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297.黑白人生(2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297.黑白人生(2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75404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297.黑白人生(2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黑白人生(21)

    “不是我连宁采也防着。”司夜的头慢慢的低下来:“这是为她好, 也是为了保护她。她知道的多了,对她没有好处。”说着, 深吸一口气就抬起了头, “至于说我查到江社友什么,这个……到现在为止,什么也没查出来。要是查出什么来, 我就不会费心找你们。不过, 虽然我没查出具体的东西,但是我敢肯定, 江社友的妻子苗木,一直在偷偷的查当年的事。”

    “当年的事……是什么事?”林雨桐又问了一句。

    司夜像是奇怪林雨桐连这个都不知道一样,继而失笑:“许是我真找错人了吧。不过告诉你们也无妨,苗木跟江社友是警校的同学,同班的还有一个叫钟乐的。苗木跟钟乐结了婚,可是不巧的是, 在十六年前安泰集团走私案中,钟乐不幸牺牲了。当时的仓库发生了爆炸, 幸存者只有两人, 一个是江社友,一个是苗木。苗木是被江社友抱着出来的,在医院住了半年才得以恢复。之后就跟江社友结了婚。这么些年,两人一直没有孩子。而苗木也从公安机关辞职……她每周都会偷着去钟乐的墓地……有一次, 我跟着过去, 听到苗木坐在钟乐的墓碑边念故事……她念的故事是圣经里的故事, 故事主人公是以斯帖……”

    以斯帖?

    说实话,林雨桐过了几辈子,都没有耐心读什么圣经。

    反倒是四爷给林雨桐解惑:“以斯帖是《圣经·旧约·以斯帖记》中的女主角,是公元前五世纪中期的古代波斯的王后,故事里的她是一名美丽善良的犹太女英雄,她为了挽救在波斯境内的犹太人的性命,运用自己的智慧,在当时波斯王的面前揭露了波斯宰相哈曼的阴谋,使得哈曼获得被绞死的下场,粉碎了哈曼阴谋消灭波斯境内犹太人的罪恶计划。”

    揭露阴谋?粉碎罪恶计划?

    本来是一个圣经故事,可放在特定的时间由特定的人物来讲,就有了特殊的意义。

    难怪司夜会怀疑,他确实是有怀疑的理由。

    司夜讲完这个故事,没有多停留,只道:“该怎么做,你们自己决定。”然后拉开门,自己出去了。

    林雨桐就看四爷:“怎么办?”

    四爷皱眉:“如果苗木真的在调查当年的案子,为什么江社友一点都没有发觉,反而是司夜这么巧就发觉了呢?”

    是啊!这就是问题。

    而司夜为什么把目标放在苗木的身上,苗木如果连江社友都能隐瞒,为什么偏偏被一个行动明显受限的司夜给发现了?

    两人对视一眼,只觉得前面就是个深坑。在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时候,贸然插手才是要坏事的。

    司夜来过,跟没来过一样,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但司夜来过,又跟没来过不一样,两人还都不由的开始想办法搜集消息。至少得弄明白当年的安泰走私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等查了一圈之后才发现,负责过当年的案子的老警察,竟然都不好联系了。

    退休的退休了,跟子女去了异地安家了。没退休的……在a市已经找不见了,其中有两个以警入仕,一个在统战部,一个是地市的政|法委书|记。这些人,都不是以现在的身份能够秘密的接触到的人物。

    林雨桐这才明白,为什么四爷总说不着急,等到以后再说。因为确实,以现在两人的身份,真有些力不从心。

    过了正月十五,两人直接回了县上。初七正式上班,初五初六,他们两人刚好值班。

    值班一般没什么事,一般就是处理几件过年期间因为喝醉酒打架斗殴的案子。其他的倒是泛善可陈了。

    等到了正式上班这一天,年三家就叫林雨桐:“……警校是你的母校,今年的实习生马上要派下来了。咱也别什么人都接,你去挑几个,咱们的人手严重不足……”

    行!这又不是什么难事。

    这次四爷就不跟着了,不过他提醒林雨桐:“说起来,江社友也是警校毕业的,那里的老档案和上了年纪的老师,怕是对这位大处长还有些印象……”

