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91.黑白人生(1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91.黑白人生(1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63580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91.黑白人生(1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15)

    还别说, 这位置换了换之后, 感觉就是不一样。

    林雨桐坐在主位上,强子自觉的坐在次位上, 本来他是负责记录的, 但是汤兰兰极力争取, 这姑娘当了两年警察了, 最多就是给预审室里送过几回资料。于是, 她就单独坐在侧面,做记录。

    审讯是公开透明的,嫌疑人压进来之前, 里面的录像设备就打开了。汤兰兰这个记录员, 也只是辅助性的工作。

    县城里, 这一套执行的并不严格。一组那些人审讯犯人,有时候是不开这玩意的。只有审的差不多的时候, 才会重复的询问问题,然后录下来作为证据。

    林雨桐就不说, 贾强人家是正儿八经考出来的。这小伙子不爱说话, 但心里有数的很,像是他这样没背景的,那你就是踏踏实实的干, 规规矩矩的干。真要是有点意外, 他这小肩膀可扛不起。因此, 他宁愿中午不吃饭, 先把里面的录像设备调控好, 这才开始的。

    犯人进去之前,设备就开车。犯人押解进去之后,差不多五分钟,三个人才进去。

    林雨桐朝这嫌疑人笑笑:“喝水吗?”不等对方回答,林雨桐就示意汤兰兰:“倒点热水。”

    纸杯子里的热水蒸汽升腾,叫人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下来。

    “姓名?”林雨桐端着茶杯子,放松的靠在椅背上问。

    “肖康。”这人低着头,盯着水杯子,没有与林雨桐对视。

    “年龄?”林雨桐又问。

    “四十二。”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虚岁。”

    “家里还有什么人?”她喝着杯子里的水,问的漫不经心,还发出不小的咕咚声。

    这人就觉得嗓子发干,不由的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家里还有老婆跟两个儿子。”

    “你两个儿子呢?”林雨桐就‘哎呦’一声:“那压力是挺大的。我爸就我哥一个儿子,还拼命的挣钱呢。现在给儿子娶媳妇,可不容易。要工作好,学历好,人长的好,这些要是都好,还能好点。要是这些都只一般,那可真是太难了。婚前得买房,按揭的还不行。不想背着房贷。得买车,七八万的国产还嫌弃拿不出手,至少也得十七八万的吧。”

    “得!”贾强心有余悸的样子:“我这也是好大学毕业的,年轻有为考上公务员了吧。可人家介绍的对象,只问了房子和车两样,连一顿饭都没吃完就走了。现在的小姑娘,都现实的很。”

    “那你爹妈可得愁死了吧。”林雨桐说着就看肖康:“你这俩儿子,将来得多少?按你这年龄算,你家大儿子得上高中了吧?”

    谁心里没有最柔软的地方呢?

    肖康的脸上就露出几分愁容来:“是!高二了。”

    “高二可是要紧的时候。要是不抓紧,这高三可就跟不上了。”贾强就特别热情:“文科还是理科?男孩学理科的都比较多。”

    肖康的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来:“理科,这小子还得过数学物理奥林匹克大赛,老师们都说了,有前途,以后考青华,完了去国外上学去。”

    “那这可了不得了。”林雨桐夸他:“人才啊!我当初上学还是靠我爸托关系上的,光是学费一年得一两万呢。要是我有你儿子一半争气,我爸得上祖坟烧香去。孩子肯定特懂事,不过你们做爹妈的肯定也没少费心。”

    “可不是嘛!”肖康带着几分唏嘘:“这小子上初中不学好。跟着一群子混混在外面瞎混。那些人是什么人?一伙子不干正事的,偷鸡摸狗啊!那时候家里的日子也不好过,这小子要的钱是一天比一天多。这小子傻啊,人家都是糊弄他的钱,跟着他吃吃喝喝的。刚开始我也管不住啊,你说你也不能要关着他吧。我是天天在后面跟着,一天到晚啥事都干不成,就怕他不学好。饶是这,都差点出了岔子。那些小子啊,是喝醉了酒什么事都敢干!偷鸡摸狗抢钱,这都是小意思。喝多了胡来,把东街的憨子愣是给打死了,弄了汽油在东边的野沟里给烧了……”

    说着,他就顿住了。然后猛地睁大了眼睛,慌张的端起纸杯子往肚子里灌,反倒是把杯子给打翻了。

    林雨桐收了脸上所有的笑意,变的冷硬了起来:“你知道这事?”

