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86.黑白人生(10)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86.黑白人生(10)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59323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86.黑白人生(10)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10)

    跟海哥说好了, 那就不能在老爷子这里呆了。看海哥这样,过来之后就装怂, 谁也不得罪。一是怕吓坏了周围的街坊邻里, 二是怕给老爷子惹来麻烦。

    别的不好说,在对待一个只是教导过他的师傅,能做到这份上,不管这位是黑还是白, 为人上确实是有可取之处的。

    她没怎么逗留, 第二天就说家里有急事, 叫自己回去,不能再住了。但以后有空,肯定来看老爷子。老爷子还可惜呢, 给林雨桐大包小包的收拾了不少的特产,送她从巷子出来打出租, 还一路说着海哥的好话:“那是个憨厚的孩子。如今这憨厚人都不吃香了,也没出说理了。但那孩子不是护不住家里人的性子, 自己也开着公司, 住着别墅,往常我也见了,往上凑的一看就不是正经的女人。不过孩子是真有数,从来都不搭理!那就是过日子的人。你说着男人, 要是有钱了, 什么女人不往上凑?可孩子愣是一个没搭理!没结婚都这样, 那这结了婚, 肯定没有花花事。”

    老爷子想的还挺多。

    林雨桐就笑:“我跟海哥说玩笑呢。我已经有对象了!”

    “有对象了?”老爷子的脸呱唧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将手里的东西给林雨桐塞回去,然后转身就走。

    嘿!还真是够随心的!

    林雨桐就笑着嘀咕:“不过我这对象如今在哪呢,还不知道。我这不是正找着呢嘛!”

    她拦了出租车上了车了,却不见后面的老爷子扭过身来:“没找到?那最好就别找到。跟我们海子多好!都是不识货的!”

    回到a城的时候也就是上午十点。公司还没开门。林雨桐从后面进去,却只见烧饼嫂子再扫院子,见了林雨桐回来,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老板出事了,烧饼他们被抓了。”

    林雨桐朝对面指了指:“是在对面的派出所吗?”

    烧饼嫂点头:“晚上几十个人在砸后门,朝里面扔带着火的啤酒瓶子……”她指了指满院的狼藉,“都是那些人祸害的。烧饼他们从前门出去跑派出所去了。我关了门就钻到菜窖里去了。您去仓库看看,都被霍霍完了。”

    因着连着抢了好几家的货,这玩意带回来黄毛就睡不着觉了。要是被查了,这么多公斤的,够他们这些人绑在一起枪毙好几回的。

    怎么办呢?

    烧饼有办法,在院子里挖了一个菜窖,全给扔到菜窖里去了。平时上面放上破旧的油桶子之类的,城里的人的惯性思维,谁往地下找啊!只要没有修建好的地下室车库之类的东西,直接就被忽略了。然后进来一群人把这里翻腾了一遍。货没找出来就罢了,连一毛钱都没翻出来。人更是连毛都不见。气的狠了,把车窗玻璃都砸了,店面里的两台电脑砸了。然后不等进一步,派出所那边就用手电筒照过来,显然,这些王八蛋跑到派出所求庇护不说,还报了警了。

    他们是撒丫子就跑,跑了之后回去了,就感觉:“会不会是找错了。要真是fandu买卖dupin的,他们怎么敢往里面跑?”

    说的就是啊!

    林雨桐去仓库看了看就皱眉,是砸的够彻底的。

    可也没关系,这些车当时都是上了保险的。几万块钱的二手车,如今被砸了,也能获赔了几十万。算是赚了一笔。

    她安抚烧饼嫂:“没事,最多半个小时,他们就能回来。”

    然后回到被砸的面目全非的房间,摸出电话给江社友打了电话,也就是二十分钟,一群人勾肩搭背的回来了。

    这些人看向林雨桐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他们这种人,真跑到派出所避难去了。然后还能完好无损的回来。所以他们坚定的认为,自家姑奶奶这背景只怕有些吓人。要知道,黑警察可不是一般的小人物能摸上手的。

    林雨桐没有跟他们说话的意思,黑头比较机灵,马上安排人,修车的修车,跑保险公司的跑保险公司,反正,整顿的跟外面那些被混混骚扰过的小公司是一样的。

    黄毛就小声问林雨桐:“老大,咱就这么算了?”

