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宋的智慧 > 第四十节喜怒无常李元昊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四十节喜怒无常李元昊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87714/1415607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四十节喜怒无常李元昊)的详细阅读内容

    (畅游书海,品尝文化,陶冶情操,彰显智慧。米花书库为您营造舒适阅读环境而努力,希望书友继续支持。)

    老将躬身道:“凶手铁鹞子的目标是隗狼,陛下,只要铁鹞子的目标不是陛下和其余铁鹞子,只要主将下令,他们都会奉行无虞,微臣也从这道伤口看出来,黑环是被误伤。”

    李元昊呵呵一笑道:“米勒古,你是在向朕保证铁鹞子依旧忠心与朕吗?”

    老将面不改色拱手道:“末将可以保证!”

    李元昊哈哈一笑,拍拍米勒古的肩膀道:“你不必为别人的错误承担责任,铁鹞子是朕手里的一柄绝世宝刀,这些年来为大夏立下了汗马功劳,就算是有一两个害群之马,也和你无关,铁鹞子听从主将的命令,这是我国的传统,是朕向诸位大将承诺过的,哪怕我们知道是谁做了这件事,也只会追究主将的责任,而不会找那个铁鹞子的麻烦,军人服从命令是一种美德,只宜提倡,不宜责罚。”

    老将米勒古单膝跪地抱拳谢过李元昊的仁慈之后又说:“陛下宽宏大量既往不咎,但是末将却要问问那个铁鹞子在帝畿发动突袭是何道理?”

    李元昊只是笑而不语,对米勒古这样的回答很满意,有些事就该自己的不下去做,而不是自己一个人破坏尽天下所有的规矩。

    瞅着依旧在月色下盘旋不敢落下的几只乌鸦李元昊拿脚踢一下隗狼的尸体问皇城司统领:“你知道有谁想杀隗狼吗?这是要对付朕吗?”

    自从李元昊到来,汗水从未干过的统领跪地小声说:“隗狼为人孤僻,很少与人来往,他家又住在皇城外面,除了自己的部下也从不与人来往,末将也很少与隗狼有交集,他每天的职责就是关好皇城的大门,而后出城,只要陛下不出征,隗狼的习惯历来如此,从未改变过。再加上隗狼自己也是难得的高手,不喜欢大队的随从,所以凶手才会选择他作为突袭目标。”

    “那就是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喽?”李元昊轻声问道。

    统领额头的汗珠汇成小溪片刻间就打湿了衣衫,作为天子近臣,他知道李元昊越是平静,胸中的怒火就越是旺盛,这时候必须说出一个名字来,为了活命,统领把心一横,颤声道:“末将斗胆猜测可能和前些日子惩罚隗欢王子有关,否则没人愿意去刺杀隗狼这样一个古怪的目标。”

    李元昊呵呵笑了一下,回头对老将米勒古说:“难道说朕的小马驹已经长大了,想要无拘无束的奔跑了?”

    米勒古抽出长刀,一刀将跪在地上的统领的人头斩掉,还刀入鞘这才拱手道:“这都是无稽之谈,大王自有判断,不宜为小人的语言所左右。”

    李元昊点点头吩咐道:“大索全城吧,每一处地方都不要放过,既然是铁鹞子做的,那就把重点放在军营吧,每一个铁鹞子都要当面核对,都要清楚他刚才去了那里,需要有人证,没有人证,或者来历不清楚的,你亲自盘问吧,朕非常的好奇,到底是谁想要杀掉隗狼这样一个奴才,他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米勒古,帮朕问出来!”

    米勒古抱拳领命而去,李元昊坐在一张矮榻上,静静地等候呷赤被找回来,矮榻下面的血迹很快就冻成了红色血冰,在月光下显得黑乎乎的。只是血腥气依旧浓重。

    呷赤被带回来了,带回来的是一具尸体,他全身插满了木刺,头颅也被重击的变了形,李元昊烦躁的揉揉眉心问道:“难道凶手还没有走远?”

    为首的侍卫统领拱手回答道:“凶手已经远遁,追踪踪迹到大路就消失了,呷赤是被机关所杀,铁鹞子根本就不适宜单身追击,这是铁律,呷赤去追踪就是自寻死路。”

    “朕的铁鹞子还真是勇猛善战啊!回宫!”

    李元昊拍拍矮榻,立刻就有武士过来搭好帐子,抬起软榻,快步的向皇城走去……

    云峥的晚会开到很晚的时候才散去,每个人都玩的很高兴,以至于散去的时候还有人在唱十五的月亮,不过声音很难听,隗明也出不了军营,因为只要天一黑,军营的大门就会关闭,不会允许任何人出入的,西夏人的军规很严厉,只有两条,要嘛杀头,要嘛发配,没有第三种,所以,没有人会漠视军法的存在。

    醉醺醺的云峥被抬回自己的房间之后,等所有人都出去,猴子关好大门,他那双明亮的眼睛就怔怔的看着房顶发呆,猴子悄悄的在他耳边说:“乌鸦叫了两声!”

