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92.黑白人生(1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92.黑白人生(1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64521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92.黑白人生(1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16)

    这个想法, 还真是, 不管是当时办案的人, 还是如今的他, 都没有想到。一直都觉得是当时的现场被破坏了, 没有搜集到有用的线索。可却从来没有往女人这方面想过。

    要真是有这种可能,那这就得从李花花的人际关系开始调查。

    她平时的为人怎么样?跟谁有过矛盾?这才是需要调查的重点。

    于是, 三个人又去镇上的派出所, 找了民警, 叫他带着,去了村长家。

    村子不大,村里的事,差不多都能知道。何况是李花花出过那样事的人, 想打听很容易。

    林雨桐没听村长在那絮叨,倒是找了村长的老婆和儿媳妇, 那婆媳俩在厨房做饭,林雨桐过去搭把手, 跟这两人说话。

    女人关注点跟男人是截然不同的。

    村长老婆就问林雨桐:“是不是糟蹋李花花的人抓住了?”

    林雨桐笑笑没接话:“我们就是来问问。主要是怕她自己不想提过去那码子事, 给受害人造成第二次伤害……”

    “就她?还伤害?”村长老婆对此很不屑:“公安同志,要是怕伤害她, 那你们可看错了。哎呦!本来是个磕碜的事吧, 人家一点也不觉得磕碜。八辈子没见过男人似的,终于有个男人能看上她了, 在村里那走路都不一样了。”

    这倒是跟林雨桐想的不一样, “那倒是我想多了。要这么说, 她跟她男人这夫妻关系也不甚好?”

    村长老婆一脸的可惜:“人家都说好汉无好妻,这话是真对。李花花家的男人姚兵呢,那时候可是我们村顶顶好的小伙子,人长的精神,大高个,木匠瓦匠的活,没师傅人家也能学会。手扶拖拉机大卡车,上手就能开能修。多能干的人!结果呢?给李花花家盖房的时候,从房顶上给栽下来了。这一栽下来,拉到镇上的卫生院,人家说就那样了,醒了都站不起来了。你说这多可怜的。姚兵没爹妈,是五保户老太太捡回来的孩子。好容易长大了,能撑起门户了,结果出了这事了。老太太一口气没上来,不等姚兵醒过来,人就没了。村上帮忙把老太太埋了,这剩下的姚兵怎么办呢?半死不活的吊着一口气。这李家得负责吧。可李家不愿意拿钱啊!当时,姚兵跟我们村一姑娘陈芳,两人搞对象呢。眼看这都要结婚了,出事了。你说弄这一活死人的……陈芳倒是愿意,死活的愿意,就要跟姚兵结婚。陈家不乐意啊!好好的姑娘嫁过去算怎么一回事?这事也不能怪陈家,要是我自家的孩子,我也不能愿意不是?这是人之常情。”

    林雨桐点头:“可以理解。这过日子,是一辈子的事,不是头脑一热就能成的。真要嫁过去,三五个月,一两年的成,再往后,指不定得后悔。”

