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95.黑白人生(1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95.黑白人生(1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67991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95.黑白人生(1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19)

    怎么会是癔症了呢?

    李国富瞪着眼睛, 又有些闪躲:“那姚双呢?姚双在哪?”

    “什么姚双?”姚依脸上莫名其妙的神色更浓了:“该不是哪个狐狸精吧?”

    “什么狐狸精?”李国富脸涨的通红:“就是你妹妹,你不是有个双胞胎妹妹吗?”

    “谁有妹妹了?还双胞胎?”姚依皱眉,伸手摸李国富的脑袋:“真癔症了?这可不能大意?”

    “怎么会没有姚双呢?”李国富急了:“你胳肢窝没有红痣, 她胳肢窝有红痣, 我看的真真的。不是你带着我去你妹妹家,你妹夫还偏瘫着呢……”

    “那行,你带我去我妹妹家, 替我找找妹妹!”姚依嗤笑一声,“钱弄丢了就弄丢了,谁知道是不是老年痴呆了。你如今是什么意思?凭捏造出我有个妹妹的事,再说我妹妹拿了你的钱呗!咋了,还想叫我赔钱给你还咋的了?简直就是一无赖!你说我当初瞎了眼了怎么会看上你?我跟你说, 少耍无赖。说离婚就离婚, 你还想靠着离婚, 讹我一笔。想什么美事呢?”

    两人在一边吵吵, 林雨桐却看着墙上挂着的照片。

    多数照片, 都是姚依跟两个年轻男女的合影。应该是她的子女。

    其中一张照片很有意思,是一张电脑合成的照片。照片上是两个女人,一个女人娴雅端庄一脸的温良气质,坐在沙发上。而身后的沙发背上,斜靠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脂粉气更浓, 哪怕年纪已经不轻了, 可依旧挡不住她身上的妩媚风情。

    因为化妆打扮的原因, 这两人怎么看, 都是两个人。

    化妆这种东西,女人都应该懂的。妆容要是画的精致了,那张脸连自己看着都会陌生。

    林雨桐打断两人没有意义的争吵,问李国华:“哪个是姚依?哪个是姚双?”

    姚依的表情微微一变,而李国华却像是才想起来一样:“对!这不就是你跟你妹妹的合照吗?坐在沙发上的是姚双,后面那个是姚依。”

    猜也是这样。

    之前李国华就说过,姚双是良家。

    “一人分饰俩角?”林雨桐看姚依:“你是唱戏的出身吧?”

    姚依看林雨桐,眼神有些躲闪:“什么分饰不分饰?我就是我,我还没拍个照片,弄个写真的权利了?”

    “什么分饰?什么照片?”李国华后知后觉:“你是说,这就是一个人?”

    可不就是一个人吗?

    这种骗局,也就是偏偏上了年纪的,在农村呆着,没见过世面的老头子。在城里,她这一套可没市场。

    至于说咯吱窝的红痣,这更容易。长的瘊子染个颜色就行了。

    她亮出自己的警官证:“还要狡辩吗?”

    谁想姚依一点都不怵:“就算是我编了一个姚双又怎么样?夫妻之间这叫情趣,懂吗?谁还不想有点新鲜感了。这要是姐姐换妹妹,妹妹换姐姐。天天这日子过的就跟偷情似的。你问问他,他是不是觉得过的滋润的就跟皇帝似的?这有什么,也没什么可丢人的吧。生理上,我有正常需求的。我的需求可能稍稍的大一点,找个年纪大,那方面又……我不得想办法刺激刺激,这是我们两口子之间的事,警察也管的太宽了吧。至于说钱……我们是两口子,他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他的……我把钱拿了,就是想叫他来找我的。你看看,这屋子我都重新收拾过了,想叫他跟我到城里过日子的。这房子还不值三四十万啊?我的房子都给他住了,他的钱给我收着都不行?”说着,就斜着眼看了李国富一眼:“行不行?别看人家,你给我一句话!”