    “不……”肖康摇头:“我不知道……我也是听人说的……”

    “听谁说的?”林雨桐追问了一句。

    肖康笑了两声:“也是听人闲聊,至于谁说的,我早就忘了。是不是真的都不知道……估计都是人瞎说的,我也就回去说这……吓唬孩子的……”

    “哦!”林雨桐一副不强求的样子,“那就没事了。估计他们听说你在公安局说这个,也不至于找你家孩子的麻烦……”

    肖康的脸都白了:“别别别……不是!”他深吸一口气:“好,我说!这事我知道……我跟着我家小子,那天……”

    “哪天?”林雨桐呵斥了一声,问的就更具体了。

    肖康冷汗都下来了,随着他的叙述,才把事情搞明白。

    原来是去年的七月,夜里过了十二点了不见他儿子回家。于是出来找,一般这个点,就在夜市上吆五喝六的喝着呢。那天他也一肚子火气,去找了。结果到了夜市,远远看见几个人上了车,“我儿子当时虽然上车了,但他年纪最小,喝大了。路上一颠簸,醉的更厉害了。当时我是不知道的,我就是看着那兔崽子上了车,然后他们不知道从哪弄的小面包车,我骑着电摩在后面追。等追过去了,远远的就看见他们拖个人往车的后备箱塞。大概是看见来人了,也看不清楚是谁,开车就跑。我当时真吓坏了。紧跟着又追,还不敢喊叫,就怕别人听见……结果追过去的时候,那人身上的着了火了。远远看着,没我儿子,到车那边一看,这小子在里面睡的死的很。睡死了也好,什么也不知道最好。我就拿这事威胁这些小子,他们再敢跟我儿子混,我就报警。还跟他们说,要是我儿子找他们,就叫他们狠命的给我揍。只要是皮肉伤,不伤脑袋,补上筋骨,就随便打。我就是不想我儿子跟那些人混……”

    贾强激动的呼吸都不匀称,谁也没想到,这是案子套着案子的。

    这可是一桩杀人毁尸案。

    恶性案件啊!

    虽然要补录很多证据,但是这家伙如今说的这些,八成都是真的。

    林雨桐的语调就和缓起来了:“这件事虽然牵扯到你儿子,但是我们会尽量考虑孩子的前程,尽可能不去打搅他。能叫他在学校里安心上课。”她叫汤兰兰再给倒热水过去,这才道:“其实咱们话题都扯远了。不然既然说了,咱就别绕着圈子了。咱们尽量做到少去打搅你的家人,我也知道,如今这舆论……”

    “我知道我知道。”肖康不停的擦着头上的汗,只觉得这年轻的警官句句话都戳到他的软肋上。

    是!饶是叫人家知道自己是犯了什么事,那娘三个在县上还怎么过日子?

    大儿子要高考了,小儿子年纪还小,一想起来,那真是心如刀绞。

    “我……我实话说吧,当时我并不知道那玩意是dupin。”肖康抹了一把泪,“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是大货司机。常跑yun南这条线。去年秋里,也就是十月份的时候。他来了,说有一种苗药,特别好。问我代销不代销,说是一小包能给我两百块钱的纯利。其实我那药店的生意还可以,在医院对面呢,从来不缺生意。不过,他说的这个,利润也确实是高的吓人。我当是说你留上几包,我给推销推销,要是有人买,那我顺便就赚了。可这种药,没有药监局的合格证,我敢卖吗?当时就是一句客气话。心说过上一段时间,就跟他说没人买,这事就过去了。可是,这货到我店里才三天,就有人找上门来了。说是要一种止疼药,冲剂。还说是自己配出来的中药……那只有那一种了,我拿出来,人家拿了一小包,留下一千块钱就走了……然后陆陆续续的,留下那十几包,根本就不愁卖。买的多了,这利润就很可怕了。我就找那朋友再要货。他又给我送来,每次都不多,也就是半斤左右的样子。可是时间长了,我就觉得不对了。因为有几个人,我是认识的。不认识,也听过。都知道他们吸那玩意。而且,他们每次来,就是那样……眼泪鼻涕流着,浑身哆嗦着,看见我手里的药,就跟饿狼看见肉似的,我这心里咯噔一下,就知道这是啥玩意了。当天晚上我就去找那王八蛋了……”