    村长老婆一拍手,把正在择的菜放下,跟林雨桐说起来:“陈芳长的好,陈家就托人赶紧给找对象,就找了镇上当时的铝合金厂上班的一个小伙子结婚了。前后也才不到一个月。当时结婚的时候啊,陈芳哭的那个惨啊!真是被塞上车的。陈芳嫁人了,姚兵咋办?一个亲人也没有。村上说叫李家出钱吧,李家那老不死的两口子,死活就是不愿意掏钱。这两口子只有李花花这一个闺女,你看那埋汰的……李家的老不死的老太太比李花花还埋汰。人家也是光棍,就说了,要不然把李花花嫁给姚兵。那就是等着姚兵死了,然后再给李花花找对象的。谁都知道姚兵那半死不活的,这李花花就是再嫁,那也是黄花大闺女。那能怎么办呢?只有这么着,姚兵才有人照看。要么说人这运道说不清道不明呢。结果结婚三个,陈芳这男人,车间出了事故了,人没了。而就巧了,姚兵半死不活的这么吊着,李家也就给喂一口稀饭,可人家醒了。不光是醒了,慢慢的也能起来了。腿脚还有点不灵便吧,但不至于瘫着不能动。你说着两人的命,咋就那么苦呢。陈芳回了娘家,肚子里带着个遗腹子。夫家那边呢,是死活不叫把这孩子打了。然后孩子生下来了,是个闺女,生下来就在村里落户了。母女俩呢,就在村里住。姚兵是死活不愿意跟李花花过,可李家那老两口不是东西啊,非是说姚兵这是想跟陈芳怎么着呢。动不动就上陈芳家闹去,还叫李家的外甥,李花花的表弟半夜爬陈芳的墙,祸害人家。愣是说人家勾搭人。逼得陈芳跳了井了。真跳了,然后被人给救上了。你说,遇上这混不吝的怎么办?姚兵也不提离婚了,但也不跟李花花过。两口子就没那事!姚兵一个人,在公路边搭了两间房,开了个修车铺。洗车给车加水修车换零件轮胎,从自行车到摩托车再到电摩电动自行车大货车,没有他不能拾掇的。自己过自己的,自己给自己做饭。李家一看这不是法子啊,不一块住,这不是就没孩子吗?李家就从李花花的表弟家,抱了个孩子来。姚兵也不管,每月给点钱就算了。姚兵不少挣钱,不过……挣的钱,人家都说,是补贴跟陈芳母女俩了。这都二十多年了吧,陈芳没嫁,姚兵也没跟李花花离,可也没跟李花花过。你说,这要是姚兵跟陈芳没个啥……也没人信啊。估摸着两人偷摸的在一块呢……姚兵死了,李花花是一分钱都没拿到。别看姚兵平时不管他们母子,可这有这个人跟没这个人,差别大着呢。至少以前,不用为吃穿发愁。现在呢,是要过日子,又要给儿子娶媳妇。说起来李花花也是不容易,男人不待见,养的那儿子呢?也是亲那边的亲爹妈。如今给孩子娶媳妇了,她就找她表弟借钱。可人家那边不是一个孩子,能给吗?这李花花就作呢!找陈芳要钱,没钱就叫把陈芳家的闺女,嫁给她儿子。人家那闺女是大学生还考上研究生了!她跑到a市人家孩子的学校闹,说了可多的难听话,又说陈芳是靠卖肉过日子的,又说人家还是勾搭他儿子怀孕打胎啥的,可着劲的糟蹋。闹的那孩子研究生也上不成了。后来去了南方……这两年也都没见那孩子回来。”

    “陈芳呢?”林雨桐就问:“跟着闺女一块走了?”

    “没有!”村长老婆叹了一口气:“一直在村里呢,也不怎么出来见人。十天半月的,都见不着一回。关着门也不出来。也就是她哥她嫂子离得近,常不常的过去看看……要不然,真是在家里出个啥事,也没人能知道。”

    林雨桐心里就有数了,这两人之间的仇怨,那结的不是一般的深。可她的心里,说实话,都有点后悔去查这个案子了。李花花这个人啊,要真说同情吧,那真同情不起来。

    她又问了李花花跟其他人的关系,还真谁结仇了之类的事。

    “就是老陈家。再没别人。”她就说:“其实看着横,但也是怂货。陈芳是孤儿寡母的,又跟姚兵不清不楚的这么多年,有时候闹起来了,大家也不好帮着陈芳。她就可着劲的欺负。要是换了别人家试试,她可没那个胆子。”然后又耻笑:“就她那样的,还有男人冒着坐牢的风险也要跟她那啥……我看啊,八成不是傻子就是呆子……”

    事情就是这么多事情,村长那边说的,跟他老婆说的有点不一样。但大致也没差什么。在证实陈芳跟李花花有大仇的这一点上,是一致的。

    出来了,心里有些唏嘘,但事情还得办。

    林雨桐敲开了陈芳家的门,看到陈芳的那一刻,她就一叹。

    陈芳却像是释然了一般:“我跟你们走。事情就是我干的!”

