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87.黑白人生(1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87.黑白人生(1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59784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87.黑白人生(1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11)

    进来一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 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一米八所有的身高,就这么迈步走了进来。

    大厅里的大部分人都没见过他, 但能来这里的,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

    此时,大部分人的脑子里就琢磨一件事:这人是谁?

    而这人呢, 却只看向手里拿着刀子的姑娘, 像是在问她:你这是在干什么?

    林雨桐咧嘴一笑, 没法说啊,她只得讪讪的收了手里的刀, 然后就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进来, 给白老大包扎。包老大嚎着, “就不能先打麻药吗?”

    那医生也不是好脾气,给他吼回去:“打什么麻药, 多大点的伤口?”下手的人简直就是个解剖能手,瞧这分寸,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缝两针包起来, 给一把止疼片, 一星期就没事了。

    嚎什么嚎?嚎个鸟蛋啊!

    不过女人到底是敏感的多, 吴木兰就问林雨桐:“怎么?认识啊?”

    林雨桐朝英俊斯文的小伙子看了一眼,见他似笑非笑的看过来, 她端正神色:“不认识!”

    真不认识!

    不知道他是干啥的, 如今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我要说他是雍正爷, 你也不信啊!

    英俊的小伙子四爷坐在两方人马的正中间, 跟谁都不搭嘎。

    林雨桐一眼一眼的看过去,四爷就斜眼看过啦。这么一看吧,看的林雨桐心都提起来了,估计他是真怕自己把白老大的裤子给扒下来,这才进来的。要不然,不定他在外面要等多久呢。

    他知道自己要来吗?肯定不知道。要是知道,早找自己了。

    那是啥时候认出自己的?

    许是眼神里的询问太明显,四爷就朝白老大瞥了一眼。

    哦!关键是下手的动作太熟悉。不是谁都能刚刚好的掌握分寸的。

    人会变,声音会变,就是这手段不会变。

    她一副了然的样子,见四爷的手指在桌上点了两下,她就收回视线。现在,也不是相认的时候。

    此刻,她心里急吗?也急着呢。

    四爷肯定不是四号!他如今的脸可没有丝毫动过刀子的痕迹。人家原本就长这样。他要不是四号,那他现在的身份到底是黑是白呢?

    四爷这种人,是干不了黑活的。要不然他就不是四爷了了。

    要是干不了黑活,偏还是黑道的身份,这洗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不管怎么样,四爷肯定是往白道上去的。要么他在洗白,要么他本来就是林雨桐所不知道的卧底的身份。

    这跟她的目标是一致的。

    要么说是两口子呢!四爷想的跟林雨桐差不多。在四爷看来,桐桐是什么人?那是别管啥时候,都丢不掉一身侠义之气的人。当然了,要是身上少了这么一股子侠气正气,那也就不是桐桐了。

    所以,所谓的不知道彼此的身份,闹不清楚对方的立场这些问题,压根就不存在。

    都收回了视线,权当是陌生人一样。

    白老大包扎好了脖子,董老三上去讲人给扶起来,这家伙走路身上的肉圈儿一晃一晃的,直接奔着四爷而去了:“兄弟,大恩不言谢啊。”

    刚才要不是这位兄弟,真得被那小娘皮给拔了裤子。妈的,还硬呢?硬个屁呢!差点被割断脖子,感觉被吓的后半辈子都要硬不起来了。

    扭头看看吴木兰亲热的拉着那小娘皮说话,他心里冷哼,见新来的这位身边没人,他暂时先坐过来了。人家帮了自己嘛,这情分得念着的。况且,这人敢一个人来,还没人能认识他是谁……呵呵……这条道上,从来就不缺猛人。

    比如那小娘皮,敢打敢闯敢干,但她有点二百五的阵仗。那就是吴木兰找来的刀,刺的就是林乔杉。这刀子用过了,就没用了。不扔留着干嘛?