    说着,他眼泪就下来了,狠狠的怕他自己巴掌:“也是我猪肉蒙了心了。他先是吓我,说我已经参与这事了,信不信他马上就去投案,然后把我咬出来。后来又说……既然知道了,就不是两百了,算是我单独的生意,一包能赚四百……这种生意很稳定的,每天都有十来个人瘾君子上门,卖个十来包,一天挣四五千块都是常事。您说,现在这小县城,什么买卖一天能赚四五千。就是那些最赚钱的房产开发商,还不是欠了这个欠那个,那生意要操多大的心。我这生意……操啥心?小县城,不像是大城市,查的那么紧……”

    “你这朋友,叫什么?住哪?大概多大年纪,家里都有什么人?”越问就越是详细了。

    “叫刘宝才。”肖康絮絮叨叨的,将关于刘宝才的事,凡是知道的,都说了。

    一个审讯,就耗费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

    等人被押下去,汤兰兰原地蹦了起来:“这回咱们扬眉吐气了。”

    贾强让林雨桐先走:“现在得找头儿吧,这得联合办案了。”

    光是杀人焚尸案,就牵扯到八个人,光是二组,肯定是不够的。

    汤兰兰和老赵也跟着忙起来了,各种的材料,都得他们写。

    至于申请逮捕令搜查令这些都是,得交给年三家。

    一看这成果,年三家脸上的褶子都明显少了。走路都带风了。

    等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周一帆正跟林三娃在办公室里说话了。这小子一句一个林叔叫着,以前好像一直喊老林来着。

    弄的林三娃脸上带着笑,心里却嫌弃的不行不行的。坚决认为是周一帆这小子发现她闺女的漂亮了,肯定有点图谋不轨的打算。

    “爸。”林雨桐进来,“怎么又来了?”

    “没按时回来吃饭,那怎么行了?”他指了指一大堆餐盒:“听说你们忙起来了,忙起来好忙起来好,以后这饭我按时给你送来。”

    那么一大堆,够十几个人吃的了。

    找他这么白送下去,光是伙食费,都比林雨桐挣的工资高。

    这怎么行呢?

    她把林三娃拉出去吓唬他:“要是真要什么,我打个电话,您给我送到楼下,我去楼下拿。如今这不一样了,我们办的案子都是大案要案,您说您的社交圈子那么广……万一你要是啥时候说漏了嘴,把我们要抓的人给惊了,您说您这不是砸你闺女的饭碗吗?咱这瓜田李下的,也注意注意。行不?”

    林三娃心说:屁大点的县城,还大案要案呢?

    行吧!孩子要脸。那就随她。

    把人哄回去了,那边微波炉叮咚叮咚的,菜一个个都热出来了,会议桌围一圈,就这么吃饭。

    老侯跟着林三家来了,也不客气,坐过来拿了一盒饭就过来夹菜:“你们的预审过程我看了……”事实上,一直就看了。贾强还有些生疏,明显没干过这差事,可林雨桐却明显是一老手,不管是一老手,还是一老油子。比如之前她说的那个‘估计他们听说你在公安局说这个,也不会找你儿子的麻烦’之类的话。这明显就是威胁的话。又不是黑社会,能这么说吗?老侯苦口婆心:“咱们还是以做思想工作为主,不能这么恐吓威胁。”

    林雨桐谦虚的应着:“肯定注意,尽量没有下一次。”

    老侯也就说说而已,提醒提醒年轻人。然后边吃饭边给大家打气:“……奖金肯定有,回头我给你们请功去……”

    一顿饭吃的欢呼着。

    但该干活还是得干。那几个小混子,跟治安管理大队联合办案,又联系了几个人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协查,队里剩下年三家老赵和汤兰兰支应。

    剩下的身强力壮的三人小组,又奔着刘宝才去了。

    刘宝才的情况不难调查,他自己买的货车,跑长途货运。找了派出所,请他们的人跟周围的邻居打听,知道他跑货还没回来。这一趟,最迟后天才能回来。

    于是,又得联系交警部门,凡是进省车辆,都要严查。知道货车的型号颜色车牌号,就很好追踪。剩下的就是等消息了。

    等三个人转回来,那八个人都给拎回来了。

    一个个的年纪都不大,打死人也是仗着酒劲失手了。不用怎么费心,自己就招了。

    别管案子好审不好审,总之很利索的,就能结案了。

    这根本就是一个谁也没想到的案子,可以说是走了狗屎运送到手里的。但架不住领导会运作了。

    指导员急着往上升呢,老侯也想扬眉吐气呢。于是,半个月的工夫,一组二组连续的立功,一起杀人抛尸案,一起杀人焚尸案。还有个一直能往下查的dupin 案,据说局领导到市局开会都被表扬了。