    所以,林雨桐这次过去的,顺带着看看能不能查出点别的来。

    公安大学,但是大家还是习惯的称呼为警校。学校成立于四八年,建国之前解放区自己成立的警校。后来,成了省里的公安大学。

    过去的警校毕业生,那直接就给安排工作了。如今,且不容易呢。很多毕业生看着是有工作了,但去单位上也未必有编制,先干着协警。然后慢慢的考,混的就是一个人头熟。

    所以,学校自身也挺不容易的。只要是人家来说从学校要人的,那真是贵宾待遇。

    林雨桐来之前,单位就给公对公的先打过招呼了。然后林雨桐一到学校门口,从门卫室出来一个‘熟人’。

    算是熟人吧。

    他是林雨桐的在大学四年的辅导员左恒。四十岁的人,看林雨桐像是看孩子。以前这孩子的成绩真是叫人堪忧。有些科目过不了,还得他这个辅导员去帮忙找别的科目老师说话。谁叫这孩子乖呢?又软又乖。

    一个班五十号人,最看不看好前程的就是她了。可这孩子家境不错,女孩子也不指着一条道过活。毕业了就是毕业了,其他学生在一个系统内,还相互拉拉关系。在群里聊一聊。只有这孩子,在群里从来不说话,跟在班里的时候一个样。

    可谁知道蔫人有蔫主意。她倒是走在了大部分人前面。又是立功又是授奖的,前程差不了。

    他脸上带着笑,“快过来叫我看看,这出了学校门就是不一样的。飒爽!利落!”

    林雨桐下车,过去打了招呼。然后又招手叫几个整准备往校外溜的学弟:“帮忙把车里的东西搬到一楼的办公室去。”

    回来一趟,见到了都是老师。都是曾经因为各种原因照看过原主的老师,礼物是少不了的。她把车钥匙扔过去就不管了。

    左恒就笑:“你这回来一趟,还不空手。”

    “平时也不得空,越是过年就越是忙。借着出公差的机会,回来看看老师。没过十五还不算过完年,就算个老师们拜年了。”她一路说笑着,跟左恒往办公室去。

    如今学校还没开学,来的早的都是准备实习的大四生。老师也不全在,林雨桐的礼物上贴着名字,请左恒转交就行了。

    到了办公室,左恒给林雨桐倒了茶,就问她:“这次准备要几个人?”

    “五个!”这个不由林雨桐给做主,“今年的编制相对宽松,进这五个,只要不是太差,实习期过了,差不多都能过。不过就是一点,咱们在县城……”

    “在县城怎么了?”左恒乐呵呵的,“如今高铁方便,半个小时的车程。要是自己开车更方便。在城里从东到西没有两三个小时还到不了呢。交通方便,什么都不是问题。如今这编制可是个抢手的东西,能有编制就不错了。偏远乡镇的派出所都能抢破头,更何况是县城。不是外人,你给了撂了实话,我也就放开了,档案就在柜子里,自己看。”

    那林雨桐就不客气了。

    打开柜子,林雨桐却意外的看到了收在柜子里的相框,一大摞子,应该是左恒的私人物品。她扫了一眼,本都收回视线了,又不由的看过去,然后伸手将最上面的照片拿出来,这是一张集体的合影,最中间位置极为醒目的姑娘,可不就是苗木。随后,她才在苗木的左边看到了江社友。右边那个小伙子很帅很精神,可不就是江社友办公桌上摆放的那张三人合照上的那个苗木的前夫——钟乐。

    左恒见林雨桐把老照片拿出来了就笑:“以前是摆在办公桌上的,后来来个客人就问,‘哎呦,你跟江处长是同学啊?’。人家是大处长了,我还是一小教员。本来这心里就怪不得劲的,叫人家一说,我这心里就更不得劲了。这还倒是罢了,顶多就是扎心而已。还有那知道我跟老江的关系的,上门想走我这边的路子扒上人家大处长。你说,这照片我还敢往出摆吗?都收起来了,自己没事的时候翻出来看看,看看人家都是什么成就,然后心里再酸一酸。”

    能坦然的说出来,可见是个非常坦然的人。

    而林雨桐原有的记忆里,这也是个非常淡泊的人。

    但也不要小看人家是个教员,教员怎么了。全省的公安系统,从省厅到最基层的派出所,哪里都有他的学生。据说还有学生去了部里。靠着老师,下面同出一门的学生就能构起一个人脉大网。所以,谁都会卖老师几分面子。

    林雨桐就笑:“您是不管走到哪,都有人管住管吃管接管送的那一类,我看啊,您比江处长可牛气多了。”

