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85.黑白人生(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85.黑白人生(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58073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85.黑白人生(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9)

    这还用猜吗?

    林雨桐只笑了笑:“您之前还教导我说,人不能太聪明。更不能随便的抖机灵。我就不在您面前抖机灵了。”只要确定真正的四号还活着就行, 说再多也没意义。

    善大妈像是很喜欢林雨桐的话似的, 又是一笑, 指着山寨四号:“这是叶嗣, 你们叫他小叶就行。他的真名叫司夜, 这个咱们却不能叫的。过段时间, 等脸上的青肿消下去了, 叫他去找你们……”说着, 就看向吴木兰。

    吴木兰点头:“好!一切都有我安排。”

    善大妈好像很放心吴木兰一样,对方说了, 她就信了。完了直接转脸看向林雨桐:“叫生子跟着你吧。你这样的小姑娘,没有人跟着, 我怕压不住人。”

    林雨桐看向一直沉默着的生子, 他也看过来,牵起嘴角随意的笑了笑。

    善大妈拍了拍生子, 跟林雨桐介绍:“周生, 打从十三岁就跟在我身边了。在外面认识他的人不少, 不过跟着你了,他就是你的人。想要怎么使唤, 就怎么使唤。”说着, 就又拍了拍周生, 语气就严厉起来了, “以后, 你要听小林的。小林说的话, 跟我说的话是一样的。”

    生子低头应是,然后走过去,默默的跟在林雨桐的身后。

    那这个人就是不要也不行了。

    林雨桐看了看山寨四号:“过几天,叫周生带着叶嗣下山吧。这次,还是不带周生下去为好。”

    也好!

    于是天一亮,三个人就下山了。等到了山脚下上了车,吴木兰拉着林雨桐坐到了后座。

    “小林啊!”吴木兰笑笑:“你如今,可是今非昔比了。”

    这是说能跟她平起平坐了。

    林雨桐看了吴木兰一眼:“真要这样,又何必派周生跟着我呢。”

    “那是老人家一番好意。”吴木兰赶紧正色道。

    林雨桐冷笑一声:“咱俩之间,就别这么绕了。老人家为了什么的,你会不清楚?”

    吴木兰看林雨桐:“那依你的意思呢?”

    林雨桐轻笑一声:“人啊,都得先证明自己的本事才行。要不然,就是被人架在金座上的傀儡,警察找上来我顶罪,可钱……我能摸到几分。”她面色一收:“这么着,你的那批货我可以帮你挖出来,咱丑话说到前面,别的不说,这货我要留五成。”

    吴木兰眼里的冷光一闪:“小林啊,吃相不能太难看。”

    “五成,足够你保本了。”林雨桐看向吴木兰:“要不然你自己试试去,看看林乔杉会怎么做?”

    林乔杉一把火烧了,都不会叫吴木兰得手的。

    吴木兰眼睛眯了眯:“成交。”

    “那进了城郊就把我放下来吧。”她得动了,动了,才能离四爷更近一步。

    看着林雨桐下去,齐丽就道:“真由着她……”

    吴木兰摆摆手:“先盯着她。看她想干什么?”

    林雨桐想干什么?

    第一件事,就是找江社友,告诉他,四号暴露了,不过还活着。另外告知他们,即将出现的四号,是假的。

    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这个善大妈,到底是谁?是菩萨吗?”

    江社友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不知道。但肯定的,此人手里掌握着货源。如果不是自己制du,那便是贩|du环节上重要的一环。而且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你放心,有了这画像,此人就绝对没有出海关的可能。只要还在境内,她就插翅难逃。如今,倒是不急着惊动她……”

    这话叫林雨桐有些疑惑:“四号潜伏进去那么长的时间,应该跟这位善大妈很熟悉才是。为什么,他一直没有把这位善大妈的消息传递回来?”