    “知道是谁的人干的吗?”她扭脸问黄毛。

    “白老大的人,要给董老三出气的。”黄毛就道:“这些人已经在酒吧常见,我是巴结不上他们的,他们也不认得我,但我肯定是认得他们。在仓库顶上,我都看的真真的。”

    白老大?

    吴木兰的人!

    林雨桐拍了拍黄毛的肩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不用等十年,只要等十天即可。这十天,带着人把该修的修一修,尽量少出门。你在前面支应着,要是有人来找我,你给我打电话即可。”

    她不在这边住,而是住在后面的一处酒店里。在酒店的房间里,能看的见这边院子里的动静。

    一直在酒店猫了三天,她都没出门。客房服务提供的餐点不行,她一直在点外卖。可每次送外卖的都是江社友。

    他戴着头盔,进进出出的,谁也没怀疑过。

    林雨桐就说:“真不用这么盯着我。”反倒是盯的人行动有些不方便。

    江社友在门口也不进来,没见过送外卖的往房间里送的。他只站在门口问一句:“还没有四号的消息吗?”

    四号没一点音讯的时候,他不焦躁。如今听到一点消息了,他反倒是焦躁起来了。

    林雨桐就反问说:“之前的葡萄园,还有浮云寺,那边都没有什么消息吗?”

    “怕打草惊蛇,进展缓慢。”他这么说。

    林雨桐无奈:“我会留心的,山寨四号这几天应该就到了。假的现身了,真的就不远了。这事我心里有数。”

    许是为了四号的事,许是想在暗中保护自己,反正不管怎么说,送外卖的都会是自己人。为了自己的安全,来的人大部分是江社友,他要是顾不上,就是宁采。

    又过了两天,黄毛的电话来了,说是有两个人找来了,要见姑奶奶。

    林雨桐盯着电脑屏幕,说了一声知道了。

    这几天,黄毛给公司里偷着安装里摄像头。但也只安装了一个。这东西是好,在别的地方,只要连接网络,也可以把店里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可这东西是有利有弊的,别人想要通过摄像头监控,也会变得非常容易。因此,黄毛谨慎的,只在办公室安装了一个。而在这里,通常是不会说私房话的地方。

    林雨桐这边打开笔记本连接网络,就能见办公室里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在屏幕上,黄毛的微表情都看的很清楚,可周生露对着摄像头的,都始终是侧脸。而这位山寨四号,暂且就叫他叶嗣吧。而这位叶嗣也不然,他站的笔挺,虽然微微低着头,却没有躲避摄像头。

    她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就收拾东西,直接过去了。

    进去的时候,黄毛正招待两人,给两人泡茶,这两人则坐在沙发上,都低着头,各自看自己的手机。见了林雨桐进来,才都抬了头。

    “来了。”林雨桐跟他们打了招呼,就顺手把车钥匙扔给周生:“你开车,咱们送叶嗣过去。”

    周生接了车钥匙,又递给林雨桐一把钥匙:“小姐,老人家另有安排。这里城里的一处住处,老人家听说您住在外面,就将这地方暂时给小姐住。也叫我们暂时跟着小姐。”

    林雨桐的手一顿,抬眼看向叶嗣:“不去吴总哪里?”

