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94.黑白人生(18)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94.黑白人生(18)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67015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94.黑白人生(18)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18)

    其实, 要想彻底瞒住, 压根就不可能。林雨桐接触过的黄毛等人, 但人多人心就杂了, 谁知道会不会谁在知道或者是不知道的时候,说上一两句对别人来说,特别重要的话呢。

    可等林雨桐去物业找人的时候,就那么巧, 就是有个过来试工的, 试了一天就不干的人。至于说照片, 没有。物业经理怕惹上麻烦:“咱可不是随便叫人就进小区的, 这不, 他没带身份证, 还把他媳妇的身份证在这里压着呢。”

    林雨桐瞥了一眼:“假的。”

    “假的?”经理都慌了:“谁能想到他拿假的糊弄我呢?再说了, 咱这小区的保洁,那也是保洁。为了这个骗人……”

    林雨桐提醒他:“这要是逃犯, 给你弄个假的身份证,你不也收留了?”

    “哎呦!我的林警官咧。”经理指了指对面,“哪个逃犯往咱们这里跑嘛。”

    说的也是!

    对面就是公安局, 一般人是不会跑这里撒野来。至于说颜家的那个盗窃案,那纯粹就是诈骗的性质多些。

    林雨桐叫经理配合,去公安局, 看看能不能画一张素描的相来。

    把经理尴尬的不行:“……那什么……我就是在小区门口贴招聘告示的时候, 人家撞上来问的。他也是临时起意的应该。反正我见的时候, 他就戴了一顶破羽绒服的上面的帽子, 我也看来是啥脸型,脸盘的大小也分辨不出来。感觉好像眼睛鼻子嘴都挤在最中间这一溜了。好带着一副镜片很厚的破眼镜,半拉子镜片都用黑胶带沾着。说实话,那光注意这打扮了,也觉得这人可怜,才叫他试试的。要不然不能这么随意……”

    所以就是说:也没看清人家的长相。

    “不过这人结巴。”经理说着眼睛都亮了,好似这样就能将功补过似的。

    可这结巴许是真的,许是假的。这玩意是最好装的。根本就做不得数。

    得!线索到这里就算是断了。

    不过如今唯一肯定的就是,有人暗中在查自己。

    林雨桐对自己倒是不担心,可这家里毕竟是有亲人的。林家三口怎么办?

    这一次,林雨桐给江社友打了电话,把情况说了:“……我希望我哪怕走了,关于我的事,你们也不要隐瞒我。我无所谓,打从踏进这一行,我心里有数。对时不时蹦出来的麻烦,心理也有准备。但是我父母不一样……”

    江社友无奈的很:“你想多了。如今林神探在业内也算是小有知名度的。要查你,太简单了。不用那么多此一举的,还专门绕着你家走了十二圈。你是关心则乱了!我觉得对象的行为,不像是要拿你如何,而是要挑战你的耐心。想叫你时时刻刻都提醒吊胆。至于这人是谁……牵扯进案子的,如今都收押着呢。他们的手还没那么长……”

    那这能是谁呢?

    不管这人的目的是什么,但这冲着自己来的,是肯定的。

    心这么提着,怎么也不安稳。

    她想观察几天,实在不行,就得跟林三娃摊牌。叫他提高警惕这总没错的。林三娃这人,黑的白的都能混,他的神经没那么脆弱。

    这回还真说着了。林三娃如今嘛,生意有儿子照看,闺女有本事,还找了个当官的女婿。还有啥可操心的?唯一需要操心的就是儿子的婚事。

    对儿子的婚事,他是有想法的。说实话,儿子的媳妇不难找,店里的服务员想当老板娘的多了去了。可凡是有这心思的,长的花里胡哨的,都被打发了。剩下的就是本分老实的孩子。他那时候挑媳妇,是没的挑。现在给儿子说媳妇,他觉得,他得挑挑。最好的莫过于公安局里的内勤女警。瞧瞧!多漂亮。