    所以,暂时别跟这小娘皮计较,等到将来……哼哼!落到自己手里的时候,咱再说。

    他亲昵的凑过去,跟四爷说两边的人:“a城的地盘上,就这两位老大!林乔杉林总和吴木兰吴总。刚才那小娘皮,是林总的私生女……嘿嘿,明白了吧?”

    四爷脸上带着笑,嘴角轻轻勾起,很给面子的微微低头。

    林雨桐眼睛的余光一直注意着四爷,他的嘴角勾起的那个弧度啊,其实是有些凉的。无知者无畏啊,白老大,其实你还不如刚才撞到我的刀上呢。他正想寻你的晦气,你还上赶着贴上去,行吧!一路好走!

    白老大兀自不觉得,很是义气的跟林雨桐介绍谁是谁,比如吴木兰手底下的八大金刚,林乔杉手底下的十二罗汉,各个说来,都是如数家珍。

    絮絮叨叨的,话叫他一个人说了,好似这么做就能找回面子一样。然后才问四爷:“敢问兄弟,哪条道上的?”

    四爷还没说话,外面又传来脚步声。

    这次进来的是海哥,他谁也没看,只是默默的走到林乔杉背后,低声说了一句:“有点事耽搁了,来的有点晚。”

    林乔杉也只‘嗯’了一声,就开始闭目眼神了。

    他也看出来了,别看阵仗这么大,但其实事还是他们那一片的这一点事。

    正寻思着呢,门外有人进来。进来的是个老者,手里拄着拐杖,脸上满是老年斑,形容枯槁,佝偻着身子,越发显得瘦小。

    林雨桐正打量呢,就见众人蹭一下就站起来了,一个个的口称‘七爷’。

    七爷?

    又是一个林雨桐从来没有听过的人。

    她跟着众人起身,这位七爷就看过来,朝林雨桐摆摆手:“小女娃坐吧,你不认得我。这也没什么稀罕的,我这在国内金盆洗手的时候,还没你呢。那时候啊,你爸才像你这么大,他那时候还没你现在出息呢。你进了这里,好歹还有个位子坐,可那时候啊,你爸是没位子坐的,他就是站在后面的……”说着,就看向林乔杉那边:“那时候,你是站在小海的后边吧?错不了的!”话语一顿,又看向海哥:“你是小海的干儿子,海子吧?”

    海哥欠身:“有些年头没见您了!”

    “是啊是啊!物是人非啊!”他招手叫海子过去:“叫我看看你。你这孩子,当年你干爹没了的时候,你也不大吧。难为你这孩子怎么熬到现在的。当年啊,我也是差点收了你干爹做义子,说起来,咱们到是有缘分。”

    林乔杉的脸彻底黑了,怎么把这个老妖物给折腾来了?他这是想干什么?

    外面混不下去了,这是又想回来?

    那这是做梦!

    同一时间,他跟吴木兰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错开视线,都垂下眼睑。

    这位七爷咳嗽了一声,摆摆手:“我知道,人老了就讨人嫌了。咱们这么着,长话短说,你们看行不行?见了你们,我还得见别人呢。咱们把咱们的事情谈完,行不行的,你们给我一句话。坐到这里了,你们也该看出来了,这个场子,是我攒起来的。为的什么呢?以前还是有些老兄弟在的,听说你们闹的很凶,说到底,还是货紧俏啊。没货了,兄弟们就你争我抢的。就像是木兰,你就丢了货了。至于谁拿的,咱们暂时撇开不说。这说到底啊,是有人的手钻的太紧,都是生意人嘛。只许这个做生意,不许那个做生意的,这就不像话了嘛。”

    林雨桐听出这意思了,这不是冲着林乔杉来的,反倒像是冲着善大妈来的。

    善大妈用手里的货源拿捏林乔杉和吴木兰,这不是一天两天了。

    长久以来,两家也算是相安无事。乱,就是自打吴木兰的货丢失开始的。

    乱子起了,市场彻底被搅和乱了。

    原以为善大妈会整顿的,谁知道来了这一笔。

    林雨桐想起傅春,想起傅春跟林乔杉的谈判,想起在傅春的葡萄园里看见四爷写的酒字。他心里就有那么一瞬的明悟。

    七爷——傅春——四爷——海哥。

    他们怕是一条线上的吧。

    这个局,从一开始就做上了。

    她抬眼看向四爷,四爷却微微摇头,然后垂下眼睑。

    难道不对?