    “老人家另有安排,暂时先不过去。”周生手里的拿着钥匙,面无表情的看着林雨桐。

    林雨桐伸手接过来,多余的一句都没问,转身就走:“那就走吧。”

    周生开车,叶嗣直接坐在副驾驶上,林雨桐坐在后座上。黄毛不放心:“老板,叫烧饼跟着你吧。”

    林雨桐摆手:“叫小彪子另外开一辆车,他俩跟在后面吧。”

    烧饼太老实,小彪子太油滑。两人一块,倒是能用一用。

    周生说的住处,是城郊的一片别墅区,距离租赁公司倒是也不是太远。

    别墅又在小区的正中心位置,以如今的安保措施来看,这里是相对安全的地方。

    林雨桐虽然自己拿着钥匙,但到的时候却发现,别墅的大铁门是开着的。而里面也已经有人在打扫了。

    “老人家安排的可真是够仔细的。”林雨桐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

    周生就道:“小姐别误会,里面的人都是家政公司临时找的,您要是不喜欢,换了就是。”

    “那就换了吧。”林雨桐抬脚就进去,给了一个叫周生和叶嗣都愣住的答案。

    周生的眸子暗了暗:“我叫他们递资料,您来选。”

    “你自己选吧。”林雨桐说着就扭头过来:“这么做,你明白是什么意思的吧。”

    是!

    这是说,她身边的是什么人,她并不在乎。不管如今的人有没有问题,也不管换来的人是什么人,这些都无所谓。但是这么不事先问过她,而替她做决定的事,她容忍不了。

    周生看着林雨桐进去之后,直接上了二楼主卧。也跟着进去,在一楼进了挨着保姆房的房间住下之后,就给那边去了电话。

    善大妈笑呵呵的:“听她的就是了。有点脾气很正常。以后这样的事,不用事事都跟我说了。”说着,就停顿了一下:“别忘了,你去的目的,不是为了只盯着一个小毛丫头的。”

    “是!”周生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出来的时候,叶嗣还在客厅。周生就给安排客房:“住客房的。一楼的客房,就不上去打搅小姐了。”

    “哪里都行。”叶嗣在大厅里看了看:“不怕你笑话,我可从来没住过这样的房子。”

    “习惯就好。”周生指了客房叫叶嗣就安顿。那边林雨桐就下来了,问他们:“吃过饭了吗?不想跑了,点餐吧。”

    她自己摸出手机:“想吃什么?”

    “随便!”两人都这么说。如今这条件,确实也是不方便做饭。

    刚好黄毛和烧饼随后也到了,林雨桐点了菜,五个人就面面相觑。环节尴尬最好的方式就是玩手机。

    四十分钟后,门铃响了。

    送外卖的上门,黄毛去接,问林雨桐:“老板,点的什么?”

    “火锅。”林雨桐就说:“叫送进来吧!火锅汤底不好弄。”

    点火锅,这是跟江社友约好的信号。接到这个信号,就确认说叶嗣到了。这人是不是四号,到底跟四号有多相像,你们自己来看看。

    这个山寨四号,故意放出来就是要联络警方的。他一露面,被警察注意到也是必然的。

    林雨桐闹出的动静大了,那位善大妈就顺势把山寨四号放过来,其实就是吸引警方注意力的。

    而这背后,吴木兰一定是忙着别的呢。

    她被这老大妈,晃了一枪。

    但这也无所谓,在她的心里,找人肯定是更重要的。

    黄毛呲牙,还抱怨林雨桐说:“要想吃火锅,您早说啊!烧饼嫂的火锅汤底才熬的地道呢。”

    烧饼与有荣焉的笑笑。

    林雨桐就看另外两个:“你们不忌口吧。鸳鸯锅底的,不吃辣也没关系。”

    两人都摇头:“都吃,没关系。”

    她就笑笑,起身往卫生间去了。

    她一进去,在外面怎么也整理不好袋子的穿着黄色马甲的宁采就进来了:“您看给您放到哪?”