    左恒哈哈就笑:“叫你这么一说,我这心里果然就舒服了。”

    林雨桐把照片放下,又拿档案翻看,嘴上却问着一些像是闲话的话:“年前,去江处长家吃饭,见了他夫人。您别说,美人就是美人,时间都好像格外眷顾人家……”

    左恒摸了摸光秃秃的头顶,语气这回是真酸了:“你是说苗木吧!那个时候,苗木可是……用现在小年轻的话说,就是女神。不管是我们班的男生喜欢,别的班,狂蜂浪蝶多了去了。那时候,我们是保卫我们班的花儿,没少跟人家干仗。结果,大家辛苦保卫的鲜花,没插到别人家的牛粪上,可却被自家的牛粪给抢了先了。钟乐那小子,最贼!人家俩早就偷偷好上了,只有我们这些傻子还一个劲的傻冲。结果,一毕业,人家两人结婚了。我们全都傻眼了。尤其是江社友啊,当时冲着钟乐就是一拳,抱着人家苗木不撒手,吵着嚷着要跟钟乐决斗。那一晚上啊,我们一起把钟乐那小子揍了一顿,然后才把他送进洞房……”他带笑说着,然后满脸的伤感和怅然:“可谁知道钟乐这小子是个命短的呢。说没就没了……反倒是江社友近水楼台,捡了个便宜。”

    听得出来,他们班同学之间感情都很好。

    林雨桐见他伤感,眼圈都红了,想来是想起钟乐了。她忙打岔:“您现在还惦记人家?我可跟师母说了!”

    左恒自觉有些失态,就顺着这个话转移话题:“可千万别。你师娘那暴脾气……不是我说,真跟人苗木不能比。我也敢想叫她跟人家苗木似的千娇百媚吧,但至少多少有点女人味也行啊!哎呦!你看她,当年真是被她的表象骗了。”

    左恒的老婆长的不丑,是叫人看第一眼就觉得特别柔弱的女人。可你千万别看第二眼,第二眼她能伸手就撂你一个大马趴。她是全国柔道冠军,很厉害的女人。可生活里,其实人很爽朗,打扮的也很女人。

    可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不能跟苗木比。

    因为苗木更加的千娇百媚。

    林雨桐想想印象里的苗木——沉默,木讷,不善言辞。端庄贤淑,质朴本分,竟是看不出一点千娇百媚来。

    她就叹了一声:“人这一辈子说不准呢。你看你跟我师娘,两人不说琴瑟和鸣吧,但也是烟火夫妻。又儿女双全,以后也必然儿孙绕膝。可我看着江处长两口子那日子过的……”

    “嗐!”左恒摇头:“有没有孩子,这得看天意。两人主要的问题,还是当年钟乐的牺牲。可生死这种事情,能由的了谁呢?干了那一行,就得有这种心理准备。”

    林雨桐就说:“苗木嫂子那种情况,就该有老师这样通达的人劝解劝解。人,就是爱钻牛角尖,这种时候,靠的就是亲人朋友……”

    “这种事,别人就没法劝。再说了,如今也不是刚毕业那两年了。世道复杂,说不得。苗木啊,也是可怜。朋友疏远了,她本来又没什么亲人。只有一个母亲,在大四那年也去世。你当她为什么那么早结婚,不就是一个姑娘家……没家心里不安稳吗?”

    哦!

    打听到这里就差不多了,不能再问的深了。

    老师也不是吃素的。自己是警校毕业,又当了这么些年警校的老师,问话技巧他熟的很。这也就是自己人不设防,要是别人,只怕他不会说这么多。他心里就算是知道自己有打听的意思,也会当成是进了系统内,想多了解一些领导禁忌呢。要不然,只怕不会说这么多。

    点到为止,林雨桐就顺势转移了话题,抽出几分档案,问这些学生的情况。她只选了三个人,剩下的两个,她就不挑了:“老师帮着推荐吧,推荐两个,叫我把人数凑上了。”

    这就是往老师的手里送人情了。

    送林雨桐走的时候,左恒还感慨:“小丫头也长大了。”知道送人情了,可见这社会教育,确实是富有成效啊。

    回去交了差,看了看表,想着下班之后就去找四爷,回林家一起吃饭。谁知道还没出办公室呢,那边办公室的内线电话响了,年三家接起来就看了林雨桐一眼:“小林,去一趟局长办公室。”

    啊?