    正琢磨呢,那边又是一声老人特有的干咳声,像是要把心肝肺从肚里咳出来似的,“把东西拿上来。”

    然后就进来两个端着托盘的侍应生,恭敬的给每个人的面前放了一小袋的东西。

    透明的塑料袋,里面是白色的粉末。

    林雨桐就看见每个人都拿起面前的东西小心的拆开,然后都用指甲勾出一点来,或是闻闻,或是干脆放一点在嘴里尝一尝,然后直接‘呸’掉。

    她也跟着别人一样,将东西打开。不用往嘴里放,她伸出手在手里搓了搓,然后放在鼻子下闻一闻,就有数了。这玩意比之前抢来的那些纯度要高一些。

    也就是成色好一些。

    她抬起头来,见四爷看她,她就微微点头,用小拇指点了一些。告诉他这东西的大致纯度。

    白老大先忍不住了,问道:“七爷,您是老前辈了。您自然知道,咱们最关心的是什么……”

    “秃爷给你们什么价,咱们就是什么价。”这位七爷说的斩钉截铁。

    这话一出,下面的就开始嗡嗡了。

    怎么的?动心啊!纯度高处一档,价格能高出百分之五十。如今进货的价低了,可卖货货的价钱高了,这就等于纯利润多出一半来。

    谁不动心?

    大部分人都动心了。

    两伙人都不由的看向自家的老板。

    可这林乔杉和吴木兰愿意吗?做生意嘛,过一手码掉一层皮。你现在把底牌露出来了,你叫给下面这些人怎么拿货。

    他们是赚不到更多的利润,反而要背负背叛秃爷的风险。

    划得来吗?

    什么老前辈懂规矩?!懂个屁的规矩!

    他就是来踢场子的!

    如今,两人真是左右为难了。答应吧,秃爷是那么好相与的。不答应吧,下面这些人只怕要造反了。

    何去何从呢?

    两人又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

    “怎么?”七爷看两人:“觉得不合适?我做生意,从来讲究个你情我愿,既然不愿意,那也好说,游艇直升机都有,随时候着呢。我叫人送你们回去。”说着,就看向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的,都别勉强。这两天,先见见你们,随后还约好了一拨又一拨的人。你们呢?都是我的后辈,我要是不先问过你们,跟其他人先做了生意,我就怕你们说我不讲究。如今我也让到了,以后真要是有个什么……别怪我没想着你们。”

    白老大就赶紧道:“七爷!七爷!您别急。您容我们商量商量。”

    七爷点头,但人却没动,只坐在那里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林雨桐都能听见齐丽从嗓子眼骂出来的一声:老不死的。

    但老不死的就是老不死的,不死就还得这么出来恶心人。

    吴木兰冷厉的看了齐丽一眼,到底是没有再说话。

    白老大看向吴木兰:“吴总,这也就是七爷了。跟咱们有几分香火情,才这么顾着咱们。这要是一声招呼都不打的,直接把货给铺的满世界都是了。我说吴总,林总,咱们还有个屁的生意可以做哟!都是生意场上的人,也都知道。甭管啥样的货,这都是一样的,货都是往价高的地方的冲的。咱那点地盘,被人家的便宜又好的货一冲,都不用人家上门,咱自己就能把自己的生意给逼停了。我的意思,不管是秃爷也罢,七爷也罢,谁的货更好更便宜,叫咱们赚的更多,再就拿谁的货嘛。就是七爷在当面,我也这么说。咱也不是为了自己不是。再做的有一个算一个的,这些年都没少赚。就是吃喝嫖赌的过后半辈子,那些钱也够了。咱为啥还提着脑袋干呢,还不是为了手底下那些兄弟。他们跟着咱们生里来死里去的,冒着风险的干,为的啥的,不就是养家糊口的嘛。这价高价低,差的这么一点,到了兄弟们手里,多挣出来的就够叫日子上一个档次的。吴总,我老白跟了你也有十多年了吧。咱不说功劳,但这苦劳总有的吧。我没对不住你吴总的地方,以后要是我对不住吴总了,在做的诸位做个见证,不是我老白背信弃义,我是宁肯背着背主的名声,我也要我手底下的兄弟有饭吃。只要他们过的好,骂我祖宗十八代,我都认。”