    林雨桐就低声跟年三家道:“她的身体看着可不怎么好。”

    年三家点头,看得出来,陈芳的年纪应该不大,可却都已经瘦得皮包骨了。

    陈芳笑了笑:“胃癌,晚期了。也活不了几天了。”

    是因为知道得病了,所以才干那样的事的。“其实我该直接杀了她的,可……就是下不了手。”她呵呵的笑,“其实当时,我应该跟着老姚走的……我们带着妮妮,在哪里挣不了一口饭呢。为什么要留在村里?”

    像是魔怔了一般。

    人被带回来了,可却直接送到了医院。还得专门派人去看着。

    这个案子,压了三年的案子,用了一天就告破了。人家说是新领导领导有方。四爷却说,他就是当了一回司机。然后主要是年三家这个工作干的好。年三家能应吗?敢应吗?事实上办案的思路是人家两人的。领导不打算冒头,可领导跟下属的关系不一般啊!

    因此,年三家是可劲的夸林雨桐。

    这个时候,四爷选的案子的优势就显出来了。强|奸案本来关注的人就多,又是个女人‘强|奸’女人的案子,后辈的故事又颇为叫人唏嘘。案情大白了,然后出于各种的猎奇心理,这案子没两天就传出来了。不管是本地的人知道,网络媒体也把这个案子当做一个噱头报道,点击量简直爆棚。

    林雨桐的名字当然是不会出现在媒体上 ,但是在内部,还真是出了名了。

    清查旧案,快速破案,有这两点,就足够出头了。

    内部的人打趣的时候都叫林雨桐‘神探’。

    林雨桐也不以为意,笑笑就过去了。她知道四爷的意思,四爷是想叫她出头。

    一个站在人群中央的人,但凡遭遇一点事,都会被无限的放大。就算那人查出是桐桐曾经干过什么,也会谨慎对待。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跟那种万众瞩目的人物比起来,明显后者更加叫人忌惮。

    林三娃可得意了,家里有个神探闺女,出去够张脸的。逢人就吹嘘:“当年这孩子其实想考艺校的,我就觉得她是当警察的料。看看,果不其然。”

    林雨桐暗笑:哪里是什么想考艺校,实在是文化课的水平不行。成绩上不去,考大学没指望。只想着像是艺校这一类学校,对文化课成绩要求不高。至于是专业课怎么办?林三娃一直觉得她闺女上幼儿园画的画都能展览,那肯定是有天赋,找个老师学上半年,估计是行的。当然了,找过三个老师,人家教了两节课就走了的事,林三娃早忘了。

    他最近心情好啊,不管是闺女的事,如今新开的这个分店,生意突然就红火起来,这也是值得他高兴的。

    以前都是人家打个电话来,说:老林啊,把饭送来吧。

    然后他就得巴巴的做好了,给送过去。量得大,有时候还得搭上饮料。更有那种动不动就是先记账,只说是月底结账的。可大部分时候,月底都不会给结账,有时候一拖半年,他还不好意思要的那种。不过他这人嘛,在这边开店主要不是为了赚钱,就是为了走路子嘛。只要能保本,赚不赚的无所谓了。

    可如今不一样了,打电话改成这样了:“老林啊,晚上咱们聚餐,给留个雅间……没雅间也行啊,大堂的桌子就行……要是生意忙不过来,你说话,咱们错开高峰期,八点再过去?”