    江社友微微皱起了眉:“这件事,只有见到四号才能知道。在这之前,最好不要做过多的猜测。你干这一行的时间不长,但经的事可也不少了,有时候就是瞬息万变的。里面的变数太多……”

    林雨桐觉得这话奇怪,其实他完全不用解释的。这种解释,不像是说服她,倒像是说服他自己。

    林雨桐想了想,又提了一点:“宁采那里,我不希望出什么纰漏。”

    江社友看她:“她比你更专业。”

    但愿如此。

    之后的几天,林雨桐压根就没露面,一直缩在租赁公司的办公室里。所谓的公司,对外就是一间门面,里面放着两张办公桌,办公桌上放着黄毛和黑头打游戏的电脑。门是玻璃的推拉门,上面贴着经营项目。这两天有点特殊,外面贴了一张招聘启事。

    招聘业务员,待遇面议。

    至于别的要求,一概没写。

    等了三天,终于等来一个。

    门被颤颤巍巍的推开了,进来个一裤腿泥,穿着塑料拖鞋,鼻青脸肿的小伙子来。他的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抖:“……打问一下,你们还要人不?”

    黄毛抬头,盯着对方上下打量:“兄弟,你这是咋的咧?”

    大小伙子咧着大嘴就哭:“快别提了……狗r的……不给俺工钱,还想欺负俺媳妇,想带着俺媳妇走,还被打了一顿……”

    黄毛朝外看,外面真还有个低着头的女人,不安的想摆脱打量的视线。

    这小伙子拉着黄毛:“兄弟,还要人不?我啥都会干。叫我干啥都行!”

    林雨桐从里面出来,就说黑头:“去叫对面送两碗面来。”

    外面的女人见里面还有一个姑娘,这才大胆进来了。一问才知道,没出过远门的两口子,到城里打工。在工地上干散碎活,包工头想打小媳妇的主意,被这小伙子都揍了。于是,那边一伙子,这边就他一个还得护着媳妇,打了一架,这不,临走工钱没有了,行李没有了,啥东西都没带出来。带着他媳妇在外面晃悠了三天了,身份证啥的没有,连回老家的路费都没办法弄来。一路上看见招聘的就进去问,但没身份证的谁敢用。小餐馆刷盘子洗碗的都活,都不敢用他。

    本来也没想着这次能成的,结果还真成了。

    进来就是热饭热菜,然后从后门出去,就是个大院子,大院子用彩钢瓦搭了个大大的仓库,仓库里停着各色的车,靠着围墙位置,又搭建了简易房。这种房子跟工地的房子差不多,但里面的设施却好的很。两口子分到一个单间,大双人床,还带着卫生间。晚上的时候,在夜市里摆摊的地方,两口子又买了好几身的衣服。林老板又直接给了五千块就安家。

    这却是谁也没想到的好事。

    林雨桐把这个小名叫烧饼的小伙子留下了,她媳妇烧饼嫂留下来打扫卫生做饭,另外给开一份工资。

    安顿好之后,林雨桐带着烧饼,直接开车去了烧饼之前干的工地。

    一直等到夜里,那包工头喝酒回来,被林雨桐直接拽住拉到荒地里,然后从后备箱取出钢棍递给烧饼:“想出气吗?想出气就打断他一条腿。”

    结果烧饼也是有点二,抡上去就将人两条腿都打断了。

    打完了兀自还不解气的样子,抬脚就往那包工头裤裆里踹。

    “下的了死手,天生就是打手的料。”齐丽将车窗摇上来,嘀咕了一声。原来还不明白林雨桐在干什么,现在懂了。她在招兵买马!

    不过,她这种招兵买马的法子,啥时候能成事呢?