    吴木兰的瞳孔猛的一缩,这有一就有二,这个压不下去,就会另外有往出蹦跶的人。

    傅春先跳出来,为白老大鼓掌:“兄弟你,我是知道的,仗义!大丈夫,当如是啊!”

    白老大面上一囧:“大哥,当年的事,是兄弟们对不住你。今儿过后,大哥你是要打要罚,悉听尊便。兄弟要是皱一下眉头,那就不是人养的。”

    “言重了!言重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在桌子下面拍了拍林乔杉的大腿。

    林乔杉蓦地一笑:“老白这话……倒也不算错。咱不能只看自己,还得为兄弟们以后想想。再说,就是咱们不答应,这货就不往咱们这地界冲了?市场规律这东西,谁也拦不住。既然如此……那……”

    吴木兰冷笑:“那什么?”她耻笑一声,“别忘了当年,你是怎么从一个马弁一跃成为海鸿的当家人的?没有秃爷的支持,你到如今,也不过是个瘪三。”

    林乔杉的脸色猛的一边,刚要说话,那边林雨桐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骂谁呢?”

    嗯?!

    这是怎么话说的?

    这林晓琳不是跟吴木兰一块的吗?怎么转脸就跟吴木兰翻了脸了?

    林雨桐冷笑一声:“谁是瘪三?你把话说清楚!”

    吴木兰抬起头来看林雨桐,然后哈哈笑了两声:“真当秃爷给了你两分脸面,你就能跟我大呼小叫了?”

    林雨桐‘嗤’了一声:“我不知道谁是秃爷,我也没见过什么秃爷。”她也看吴木兰,“难道我在见到你们那个什么秃爷之前,就给过你好脸色吗?”

    吴木兰面色一僵:还真是,林雨桐并不是谁是秃爷。从来没有跟她提过。

    她的嘴张了张要说话,那边林雨桐就说了:“那是我老子!别管我认不认,你当着我的面这么骂他……吴木兰,我什么时候是你的马弁了?在你面前,还说不起话了不成?”

    确实没有!从头到尾,林雨桐都只说跟她合作。

    吴木兰看着反水的白老大,突然跟自己呛声的林雨桐,还有后面一直没作声的几个属下,心里升起了一股子危机感,今儿闹不好,先栽进去的说不好就是自己了。她对着林雨桐就冷笑一声:“对林乔杉这个爹,你倒是挺在乎!我骂他小瘪三骂错了吗?当年是谁勾搭了海总的老婆,奸夫淫妇联手弄死了……”

    “你说什么?”吴木兰话没说话,海哥就站出来了:“你说我干爹是怎么死的?”

    吴木兰嘴角露出几分笑意:“你干爹是你干娘害死的。你干娘早就跟林乔杉睡到一个被窝里了。当年,他是你干爹的司机,你干爹信任他,他却勾搭了你干娘……”

    “住嘴!”海哥面色铁青,转脸看向林乔杉:“她说的可是真的?”

    林乔杉笑了笑:“我把你放在平城,任由你发展自己的势力,我把海鸥留在身边,悉心教导栽培,难道不怕你们反噬。我要是心里有鬼,怎么敢这么做?”