    云峥这才闭上眼睛,打算休息一会,今夜注定是没有办法入睡的,等一会西夏人就会大搜捕,浪里格他们应该已经出城了吧?

    必须离间李元昊和宁令哥,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唯有如此,自己才能在夹缝里生存,在中间找到最合适的出手机会。

    杀掉隗狼只是其中的一小步,可以说是一个试探,看看他们父子是不是和外面说的那样亲昵无间,刀插不进水泼不进。

    信者,听也,而听尤不可信,做到这一点的人太少了,谣言作为古代屡试不爽的利器被变着花样的使用,原因就是有人信谣,造谣,传谣,但愿高昙晟能够将谣言放出来,而不被人家李元昊抓到,不过这样的可能性不高,不管他做的多么隐秘,总会有蛛丝马迹可循,听高昙晟信心满满的保证,说自己的人都是死士,这句话云峥很不愿意相信,死士被抓住麻烦就大了,有些人不怕死,但是怕疼,所以云峥要求能和自己联络的只有高昙晟自己。

    明天谣言就会起来,矛头不会指向宁令哥,而是会指向没藏讹庞,他就在定州,离兴庆府很近,往他的身上泼点脏水,应该是能说的通的。

    云峥不过在脑子里转了几个圈子,外面的军营就已经人嘶马叫的不得安宁,而聚将鼓也响了起来。猴子告诉云峥,西夏人要求军营里的每一个人都要站到外面去,人家要逐一清点。

    这件事不能怠慢,云峥爬起来,要自己地部下全部出来,包括那些暂时归自己统领的伤兵,甲子营的军士还好些,每个都很听将主的话,那些喝了好多酒的伤兵就非常的不满意,骂骂咧咧的被甲子营的军士搀扶着出来,正要发脾气的时候,看到那个穿着铁甲的老将,立刻就把嘴巴闭得紧紧地,小声的告诉甲子营的军士,此人万万不敢违逆。

    米勒古皱着眉头计算着军鼓响过的时间,十根手指已经全部弯曲下来,西夏人已经完成了队列,而云峥的部下才乱糟糟衣衫不整的从营地里跑出来,那些被搀扶的伤兵还一个劲的催促,说时间要是超了会被砍脑袋的。

    云峥的队伍刚刚站好,鼓声就停止了,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擦一把汗,那个老将站在那里已经凶相毕露了,如果今天迟到了,说不定会被这个老家伙祭旗。

    老家伙在点人数,只要有说不清自己部下去哪的将领,立刻会被老家伙绑起来挂在高高的架子上,不大工夫,架子上已经挂了三四个将领了。

    其中一个只不过多说了一句这是在京城,不是在战场,就被米勒古一鞭子抽的牙齿都掉了两颗,嘴上糊满了血还被吊起来继续气的吐血。

    “伤兵营共有人数多少?”米勒古yīn森森的问道,他对西夏人都毫不客气,对云峥就更加的不会有半点好脸色。

    “启禀大将军,伤兵营共有伤兵三百四十四人,护理军士一百八十三人,医师六人,军官一十一人,总计五百四十四人。”

    米勒古看了一眼名册,面无表情的问道:“现在有多少人?”

    “启禀大将军,现在只有四百三十一人,其中一百三十三人已经符合伤愈出营条件,已经各自归属原来的军队,不在伤兵营中!”

    “其中可有铁鹞子存在?”米勒古跨近一步森然问道。

    “有,共有两人,在进入兴庆府之前就已经归队,没藏讹庞将军不允许铁鹞子进兴庆府,名册上有,您看看注销的时间就是在伤兵营进兴庆府之前。”

    米勒古长长的吸了口气又缓缓地问道:“他们的伤势如何?”

    “麻吉虎断臂,淖尔何缺少四根脚趾。这都是在下亲自做的手术,不可能出错。”

    “麻吉虎,淖尔和?你确定?”

    云峥疑惑的看着米勒古磕磕巴巴的说:“在下接受的名册上是这样写的,至于有什么古怪就不知道了。”

    “你的部下一个半时辰前在干什么?”

    云峥的脸色发白,小声的说:“在下的两百人都在营地,今晚是满月,所以就热闹了一下,喝点酒,唱歌,还跳了舞。将军,伤兵营就是这个样子的,伤病的心情好才会恢复的快,这也是治病的一部分。”

    “狡辩,吊起来!”米勒古吼了一声,立刻就有军士冲过来将云峥捆的结结实实的吊在架子上,也亏得他有一个好名声,捆绑的时候军士们很注意,捆的非常有分寸,与其说是被吊起来,不如说被一个大绳网给挂起来了。(未完待续。)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四十节喜怒无常李元昊)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大宋的智慧,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大宋的智慧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