    李国富被那一眼看的浑身都觉得软了,想起这段时间又是姐姐又是妹妹的日子,一下子就跟没了骨头似的:“……行!怎么不行?谁拿都一样的。”

    姚依就似笑非笑的看林雨桐:“林警官,您看……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留您吃饭了。”

    “对对对!时间也不早了!”李国富尴尬的冲着林雨桐笑:“那什么……回去跟你二表姐说一声,我就在这边住下了……”

    这个二百五。

    要不是为了二表姐那三十七万,她都懒得理。不过这件事难就难在,姚依是跟李国富真的结婚了。

    这个姚依回去得查查,估计这么行骗,也不是第一起了。

    这就是个三十七万,如今想要回来难。

    她回去把事情说了,就跟二表姐道:“钱,想全部要回来,不可能。现在唯一能走的途径,就是走法律途径。打官司!三十七万,是大姑妈的遗产。而你和大表姐都有继承权。能要回来二十来万,就算还不错的了。”

    二表姐是咬牙切齿:“怎么会是一个人呢?他不是说是姚依带着他去见姚双的吗?这一个人怎么玩两个人的把戏?”

    所以说:“这就是一个团伙。”

    她叫二表姐上楼:“走,我给你演示一遍。”

    林家三口也跟着上楼,看着戏法怎么变?

    他们眼看着林雨桐进了卧室,然后把门关上了。等了五分钟,二表姐去敲门,就听见里面有人含混不清的声音应着:“来了……来了……在呢……”

    然后门打开了。

    门开了,就看见桐桐背着身子,好像急着往卫生间去的样子。她站在屋里了,两三分钟会,一个一头短发,妆容夸张的姑娘出来,说话蛮里蛮气的:“表姐,你随便坐吧。你先坐着……”然后又进了卫生间,三分钟以后,人又出来,一头黑长直,素颜显得面容寡淡,跟之前的人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这时候她把假发摘了,“看!很简单的一个把戏。当时,他跟着姚依去开门。里面一定不止一个同伙。开门的是个女人,她只要假装忙碌,然后门一开就转身,给对方一个背影就行。然后至亲的姐姐来了,也不用客气嘛。她就进了房间了。当姐姐的肯定说‘你先坐着,我看她忙啥呢?’然后就进了屋里。再出来的时候,换了刚才开门的女人身上的衣裳,换了个打扮就出来了。哪怕看这像,因为事先知道是双胞胎,顶多及时感叹一声,长的可真像之外。别的不会多想。做妹妹的陪着姐夫说了几句话,找借口再回屋子,出来的又是姐姐。如此往复,出门的时候,当姐姐的一定再喊‘不用送了,又不是外人’。只要两人不同时出现,做的再精细一些,是不容易露馅。这也叫他心里,更加确信,姚依是双胞胎妹妹的。”

    林雨桐摊手:“没错!这就是诈骗!可当事人沉浸在骗局里,自己不愿意出来,能怎么办?结婚这些手续都是齐全的,他们是合法的夫妻。如今出现的问题,就是一个财产分割的问题。是!知道她是骗子,可就是拿她没有办法。”

    刘巧儿就抚着胸口,你说这世道。

    把林三娃气的:“这要是倒退二十年,老子能找人把那钱再偷出来,叫她吃个哑巴亏!”可现在不能这么干了,“算了!打官司吧!能找回多少算多少吧。”

    二表姐气的是,干瞪眼没法子啊!你说人怎么能这样?

    林三娃带着外甥女找律师去了,林雨桐却没放下这事。

    第二天去本来说要查查的,结果没等她查,汤兰兰把活都给干了。

    “你叫我查的那个姚依……我查了。”她嘻嘻的笑:“这个女人可真是一神人,你知道她结了结了几次婚吗?十五次!十五次婚呢!”

    林雨桐的手一顿:“十五次婚?离了几次?”