    去局长办公室干啥?

    她心里寻思,却没问出来。进了局长办公室,结果四爷也在坐。

    局长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小林也坐。”

    林雨桐就坐过去,那边马上递过来一份东西:“你们看看,收拾东西,什么时候出现。”

    这是一份借调命令,被抽到省厅新成立的旧案清理小组。

    她跟四爷同时被借调。

    局长只笑:“看来,咱们之前那个旧案清理,是打响了名头了。你们瞧,这不是伸手从咱们要人了吗?”

    四爷就说:“该要的东西,趁着现在也能狮子大开口了。”

    调拨一些警车,装备之类的东西,这都是要申请的。往上僧多粥少,想轮到自家那是不容易。如今想调人,这边趁机提点条件,是默许的。

    局长指着四爷:“你可真是雁过拔毛。”

    这不过是说笑的话。

    上面借调了,这肯定是得去的。而且调令非常急,要明儿一早八点准时报到。

    于是,最好马上就能走。市里的房子什么都有,衣裳之类的两边都放着,说走就能走。跟林三娃说了一声,又交代他千万谨慎些。

    林三娃摆手:“这个你们放心,你老子混到如今也不是白混的。没看见咱们店里店外的多了四五个人吗?宁愿多花一份工钱,也不会叫出上次的事。这些小子,可都贼。”

    这倒也是个办法。警察抓小偷未必能抓住,但是小偷抓小偷,标准一瞧一个准。就是这个道理了。

    他有叮嘱四爷:“千万看好桐桐,别叫她一味的傻冲。还有你,也一样。人家都说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鳖。为啥王八鳖能活千年万年呢?因为人家会缩头。世上的道理就是这样的。想活的长久点,就要学会往回缩。干仗是这样,处事也是这样。用现在比较文明的说法,就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行吧!这有他自己的处事哲学在里面。

    各种的半成品吃食被刘巧儿给塞了半车厢之后,两人就往市里赶。

    其实两人心里都有预感,这个旧案清查小组,只怕会很有针对性才对。要不然,不会连四爷也被抽掉了过来。

    到了a市,屋子也不用另外太收拾。林雨桐就先给宁采打电话,想打听一点情况。

    结果宁采的声音很低,有气无力的:“……我知道这个小组……这件事还得拜托你。如今我抽不开身。”

    “怎么了?”林雨桐急忙问道。要是真是自己想的那样有针对性,没有道理抽调了自己和四爷,偏偏不抽调宁采。没这样的道理。

    宁采的声音带着哽咽:“是司夜……司夜出事了……如今在重症监护室……有人要杀人灭口……”

    啊?!

    “在哪里?我马上过啦。”林雨桐拿着电话就往出走。

    四爷已经拿了车钥匙跟上了。

    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门口,见到了神情憔悴的宁采。

    四爷指了指医生办公室,林雨桐点头,示意他只管去。然后她自己,坐到了宁采的身边:“怎么回事?”

    “怨我!怨我!”宁采摇头:“要是我早相信他就好了。”

    “怎么?”林雨桐皱眉,“知道是谁动的手?”

    “不知道!”宁采还是摇头:“没有证据!没有证据!他才告诉我说,觉得有人跟踪他,我还说他疑心疑鬼。因为这么长时间,我不说一双眼睛关注他,至少也分出一只半眼睛看着他。他身边有没有监视的人,有没有跟踪的人,我自问,以我的专业能力来说,没人能逃过我的眼睛。可是偏偏的,他就出事了……”

    “你冷静点。”林雨桐一把摁住激动的她:“你该知道,冷静的分析,对我们有多重要。你要是不能冷静的用自己的大脑,那就把事情的经过,先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宁采用手挡住眼睛:“你知道的,司夜一直怀疑头儿。”

    林雨桐‘嗯’了一声,没反驳这种说法。

    紧跟着宁采皱眉:“可不管怎么说,哪怕司夜是爱人,哪怕我的心不由的想要偏向他,可我的直觉一直告诉我,头儿不是那种人!”