    她一进来就看向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

    林雨桐在卫生间洗手,手龙头开着,她朝后站了站,完全能看到客厅,将两人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宁采看见叶嗣,明显愣了一下。而叶嗣看向宁采,瞳孔也猛的一缩。

    然后两人都若无其事,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宁采没多留,说了一句‘祝您用餐愉快’转身就走了。

    林雨桐不知道宁采只一眼能不能分辨出真假,也不知道这个山寨四号对宁采的了解有多少。不过从刚才的样子看,叶嗣明显是知道宁采是警察的。

    当然了,林雨桐作为林晓琳,跟宁采是正面接触过的,所以,她必须刚好去卫生间,避免这种情况下,跟宁采直接见面。

    这种做法其实很刻意了。刚好你认识你警察,她刚好化妆上门侦察,刚好那一会子你就不在。再细想,肯定会觉得这其中有猫腻。林雨桐其实是不赞成这种方式的。但对方显然是很着急。着急的寻找四号,着急的想要知道林雨桐提供的消息是不是真的。这不,就上门了。然后林雨桐躲了。

    此时人走了,她甩着手上的水珠子,招呼其他人:“都洗洗手,吃饭吧。”

    那边忙活着的黄毛还跟烧饼在那说呢:“看见没,刚才那姑娘漂亮不?你说这么漂亮的姑娘,干点啥不行,非得送外卖?我跟你说,这漂亮姑娘,就该被养着。在家里十指不沾阳春水。”

    烧饼对此嗤之以鼻:“我媳妇也好看,我媳妇还能干。”

    “你这样……”没意思啦!

    汤锅里涮肉好了,林雨桐就看叶嗣:“夹菜啊!别客气。”

    周生就夹了菜放在叶嗣的碗里,“小姐跟你说话呢。”他的语气不重,林雨桐却看见叶嗣明显抖了一下,他说:“以后一个锅里搅稀稠呢,不用这么拘谨,小姐不是难说话的人。”

    叶嗣抬头朝林雨桐笑了笑:“知道了。”

    林雨桐却盯着他那还没怎么恢复好的脸看了几眼,然后垂下眼睑:“赶紧吃吧。”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叶嗣这么大的笑容。说实话,他的笑很自然,真看不出来整容会放置填充物的痕迹。当然了,手术高明的话也确实是看不出来的。

    但这种感觉,还是会叫林雨桐觉得违和。她觉得,有机会,应该给这个人把一下脉。

    “不舒服吗?”江社友递了水给上了车的宁采:“见着了吗?别难受,假的出现了,真的踪迹就不难找。”

    宁采结果水的手有些颤抖:“头……”

    江社友点头:“怎么?发现什么了?”

    “林雨桐她……”可靠吗?这三个字放在嘴里咀嚼了半天,还是问不出口。这个小姑娘再不可靠,就真没啥道理可讲了。虽然她把林乔杉的女儿这一身份扮演的很好,但是他们都知道,她不是林乔杉的女儿。她就是小门小户出身的小姑娘,家里做着小生意,有点小钱,仅此而已。

    “她怎么了?”江社友皱起眉头:“那边出事了?”

    宁采摇头:“她挺好的。就是……她的消息是不是有误。我感觉……四号不是山寨……他就是四号……”

    江社友皱眉:“脸上的相似度,确实是高。”

    宁采的身上带着摄像头,虽然拍摄的范围有限,画面也不是很清晰,他看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的,“不过,真要是能找到一个本来就比较相似的人……”

    宁采还是摇头:“这不是手术的问题,这是直觉。就算是他彻底的换一张脸,我还是能认出他来。他就是司夜,就是四号。”

    她的固执,叫江社友再才皱起眉头:“不要告诉我直觉,我要确实的证据。”

    宁采摇头:“没有!不过……也可能是我太想他了,所以出现了幻觉。”

    她的眼神有些躲闪,继而又重新坚定起来:“四号一定是遭遇了什么!我们不能这么看着。”

    江社友的心里,不由的想起林雨桐曾经说过的话:四号那么接近那位善大妈,怎么关于这位的消息一直就没有传回来。

    她没问完的话是:反倒是传回来‘海鸿’两个字。

    是啊!

    为什么呢?