    “奇葩就奇葩在,她没离过婚。”汤兰兰一脸的感叹:“不知道是她找的男人都年岁大还是她克夫……以前我都不信那神神叨叨的东西,现在我真信。真有克夫那一说的!”

    可哪里有那么巧,嫁了十五次,死了十四回男人的?

    “资料呢?全都调给我。”林雨桐催汤兰兰:“越详细越好。”

    汤兰兰愣了一下,奶茶也不喝了,直接窜到电脑桌前:“大案子吧?带上我一起呗。”

    “谋杀亲夫的案子。”林雨桐笑着问:“有兴趣?”

    汤兰兰的手都抖了:“就嫁了十五次这个?”

    那岂不是谋杀了十来个?!

    只要这么一想,浑身就打了一个激灵。本来就是现成的东西,直接整理了就发过去。

    姚依今年四十八岁,二十四岁结婚,生育了一子一女。二十七岁那年,丈夫突发心脏病去世。同年,她嫁给了时年五十二岁的第二任丈夫,两年后,对方病逝。次年春,她又嫁给时年五十四岁的第三任丈夫,不到两年,对方又病逝了。如此往复,在跟李国富结婚前的七个月,她的第十四任丈夫刚刚去世。估计是李国富遇见她的时候,她是刚办完丧事。

    总结一下这些男人,年龄全在五十上下,全都是婚后一到两年内病逝。

    汤兰兰摇头:“你说这真要不动声色的弄死这么多人,咋就没人察觉呢?”

    林雨桐起身:“走!查查就知道了。”

    如今只能倒着查,从她的十四任查起。

    汤兰兰跟着林雨桐,美其名曰作伴。作伴就作伴的,路上有个能说话的人也不错。她手里拿着资料,动辄十四号十四号的。她给姚依的十五个男人编了号码,李国富为十五号。

    今儿要去的是十四号的家。

    十四号家里开着一家在县城不算是小的超市,日子过的相当有油水。在西郊那块人家人家有自建别墅,如今是十四号的儿子住着。

    地方很好找。到的时候,人家两口子都在家。对于上门的来的警察,两人觉得很莫名其妙。女人先是瞪了男人一眼,低声问:“你是不是又出去打牌了?”

    “五块十块的玩,又不玩大的。”男人挤出笑来:“请问两位警官同志,有什么事啊?”

    林雨桐忙道:“别紧张。问你父亲生前的一点事。”

    两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请进请进。”感觉都热情很多。

    客厅很大,墙边放着一个条案,案几上并排放着两张照片。摆着照片,放着祭品,点着香烛。未必就是特殊日子,有些人家讲究,供奉先人的牌位前,是四季鲜果不断的。

    见林雨桐看那边,十四号的儿子就苦笑:“我父母都不是长寿的人,你说如今这医疗条件,大街上七八十岁的人到处都是,结果他们呢?我妈没活过五十,癌症去的。这癌……你说,谁都没办法不是?谁叫咱赶上了呢。我爸那……呵呵……也没活过三年就没了。”

    林雨桐点头:“人生难得几件如意事,还请节哀。”

    那边十四号的儿媳妇端了茶来,“你说我们家,如今是啥也不缺了。要是老头老太太活的时候多好,出去旅旅游,转悠转悠的,多好的!”

    这边才这么说了,男人却说了:“在警官面前,何必做那个遮掩。”他的表情有几分不屑:“也不怕你们笑话,自从我妈没了,我这家也差不多是给拆了。我爸呢,鬼迷心窍的,迷上了个女人,姚依!两人还结了婚了。不过我爸……也在外面见了些世面,结婚归结婚了,但是房子归我。他带着那个女人住到我们家以前的老两居室去了。他们结婚的时候我妈的七七还没过了。打那之后,我也不太爱搭理他。谁知道……没两年,他也走了。其实现在想想,挺后悔的。”

    林雨桐就顺势问道:“我能问问,你父亲是因为什么去世的?”