    齐丽笑了笑,开车离开了。暂时这边,应该没什么事。没有三个月,她这边的架子都拉不开。

    看着那辆车离开了,林雨桐才从烧饼的手里抢了钢棍:“跟我走。”她利索的上车,“以后有空,就在院子里跟着黄毛和黑头学学开车。”

    “是!”烧饼吸吸鼻子,把车窗打开,他还有点晕车。

    林雨桐看了一眼,就没怎么管,车子一直往郊外开,停在一处修车厂。

    这里面四面没有遮挡,就是用推土机推出来一个破院子,搭建了一排简易房。院子里的杆子上挑着大灯泡,夜里瓦亮瓦亮的,简直就是指路的明灯。

    车开进院子,她使劲的摁喇叭,直到屋里出来个光着膀子的小子。

    这家伙不耐烦的很:“咋的了?叫魂呢?车出毛病了?咱可有话说到头里,不管啥毛病,先给一千再说。”

    林雨桐就把钱包摸出来:“我这里不少,你要吗?”

    这家伙看看鼓囊囊的钱包,再看看穿着一身黑衣玲珑有致略带丰腴的娇躯,嘿嘿直笑:“哥哥我不光会检修车,还会检修人……要不……”他说着,就走过来,伸手就抓。

    林雨桐一把捏住他的喉咙:“董老三呢?”

    这人唬了一跳:“三哥他……”

    林雨桐手上用劲,“他|妈|的……他算谁的三哥。”

    “不是!姐姐,您松手!”这人只觉得浑身是一点劲也用不上:“董老三他妈的谁的三哥也不是,他就是三孙子。我知道他在哪,我知道,我这就带您去!姐姐……”

    烧饼自学成才,抬脚就踹:“谁是你姐姐!”

    “姑奶奶,叫您姑奶奶还不成吗?”有一瞬间,他真以为对方会捏断他的脖子:“那三孙子在前面的镇子上的孙寡妇家,我知道孙寡妇家在哪,我带姑奶奶您过去。”

    把这家伙塞到车后座,跟烧饼坐一排。然后一路狂飙,就进了镇子。

    靠着城区的镇子,早就被开发商把地皮瓜分的差不多了。镇上也繁华的很,围着镇子的村子,高高低低的盖着四五层高的自建楼。到了这个点了,依旧是灯火通明的。这里住着的都是租户,是那些在城里租不起房的。就朝城外撤了。这里租金便宜,几十块钱就能租到一个七八平米的小单间。人员构成复杂。

    到了地方,这小伙子就说:“姑奶奶,车子进不去,巷子太窄了,做小生意的把村里的道儿都占满了。”

    那就走着进去。

    巷子确实是窄,窄小的巷子里还开着一个个小小的门面,门面是那种玻璃的推拉门。从门里透出红色的光线来。隔着门看进去,里面三三两两的都是衣着暴露的女人。

    穿过两条巷子,停到一处黑漆的大铁门前。他啪啪啪的敲门,好半天里面才想起暴怒的声音:“谁啊!敲敲敲,敲什么敲?”

    “三哥,是我啊!我是小彪子。”小伙子报了名字,然后朝林雨桐无声的笑笑,面上带上几分尴尬。

    林雨桐也不以为意,这些人在外面混的,很少用真名字,都是外号诨号的叫。他们也只认诨号。

    里面静了一下,然后就喊道:“管你什么小彪子还是小|婊子的……天大的事都得等明儿再说。”

    这家伙很谨慎,半夜三更不开门。

    小彪子就看林雨桐,一脸求饶。林雨桐将小彪子推给烧饼,“看着他,要是不听话,直接打断腿。”

    烧饼拎着小彪子缩在墙角蹲着去了。才一转身的工夫,就见林雨桐已经在墙头上来。

    “我的乖乖!”小彪子瞪大了眼睛:“这墙头是出了名的高,小三米呢。”

    咋上去的?