    这话,林雨桐依旧没有反驳。这种直觉不光是她有,就是自己和四爷,也都有这种感觉。

    她又‘嗯’了一声,示意宁采往下说。

    宁采搓了搓脸:“可是司夜……先是觉得有人在监视他,跟踪他,紧跟着,就开始有些神秘。不知道在查什么。晚上也不是总能按时回来。我察觉到他在查什么东西,但是我怎么问,他都不说。问的多了,干脆连家都不回了。我不放心他,跟他道歉,叫他回家。我是想……万一有事,我能及时的知道。他回来了,可是他还是神出鬼没……我知道,他急着想要证明清白。好似只要证明了别人有问题,他的问题就清楚了。我一直都认为是他自己太急切的原因,还因此劝过他去看心理医生。好说歹说,他答应了。昨天,预约好的医生,我打算陪他一起去。他出门先去车库取车……结果等我从楼上下来,左等右等不见他,得有五分钟吧,我打他的电话没人接听,赶紧追到车库去……他就倒在负一层的楼梯间里,匕首插在这个位置……几乎是将胃部插了一个对穿……失血过多……到现在都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林雨桐皱眉,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司夜能被派出去当卧底,本身的素质就不是一般的高。别说一般人,就是一般的好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什么人能不费功夫的将他捅成重伤?

    他下楼,然后去地下车库。宁采不放心他,在楼上肯定不敢耽搁。她下楼等了五分钟,再跑过去,前后也就几分钟的事。什么样的身手,能在几分钟里打的司夜没有还手之力?

    况且,这里面牵扯到很多。

    比如,对方是怎么知道司夜要出门的。宁采陪着司夜看心理医生,这是非常私密的事情。不应该告诉外人才对。甚至以宁采的谨慎,去看心理医生,都不会告诉对方真正看医生的病人的性命,压根就不存在泄露消息的可能。

    当然了,要是对方能通过手机,通过在宁采家安装窃听设备监听到的,那又另说。

    可这两个经过特殊培训的人,又是高度敏|感的事情,这方面必然十分注意。要是这样都被人钻了空子,那也只能说明人家艺高。

    好吧!假设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对方窃听到这个消息,知道今儿他们要出门。那他又是怎么知道,两人不是一起出现呢?要是司夜和宁采同时出现,这种意外是不是昨天就能避免?

    事情就那么巧,司夜刚好一个人先行了,然后对方就给逮住机会了。这个杀手还是高手中的高高手,不怎么费劲就把司夜给伤成这样了。按照宁采说的,她要是再晚去两分钟,救护车要是稍微再慢那么一点,司夜就救不过来了。

    凶险,是极为凶险的。

    可这很多东西,它说不通啊。

    她还要问,那边护士叫家属进去呢。宁采几乎是跳起来冲进去的。她进去了,四爷才过来,跟林雨桐说了一句:“他除了胃部被刺伤之外,身体……没有其他任何地方有伤痕……哪怕是软组织挫伤……”

    这是什么意思?

    是说身体除了这一刀以外,连个蹭破皮的地方都没有。

    也就是说,司夜根本就没有抵抗,直接被人给捅伤了。

    可能吗?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到,要么,这杀手是司夜压根就不会防备的人。要么,根本就不存在杀手。是司夜自己捅了自己一刀,为的,也不过是借着别刺杀灭口的事,旧案重提,借以证明他的清白。

    两种可能比较起来,林雨桐更倾向于后者。

    如此,之前所有解释不通的地方就都解释的通了。

    他特意故意出门,特意选了刁钻的角度对自己动手,因为他知道,宁采肯定会尽快过来的。这个时间点卡的刚刚好。更重要的是,宁采爱他。见他重伤,一定是心神大乱,现场有什么不合理,她也很快就忽略过去。而且,她不敢随便报警,因为宁采会认定,司夜的怀疑是正确的,内部人员未必就安全。等宁采把他送进手术室,回过神来通知警方的时候,早已经是两三个小时之后了。而地下车库,是有专人打扫的。这么长的时间,又在楼梯间这么显眼的地方,很多痕迹在没有警察的干预下,早就被破坏殆尽了。至于身上的伤口角度……要是掌握的好的话,是不太容易分辨的。况且,就算是有人心明眼亮的跟林雨桐和四爷一样,有了怀疑,可旧案还是得重提。一个冒着生命危险打入犯罪集团内部的特勤人员,以这样惨烈的方式想要证明清白,难道不该重视吗?