    这儿子就道:“跟那女人结婚之后差不多得有半年吧。那回我接到那个女人的电话,说是我爸住院了。等我们过去的时候,两人又收拾东西出院呢。我当时问我爸了,说是啥情况,他就说也没啥,就是头晕,眼花,觉得心慌,那女人说,还有些低血压。我一听,这像是老年病啊。老年病这东西,你就是养着呗。反正降压药啥的,我都给按时买。测血压血糖的仪器,也都送过去了。还有吸氧机,每天吸氧半个小时,看是不是对身体有好处。但是咋说呢?能治病治不了命。我那时候也说过几次,要带他体检,他不乐意。我一说检查,他就说我咒他。父子俩见面就跟仇人似的。我能说啥呢?反正就这一两年,头晕眼花晕厥低血压,到最后也是晕厥过,叫了救护车,到了医院,五分钟都没挺过去,人就没了。心脏、脑血管,出了一些列问题。反反复复的。”

    他这边说着,那边他媳妇却撇撇嘴,“要我说,都是那女人……”

    正要说话,她男人就瞪眼:“胡说什么?”

    “人都没了,还怕什么?”女人瞪回去,理直气壮起来:“警察上门专门问爸爸的事,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了。”说着,就扭脸问林雨桐:“是吧?”

    “我们就是先了解一下。”她这么说。

    那边女人的理解却是:肯定是这样子的。

    她哼哼两声:“当时我收拾我爸的遗物,发现了那什么……就是避|孕套啊,还有那种……那种玩意,你知道的吧?”

    汤兰兰没结过婚,没谈过对象,她不知道这种挤眉弄眼的玩意,是什么玩意,然后就直接问了:“到底是什么玩意,你直接说。”她手里拿着录音设备,看起来很正式。

    女人犹豫了一下,红着脸就道:“就是那个x用品。大大小小的,收拾了整整一包。”

    “我说你这个人……”男人气的什么似的,说这些干啥?名声还要不要了?

    女人才不管了:“我还在窗缝里发现了一个病历,是我公公去a市的大医院看诊的病历,他看的是男性泌尿科,人家医生给开了药……是助兴的……伟|哥……”

    林雨桐瞬间恍然,这种药的副作用就有头晕眼花晕厥低血压。服药的瞬间长,或者是服用的药量过大,都可能引发心血管病。而且这玩意跟很多药都是犯冲的。吃了这种药,再吃别的药,长期如此,可不得出毛病吗?

    而一个男人明显身体不舒服,可还是坚持服用这样的药,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不能满足伴侣。

    一个索求无度的女人,一个在男人眼里跟妖精似的女人,能轻而易举的将男人引入甜蜜的陷阱,然后自己作死自己。

    从这家出来,汤兰兰深吸一口气:“这就是谋杀!”

    可你能拿出证据吗?

    这是最高明的谋杀。

    连着去了好几家,情况都比较类似了。

    这些男人都是在丧偶后,迅速的娶了她。这些人的年纪都偏大,五十都往上了,小有资产,同样的,都跟儿女的关系不算是融洽。死因虽然看起来都是有些差别,但是诱因应该还在助兴的药物上。

    这些家人反应出来的问题也都是,这女人手段太多。他们就发现他们的父亲生前专门买了电脑学上网,看一些yinhui的杂志。家里的书和杂质,也都是一些很h的内容,全肉|文。

    在这些男人死后,姚依是得到了一部分的遗产。大致都在十万到四五十万之间。这里面还包括了房子,店面等等。

    这些儿女也不是全然都没发现问题。可是还是那句话:太磕碜了。

    这种事,要不是当事人愿意,别人也不可能把药给他塞到嘴里。

    汤兰兰叹气:“服用那种药,引发的一些列病症,死亡率在三分之一。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

    谁说不是呢。

    两人又走访了这些死者生前的好友。据这些人说,他们生前曾经不止一次吹嘘过,他们的状态很年轻,比年轻的时候也不差什么,不说旦旦而伐吧,一周也有五六天。

    这么大年纪的人了,真是嫌命长啊!