    林雨桐翻上去容易,跳下去就更容易了。下去的时候连一点声响都没有。

    董老三回来把裤子脱了,钻了被窝搂着孙寡妇:“他娘的,吓的老子差点萎了。”

    孙寡妇痴痴的笑:“萎了才好呢。萎了就都清净了。”

    董老三嘿嘿的压过去:“你这是盼着我不行了好找小白脸吧。”

    两人打情骂俏的声音不小,林雨桐压根就不用费心找,就直接锁定了卧室。然后进去踹开了卧室的门,惊的孙寡妇尖叫一声就缩在被窝里不敢冒头。

    董老三倒是见惯了这种事,他裹了被子在身上,然后看林雨桐:“妹子,我可没见过你。你说你这么找过到家里来,这可是坏了规矩了。”

    林雨桐手里拿着匕首,在手指尖转来转去:“什么规矩?我来了,就得按照我的规矩来。我也不难为你,把你的货都给我交出来,今晚,我就放你一马。”

    董老三朝旁边挪了挪:“货?什么货?你这话,我可不明白。”

    林雨桐看着一个劲往枕头的方向挪动的董老三,直接将刀子扔过去,刀子刚好订在枕头上:“枕头下放着什么?刀?qiang?还是手机?”

    她说着,就过去取刀子,将枕头顺便带起来。

    下面一把军刺,一个手机。

    手机上要是带着特殊的设置,只要一碰,求救电话就拨出去了。

    她瞥了一眼,将挂在门上的门帘拽下来,将两人都被绑住了。

    在家里搜罗了一通,现金十几万,一个首饰匣子里面是金银首饰,林雨桐没碰那个,只把里面的金条拿了。

    将这些东西都装进兜里,然后拿着刀子过去,“你的货在哪?说不说?”

    董老三面色阴沉:“这些钱送给妹子你也不是什么大事,但你要的再多,就有些过分了。”

    林雨桐浑身都透着一股子漫不经心,只轻声的问了一句:“不说是吧?”

    董老三的头刚微微点了一下,大腿上就猛的一痛,他闷哼一声,低下头,却发现,这姑娘面无异色的,却把刀子插在了他的大腿上。紧跟着冷冽的声音传来:“这里距离腿上的大动脉只有半寸……”正说着,他就觉得刀子在肉里搅动了一下,他疼的不由的就喊了出来。却听见她说:“如今,连半寸都不到了,只要我手抖一下,就能割断你的大动脉。然后血噗的一下就流出来了……不停的流啊流的……然后流多少血之后,就活不成了?”

    董老三的牙齿上下打架:“你不敢……”

    “我不敢杀人是不是?”林雨桐摇头,从兜里摸出一包东西:“喂你的情妇一包这个,她活不过两小时。情妇死于du|品,你干的那些事就经不住查。最后不过是一个火拼的结论。谁管你是谁弄死的。反正你死了,我一时半会估计死不了,还是我赚了。要不,你试试看我敢不敢?”

    “敢敢敢!”孙寡妇一听连她也杀,真吓坏了,赶紧冒出头来:“我知道……我知道你要的东西在哪……在我家那死鬼的墓地里。”

    董老三一个巴掌过去:“该死的娘们,老子先弄死你算了。”

    林雨桐抬起手敲晕了董老三,这才问孙寡妇她丈夫的墓地在什么地方。问仔细了,也干脆连孙寡妇也打晕,然后才从墙上跳出去。

    小彪子一听说林雨桐要去的地方,赶紧的凑过去:“我知道……我知道在哪,我还带着孙寡妇上过坟……”

    陵园里,将墓上的石板打开,里面放着一个硕大的骨灰盒。小彪子不敢动啊:“这孙寡妇的男人其实是个老实人……”

    烧饼一把将他推开,然后将骨灰盒打开,“这是骨灰吗?”

    手电筒的照射下,里面是一个小包一个小包的包装:“城里人把这骨灰分成一小堆一小堆的做什么?”