    每天督促着儿子常在新店这边呆着,见了女警要热情一些,主动一些的林三娃,除了这事好像也没啥事了。在小小的县城了,从一无所有混成他这样的,就能当得起‘成就’两个字了。

    谁见了不夸一声,老林如今的事差不多算是办完了。

    这个‘事’就是普遍认为的人活在世上的任务,给儿女把工作安排好,然后把儿女的婚嫁大事忙完了,这一辈子的事才算是办完了。人要是万一一闭眼,在大部分看来,这就是可以放心走的节奏。

    林三娃也是这么认为的。

    提前进入了养老模式,整天抱着个茶杯子,坐在避风的地方,晒太阳呢。他这人,谁都能聊得来。有事没事的,他呆的地方就聚拢一圈的人。

    有些爱占小便宜的,过来混两根好烟抽。有那关系好的,觉得能张得了嘴的,挤兑着林三娃,叫他拿好茶叶出来。

    林三娃爱嘚瑟,四爷弄来的好茶叶,给送了两盒,这可不得了了,逢人就吹女婿给的孝敬。有了孝敬来的好茶叶,边上的老头子们比往常多围了一倍。

    在一块就胡吹呗,看谁吹的邪乎,能从美国总统竞选说到街东头王大爷的第五任老伴儿养的那条杂毛狗。反正是啥都聊呗。

    围过来的,有些是住在附近的。有些是专门骑车开车遛弯过来的。从店里的杂物房搬上两旧桌子出来,塑料板凳一放,可以打麻将,也不赌钱,就是烟啊,瓜子啊,糖的赌。不打牌在一边看看,下棋也好,干啥也好,边玩边聊。店里供应免费的茶水,吃饭的时候,一人五块钱的友情价,能吃一大海碗的面条或是菜盖饭,还能外加免费的骨头汤。

    挺好!

    这伙子人里,又有一半是那种年轻的时候善于混的人。一个个的眼睛贼溜溜的,精明着呢。

    这天,瞧见有个小子上老街坊来吃饭,来的早,走的晚。一顿午饭,他差不多能吃两小时。不过这不奇怪,外面天冷,许是在里面消磨时间。

    然后第二天,这小伙子又来了,还是要了一碗面,又是两个小时。别看林三娃坐在店外面,可隔着玻璃窗,把里面的情况看了个清楚。这小子闯了一次厨房,说是走错了。随后又去了三次厕所。

    第三天这家伙又来了,就有老伙计说了:“这事不对啊!我可注意了,这小子每次都是坐公交来了。”县城里的公交车,也就那么几路。其他的公交车都是去乡镇的。压根就不从这边过。而这边是新盖的,通往这边的公交是半个小时一趟,但从来都不准点。公交站彼此之间相隔的远,反正感觉比大城市的公交站,隔得远的多。

    这一片除了医院、公安局、封闭式的中学之外,就是这一片别墅小区连带着小区外围开的这些小铺子。小超市,三两个卖米线米粉面皮的小店,三两个买包子油条豆浆的早点铺子。另外就是水果店和药店。药店和水果店都离这里有一点距离,那边倒是很多的街边摊,稍微繁华一些。但这个来吃饭的小伙没往那边去啊。从繁华的地方来,在最不繁华的地方停下来,找这里最大的一个馆子,却只吃一碗面。老林家的馆子在县上是比较上档次的馆子,招待亲朋比较有面子的地方。还承包各种宴席的。在这里吃一碗面,如果不是会员价,那得十八。还是最朴素的酸汤面。一小撮香菜小葱,连点臊子都没有的。可边上小黑饭馆,三五张桌子。里面的面条一碗是八块,还带两块薄薄的牛肉铺在面上。这种实惠型的不选,偏选这样的。在里面耽搁两小时,然后又原路返回,在马路对面等公交。

    愣是看不出这人到这里是干啥的。

    如果目的不是‘老街坊’,谁都不信。

    林三娃细心,这天就不急着回家。愣是等到打烊了,这才跟儿子两个人,把店里齐齐检查了一遍。

    这一检查,果然就出事了。

    在卫生间马桶的水箱里,发现了密封的极好的小塑料袋包装。每个里面都有,一共发现了八包。

    林大志就道:“我去给桐桐和金局打电话。”

    “放屁!”林三娃骂道:“打一一零报警!”

