊开手:“这种货色,还用动手杀吗?我都嫌弃脏了手了。”

    林雨桐呵了一声:“那这是什么?”她从口袋里摸出一小袋东西:“摇头an?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车上的?要不要去检验一下,是不是跟小五嗑的是一种?或者,市面上还没有出现过的?”

    齐丽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收了:“你知道了?”

    林雨桐将东西一把仍在齐丽的脸上:“想把这东西做成铁证,然后威胁我逼我就范?”她耻笑一声:“你就这点手段?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我找你们老板。”

    “我在!”吴木兰推门进了,冷厉的看了齐丽一眼,抬手就是一个巴掌:“你就是这么办事的?”

    齐丽低头:“我错了。”

    吴木兰伸出手直接从齐丽的腰包里抽出匕首递给林雨桐:“她身上的,不管是手指脚趾鼻子耳朵,随便卸下一件来都行。就当时给你赔罪了。”

    林雨桐手里捏着匕首,看着齐丽,又看看吴木兰:“又开始在我面前唱苦肉计了?”她看着吴木兰就笑:“我早说过,生意人就按照生意人的办法来做。你只要出的起价钱,没什么是不能谈的。可你们呢?偏偏给我来这一套。”

    吴木兰笑了一声:“只要还能谈,那咱们就换个地方谈。”

    林雨桐将匕首放在齐丽的桌上,跟着吴木兰去了她的办公室。两人落座后,吴木兰才道:“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是我的不对。齐丽也是想为我分忧。其实我这么着急……想拉拢你,都是因为一个人。”她看林雨桐:“那天叫你认的人,你认了。他叫傅春,曾经,我们俩差一点就结婚了……可是阴差阳错,一对有情人成了仇人。他入狱,是我害的。他手里的生意,他手里的人脉,我都占了……这些年,还不停的打探他的消息,甚至想要……杀了他。所以,他来了,还跟你父亲见了面,你说我能不着急吗?当年的事,恩恩怨怨的,有我的不对,但他要是不过分,我也不会对枕边人下手。这些是是非非说不清楚,无外乎是一个成王败寇罢了。他如今想要卷土重来。你说我会怎么办?不先下手为强,等着我的就是生不如死。晓琳啊,我今年四十整了。到了这个岁数,干的又是这一行,想要孩子是不可能的。你说我如今汲汲营营的,弄这一大摊子,将来能便宜谁呢?想要你帮忙……可要你帮忙的事太大了,大到……我自己都知道我付不起那个价钱。当然了,你或许再心里骂我。没关系!我自己也知道,我卑劣。愣是叫人家女儿背叛父亲。我欠你的不光是钱,还有亲人。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认你做干闺女。然后立下遗嘱,正儿八经的去公证处公证。我如果遭遇任何意外,这手里的一摊子,全都交给你继承。你看这样……可以吗?你没有了母亲,我没有了孩子……”

    林雨桐摆手:“可别说这么恶心的话。本就是交易,何必戴上温情的面纱。我没遇上好母亲,但母亲这两个字,在我的心里依然神圣。你一边要赔我一个亲人,一边又伸手将我推到悬崖边上。这是哪门子母亲?不过,你要是真敢立遗嘱公证一切由我继承,我就真敢接。”

    吴木兰脸上一僵:这是吃定了自己不会立这样的遗嘱。

    对着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吴木兰也笑了:“好啊!今儿就能立。”

    林雨桐脸上的嬉笑之色慢慢的收起来:“看来,你是势在必得了。”她起身在办公室里转了两圈:“这样,每一笔生意,我要抽取三成。另外,不管你跟林乔杉斗到哪种程度,你得发誓,不会要他的性命。”

    这次吴木兰倒是意外了起来:“你决定了?”

    林雨桐呵的一笑:“我光是身上这一身行头就花了十八万。别人一个月的生活费花不了三千,可我一顿饭能吃三千。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穷日子回不去了。以前只靠着林乔杉过日子……可林乔杉的日子好像也不大好过。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呢?不得给自己找个饭辙?”