    小彪子咧咧嘴:“没想到……没想到……董老三那瘪犊子把货藏在这地方。”

    他噗通一声对着林雨桐跪下:“姑奶奶,我跟着你混吧。董老三知道是我带着你上门的,肯定会要了我的命的,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

    愿意跟着就跟着吧,她如今缺少的就是这种簇拥她的小喽啰。

    东西收缴,骨灰盒放进车里。

    小彪子看的胆颤心惊,因为这位姑奶奶把那要命的几公斤的东西就顺手往车的后备箱一扔,然后开着车就走。

    半道上,林雨桐扔给烧饼两万,扔给小彪子一万。

    小彪子抱着钱:“那什么……姑奶奶……您要是要货,我还知道两人,他们都是从董老三那瘪犊子拿货的……三天前,他们刚拿了货,不多吧,但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啊。”

    林雨桐问清楚了地方,直接上门,将屋里洗劫一空,然后把货直接撬走。

    连着好几天,她都这么干,把城里搅了个稀巴乱。

    “如今手里有货的都不敢出手了,怕把她给招来。”齐丽带着几分好笑的样子,“没货的对她是咬牙切齿,可就是找不出她是哪条道上的人。如今,都在传呢,说是道上新来了一位姑奶奶,心狠手辣,很不好惹。我原本以为,没有三个月,她都搭不起架子。可这才几天,她手底下已经有二十多号人了。只要手里有钱有人,那就是一股子势力。叫她这么搅和下去,迟早得出乱子。而且……我现在后悔了,当初不该给您提那个建议,她没把林乔杉给如何,倒是快朝着咱们开刀了。董老三可是白老大手底下的人,这次董老三吃了这么大的亏,白老大气的什么似的,还专门从我这里打探过消息。”

    吴木兰脸上带上几分凉凉的笑意:“你觉得她莽撞,那可未必。他白老大最近不是蹦的厉害吗?咱们手里都没货,他白老大手底下的董老三,动辄都能有一批的存货。他的货从哪来的。叫晓琳去敲打敲打也好,叫他知道知道,这里,到底是谁的地盘。”

    “是!”齐丽叹气:“就是……这位姑奶奶,太不懂的道上的规矩了。”

    “道上的规矩?”吴木兰更是嗤之以鼻:“规矩不是人定的?是人定的,那自然也该是被人破的。”她看向齐丽,脸上带上了几分别样的笑意:“白老大虽是活该,但还是那句话,打狗还得看主人。我的狗我打,她拿白老大立威,却也确实是手伸的有些长了。这么着,你叫人给她的人渗个消息,就说平城海哥……”

    齐丽了然一笑,轻快的跑了出去。

    “平城海哥?”林雨桐听黄毛说了这么一嘴:“那就他吧。”

    平城算是a市的卫星城市,离a市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

    一路上,小彪子给林雨桐说这海哥的名头:“那真是在平城道上的头号人物了。我也是听董老三说过一次,说是海哥特别平易近人,见了兄弟们,不论地位尊卑,那都是一视同仁。兄弟们但凡手紧,只要张嘴,那肯定不会空手而回。”

    哦!

    很笼统,但也算是有用。叫林雨桐对此人有一个大致的认识。

    到了地方,林雨桐就慢慢觉出一丝蹊跷了。因为黄毛给的消息未免太准确。平城老城区的一条胡同里,打头第三家,门口坐着位老爷子。

    黄毛点头:“对!就是那位老爷子。据说老爷子早年教过海哥拳脚功夫,海哥对待老爷子,跟对亲爹似的。找到这位老爷子,就不愁找不到海哥。”

    林雨桐看了看,就打发黄毛几个人:“回去吧。在我回去之前,你们就不要出公司。要是有事,有人上门找麻烦,斜对面就是派出所,先去派出所赖着吧。我保准能把你们弄出来。”

    黄毛看了看:“不用我们?”

    “不用!”林雨桐彻底将人打发了。

    将车停在巷子口,林雨桐顺着巷子进去,见老爷子坐着一个人下棋,林雨桐就坐他对面,啥话不说,就开始像模像样的下起来。

    老爷子看了林雨桐一眼,见是个长的挺乖巧的女娃娃,就呵呵的笑:“瞧着面生?谁家的亲戚?”