    转了一圈下来,你就是抓不住人家犯罪的证据来。两口子过日子,人家过怎么过x生活你还管?

    汤兰兰泄气的不行:“就这么算了?”

    林雨桐摇头:“先这样,她不是还在吗?放心,我盯着她。虽然用助兴的药过量了确实很危险。但是像这样百分百的死亡率还是太少见了。再等等,我不信只是因为单纯的一种药物,就能致人死亡。”

    这件事就这样了。

    抽调警力盯着不可能。林雨桐回家就跟林三娃说了。

    把林三娃给吓的:“李国富这是招惹了一个啥样的妖精哟。”他连连点头:“我知道了,我找人盯着她。她最近不敢乱动,你表姐正跟他们打官司呢。”

    说的也是!

    这段时间,林雨桐还真就忙起来了。

    年底了嘛,表彰会先就开不完。

    先是自家单位的,林雨桐的表现得个标兵,谁也没啥意见。然后是市里,再然后是省里。不管是市里的,还是省里的,都得去a市。因着两场表彰会,时间间隔的也不长,过去了肯定就得耗费上一周的时间。四爷也不知道怎么办的,反正像是咸不咸淡不淡的联合办案联合出警这样的跟兄弟单位的会议,全打发四爷去了。

    两人有一个周的出差时间差不多能在一块。

    在a市,林家也是有房子的。当初林三娃给闺女买了,给儿子也买了。房子不像是县城买的那么大,也就是一百三十平的三居室。早就装修好了。闺女在那边上学,肯定是家具家电被褥之类的,全都备齐了。去了就能住。偶尔,刘巧儿会去a市买衣服买化妆品,也会在那边小住。房子里的卫生之类的根本就不用担心。去了就能住。

    刘巧儿交代自家闺女:“叫小金就住咱们家。别太拘谨了。如今这个年代了,婚前……也没事。知道没?”

    好像怕准女婿跑了一样。

    知道知道!都知道!

    两人是开车去的,主要是方便。其实坐高铁也才半个小时。

    林家的房子在高新区,小区里带着双语幼儿园,小区边上紧靠着的就是重点小学重点中学,距离不到一站路的地方,就是医学院的附属医院。小区相对来说很高档了。交通便利商业繁华。主要是这里是学区房学区房,那几年这一片还是荒地的时候就买的。签合同的时候带在合同里的一条就是买房子送入学名额。

    不得不说林三娃考虑的真挺周到。给儿女买的房子在一个小区,不过不在同一栋楼。相互能照应,又不会锅碗常碰盆的起摩擦。

    房子在三楼,不高不低,装修的也还可以。林雨桐把窗户打开,给房子正通风呢,那边电话响了。四爷帮着拿进来,是宁采的电话。

    “来市里了吧。一起吃个饭。”她说着,又补充了一下:“头儿请吃饭,可以带家属。”

    林雨桐挑眉:“哪里?”

    “家里。”宁采笑道:“我把地址发给你。”

    挂了电话,林雨桐问四爷:“去吗?”

    “去!”正好能看看到底是人还是鬼。

    去别人家做客,该带什么?

    一个果篮一个花篮,就行了。普通的拜访而已。

    江社友家住在省厅家属院。前些年的老房子,没带电梯。还是五楼!

    爬楼上去,听到脚步声了,门就打开了。宁采探出头来:“想着你应该到了。快进来!”