    所以,林雨桐来的比年三家到的还晚。四爷也正在林家,林大志电话一打过来,两人就赶紧过来,还是迟了一步。

    林三家看着桌上的八包东西,跟林雨桐道:“至少十克。”

    一克就是一千,这十克就是一万。

    这陷害的手段,可真是……舍得。

    林雨桐敏锐的觉得,这是陷害。

    当然了,年三家不知道这里面的事,就说:“这种藏du的的方式还真是心大。”

    藏在别人的地盘,也是没谁了。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他觉得:“……如果来馆子吃饭,顺便交易,还真就不容易被发现。谁能想到这些人已经猖狂的赶在公安局门口干这事。”

    林雨桐和四爷都没言语。很多事都是保密的,暂时是不能说的。

    她提醒林三娃:“其他几家店呢?还没查吧?”

    这一提醒,林三娃一拍脑袋:“还真忘了。”他看年三家:“还是拜托年队带人跑一趟吧,我这到底……万一查的不仔细呢?”

    这边留下查监控录像的人,那边年三家果然从林家的几家店里,查出东西来了。

    六家店面,一共查出一百七十三点六克。

    这些东西真要是自己发现不了,被人举报再被警察查出来,都够林家父子在里面蹲上几十年的了。

    林雨桐心里就有了怒气,如今没举报,只怕这是还没放够他们期望中的量。超过两百克,那一辈子也别想出来,要是再多,足够枪毙的了。

    这人是要下死手了!

    这一次,年三家再不能说这是小dufan别出心裁的藏du 了。要不然这也太巧了,别人家不藏,只往林家藏。

    案子就是这么一种情况,但林雨桐却不能参与这个案子,她得回避。

    包括四爷在内,都尽量不要参与这个案子。

    可案子的进展,四爷还是能知道的:“……六家店里,进出的是一个人。前前后后也就是一周的事。人查出来了,叫葛东,二十六岁,yun南人。”

    “人没抓住!”林雨桐肯定的道。

    没错!人没抓住。

    四爷就说:“这背后的人,是要报复,而不是要试探什么。所以,不会是内部那个钉子,也不会是什么菩萨这一类的人。坏了的网络他们在填补起来就是了,报复一个警察。不会是他们的作风。”

    林雨桐的看向四爷:“你怀疑……”她点点头:“不是没有可能!”

    她这次打了宁采的电话:“能帮我查两个人吗?”

    这个查,应该就是私下查的意思。

    宁采应承:“你说。”

    “帮我查一下李初云和林双鹏最近的情况。”除了他们,再想不到是谁了。

    像是白老大董老三这些人,他们的马仔不会为他们冒这样的风险。

    宁采应的很利索:“等我消息。”

    而年三家这边,也逮着林三娃问呢:“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你想想,跟什么人结过怨?”

    林三娃一脸的苦笑:“年队啊,咱也是熟人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早些年那要说得罪人,肯定是得罪过。这几年,我只有结缘的人,没有结怨的人。儿女都大了,都是老脸的人,我不顾自己的脸,能不顾孩子的脸吗?”

    这倒也是。

    回来周一帆就说:“会不会是之前我们破的那个du品案,人家来报复?”

    那个小不点案子,至于的吗?

    但还是得找李群打听打听,万一呢。这件案子的后续都是李群他们组当时接手的。

    这可把李群愁的:“要不,我再去审审?”