    贴心的不得了,把可能出现的问题,统统给想到了。

    他心说,跟这些人打交道,第一次明白啥是春天般的温暖。

    来吃饭的人,也不对他吆五喝六了,年轻人自动的开始叫他林叔。也不说上菜慢了就骂娘,吆喝叫他上菜,一个个的都勤快的很,顾不上了自己上后厨端的也有。结账的时候也利索,把之前欠着的结清了不算,一个个的再不欠账了。还有像是李群这样的人,人家把他们组里半年的活动经费都放在这里了,“钱林叔你收着。我们下次聚餐,你直接从里面扣。用完了你就跟我说。做吃食行当咱们也清楚,挣的都是辛苦钱。”

    很会说话。

    其实到林三娃这份上,早不用他辛苦了。但像是小店铺,那真是从天不亮忙到十二点。才是真真的辛苦。早些年他也是那么过来的。

    跟人家说客气话,但这心里却骂娘:知道做生意不容易,以前咋不想着呢?

    随即又是苦笑:没有不懂道理的人!只要不愿意懂道理的人。现在这……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自家闺女谈了个好对象啊。人家是冲着闺女的男朋友来的。

    于是,这天,林雨桐见林三娃就跟牙疼似的走过来:“……那啥?都谈着呢,不上门是几个意思?是瞧不上咱们家,还是没想跟你长处啊!要是不愿意长处就算了,咱也不上赶着……”

    话没说完就被刘巧儿扔了一个靠垫过来:“胡沁什么呢?”她三两步过来,把林三娃霍开:“起开,我跟我闺女说。”一过来就换了一张脸,笑的跟朵花似的,说话的口音有点奇怪,南不南北不北的,“闺女,你听妈说,碰上这么个不错的,可不能错过了。这女人啊,过的好不好的,嫁什么男人很要紧啊。你看你妈我,嫁给你爸的时候,那日子真是一穷二白。自从跟了你爸,这吃苦受累的……”

    林雨桐耐心的听着,中间省略掉她啰嗦的两万字之后,人家才说了:“不管怎么着,这个女婿你必须给我拿下。”

    “成!拿下拿下。”说着,她就起身,“明天成吗?明天我们回来吃饭。”

    “明天?”刘巧儿蹭一下蹦起来,身上的肉圈圈颤了颤:“哎呦!家里还没收拾,菜还都没买呢。”说着,就急忙问:“明儿回来,是吃中饭还是晚饭?”

    “中饭晚饭都在家吃。”林雨桐出门:“明儿周末,我们不值班。”

    要吃两顿饭呢!

    这菜谱今儿得定吧。

    刘巧儿赶紧拿电话,翻保洁公司的号码:“给我多来几个人……对,要大清洁……地板打蜡?……行吧,打蜡打蜡!”

    林三娃看看脚下的地板:“打啥蜡啊?刚搬过来的,都是新的!”

    “我乐意!”刘巧儿说着,又起身蹭蹭蹭的往楼上跑。

    林三娃看的心里只忽悠:“你这又干啥去?”

    “把闺女的房间给收拾收拾。”她继续往上跑:“你别闲着,赶紧去买菜买肉去。”

    “明儿再去,新鲜。”林三娃不乐意。

    “你懂啥?”刘巧儿眼睛瞪着,“肘子晚上就得炖上。你先去定去,晚上二十点新鲜的货就到了。你再去取,回来我做,焖一晚上,味儿才好。”

    这娘们可真是疯了。

    心里鄙夷的不行,但是脚步一点都不满。心里还寻思着,光有好菜还不行,还得有好茶叶,好酒。要不然不上档次。想了想,又绕了一趟海鲜市场:“傻老娘们,光知道大鱼大肉……”

    定了海鲜,还专门跟儿子说了,店里做海鲜做的好的厨子,明儿一早就过来。至于店里的声音,爱咋咋的!少挣这一天的钱就饿死咱了?

    林雨桐是不知道这些的,她今儿本来也是可以休息的。可之前有汤兰兰的短信,问她能不能到局里给她顶半天班,她拉肚子了。

    所以,林雨桐跟家里也没啰嗦,上班去了。

    四爷今儿不在,去市里开会去了。到了冬季了嘛,像是盗窃之类的案子,就比较多发了。开会多半是为了这个的。

    林雨桐直接上了十四楼,汤兰兰拎着包就跑了:“受不了,肚子疼。得上医院去。”

    嘿!