    林雨桐抿嘴笑,把小卒子推过了河,就道:“来旅游的,转到咱们老城区了,看看老房子。刚才在外面瞧见您家了,这宅子,有些年头了吧。”

    老爷子眼睛一亮:“有眼力见。这宅子可是祖上传下来的。当年家里是开镖局的,刀口上舔血,置一份家业也不容易。这宅子以前大啊,带着园子的。这周围一片,原先都是我们家的。后来啊,打地主,就给我留下这么个地方。虽然就一偏院,可还是原汁原味的。我没怎么动过。你再看看其他的房子,都被祸害的……拆的,改的,不成样子了。”

    林雨桐点头:“谁说不是呢?一边花大价钱造仿古建筑,一边又把古建筑弃如敝履,也不知道到底是图什么?”

    “正是这个话呢!”老爷子叹气:“难得还有你这样的小女娃喜欢这地方。”

    林雨桐左右看看:“那您知道,这附近有谁家租房子吗?我想短租个房子住一个月。我是学设计的,这些老建筑,我想研究研究。”

    “我也不知道你们是研究啥的……”老爷子指了指屋子,“家里倒是有两间空屋子,一个是给徒儿住的,他不常回来。还有一间,里面倒是都齐整,你要住就住吧,我也不要钱,想住就住,闲了陪老爷子下下棋就行了。这巷子里住着的老伙计,都不常回来住了。跟着儿女看孙子去喽。倒是留下我这个孤寡的头子,一个人住……”

    林雨桐就在这里住下了,顺便帮老爷子做饭。

    吃的老爷子恨不能倒着给林雨桐钱,只盼着她住下才好。住了三天,得闲了林雨桐就是在巷子里晃悠,然后回来就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放上画板,写写画画的,很有些样子。

    这天半下午的时候,林雨桐又陪老爷子在门口下棋。

    从巷子里先是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手里拿着牙签边走办下棋,身上的衣服穿得乱七八糟的,看起来邋里邋遢的,瞧见老爷子就笑:“我的老叔啊,下棋呢。”

    老爷子虎着脸:“可不下棋嘛!你这是干啥去啊?”

    这汉子嬉笑着,没回话,反盯着林雨桐看:“哎呦!老叔啊,打哪来这一大姑娘呢。长的真俊!”说着,就往前凑。

    老爷子脱了脚上的鞋就扔他:“滚远点!老朋友家的孙女,她爸在派出所,想进去喝茶你说话。”

    这汉子就嘿嘿笑:“误会误会!”说着,给老爷子把鞋捡过来,然后好好的放在脚步:“您忙着,我先走了。”

    人家没走远,老爷子就说:“以后进进出出的碰上这癞子,你别搭理。他不敢把你怎么着……”

    正说着话呢,就听见癞子的声音:“她妈的你没长眼吗?往哪撞呢?”

    林雨桐可是看着呢,刚才癞子一直脸朝后扭着看自己呢,结果他撞到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身上了,这家伙倒是倒打一耙。

    这中年男人一脸的憨厚相,赶紧赔笑:“是六哥啊,你看,我这眼神不行,没看见。”

    那癞子就盯着他手里的礼品盒:“茶叶吧?一瞧就是好茶叶。”

    中年人直接将茶叶递过去:“您留着喝。街坊邻里的,老爷子还得靠着诸位照看。”

    “您看,这客气了不是?!”癞子直接拿了茶叶就走,边走还边说:“老海你做事,就是懂规矩。没的说,老叔的事就是我的事。”

    晃晃悠悠的就走远了。

    老爷子冷哼一声,才道:“海子来了?”