    不用他们再审,这个案子就不再县局的手里了。

    江社友带着人亲自来了,直接去了局长办公室,将一份需要保密的文件给对方看了。这位面色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然后请江处长坐着,直接打电话给林雨桐,把林雨桐叫过去。

    林雨桐第一次跟这位局长接触。再看他的脸,就觉得比之前跟四爷见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还和缓。可等在办公室里见到江社友,一切就都有了答案。

    “小林!”江社友站起来,“我来晚了。”

    林雨桐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收了:“你们的保密工作真是堪忧!”

    江社友苦笑:“这个事情……我们接手。你叫宁采查的两个人,最近确实是有些异动。这背后是不是还有怂恿的人,暂时还不清楚。所以这个案子……”

    “谁查无所谓。”林雨桐就问:“你能保证,没人再来打搅我吗?”

    江社友叹了一声:“这次的性质,你应该清楚。这是报复,不是对你的忌惮。我想,你要是一辈子只做一个治安大队的治安民警,想来,应该没人会找你的不自在。”

    那就是只要牵扯到查du,就会牵扯到一些人敏感的神|经。

    “明白!”林雨桐没继续纠缠,说完起身就要走。

    江社友跟着起身:“我跟你保证,不会再有人打搅你的家人。有些人不露头,但我想给他们一个教训还是能。”

    那是他的事,林雨桐不想知道。

    局长听的云里雾里,看着林雨桐离开的背景就若有所思。江社友就说:“让你见笑了。你知道的,干我们这一行的,很少有不桀骜的。”

    局长却不这么认为,他一直觉得林三娃这闺女性子挺好的。反正要不是江社友来这一趟,她都不知道这样一个孩子,还有那么一个经历。甚至是立了二等功的。

    江社友来的匆忙走的匆忙,但县局就这么大点的地方,消息早传开了。连林雨桐去了都知道。

    紧跟着案子就被移交了,说是要跟那边并案处理。

    年三家什么也没说,但心里多少是有些猜测。于是,对林雨桐倒是更放手了。

    而林雨桐呢?就寻思着:“暂时别的案子是不能碰了。反倒是别的案子得弄出点动静来。”

    她跟四爷在二楼的客厅坐着商量呢,林大志上来了:“你快消停点吧。上次那事还没完呢。啥都没交代这就算过去了?你老实说,在省城的时候小半年都联系不到你,你干啥了?”

    知道的还挺多。

    林雨桐只不言语,问他:“今儿怎么没上店里去?”

    林大志指了指楼下:“这不是给你送案子来了吗?下去看看去!”

    啥叫送案子的?

    林雨桐还以为是同事来家里说事了,谁想到客厅里坐着个五十来岁年纪的男人。林雨桐记忆里有,但她本人并没有见过。

    这个男人叫李国富,按理说林雨桐得叫他姑父。

    没错,就是姑父。林三娃上面本来有两姐姐的,但是这俩姐姐不是当年被亲戚没带回去养了吗?带回去的孩子能养多好,在家里做家务帮着人家带孩子,也没上啥学。到了年纪,要了一笔彩礼,就给发嫁了。

    林三娃的大姐就嫁给李国富了。李国富家里就他一个,缺了一根手指,爹妈是花了大价钱才取了了会做活的林大姐家去的。林大姐嫁过去,生了俩闺女,一辈子过的也还行。虽然婆婆多有刁难,但这嫁出去了,有自由了,就急着想接济她弟弟去了。那时候林三娃刚结婚,日子也不一定好过。林大姐偷着接济的那点,虽然不顶事,但对于跟野孩子一样长大的林三娃来说,这突然有了亲人的感觉,还是叫人鼻子发酸。感动啊!感动的结果当然是给姐姐撑腰了!有这么个亲兄弟,李家对这媳妇也很慎重。婆婆都不敢多过分,生了俩闺女也没受多少难听话。日子也算是顺遂。李国富是柳义县煤矿的,李大姐跟刘巧儿学了做米线的手艺,在煤矿上开了个小吃店。日子真不算是紧巴。这么过了二十多年,把大闺女嫁了,给二闺女招赘了个女婿进门了。然后她呢?糖尿病拖了三年,引发了一系列的并发症,年初的时候去世了。