    站在玄关处面带笑容的女人,应该是江社友的老婆。

    “嫂子。”林雨桐打了招呼,就把东西递过去。

    “来就来了,这是干什么?太客气了。”她笑着,“里面请,随便坐。老蒋一会就回来。”

    沙发是十几年前的老沙发的样子,不过收拾的很干净。

    坐过去,茶几上放着瓜子糖蜜饯松子这些零嘴,壶里放着茶,宁采已经翻出一次性的纸杯子给两人倒茶了:“嫂子你去忙,我招呼他们。”

    宁采挤眉弄眼的问林雨桐:“啥时候结婚?”

    林雨桐只笑,却不搭茬,问她:“咋回事?请客不见主人?”

    “临时开个会,耽搁了。”宁采说着,就跟四爷笑:“金局长可是深藏不漏啊!来一趟

    市,拐了个媳妇。咱们这边的姑娘是好吧。”

    “主要是她好。”四爷这么说。

    宁采愣了一下才明白这意思,人家是说:别的姑娘好不好的他不知道,他就觉得她好。

    哎呦!这个牙酸啊!

    林雨桐嘴角不由的翘起,左顾右盼的,刚好把房子打量了个清楚。三室一厅的房子,把其中一间房子改成了餐厅。只剩下两个房间。一间是卧室,一间是书房。

    她眉头挑起,随即又恍然。怪不得江社友的办公桌上摆放的是那么一张照片。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两口子没孩子。

    江社友四十往上的年纪了!

    林雨桐就低声问宁采:“一直就没有孩子?”

    宁采小心的往厨房看了一眼,然后摇头:“没有!也没少看大夫。检查来检查去的,两口子都没问题,也不知道为啥,就是没孩子。许是缘分没到。这事可千万别提,这是嫂子的一块心病。”

    正说着话,江社友回来了。拿了钥匙自己开的门,进了门看见林雨桐和四爷就笑:“失礼了失礼了。耽搁了一会子,倒是叫你们等了。”他说着话,就把公文包往刚进门的玄关台子上一放,换了拖鞋就进来。跟四爷和林雨桐握了手,“坐着!坐着!我去洗个手。”一边洗手,又一边问厨房里的老婆:“饭好了没?从昨天就跟你说,叫你好好准备。你看看,人来了,等这半天,也不见你在哪?”

    厨房里好半天没动静,都有两分钟吧,里面才传出温柔的近乎于软弱的声音说:“你没回来,怕菜凉了。现炒先吃味儿才好……”

    “行了行了,赶紧上菜吧。”江社友催促。

    里面又没声响了。

    林雨桐就起身,说江社友:“进了门就说吃饭,这还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大男子主义吧!”说着,就往厨房去,“嫂子,我帮你。”

    江社友苦笑着看宁采:“你看,我就说着丫头对我有偏见,你还不信。你瞧瞧,两句话的工夫,他就认定是我的不对。你问问宁采,问问知道根底的人,看是你嫂子怕我,还是我怕她?”

    宁采跑进厨房帮忙,就说林雨桐:“你可不知道,头儿也就是在人前嘚瑟嘚瑟,她其实怕嫂子怕的不得了。”

    这个一脸温吞的女人,吃饭的时候江社友给正式介绍的时候才说:“认识一下,这是你们嫂子苗木。”

    她还是不爱说话,只笑了笑,给林雨桐夹了一筷子菜,就算是认识了。

    江社友跟林雨桐解释:“你嫂子她就是这脾气,不太会跟人交往。早些年,辞职了。后来在警校当过一段时间教员,后来因为不习惯又不干了。如今也就是在中小学,给孩子们当义务的普法宣传员。算是有个事干。”

    两口子只靠着一个人的工资,怪不得日子过的看着简单到朴素。

    “做普法挺好的。尤其是对下一代的法律教育,我觉得更应该重视。嫂子这工作很有意义。”林雨桐的夸奖,苗木微微愣了一下,对林雨桐又报之以微笑,这次看上去真诚多了。

    “难得你这么看。”他叹了一声:“你嫂子也没什么朋友了,以后你回市里来,记得到家里开坐坐,跟你嫂子做个伴。她这脾气,看着跟你还算是投脾气。”

    吃饭的工夫,三个女人凑在一起说说话,一般都是林雨桐和宁采说,苗木听,时而插一句话。

    江社友跟四爷一块,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偶尔碰一个。

    说的也是部里的事,厅里的事。江社友偶尔会说一下市局的事。

    吃完饭走的时候都晚上九点了,上了车林雨桐就问四爷:“你觉得江社友有问题没?”