    被癞子称为老海的男人朝这边笑:“师傅,我来了。”

    老爷子就说:“你也是窝囊。癞子那种东西,踹两脚就老实了……”

    “都是街坊邻里的,我这不是怕我不在,您老也好有个照应的。”他笑着走过来,等看到林雨桐的时候,眼神微微凝了凝,然后又恢复常态:“家里有客人啊!那刚好,今儿我露一手。”

    另一手的塑料袋里,还提着鱼和肉。

    老爷子嫌弃他胡乱花钱,絮絮叨叨的,又说林雨桐的手艺好,叫他别献丑。

    这老海就说:“那我正好跟人家学学,取取经。”他安排老爷子去看电视,才出来进了厨房。

    一进厨房,看见利索的处理鱼的林雨桐,脸上的笑意就收了:“你就是那位姑奶奶吧!道上都是你的传言,没想到你摸到我这里来了。我这年纪,叫你一声妹子,不算是辱没你吧。真要是有什么难处,但凡妹子你开口,我一定帮你办到。但是老爷子这里,我的意思,还是别打搅老爷子的清净的好。”

    林雨桐利索的将鱼处理好了,头都没抬:“海哥,要不是看了老爷子在这里的生活,那咱俩就不会是这种情况下见面了。”

    “你叫我一声海哥,那我也认这一声海哥。”他看林雨桐:“妹子,你到底是怎么个来历,求的是什么,这我总得知道吧。”

    “我在道上的时间浅,海哥你的老底子,你说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能是怎么知道的?”林雨桐对他笑了笑:“有人想借我的手,与哥哥你为难。”

    海哥一笑:“只要一脚踏进来,这些事就是避免不了的。”

    “但有些事,我觉得还是能避一避的。”她就说:“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海哥跟林乔杉的关系不错。”

    海哥的表情不变:“说我跟人家的关系不错,那是给我脸上贴金。咱就是给人家跑腿的,可说不上什么关系不错。”

    林雨桐不提这一茬,只问说:“敢问,海鸥跟您是什么关系?”

    海哥的面色一下子就变了,眼里也多了几分冷厉,这才是道上赫赫有名的海哥啊!

    “你都知道什么?”他这么问。

    林雨桐不说话,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号码,然后海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是我。”林雨桐这么说完,那边海鸥就道:“有事?”

    很冷淡,但至少说明两人之间有联系,是不是友不知道,但肯定不是敌人。

    林雨桐只说了一句:“有人要跟你说话。”然后将电话直接给了海哥。

    海哥将手机拿起来,‘喂’了一声之后就说:“是我!”

    他拿着手机出去了,在外面不时的将目光对准林雨桐。

    大约有半个小时,他才进来,林雨桐把菜都差不多做好了。

    海哥递过手机,林雨桐笑了笑:“她跟你都说了吧。”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海哥就问。

    “我是谁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我知道你们要干什么。”林雨桐笑了笑:“你们要海鸿,那就得先除掉林乔杉。这一点上,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海哥的眼睛眯起来了:“你要那批货?”

    “不光管要那批货,我还想要海哥你。”林雨桐脸上带着几分笑意,抛出这么一句话。

    海哥的面色一整,正要说话,外面老爷子先笑了:“好啊好啊!别看海子年纪大,可年纪大点,他知道疼人啊!而且,海子可是到现在都没结婚呢,怎么算也是头婚……”

    然后海子把老爷子给堵回屋里去了。

    吃了饭,海哥要走,老爷子叫林雨桐去送,这下正好。

    出了门,两人的脸上就都不带笑意了。

    走出十几步远,海哥的脚步停下来:“不管你是要那批货,还是想跟我联手……都不行!晚了!货在别人手上。而我,也更愿意相信他。”

    他?

    他是谁?

    “如果不介意,还请海哥帮忙引荐。都是道上的朋友,买卖不成,情分还在。我念着海哥的情分,自然会关照海鸥。”她算是给出了一个承诺。

    海哥沉吟了一瞬:“他最近有事,不在平城。这样吧,我先替你约,要是顺利的话,咱们十天后的a城见。”

    这种事强求不来,林雨桐点头允诺:“还请海哥帮一下忙,在我跟你的那位朋友没见面之前,您手里的货先别往出放。至于您这段时间的损失,您给个数,我不会叫您白帮这个忙的。”

    海哥挑眉,眼里露出几分了然之色,朝林雨桐挑起大拇指:“妹子是个人物!”

    就是不知道跟那位比起来,谁更胜一筹。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85.黑白人生(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