    亲姑姑去世了,要是那还孩子来,这还是外甥女上舅舅家了,对吧!好歹理直气壮的吧。这姑父……当然也还是姑父。可要是姑父另娶了……如今也不是古代,还认这姻亲吗?早滚犊子吧。

    据说这位姑父可是在那位大姑死后两个月就找了老伴儿了。把二闺女和招赘的来的女婿都赶到铺子里住去了。这事,林雨桐还听刘巧儿念叨过,那二表姐如今在城郊的镇子上开饭馆,从院子到院子前面附带的店面,都是林三娃帮着置办的。林三娃那时候就说了:钱不急着还,觉得手里宽裕了再给。要是手里紧,就先别着急,只管办他们的正事就行。

    这些事,林雨桐听听就算了。这种事不少见,像是大姑父这样的人,也不少见。

    按说这样的关系现在登门就很尴尬了,这怎么好意思上门的。

    林雨桐也没叫姑父,只笑了笑坐过去:“您来了?”

    李国富尴尬的笑笑:“这不是……知道咱们桐桐有本事,是神探了,实在没办法了,你表姐才劝着我来了……”

    话没说完,门外进来个小媳妇,扶着刘巧儿进来:“话可别这么说,我可没说叫你找我舅舅来。你要不是心疼你的钱,你能来吗?”

    这就是大表姐了。

    林雨桐打了招呼,让了让身边的沙发,叫她在边上坐,就问是啥事。

    二表姐就冲着李国富冷笑:“……家里的钱全被那个女人拿走了……那女人如今找不见了……”

    “怎么找不见了?”林雨桐就打断问了一句。

    “就是他们俩吵了一架,然后第二天,那女人出门,他还当是人家买菜去了,结果就一去不回了。也报警了,但是人家怎么立案?两口子吵架置气,立案有啥用?”

    林雨桐就听明白了:“是领了结婚证的吧?”

    没领证还好说,要是领证了,这家务事叫警察怎么管?

    李国富点头:“是领了证了!但是我怀疑这领证的人和跟我过日子的人不是一个人。这要不是一个人,是不是我的钱就能追回来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

    她还没问了,刘巧儿就先问了:“到底是多少钱?”

    “三十七万多。”二表姐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我妈省吃俭用的,这钱都是我妈攒下来的。煤矿……前些年只发一半工资,连他都养不活。后来他干脆就下岗了,煤矿都承包给煤老板了,他宁肯给人家看门当保安,也不愿意回店里给我妈搭把手,就嫌弃累。一辈子把懒当了个真。那点钱,全是我妈半辈子五毛一块的攒下来的。她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就觉得没有儿子,怕将来没有养老钱。存啊存的。这钱我知道,但我们姐俩从来没有打过这钱的主意。你们是不知道啊,我妈这一辈子……啥都捡着便宜的买。街上又那种处理的有瑕疵的床单被罩啥的,我妈碰上就买。别说她一辈子用不完,就是我跟我姐一辈子都用不完。柜子里塞的满满当当的。可这次我回去,啥都是都没搬空了。我妈买的几柜子的存货,还有这些年舅舅舅妈给我妈买的皮衣羽绒服那些好衣裳,一件都没剩下,全给搬空了。这可不是一天能搬完的。他是死人啊,人家那么把家里的东西往出拿,他都不知道?”

    李国富尴尬的低着头,很有些坐立难安。

    刘巧儿的脸上就有些怒色,才要说话,林雨桐一把给摁住了,把话题给转回来了:“钱要紧!先问钱的事。”

    也对!