    “好了!”七爷突然坐直了说话:“你们这些恩恩怨怨,回头自己料理去。今儿我攒的局,先说我这个事。”他看向吴木兰:“木兰啊,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这会子挑拨来挑拨去的,不就是想争取一点时间。顾左右而言他,这是在等什么人吧?”

    “不敢!”吴木兰笑了笑,然后道:“其实,不是晚辈不答应。实在是秃爷那边也有新货,似乎比您拿出来的东西,还稍微好一些。价格上嘛,并没有变化。您老这一来,晚辈是拒绝也不是,应承也不是,反倒是为难了。您看,您还有更好的货吗?只要货好,晚辈愿意出价。您看呢?”

    七爷的面色就阴沉起来了:“你说秃爷手里有好货?”

    “是!”吴木兰看向林乔杉:“原本晚辈是想找到那批货,回了本就上新货的。”她指了指林雨桐:“这丫头胃口不小,找到了,她要吃下一半呢。晚辈也是想跟您合作,但无奈,囊中羞涩。但要是我手底下这些兄弟,谁愿意从您那儿拿货,我是不拦着的。”

    “哦!”七爷笑了笑:“是这样啊!这就是不凑巧了。”

    “是!”吴木兰笑了笑:“是不凑巧!”

    七爷看向吴木兰背后的几个人:“你们呢?也是不凑巧?”

    除了白老大之外,其他几个人都低头没有言语。

    七爷猛的一笑:“那就算了!我叫人送你们回去。”

    吴木兰欠身,正要转身,突然,qiang声骤然响起。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身后的七个人,已经倒下了两个。眉心中枪,一击毙命。

    其他人迅速的躲在桌子底下,喘着粗气。

    七爷哈哈的笑:“走火了!走火了!都起来吧,有话好好说。”

    还说个屁啊!

    林雨桐接着起身的机会,一个‘踉跄’朝旁边倒去,撞倒了两把椅子之后,才被齐丽给拉起来,就这样还脚步不稳的朝一边倒。

    好容易在站直了,却已经在七爷的边上了。

    这老人家朝林雨桐看过来,林雨桐一笑,老家伙蓦然变色,才喊了一声:“老人!”就被林雨桐捏住了脖子,“都放下qiang,要不然弄死这老家伙直接喂鱼。”

    林乔杉看着林雨桐眯了眯眼睛,然后朝劳权看了一眼。

    劳权过去:“三小姐,还是我来吧。”

    林雨桐看隐晦的看向四爷,然后四爷点头,林雨桐就让出了位置。人交到劳权手里,还没等她坐下,就听到一声非常清晰的骨骼断裂的声音,她回过头来,就见劳权直接将这位七爷的脖子给拧断了。

    林乔杉笑了笑,“扔到海里去。”

    这里是公海,人杀了也就杀了,往海里一扔,一了百了。

    劳权出去了,复又回来。不过这次回来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有一个人,就是善大妈。

    林雨桐就见吴木兰和林乔杉一起站起来,喊了一声:“秃爷。”

    虽然早有猜测,但知道她就是秃爷的时候,心里还是不由的惊了一下。这个名字,太有迷惑性了。林雨桐觉得,还是叫她善大妈比较好。

    吴木兰面色复杂,她一直以为秃爷跟她想的一样,是要干掉林乔杉的,却没想到,她一边支持自己干掉林乔杉,一边又联络林乔杉,并且跟林乔杉打了一个配合,把七爷给干掉了。

    善大妈看着吴木兰笑了笑:“木兰啊,你的心我是知道的。但是有些事,你做起来就太高调了。反倒是乔杉,比你做起来更不容易惹人怀疑。你看,咱们这不就把七爷给吃了吗?放心,少不了你的好处。”

    说着,就看向坐在她对面的四爷:“小伙子面生,之前没见过?”

    四爷笑了笑:“晚辈姓金,排行老四,叫我金四就行。”

    “小金啊!”善大妈皱眉想了想:“看我这脑子,真是不好使了。之前接到一下消息啊,说是有位四爷的,不知道是不是阁下啊?”