    这段时间得来的消息,无不显示着,林乔杉有金盆洗手的嫌疑。

    那么林乔杉和海鸿,其实就是他们内部的一个弃子!

    想到这里,他头上的汗都下来了。如果是这样,那么四号传回来的消息,到底是他不知情的时候被人利用了,还是他本来就是参与者。

    如果被人利用了,这倒是无所谓。

    可要是真的被拉下水了,那他还是四号吗?

    脸上动了刀了,谁规定动了刀就一定是改变了容貌了,许就是虚晃了一枪呢。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真是猜想的这样,那么,四号是忠还是奸呢?

    如果之前是被人利用,如果现在这种境况是被人胁迫,而他只是将计就计呢?

    他不是无关紧要的人,他是他们的战友,是他们的兄弟,谁也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宁采深吸一口气:“资料库……”

    江社友摇头:“不要轻易点开资料库查什么,咱们内部未必就真干净。要是查四号这种a级保密措施下的同事的档案……万一惊动了咱们不知道的那只手,四号才真是必死无疑了。”

    所以,哪怕是知道这个四号是真四号,也要当他是假四号来处理。

    况且,这不是还只是猜测吗?

    宁采深吸一口气:“能不能想办法,叫我跟他接头。不管他是真是假,咱们都当真的来。我跟他接触,总是没错的。”

    江社友拍了拍宁采的肩膀:“可以叫其他人去。”

    “不!”她摇头:“别人许是会认错,但我想,再给我多一点的时间,我就能确定。”

    江社友看着车的正前方,然后启动:“好!我来安排。”

    他的安排就是找林雨桐,希望她能配合。

    林雨桐不知道他们怎么看到这个四号,但要求接触,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要求。她就说:“五天后吧!五天后,有一个机会。”

    三天后,林雨桐接到海哥的电话:“带一个人,马上出发,蓝桥码头,船等着呢。”

    不等林雨桐说话,电话就挂了。

    只能带一个人,这个人只能是周生。她通知了周生一声,叫她准备,然后就回屋,换了衣裳,顺道跟江社友交代了一下,剩下的事,他该怎么安排,她也顾不上了。

    周生出门很有经验,林雨桐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将车启动了。

    之前不问林雨桐去哪里,车开出院子了,林雨桐说蓝桥码头,他也不多嘴问去码头干什么。

    从这里驱车去码头,得六七个小时。这中间,就得林雨桐跟他换着开。

    一路上,两人除非必要的交流,比如吃饭上厕所停车之类的事意外,几乎是零交流。到了码头,车才停下来,就有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见了林雨桐直呼姑奶奶:“船等着呢。您上船。”

    船不大,船舱里就是两排座位,没别的。夜里,江上的风有点大,林雨桐只能把冲锋衣的拉链拉紧一些,靠在角落里闭目养神。

    船老大将备用的被子拿出来:“有点脏,老大要是不嫌弃……”

    林雨桐拿了一床盖在身上,闭眼就睡。这种环境下,周生怎么也没想到,这位说睡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等睁开眼,就已经是入海口了。

    根本就没有上岸,然后从小船换了大油轮。上面依旧是黑色西装的侍应生。直接带着林雨桐和周生,在游轮的下面安排了两间客房。

    船上的房间,每一间大概都是提前分配好的。就比如林雨桐的房间,里面的衣柜里,各种风格的衣服挂在里面,连内衣内裤袜子卫生巾这一类东西都有准备。

    这也是此人在给她下马威呢。

    瞧!我对你简直是了如指掌。

    林雨桐笑了笑,洗澡穿上睡衣,然后叫了吃的,饱餐了一顿之后,上床继续睡觉。

    要是所料不差,这艘游轮,应该是往公海去的。

    能动用这么大的阵仗,那这必然就不是一般人。海哥这哪里是给自己约了朋友,分明是把自己推到了人前。

    自己虽然是小喽啰,但如今自己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林乔杉的女儿。

    在露出要金盆洗手的意思之后,林乔杉的女儿却高调的另外开盘。这是什么意思呢?