    吴木兰连连拍手:“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啊!这才对嘛。”她连着林雨桐往外走,“走走走,今儿高兴,出去放松放松。”

    女人的放松方式,就是那几样。

    高兴了逛街,不高兴了还逛街。

    吴木兰带着林雨桐上珠宝店:“添几样东西。”她笑眯眯的拉着林雨桐,非叫她选。

    林雨桐摆手:“不喜欢戴……”

    “不戴存着也好啊。”她的手指在柜台上随意的指:“这些都给我拿过来,我们仔细看看。”

    vip接待室里,茶几上摆满了各种的首饰盒子。

    林雨桐翻看了几样就明白了,上面没标价,好的次的都这么混乱的放着。非叫自己挑,就是看自己的眼里。

    不答应跟她合作,她非得想办法折腾的你答应。可这么答应了,她心里又犯嘀咕。

    就比如现在,她就是想看看,林晓琳有没有好的眼力。真实的林晓琳是懂一些的,她的母亲早些年确实是风光过。但要是林晓琳不是林晓琳呢?比如说警察。

    穷酸的警察在她看来,是没这样的见识的。

    林雨桐从里面挑了两条钻石的手链,一串珍珠的项链,外加一对红宝石的耳坠,就收手了。

    可这恰恰是里面最贵的几种。

    吴木兰花了钱,可这钱花的叫人觉得舒心。

    完了又去了琉璃厂,吴木兰说要找件好东西给一位老朋友当贺礼,林雨桐给挑了一副字画,对古玩这些,她也能说的头头是道。

    过后,齐丽就问:“能放心吗?”

    “只要她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不是心里始终向着林乔杉,就能放心用。”吴木兰拍了拍齐丽的肩膀:“李初云那里,你该去一趟了。”

    李初云从对方手里接过一大摞子照片,有些愣神:“这是什么意思?”

    齐丽笑了笑:“小五死了,警察找上了你。林乔杉只怕不会善罢甘休。吴总怕你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就叫我送这个来。”

    照片上是吴木兰和林晓琳,两人挎着胳膊,手里拎着购物袋,显得很亲密。

    “林晓琳她跟吴总……”李初云心惊胆颤,“那么老林他……”

    “你觉得林三小姐会蠢到那份上吗?”齐丽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吴总这么做,单纯的只是想帮你。”

    李初云深吸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她将照片收起来,直接去了公司。

    等把照片摊在林乔杉面前的时候,他的眉头狠狠的皱了一下:“她们俩怎么凑到一起的?”

    李初云摇头:“我也是在会所听人说的。可惜……那个小五他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件事有关。我听他说,吴总跟你有些过节,我这不是担心三小姐她涉世未深,被人给骗了。”

    林乔杉将照片扫到抽屉里:“知道了,你去忙吧。”

    态度不像是对老婆,而像是对下属。

    等李初云出去了,林乔杉就拨打了电话给海鸥:“叫晓琳来一趟公司,马上!”

    挂了电话,他气的胸口起伏,把办公桌上的东西都扫到地上去了:“这个女人……”

    该死!

    林雨桐踏进办公室,迎接她的是林乔杉的怒吼声,然后就是一大摞子照片兜头扔了过来:“你说你想干什么?你怎么跟她混在一起?你知道她是谁吗?你知道她干的都是什么事吗?我告诉你,你现在马上回去给我收拾东西,我叫你给你订机票。你给我走,走的越远越好……”

    “凭什么?”林雨桐看他,然后冷笑:“我跟她在一起怎么了?我不跟她在一起该跟谁在一起呢?至少她还愿意理我?你呢?你有时间过问我吗?至少她还能陪我逛街,知道我喜欢什么!不是叫我收拾东西吗?好!我马上收拾东西,今儿我就搬走。这下你满意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

    林乔杉已经好几天没怎么睡觉了。这会子怒火上攻,连呼吸都粗重起来。

    林雨桐停下脚步,眼看这林乔杉脸憋的通红,整个人摇摇欲坠了,她皱眉,利索的过去一把先把人扶住了。

    林乔杉指了指衣服兜,林雨桐就从里面摸出救心丸给他喂了。然后将他放平,伸手解他的衣领,见他呼吸比刚才好一些了。这才起身,去开窗户,通风一点的环境,对他有好处。

    等开到第三个窗户的时候,林雨桐的手就顿住了。第三个窗户的窗台上,放着一副望远镜。她拿起来,放在眼睛前这么望出去,刚好看到对面楼的房间里。

    隔着马路,对面是一家酒店。而如今看到的刚好是酒店的房间。房间的窗户开着,窗户下的桌前坐着个人,这个人……脸上好几个地方贴着纱布,五官看的不十分分明。但总觉得有几分相熟。

    她默默的放下望远镜,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这张脸,看着怎么有些像是四号呢。

    当然了,四号本人她没见过,可这四号的照片她见过。

    难道他真是四号?!

    她现在没空想四号为什么不归队的事,她只是急切的想要确定,这人到底是不是四爷……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83.黑白人生(7)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