    如今还不准探视,两人没有多留,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之后,就回了。

    第二天,去省军区报道。

    这次的案子慎重到了,连警局的地盘都不用。地点直接放在省军区,临时借用了人家的地下室。而报名的地方,当时调令上说的是,等候通知。结果早上六点,才收到短信提示。确定了地点。

    过去的时候,临时打扫出来的办公室里,都是些陌生的面孔。

    椭圆形的大办公桌,能坐二十多个人吧。

    如今东一个西一个的坐个三个人,加上林雨桐和四爷,此时的办公室也才五个人。

    两人进来的时候,三个人都只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低头,拿着手机,各自忙各自的。

    四爷和林雨桐干脆也不打招呼,挑了个位子坐下。两人刻意的没有挨在一起,各坐各的。

    等七点五十八分的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五十九分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然后找了最上首的椅子坐了。等把手里的东西包括水杯子这些东西都放好,整整八点钟。

    “人到齐了?到齐了,咱们就开会。”他挠挠半秃了的头顶,然后皱眉看这五个:“……你们三个,装什么深沉啊?没看见有俩小娃娃吗?别那么一副死相。”

    其中一个瘦高的,仰头靠在椅背上:“马头儿,我在看守所,干的好好的。每天没个怂事,喝喝酒打打牌,你这是干啥?非得把我扒拉出来!”

    “不是我扒拉的你。”被称为马头儿的人呵呵就笑:“行了,少废话。既然来了,就干点正事。”他说着就看向林雨桐和四爷:“小林和小金,你们都认识认识。”然后指了指另外三个:“瘦高的是驴子,戴眼镜的是四猴,胖的就叫胖子。就这么叫吧。”

    竟然两个大名都不介绍。

    相互点头致意之后,马头儿就把一摞子档案袋往桌上一扔:“一人一份,都看看。”

    是复印的案卷。人手一份。

    如今不用电子档案的少了。当然了,电子档案有时候是不如原始办法安全。

    一打开,林雨桐就皱眉,果然是猜想的那样。老案子,十六年前的安泰集团走私案。

    她和四爷刚要看,那边三个人打开了又把卷宗合起来了,胖子更是将卷宗往桌上一扔:“这东西我们没看一百遍也看了八十遍了。有什么新意吗?”他猛的站起来,踢了一边多余的椅子一脚:“艹!当年咱们要查,非不让查。如今过去十六年了,乐儿投胎都快长成大小伙子了,如今想起来查了?查个吊毛!能查出来个屁!早说了,乐儿的死有问题!”

    “你闭嘴!”马头儿呵斥,“我看你就应该在小派出所呆着,待到老死算逑。”

    胖子闭嘴不言,又愤愤的坐下。

    看来,这些人都是当年对这个案子提出异议的人。也是当年那个案子的亲历者。也就是说,就自己和四爷,算是新人了。

    四爷不急着看卷宗,就问说:“我们对当年的案子,一无所知。可我们却被选来。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马头儿睁开眼诧异的看了四爷两眼,然后就又笑:“怪不得被他这么看重,果然是有两下子。”

    林雨桐也将案卷合起来了,“那我也来猜一猜。只怕推荐我们的人,是江社友江处长吧。”

    “嗯!”驴子也笑:“有点意思了。”

    林雨桐和四爷就都明白了。这几个人怀疑的都是江社友。只怕当年就怀疑过。这些年过去了,被怀疑的人春风得意马蹄疾,都已经是大处长了。而当年曾经怀疑过他的人,反倒是一直缩在角落里,过的很憋屈。如今,旧案重提,又把当年的那些人给找来了。这些人对江社友本身就抱有成见的。于是,才有了自己和四爷被调来的事。以平衡其中的关系,省的案子里再有什么猫腻。

    不过,这些人能被挖出来,本身就很说明问题。担心他们寻仇报复,弄虚作假,那是不可能的。这点底线这些人都有。

    如果能多信任江社友一点,在信任他的基础上想这件事的话,是不是可以说:“十六年前的案子,跟如今的案子,有牵扯的地方。”

    十六年前案子的亲历者,还有新案子的亲历者,凑到一块,他是希望这个案子在这里终结。

    她这么说,一直没说话的四猴不阴不阳的道:“你还真把江社友当个好人。”

    “那他是个坏人吗?”林雨桐反问回去。

    这话问出来,四个人都沉默了。

    是啊!十六年了,都没发现他是个坏人,那他真是个坏人吗?

    四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而是默默的拿起卷宗,哪怕是看了百八十遍,还是一字一句的看了起来。

    而林雨桐的视线,却落在了一份办案人员的名单上……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297.黑白人生(2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