    林雨桐并没有从汤兰兰的脸上看出什么她有什么不适来。装病呢!

    她就笑,问一边的强子:“怎么了这是?”

    强子就笑:“你也赶紧走吧,我把一帆叫过来值班吧。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治安大队的那些,要去抓赌。一入冬,人就清闲了。这没事玩几把的人就越来越多了。这赌博赌大的那些人,那是男女都有。治安大队那边就俩协警大姐。家里还都有孩子呢,谁愿意晚上去蹲点?他们到处找人抓差呢。”

    哦!这事啊!

    没事,叫的话就去吧。

    话落了没几分钟,外面就传来脚步声,走路咚咚咚的,脚步特别重。肯定是治安大队的队长老冯没错了。

    老冯进来之后‘嗳’了一声,探头看了看,“汤兰兰呢?”

    监狱林雨桐是领导的对象,好像抓人家的差有点不好吧。

    林雨桐就笑:“冯队,我去吧。”

    老冯犹豫了一下:“那行,咱走吧。晚上估计是……”

    “没事!”林雨桐一边走着一边给四爷发了短信。就跟着治安大队的一起行动了。

    老冯用人家,自然没太过分,叫林雨桐跟他一组。

    路上老冯还撺掇林雨桐:“你完全可以上我们队来嘛。要说起奖金,我跟你说,就数我们队的奖金多。尤其是这冬天,忙是真忙,但这奖金,那也是真不少。”

    “忙我是新的。”林雨桐失笑:“听说那两位大姐都扛不住了。”

    老冯苦笑:“咱们人手是真不够。你说招聘协警吧,主要还得考虑吃苦耐劳这一方面,是吧!女同志又是家庭又是孩子的,身体还都娇弱,不抗用。可这没有你们这些女同志,还真就不行。转不开!”

    说着话,车就朝城外开去了。

    “不在城里?”林雨桐还以为上哪逮去呢。

    “如今人家都放聪明了,谁还在城里?”

    结果一路沿着村里的生产路跑,足足跑出四十公里,才停下来。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地方。车停在一处小道边上,看着时不时的有一辆两车开进一处黑铁门。车灯照着斑驳的墙壁,能看到两个缺了比划的‘冷库’两字。

    这该是一处废弃的冷库。早些年建的冷库,都是用砖砌起来的墙和楼板盖的顶。顶上盖着足有一两米厚的土层。跟窑洞似的。这是一种自然冷藏的办法。

    后来,这样的冷库逐渐就被淘汰了。就荒废在这里了。

    这种很深的冷库有个好处,那就是冬暖夏凉。夏天最里面的温度,只有十几度。冬天里面的温度,也能保持在十四五度左右。

    “这些人,倒是会找地方。”林雨桐都服气了。这地方平时连个鬼影都不见。里面的地方也足够宽敞,车一辆一辆进去,还都是好车,可见这赌的也不小。

    这种蹲点枯燥的很,在车上,黑咕隆咚的,也不能玩手机或是干啥的。

    老冯就说:“你先睡会。且得等呢。”

    啥也不敢,就是在这里等,林雨桐真就特别踏实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都凌晨两点半了。老冯抱着杯子,茶水浓的直扑林雨桐的鼻子。

    “醒了?”老冯乐呵呵的,“醒了就准备准备,该动了。”

    林雨桐就把身上的衣服鞋带啥的检查好,腰里的铐子也都拿出来,老冯用湿帕子抹了一把脸,看了看手表。等到两点四十的时候,他喊了一声:“走!”

    然后好几处都冒出来人影,林雨桐看了一下,十几个人呢,都朝这边聚拢。

    林雨桐还是跟冯队一组,往里面去。

    可前面的那一队,手还没碰到门呢,就听到一声呼哨声。刺耳的哨子声骤然响起,一声紧于一声。

    坏了!