    “诨号而已,当不得真。”他这么说着。

    “那不知道小金你这次来,是想跟七爷做生意……还是……”她直接就问了一句。

    四爷扶了扶眼睛:“跟谁做生意都是一样。”

    “那咱们也是有生意可以谈咯。”她哈哈就笑:“我喜欢你们这些年轻人,敢想敢干!你的事我听人说了,托你运的东西,从来没有失手过。这一点难能可贵。咱们以后,要运的也不少,自然是少不了你的帮衬了。”

    “这都好说。”四爷看了看善大妈:“不过您也知道,靠这个得来的钱财,那是来的块去的也快。代价大,获利却不少。我这人做生意是讲规矩的,我的规矩就是按照我的规矩来。”

    善大妈就有些沉吟:“我知道,你给哪个地方送货,哪个地方得给你辟出一块地盘来。”她看向吴木兰和林乔杉:“你们说呢?”

    这是说叫两人各让出一块地方出来。

    吴木兰皮笑肉不笑:“小金啊,我不知道你干这一行几年了,但是咱们这布行,不是我想让就能让的,让出来了,也得你拿的住啊。”

    四爷笑了笑:“这个不劳吴总费心。”

    林乔杉皱眉:“那你觉得多大的地盘合适?”

    四爷就又不说话了,却见傅春、海哥不约而同的起身,站在了四爷的身后。而白老大左看看右看看,也站在了四爷的身后。然后董老三跟着白老大,站了过去。

    吴木兰本就剩下七个人,死了两个,剩下五个,加上一个齐丽站在她身后。

    而林乔杉呢?看看身后的几个人。

    其中有三个,跟海哥关系莫逆的,朝林乔杉拱了拱手,然后站过去了。

    傅春朝以前的老弟兄们笑:“咱们的恩怨,今儿一笔勾销。兄弟们只想着自己的前程就行,不用考虑我。”

    然后又有俩,靠着四爷而去了。

    能靠着运输得来的利益瓜分地盘,这本身就是一种实力。国内很少有制|du的厂子,因为压根就没有这样的土壤。所以,七八成的du品其实都是靠从国外走私。最艰难,最危险的就是这条走私通道。能顺利的带货回来,这才是根本。

    以前都是靠着秃爷供给,至于秃爷的货是怎么来的,这个他们就不得而知了。

    这种东西,一般人都只信自己,不敢给别人带的。谁都有这种心理,那成了这位四爷的人,走的也就是自家的货。不怕被坑啊!

    吴木兰眯眼,她冷笑着看林雨桐:“不去对面吗?”

    对面是林乔杉。

    林雨桐看了林乔杉一眼:“不去!”

    吴木兰看了四爷一眼,又看林雨桐:“你们倒是打的好算盘。你是不是打算上那位四爷那边啊?老子一边,闺女一边,其实连起来,还是一家。反倒是我,a城容不下了我了吗?”

    善大妈就叹气:“木兰啊,在这一行,你得早点看清楚!这都是靠本事吃饭的。”

    林雨桐却对吴木兰摇头:“他是他,我是我。我们不是一码事。我确实去四爷那里,倒不是为了创造条件,跟林总联手挤兑你的。我就是看上他了……”她指向四爷:“我看上他了……”她笑嘻嘻的走过去,“四爷,小女子愿意自荐枕席,可否收留?”

    四爷起身,拉了林雨桐,拦着她的腰,然后跟善大妈告辞:“今儿也累了,明儿继续谈。”

    两人就这么相携而出了。

    后面却没人笑,谁也不认为动辄就杀人的林雨桐会自荐枕席,这两人凑在一块,还不定说什么呢?

    说什么呢?