    还有官方微博,网络平台的报道。很是出了些风头。

    林雨桐就以这样的姿态,在局里站稳脚跟了。谁都不拿她当花瓶,但靠亲爹巴结人送进来的关系户了。

    转眼第三天,交管部门给了信息,刘宝才的车,已经进了高速路收费站,如果路上不耽搁,三个小时之后,就能回来。

    年三家刚叫了林雨桐:“你们准备一下……”

    话没说完了,老侯尴尬的进来:“……你什么不用跑了……小李这不是去a城了吗?他说他请兄弟单位协助,把人带回来算了。”

    周一帆当场就炸了:“侯队,不带这样的。我们是后娘养的还是怎的了?一组这不是硬抢吗?我们都审出来了,人只要逮回来……”

    “行了!”老侯瞪眼:“什么抢不抢,难听不难听?都是干工作吗?你们的功劳就是你们的功劳,谁也抢不了!”说着,语气又和缓了起来,“小同志,工作是干不完的。”说着,就甩了一把钥匙过来:“档案室里,还有些陈年旧案。年底了,上面要检查的。这案子一年一年攒着,都不好交代了。开展工作嘛,从哪里不是开始呢?我等着你们再立新功。”

    说完,然后施施然的走了。

    周一帆就嘀咕:“还说对咱们头好呢?好什么?”

    年三家低着头:“准备干活吧。别那么多牢骚!”说着又像是解释什么似的:“……侯队这个队长干了快十年了……苏副局听说要进局d委班子……”

    前后没关系的两句话。

    林雨桐却听懂了。以前就挺老林说,李群有后台,李群老婆的一个堂叔,在市局当领导。要是没记错的话,李群的老婆姓苏,在中学当老师。

    正因为年三家跟老侯的关系好,知道老侯的无奈,所以,持理解的态度。

    林雨桐对这个案子……执着度不高。哪怕是在a城留下个大尾巴要查,但如今这个角度不好。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案子太粗糙了。

    肖康将dupin大咧咧的放在收银柜台下面!简直有恃无恐。、

    说到底,还是之前一直没查。

    再有就是这个途径,刘宝才顶多就是个顺路从yun南带货的,量也不大。这案子的另一头直接拉到了yun南,难道县公安局有能力派人去那边追查去?不过是发个案情通报协查通报之类的东西,给那边提供一个线索罢了。剩下的事情,跟这边是没关系的。

    因此,估摸着查到刘宝才这里就算是结束了。最多再能从他的车上身上搜上小半斤的货,这就算是完了。

    一组二组,算起来,这段时间打成了平手。

    领导的苦衷也罢,玩平衡也罢,哪怕是年三家解释了,其他几个人的怨气也不小。

    年三家也是有骨气,人家直接打了个申请报告,要组建一个旧案清理小组。

    其实就是把二组单独给拉出来。

    老侯能说啥呢?叹了口气,行吧!就这么着吧。个看个的本事。

    然后贾强觉得,这次之所以被一组给抢了活了,主要是因为在一个办公室,消息给漏到那边去了。如今既然另外成立了一个组,咱们不如搬家,换个地方办公。

    于是,十四层,就成了新驻地。

    有些楼是没有像是四楼,十四楼这样的楼层的,嫌弃不吉利。但是公安局没这一套的讲究。但是办公的地点,却没设在四楼和十四楼。四楼充当后勤仓库,啥东西都往里塞,需要的时候才去取。十四楼就是档案室。

    这些档案都是旧档案了,如今都是电子档案,这些旧档案清理一遍,录成电子档案,也是其中的一项工作。

    电脑前打字这活,林雨桐不干。她帮着看档案,然后分类。把有意思的,有谱的案子挑出来,给年三家过一遍。

    强子、周一帆、汤兰兰主要是电脑录入。

    老赵负责后勤保障,说干还真就干起来了。

    等李群带着人回来,二组都搬完了。案子真跟林雨桐想的一样,刘宝才这次就带了三百克,上家在yun南。

    李群这人多圆滑啊,抢了案子了,又找过来请大家吃饭:“这次是我们不地道!当时也没想那么多,想着正好在a市呢,顺手的事。这不,闹了一场误会……”

    巴拉巴拉的,非要请客。

    一个大队的,人家还是副队长,估计很快要升了,面子还得给。

    不过吃饭的时候,周一帆和贾强两人相互使眼色,点菜下手可够狠的。

    什么贵点什么,其实菜花不了多少,主要是酒。警察的工资就那么点,平时大家喝酒,喝个百十块钱的酒就觉得很可以了。好几伙,这俩怂货,今儿直接点了上千块钱的西风,光是酒就把李群三分之一的工资给霍霍了。

    李群这人只哈哈笑,点着两人也不恼,“真有你们,叫你们给逮住了。”

    他在酒桌上笑语嫣嫣,很会活跃气氛,酒喝了一半了,就悄咪咪的样子跟大家分享消息:“……听说,咱们局要来一副局,听说这人很有些背景,从b京调下来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支棱着耳朵。

    周强还问:“部里来的?”