    人家在外面留着暗哨呢。

    前面的一队上去就推门,本来之前还虚掩着的门,这会子都关严实了。关严实了也不行啊!紧挨着的门的,最前面的手放在膝盖上,另一个踩着这个的手然后是肩膀,直到送上去。林雨桐把铐子也挂起来,要是实在不行,自己上算了。可这才一低头的空档,就听里面猛的一声轰鸣声,然后光线从露出来。还没等人反应过来,黑色的斑驳的铁门就被撞飞出去了。一辆闷罐车从里面猛的开了出来。

    林雨桐被气浪掀的都朝后退了好几米。

    人才一站稳,林雨桐就朝铁门撞飞的方向扑过去,要是没看错,刚才正有两个人扒拉着铁门的上沿,要往过翻呢。这会子跟铁门一起,都飞了出去。

    其他人有跟林雨桐一样过来看人的,也有急着开车去追闷罐车的。更有在门口拦截里面的人跟车的。

    林雨桐第一时间跑到撞飞的两人跟前,然后心都凉了。

    一个头撞到电线杆子上,一个是被铁门上头的那种一尺长的造型铁锥子插到了脖子上。她摸脉搏了,当场死亡。

    这两人林雨桐有印象,治安大队也常在‘老街坊’吃饭,这都是老林的熟人。林雨桐进进出出的也跟两人打招呼。这两人一个二十五六,才刚结婚,媳妇正怀着孩子。一个三十出头,孩子还在上幼儿园。

    妈|的!

    不就是抓赌吗?不就是罚款吗?至于这样吗?两条命啊,就这么说没就没了。

    她蹭一下站起来,飞速的跑到警车上,踩着油门就追。谁在后面喊什么也听不见了。一心想着,就是要把这孙子给逮回来。

    油门踩到底,顺着村村通的水泥路面狂追。四五分钟之后,就能看到这闷罐车的影子了。它到底是不如小车快,那家伙也机灵,死活是不敢上大路。这会子,大路上肯定已经有拦截了。

    他只顺着小路跑,林雨桐紧追不舍。眼看这就要追上了,这家伙猛的停车,然后朝后倒了过来,速度猛的很。

    林雨桐刹车一踩,紧跟着就从车上滚下来。这大家伙还真敢朝后退,警车被撞的偏了方向不说,还朝后移了十几米。

    林雨桐一跃而起,借着车头上司机上下的脚踩的那一愣台阶,扒着上了车,然后从车窗里伸进去手,将司机的胳膊给拽出了。车继续往前走,一个大男人也不是那么容易拉动的。林雨桐的脚在车门上一蹬,借着这股子劲儿,人直接就朝外飞。可她死拽着司机不撒手,这股子猛劲那家伙要是不跟着出来,他的胳膊得生生的扯下来。人的劲不可怕,可怕的是借着车前进的劲。他一疼,脖子一缩,身体朝被拉扯的这个方向一倾斜,整个人被林雨桐拉的就撤了出来。

    老冯带着人过来,车灯打在外面,把这个场景看的真真的。

    两个人就这么飞下去了。路的两边都是鱼池。一边是两个人扑腾一下掉鱼池里了,一边是罐车没有人掌控,顺着路的另一边的鱼塘方向,栽了下去。

    “救人!快救人!”

    不用人救,到了下面林雨桐拉着这家伙也没撒手。直接将人给砍晕了将他往出拖。在水里,不受控制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干脆揍晕了,带上去省事。

    游到边上的时候,救援的人才来。

    老冯看着林雨桐还能自己爬上来,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刚才,真的是心都给吓飞了。

    这会子他还不确定另外两个是啥情况,瞧着不好,但心里还存着侥幸。叫了0,也给局里做了汇报。

    这会子担架从车上下来,医生紧跟着下来之后,给的答案果然是摇头。

    然后人放在担架上,床单将人从头到脚盖了个严实。

    后面不知道谁开始呜咽,然后是一群人红了眼眶,压抑着哭声。

    局里的人也来了,四爷从车上下来,先看林雨桐。林雨桐摇头,示意自己没事,还是局长说林雨桐:“赶紧了,去救护车上,去医院做个检查。”