    夫妻俩跟分开了几辈子似的,非得贴着对方,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心里才是平稳的。

    两人应付到现在,已经算是极限了。

    进了客房,从客厅滚到卧室,从卧室滚到卫生间,直到真累的不能动了,才躺在床上。

    林雨桐就问说:“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四爷坐起来靠在床头,手在桐桐的肩头一下一下抚摸着:“这人的身份,国家禁毒局的……为的是,内地出现的新型dupin,制du工厂,很可能就在a市……”

    啊!

    四爷当时醒过来的情况有点特殊,被人装在闷罐车里满世界的乱跑,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然后被赶下车,直接分一辆卡车,按照给的地址,开着车去送货。

    数百公里,就一个人,半车的货,别的一概没有。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只能开着导航走。那天的天还不好,台风,狂风暴雨的肆虐。

    车在路上停下来等台风过的时候,他才算是把脑子里的记忆给消化了。

    金司业,转业兵,之前在缉du大队,回来调到禁du局。做的一直都是特勤的工作。农村出身,父母兄弟姐妹都在农村老家,穷山沟沟的地方。家人无需知道他太多详细的信息,即便说了,他们也不大能明白。反正就是知道家里的老四确实挺能干的,都留在首都了。其他的,一概不知。这也给他的工作带来了便利。

    这次的任务也是一样,本来就是被派来摸清这些人的yundufandu的路线的,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在闷罐车里被换了人了。

    等明白他的处境的时候,正是台风来袭,而他开着货车,货车上多半是藏着货的。

    他怎么办的?

    他想办法给报了警。通知警方,台风天气下,有人接着天时走货。别人都急着将把货甩出去,再恶劣的天气也送。他不,找了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修车行停下,自己先把重要的零件给卸了,然后叫人家修。天气恶劣修不成?这种地方没有室内修车的地方。没事!我能等,叫我在你们这里避避雨就行。

    就这么着,一路运送的具体几辆车,他也不知道。但基本都被查获了。只有他,等了两天之后才运,却安全的运到了。

    货迟了,也比货被查了好啊!

    之后,每每运货,就想到他了。之前,还都说是他运气好,可多了几次之后就发现,人家真不是运气好,人家是有脑子。但货运到之后,卖出去之后被人查了的事,这不能怪运货的人吧。反正,货在他手里,没损失过。

    人家挺器重四爷的,四爷还用的人器重吗?他是急着要找桐桐的。可想要自由,哪里有那么容易。特勤的身份,就是一层约束,想自由自在来去自由,那是做梦。

    可桐桐还得找啊!于是,黑吃黑,这个雪球是越滚越大。四爷就寻思,要么,上面不允许自己这么干,把自己调回去算了。刚好有时间找桐桐。要么,上面就得默许自己这么干,由着自己查,查到哪里算哪里。这个过程,就是找人的过程。

    结果,他在户籍档案里找到了所有叫林雨桐的人,然后经过层层排查,最后发现,a城这边有个叫林雨桐的户籍档案,被改动过。别的信息没动,就是照片被动了。本来一个二十岁姑娘的照片,愣是被改成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的照片。这就引起了她的注意。

    “能做到这一点,可都是内部人员。”四爷就说:“本来还想翻墙看看那些保密档案,想想还是算了。一旦惊动了人,怕给你带来麻烦。干脆,就顺着a城这条线查过来了。”

    所以说,四爷跟她其实是一样的,两人这段时间,都是没有特别的目的性的。说是干着公差,其实那都是在找人的过程中顺带着干的。

    林雨桐就有些愣神:“这都走到这一步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正经活该干还是得干的。

    说真心话,林雨桐不喜欢这种日子。哪怕叫她满大街抓贼去呢,也好过这种跟地沟里的老鼠似的日子。

    四爷就摩挲她的后背:“有我呢!”

    是!有你呢!

    其实不管什么事情,我也可以的。其实你不在,我也很能干的。

    可是我就是喜欢,喜欢这一句‘有我呢’。

    好似时间跨越一万年,我依旧是你心里的傻姑娘。

    我也愿意永远做你的傻姑娘。

    所以,有你真好!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87.黑白人生(1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