    总之,在海哥和海鸥看来,这大概是一次值得利用的机会吧。

    果然是步步凶险,哪怕是小心提防,还是会不知不觉得被人推到坑里去。

    一脚睡了四五个小时,她是饿醒的。

    起来洗漱,换了短袖九分裤,在挑了一双细高跟的高跟鞋出来,也该出去露露面了。

    这边门一响,隔壁的周生就拉开了门。恭敬的对林雨桐点头,然后凑过来低声道:“小姐,半个小时前,船停下来了。可手机以及所有的通讯都中断了。”

    林雨桐看他:“你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要跟什么人联系吗?”

    周生噎了一下:“不是!我是觉得……情况有点不对。”

    “你是没信心护我周全,还是觉得我处理不好这里的事情。”林雨桐看他,“你要是觉得不能按照我的话去做,那么现在叫人送你离开,想来还来得及。”

    “我错了。”周生马上低头:“以后不会了。”

    林雨桐也不当真,只笑了笑,就先走了。周生寸步不离的跟在身后,直到从走廊里出去,站在外面的甲板上。

    边上的侍应生就过来:“姑奶奶,开饭了,都在餐厅用饭,您要去吗?”一副要领路的架势。

    都在餐厅用饭啊?

    这个‘都’,她还真想看看,这都是都有谁呢?

    “那就去吧。”

    餐厅那真是……餐厅,一圈都是餐桌,里面零零散散的坐着四五十人。林雨桐带着周生进来,之前的说话声,瞬间就消失了。

    林雨桐扫视这些人,还真看到了熟悉的面孔。

    比如吴木兰和齐丽,比如林乔杉和劳权,比如董老三。

    董老三是站在一个白胖大汉的身后的,不用问,那个光着脑袋的白胖子,就应该是白老大了。

    “你怎么来了?”林乔杉面色一变,蹭一下就站起来,厉声呵斥:“太不知道轻重了,什么地方你都敢胡闹。回房间去!不许出来。”

    吴木兰则哈哈就笑:“老林啊,你真是太护犊子了。孩子嘛,总要长大的!你不放手叫孩子扑腾,孩子怎么长的大呢?”

    林乔杉脸上的怒色一闪而过:“说的就跟你懂孩子一样。”

    这话一出,好些跟林乔杉坐的近的人,就嘻嘻哈哈的笑起来。这是嘲笑吴木兰是不下蛋的母鸡,偏还说出一套养小鸡的经验来。这不是贻笑大方嘛。

    吴木兰脸上的笑意不变:“是啊!我是没孩子。可我也知道,我这样的,是养不了孩子……”

    “谁说你养不了孩子。”外面一个声音突然就传了进来:“咱俩的孩子要是在,没有这姑娘这么大,但也差不多该上大学的年纪了吧。”

    进来的正是傅春,他进来拍了拍林雨桐的头,然后坐在林乔杉身边去了:“老弟啊,又见面了。”

    吴木兰的脸就阴沉起来,不过她瞬间展颜一笑:“晓琳啊,来,坐我这边来。”她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咱们得有十来天不见了吧。还真是,一天不见你都想的慌。”

    林雨桐的眼神跟林乔杉对了一下,就迅速的转移,然后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坐在吴木兰的边上。

    傅春的面色微微一变,扭脸看林乔杉,以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老林啊,你这是什么意思?”

    “孩子不懂事。我是什么意思,还是什么意思。老兄只管把心放在肚子里。”林乔杉将一边的餐盘推过去:“国外请的厨师,很地道的味道,你尝尝。”

    林雨桐示意周生去一边吃饭,不用管自己,那边齐丽已经帮林雨桐端了餐盘过来。

    她拿着叉子叉着烤肠往嘴里送,边上那白老大就‘哎呦’了一声:“不行了不行了!这娘们这动作这表情,我都硬了。”

    这边的男人们都嘻嘻哈哈的笑起来了,荤话在男人们之间,一直很有市场。

    对面的林乔杉抓着叉子的手紧了紧,劳权才说:“大哥,我去!”