    这钱找回来就是俩外甥女的。李国富被骗不被骗这个不管,但这钱得找回来了。

    刘巧儿不说话了,林雨桐才问李国富:“你怎么知道跟你领证的和跟你结婚的不是一个人?双胞胎?!”

    李国富的脸跟叫谁扇了几个巴掌似的:“……别人许是看不出来,这一块过日子的,躺在床上,怎么会分不清是不是同一个女人?”

    双胞胎小时候是不太好分,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始终很相像的,可真不多。

    那女人到一个新地方,熟悉的人不多,要是不常露面的话,是不容易叫人发现。但就像是李国富说的,他们是熟悉的人。熟悉的人想来一眼都能看出来的。

    林雨桐的脸就冷下来了:“要想把钱追回来,最好原原本本的说,我只听实话。”

    李国富一下子就起身了:“说不定是我想多了,她过几天就回来了……”

    二表姐就冷笑:“回去也行,不找也行。但咱们话可说到明处。以后,有我一碗饭吃就有你一碗饭吃。但别的没有,穿的我给你买好,一个月三百块钱的零用钱看你是抽烟还是干啥。再别的,一分多的都没有。我不缺你吃不缺你穿,就这样……”

    李国富要出去的脚步果然顿住了,重新就坐回来,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我是去年年底上县城的时候,认识的姚依。”

    林家的人和二表姐都变了脸色。去年林大姑还没死呢。

    李国富也一副豁出去的样子:“男人……谁还没点需要了?”

    家里的老婆糖尿病,最后双脚都溃烂的不成个样子了,好几年没那个事了。

    说出口了,就不难堪了。他好似变的理直气壮起来:“反正就是以前常在后街那一片转悠。那条街……年轻的姑娘花活多,可我也消受不起。而且要价死贵。我去也不光是为了那个,就是想找人说个话啥的。后来就在后街口的有缘婚介所门口碰上了姚依。她从婚介中心出来,撞上我了。她说要请我吃饭,就在路边的小馆子吃的。我俩当时挺聊的来的。她说她男人早就没了,她一个人守寡把孩子都拉扯大了。如今孩子成家立业了,在大城市呢。留下她也不想跟儿子闺女过,不看儿媳妇和女婿的脸色。也想找自己的幸福,为自己活一回。我就觉得,这样的女人也挺怪不容易的,留了电话,偶尔打打电话也熟悉了。后来……后来,我就不去后街了,每次到县上,都是找她。她是正经女人,我也不是非要那啥……是她说她守了二十年寡了,都这把年纪了,有啥可计较的……反正一来二去的就好了。”

    “你知道她家在哪?”林雨桐问道。

    “不知道……”李国富说完,又道:“我也问她家在哪?她就把我带到她妹妹家,她妹妹在县城。她俩是双胞胎姐妹,长的很像!她妹夫中风半身不遂,根本就不能下床……我心说,这找到地方了,至少不是来历不明的,也放心了。这才说要结婚的。后来,这不是就领证了吗?结了婚没多长时间,她就跟我借钱,说她妹妹要给妹夫瞧病,手里没钱。我又不傻,咋可能把钱拿出来给她用。又没有偿还能力,这不是肉包子打狗吗?这二婚头的两口子,就是感情再好,我心里也有数。我知道比不上孩子妈,叫人放心。”说着,又吭哧起来了:“可那回她说上省城看她儿女去,才走,她妹妹姚双就来了,一直呆到晚上。晚上了,我说这也不方便,我去外面给她找个小旅馆,她就跟我跪下,说只要给她钱,咋都行。然后就脱衣服……我一个没忍住……完事了,我给了姚双一万块钱。打从这之后,跟姚双就没断过。有过一段时间,是两人换着回来。找个刚走那个就回来,我那时候还想,这也够幸运的,姚依从来没撞见过。后来来往的多了,我想姚依大概是猜到了。从九月份开始,姚依走了就没回啦过。呆在家里的一直是姚双。姚双老说,住的远不方便,叫我在县城买房算了。我想也是,钱越来越不值钱,但是房子总也贬值不了多少。现房不好买,就买个二手房。就在她们家小区的房子。离她近便。房子还是她帮着看的,那房主是个八十岁的老太太,老太太有两套房,要卖一套。但就是人年纪大了,不会用银行卡这些……要现钱。我就取了现钱,打算第二天就去把房子买下来。晚上,姚双还在外面买了好菜回来,我俩喝了几杯。结果晚上我睡的沉了。第二天起来就不见姚双了。”说完就补充了一句,“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她的家……我去了。可房子早空了。没人!”