    四爷摇头:“不像个有问题的人。”

    林雨桐别人不信,但他信四爷的眼光,四爷很少有看走眼的时候。

    但她还是觉得别扭,你说请人上家里吃饭,全程女主人都是不太热情的样子。这客做的,可真是难受。

    四爷也信桐桐的直觉:“只是这点别扭吗?”

    “也不是。”她摇头,“就是觉得说不出的别扭。可又想不出来问题在哪?”

    “那你就盯着。说不得你的直觉是对的。”四爷这话把林雨桐说的一个激灵。

    但即便真有问题,这也不是现在能触摸的。

    她把这事搁在心里暂时先压下了。连着参加了两场的表彰大会,加了很多个微信好友。这里面有些是换了号码的同学,也有些是其他局里的同行。年轻的漂亮开着还算不错的车的小姑娘,还是比较受追捧的。

    随后的几天,跟四爷两人在a市周围的景点转了转,有一样的,也有不一样的。看新鲜呗。

    最后一天,就是购物。给同事家人买点小礼物之类的。

    回去大家都说好,但是比较耿直的林三家还是说林雨桐了:“以后这种带礼物的做法,不需要模仿。有能力的就带,没能力的就算了。都那么点工资,咱们又属于出差还算频繁的一类工种。出省去外地带点特产还行,这去一趟a市还带礼物……要这么着,大家的日子就别过了。”

    这里面就他最常去a市开会。这么一说,大家都起哄。又问今年咱们治安大队发什么年终福利。

    年三家这人比较实在:“咱别弄那些花里胡哨的。就是购物卡,一人一张一千块钱的购物卡,行不行?”

    这个行!年货大礼包,全指着它了。

    卡发下了,连同四爷的,一块给刘巧儿了。林三娃喜形于色:“以往都是我往里面送,这回,终于见了回头子了。”见连女婿的卡也递过来了,他就问:“小金啊,今年你一个人,干脆过来,跟我们一起过年。”

    什么叫一个人?这是想打听四爷的父母过年期间来不来吧?

    四爷就笑:“我父母过几天就到。年前走不走,到时候再看。”

    林三娃的心就放下了:“哪天来?到时候叫桐桐跟你去接。对了!你那边住的下不?实在不行,还有套房子空着呢。”

    家里何止空了一套房子。

    林雨桐就说:“那边三居室的房子,也不小。”不要老在四爷面前炫耀你家的房子。四爷家的房子以前有多大,都不敢跟你说,怕吓着你。咋的还欺负四爷没房欺负的没完了。

    刘巧儿在边上轻轻的拧了一把闺女:傻不傻啊这孩子!你爸这是为谁的?!

    外面雪花飘着,北风吹着。林大志还在店里挣钱养家呢,林家三口带着四爷,在暖气烧的火热的屋子里开着电视聊天,吃着这个那个的,这种感觉不要太舒服。

    三楼还专门给四爷收拾了一间屋子,刘巧儿留客呢:“雪大,就不回去了。房间里的东西都是新的,就住下吧。”

    四爷当然是无所谓的。林雨桐才说看看上面有睡衣没,起身要上楼了,林三娃的电话响了。她也没在意,反正回来又把桌上花瓶里的花拿出来两朵,准备给四爷熏屋子去的。结果才一转身,就见林三娃蹭一下站起来:“什么?你爸死了?”

    “谁死了?”林雨桐就问。

    “你姑父。”他把电话递过去:“你二表姐的电话。”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95.黑白人生(1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