    正要动呢,就见那边林雨桐已经站气来了。傅春一把拉住劳权:“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嘛,她就是那位姑奶奶吧。”他看了林乔杉一眼,笑的很欢喜:“老弟啊,既然是姑奶奶,那这姑奶奶必然就不是好惹的。”

    白老大盯着林雨桐打量,别说,这娘们前凸后翘的,又是不那干干瘦瘦的女人。他喜欢女人,喜欢有肉的女人。确切的说,他就对这样的娘们有感觉。

    他说那样的话,不全是故意给林乔杉难堪,他是真那么想的。

    林雨桐站起来,低头看着他笑:“你刚才说什么?硬了?哪里硬了?拿出来看看!”

    这话一说,大家先是一静,然后哄然大笑。有些人还边笑边怕大腿:“白老大……掏出来看看嘛!”

    白老大饶是脸皮厚似城墙,但这些年来,也混的算个人物了。这真要跟地痞流氓似的,不要脸面的把东西往出拿,他以后也不要出来混了。

    可这小娘皮一瞧就还是个处儿,本来以为羞辱几句,她也只有干吃哑巴亏的。许是吴总会维护,但这不是刚好了嘛,送吴总一个人情叫她收揽人心。

    却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娘皮真就这么直愣愣的上来了。

    被话给顶到这里了,他不应就是认输了。面子里子都丢了!

    到底混江湖混老了的,他呵呵一笑:“要是咱们俩,那这掏就掏了。这不是还有吴总呢吗?”

    林雨桐冷哼一声,看了吴木兰一眼,吴木兰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嘴角沁着微笑,好似当这就是一个玩笑,笑笑就过去了。

    她手里把玩着刀子叉子,将含在嘴里的香肠对着白老大狠狠的嚼碎了,然后慢慢的咽下去。这动作看的白老大不由的夹紧双腿,那一瞬真感觉这小娘皮能给他把那玩意切下来剁碎了。

    谁都以为林雨桐就是那样威慑一下就算了,两人都是吴木兰的人,吴木兰不说话,想来也是闹不起来的。可才扭头说了两句话,那边就传来白老大的声音:“你想干什么?”

    抬头看去,之间白老大的胳膊上插着一把叉子,而餐刀此时,正被这姑娘拿着,放在白老大的脖子上。

    白老大面色都变了,“你想干什么?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林雨桐呵呵就笑:“之前砸了我的地盘,这笔账我还没跟你算呢!看在吴总的面子上,我没搭理你。你还真当你了不得了!我问你,我是谁?”

    “你是林晓琳。”白老大说完就觉得脖子一疼,他忙道:“你是林乔杉的女儿……”话还没完,脖子又一疼,血飚出来一点。这下他真的怕了,“你是姑奶奶!你是姑奶奶!你是我的姑奶奶还不行吗?”说着,眼珠子转着,看向吴木兰:“吴总,您倒是说说话。”

    吴木兰抬眼跟林雨桐对视一眼,然后迅速的垂下眼睑:“都是我的人,两不相帮吧。不过还是和气为重,真闹出人命,终究是不好。”

    还是替白老大求情了。

    林雨桐一笑:“既然吴总都说话了,这个面子我必须给吴总。我也不为难白老大,你们看这么行不行。白老大说他硬了,我不懂他哪里硬了。叫他拿出来给我瞧瞧,就这么点事。他掏出来,大家给做了见证了,我就放心。”

    这是要把白老大的脸皮给抹下来吧。

    正不知道该怎么说呢,就听外面有人说话了:“这么热闹!这是要掏出什么东西来瞧?”话音一落,人就进来了。

    林雨桐朝来人看过去,跟对方眼睛的那一瞬间,她的心就虚了:这下子完蛋鸟!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86.黑白人生(10)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