    领导来了很多个,本来四爷要跟的。林雨桐摇头,跟去了,这牺牲的两人的家属工作,就得四爷来做。这种事比处理更多的麻烦事还难。

    四爷知道桐桐的意思,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给抱她包起来:“你先去医院,我随后就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林三娃消息灵通,马上就知道了。

    林雨桐到医院的时候,林家一家三口都到了。

    刘巧儿能埋怨死林三娃:“都说了,不当警察不当警察。你看看,这现在连抓个赌博,这都能把命丢了。”

    等林雨桐下来,浑身湿淋淋的。这都立冬了,这湿衣服穿了一路,这不是作病吗?

    “真没事!”林雨桐怎么安抚,都不行。

    事实上却是是没事,就是胳膊上有两块擦伤,再没别的了。

    在医院换了病号服,检查了所有能检查的项目。确认没问题,

    四爷来的时候,是早上八点刚过。林雨桐换衣服,正准备回家呢。

    刘巧儿见四爷赶来了,神色也才好起来:“是金局吧?”

    “您客气,叫我小金就行。”他嘴上应付着,却抓了桐桐的手腕看:“蹭哪了?你怎么就那么能耐呢?”

    之前还不知道咋回事,如今听了汇报才知道,桐桐到底是干了啥?

    他面色不好:“你就让他跑,看他能跑哪去?逮住后面的人,随便一个都能供出他是谁。天罗地网的,他是能上天还是能入地?你还真当演电影呢?飞车去追,赶跳上外面的脚踏把人愣是从车窗里揪出来……你多能耐啊!黑灯瞎火的,鱼塘里是啥情况你清楚吗?要是抽了水的淤泥,你这么跌进去,你知道后果吗?”

    林家人听的脸都白了,刚开始林大志还觉得这人太不把自家妹子当回事,咋就能这么大呼小叫呢。如今一听,他第一个就说:“该!就该这么收拾!当了警察了,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

    林三娃就觉得,这个……警局的领导还得巴结啊!一天不把闺女调到户籍科,他一天都不能安稳。

    这女婿一上来就疾言厉色,嗯!挺好!这至少说明是紧张了。

    回去的路上,一家人对四爷的态度都可好了,但每一个人愿意搭理桐桐。

    林雨桐摸摸鼻子,“你不知道,我也一看见人成了那样了……我当是就火了,要是不把那孙子带逮住了,我心里的那把火就下不去……”

    刘巧儿就冷嘲热讽:“你爸就是一混混,这还愣是培养出一个嫉恶如仇的大侠了。这么着,先把你爸给收拾了……”

    得!这是没法说了。

    到家林雨桐就赖在沙发上了,往哪一躺,反正也没人愿意搭理她,她就那么赖着吧。

    反倒是四爷,成了香饽饽了。林三娃这包打听的性子,又开始打听了。

    “这不对啊!”他就说,“就是一赌博,他跑什么啊?”

    说的是呢!

    四爷也是给林雨桐解惑:“a级通缉犯。这家伙一直藏的挺好,结果查赌给吓着了,想跑来着,谁能想到外面一伙子警察。人都撞飞了,他不怕也不行了。”

    林大志端了吃的从厨房出来,吓了一跳:“a级啊!”他看林雨桐:“桐桐这是立功了吧。”

    可不是嘛!给人代班,原以为就是押解几个女赌徒,谁知道这都能碰上通缉犯。

    这运气,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了。

    林雨桐就问:“犯了什么事被通缉的?”

    “灭门,杀了一家五口。”四爷就说:“在逃十一年了。可紧了审讯室,就喊冤枉。死活不承认他杀了人。”

    林雨桐皱眉,这都把警察撞死了,他的结局已经注定了。改变不了结局,但却喊冤。

    这事还真是。

    要真是曾经的案子是个冤案,那如今这样的后果,又该怪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92.黑白人生(1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