    李群摇头:“那就不是很清楚了,只说是b京来的,估计是八九不离十。”

    周一帆就摇头:“b京那么好的地方不呆着,跑到咱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干啥来了?”

    李群却哈哈笑,却不多言了。

    林雨桐心里估摸着,只怕四爷要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当天晚上,林雨桐就接到四爷的电话,说他明儿早上的飞机,下半晌的时候就应该到了。

    因此,这半天班上的,都有些心不在焉。

    什么二十年前丢牛丢骡子的案子,十五六年前人口的失踪案,七八年前池塘无名尸案,一个一个的滑过去。

    半下午的时候,汤兰兰出去上了一趟厕所,就带回新消息了:“来了个新副局,长的年轻人又帅……听说去八楼了……”

    林雨桐想起来了:她搬到十四楼并没有跟四爷说。

    赶紧放在卷宗要出去,结果门被敲响了。

    汤兰兰蹦蹦跶跶的去开门,然后惊呼一声:“新局长好。”

    四爷笑着点头:“还没上任,算不上。”他朝里面看过来,然后对着林雨桐招手:“桐桐!”

    只是一句简单的‘桐桐’,不知道为嘛的林雨桐的脸蹭一下就红了,被他给叫的心里又痒又麻。

    其他人的视线,不由的在两人之间来回的扫。

    林雨桐不自在了一瞬,就坦然了,然后跟年三家请假:“头儿,我请半天假。”

    年三家才像是反应过来了似的:“……好!行!去吧!”

    林雨桐还没过去呢,四爷的手先伸过来了,然后两人手拉手走了。

    等人走远了,周一帆才‘我c了’一声:“深藏不漏啊!”

    反正是够高调的,从十四楼下去的时候,电梯里本来就有人,然后一层一层的上人。林雨桐敢保证,两人出不了局里的大门,消息就传出去了。

    两人出来也不是没事做,四爷得安顿好啊!

    公安局后面,就是家属院。新盖的楼,精装修的,要住就给一套的要是,拎包就能住。从局里的后门出去,就是家属院。

    四爷给分的房子,是一套简单的小三居,家具家电都是全新的。后勤工作做的都不错。林雨桐过来收拾,衣服之类的东西,四爷就带了几件穿的。剩下的原主的东西,四爷估计也没用。因此,其实也没什么要收拾的。

    也就是被褥日常用品,要出去买。

    车就在局门口停着,两人出去买东西。路上没事,林雨桐就跟四爷说局里内部的事。

    这些事都不叫事,主要还是说得好好过日子。

    四爷就说:“哪天去你家,过个明路。”

    主要是为了领证结婚的。

    两人在一个单位,一个还是领导,这种关系谈恋爱,谁都会觉得有点别扭。

    尤其是在四爷上任之后,主动要求负责旧案清理工作。大家都觉得吧,这位新局长,呵呵啊,你们懂的:这就不是个干事的人!干啥来了?谈恋爱处对象来了?

    林三娃估计是听到消息了,所有人对他的态度都变了,那这好像……是吧!心态是有点不一样的。还偷摸的看了四爷两回,几次对着林雨桐欲言又止。

    林雨桐就说:“周末,去咱家吃饭,行不?”