    这可真是!

    林雨桐就伸手:“结婚证呢?”

    李国富从兜里摸出来递过去:“去民政局办的,这个假不了。”

    结婚证是真的。

    林雨桐掏出手机,将证件拍下来,主要是上面的身份证号码,这东西很容易查证的。

    能领出结婚证,就证明这身份证肯定是真实有效的。那这就跑不了!

    她发给汤兰兰,叫她帮自己查一下。

    五分钟后汤兰兰打了电话过来:“查出来了,我把资料给你发到邮箱里了。”

    林雨桐应了一声好,然后问:“确有此人吗?”

    “有啊!”汤兰兰就问,“怎么?有案子?”

    现在还不好确定。

    应付了两句,林雨桐才将电话挂了。又点开邮箱,察看姚依的信息。

    上面的信息和全,家庭住址都很详细。

    林雨桐把手机收起来,就说李国富:“要不,你跟我一起去看看。”

    李国富蹭一下站起来:“能找见吗?”

    “不知道。试试吧!”她去四爷就不用跟着了,她看四爷,四爷点头,表示知道了,“我回单位,一会还要开会。”

    这种案子,是没啥危险性的案子。不过是骗术里的一种而已。不被诱惑就掉不进去。

    姚依家的小区在老城区,很好找。

    等进了小区,李国富懵了一下:“这地方我来过!”

    林雨桐看他,一点也不意外:“姚依带你来的?”

    “嗯!”李国富左右的看,然后还指路:“姚依说她暂时住在这里。我以为是她租的房子,跟我结婚后肯定就退租了。没想到……”

    这个暂时住,看你怎么理解了。

    当成是租来的说的通,但当成是住不长,以后要跟儿女住的,也是一方面的理解。

    人家就是靠这么含糊其辞的技巧挣钱的。

    不用林雨桐问,李国富就顺利的找到了地方,上了三楼,摁了门铃。然后门就开了,一个五十上下很善于打扮的女人就把门打开了,等看到李国富就冷哼了一声:“还知道来啊?”

    李国富懵的很:“依依……”

    姚依白眼一翻,看着后面跟着的林雨桐尴尬的笑了笑:“是桐桐吧,我在家看过你的照片。快进来坐!”说着就说李国富:“傻站着干什么?招呼客人啊!还真当自己是客人呢?”

    李国富愣愣的进去,熟门熟路的给林雨桐找杯子拿茶叶然后泡茶。

    林雨桐看了李国富一眼,然后看姚依:“李国富丢了三十七万,我们来……”

    她这话没说完,姚依就先跳起来了:“什么?三十七万!我这才从家里出来几天,你就丢了这么多钱?说!你把钱给了哪个狐狸精了?”说着,眼泪一下子就下来,对着李国富就是一巴掌:“我跟你结婚了,你还跟我藏心眼。这个没钱那个没钱的。我一走,你就能丢三十七万!李国富,你就不是个人!既然你诚心不跟我过日子,咱们就离婚!”

    李国富摇头:“不是,姚依,你这都好几个月没回家了?”

    “谁好几个月没回家了?”姚依一脸的莫名其妙,“你是癔症了吧?”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94.黑白人生(18)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