    这是说要正式登门拜访的意思。

    林三娃又是喜又是忧啊:“闺女,说实话,找个当官的女婿,我也想。但还得看你的喜好……你得先保证将来不受委屈。可别只想着我怎么想……”

    行吧!意思林雨桐知道了,再三的保证说,肯定不会受委屈了,才把人给哄回去了。

    而四爷说负责旧案清查,就真的是别的事一概不管,亲自坐镇,跟着一块清理旧案。

    四爷跟年三家一起挑案子,年三家是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这些案子要是有什么线索可追查,也不会放了这么些年。所以他是苦大仇深啊,想挑出一件来入手都不容易。

    四爷把年三家放过去的案子又重新看了两遍,然后递给林雨桐:“你看看……”

    林雨桐接过来大致看一眼就知道是什么案子了。这都是她过了一遍手的卷宗。

    而这个卷宗上的案子,是三年前的一起强|奸案。

    案子的受害人,是下沟镇李家洼的寡妇李花花。案卷上的信息都是三年前的,三年前的李花花四十七岁,如今也都有五十了。

    三年前十二月二十七日早上七点多一点的时候,她被人从村口的柴火堆里扒拉出来。浑身上下的衣服被人扒光了。村民帮着报警,法医检查了,她是被人从后面用钝器打晕的,阴|道确实是有撕裂的伤口,身上也有一些软组织伤。但比较奇怪的事,作案人并没有在受害人的身上留下像是精液,毛发之类的东西。

    那天晚上李花花出门,是去表弟家借钱的。她准备给儿子结婚,可女方要的彩礼多。手里有点积蓄,都留着给儿子盖了结婚用的新房了。为了好说对象的,她还凑钱给儿子花了四万多买了一辆面包车。有房有车,人家女方张口要八万。

    凑不出来钱,她就去借钱了。但是出去借钱的事,并没人知道,她是临时起意的,连儿子都没说,不存在劫财的可能。再说了,当晚去了表弟家,人家家里就没人。她坐在人家门口等着,一等就是两小时也没见人回来。

    往回走的时候,都过了十点了。她不知道被人打晕了,什么也没看到。

    现场勘查的结果,基本没用。因为这种事当时惊动了附近好几个村的人来看热闹,早把现场给破坏干净了。

    林雨桐就拿出受害人的照片。从照片上看,李花花长的大大的圆饼脸,眉毛稀疏,眼睛细小,蒜头鼻子,厚嘴唇龅牙。头发乱七八糟的,说实话,从这照片上实在看不出惹人犯罪的动机。

    谁都知道这案子奇怪,可再是奇怪,也觉得无从下手。

    可新来的副局既然挑中了这个案子,那捏着鼻子也得认。

    年三家就收拾东西,打算带贾强和周一帆去。领导在,就不好带林雨桐了。本来要接触的受害人是女性,该带一个女警的。他看汤兰兰,汤兰兰果断的缩了。

    四爷就说:“强子和一帆打字快,留下录案卷吧。咱们三个走。”

    年三家:好吧!领导亲自下一线,他陪着就是了。老侯交代了,先顺着,看看情况再说。

    林雨桐见到李花花的时候,心里的疑惑更重了。

    李花花看起来一米五的身高,可体重估摸着,怎么着也得一百六七十斤的体重。不是脸看着圆,是整个人就是球状。而且是黑煤球!人收拾也不利索,头发油腻的贴在头上,十个指头指甲缝里黝黑,那黑垢跟长在指甲上了一样。眼角屎,不停的往上吸一下的黄鼻涕。还没走到跟前,都能闻见那种脚臭味儿。

    林雨桐没上去交谈,只当路过的看了看就转回来了。她直接问年三家:“我是不了解的男人的心理……你说这么个女人,什么样的男人能下的去嘴?”

    这话把年三家问的有些尴尬,他吭哧了一声:“正常的男人都下不去嘴。”说着,他就道:“咱们这么想,当时李群李队也这么想,大家都这么想。所以,当时就把目标对准了一些心智不全的男性,从十三四岁到七八十岁的,村子周围,只要出现过的都查了。还试着问了问,有没有路过的,流浪到这个地方的……你们也看了,确实是没找到……”

    四爷就说:“如果是心智不全,又是流浪到村子附近的……而这种人呢,或许不通男女之事,所以有撕裂,但是没留下东西。这都解释的通……可又另外一个疑问……如果是心智不全的人,他慌忙之中作案,一定非得把人的衣裳脱光,然后还顺带的带走吗?”

    不对!要脱那么重的一个女人的衣服,并不是容易的事。要拿走,就更说不通了。

    林雨桐点头:“所以,或许从一开始,方向就错了。”

    错了?

    哪里错了?

    林雨桐看年三家:“难道就没有可能是女人作案吗?”

    女人强|奸女人?

    年三家刚要反驳,却又愣住了,为什么不可能呢?“你的意思是,这不是为了强|奸而强|奸……”

    “制造一起假强|奸案,事实上对方只是想坐实受害人被‘强|奸’的事,为的是羞辱受害人……”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91.黑白人生(1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