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宋的智慧 > 第四十八章酒后乱性的皇帝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酒后乱性的皇帝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87714/1417099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四十八章酒后乱性的皇帝)的详细阅读内容

    云峥非常愉快的领受了这个命令,并且一丝不苟的将李元昊刚才说的话誊写在纸上,然后才拿给一脸佩服之色的宁令哥,请他转交给青天子加盖印章,似乎很担心青天子反悔。

    他的认真态度招来李元昊的一声大笑,很没礼貌的从脖领子里掏出一枚鬼头印绶,沾了一点火漆就按在那张纸上,扔给云峥之后笑着说:“少年人有豪气,却也鲁莽,刚才没有加盖印章,朕说的话还有一点回旋的余地,现在加盖了印章,云峥,你没退路了。”

    云峥小心的将那张纸收到怀里拱手道:“我不需要退路,人一旦有了退路,就会生惰性,臣下年轻,正是做事的时候,惰性万万不敢有,太子大婚之后,臣下就会即刻离开兴庆府,从沙湖一带开始勘测,还需要一些民伕,一些会打井的民伕,看看那里的沙地里能否打出水井来,按照臣下的估测,那里一定有大量的水,哪怕是沙漠里也会有大量的水,向东全部都是沙漠,沙漠也需要治理,否则不管我们开垦出多少良田,最终还是会被沙子吞掉的。”

    米勒古举杯向李元昊笑道:“恭贺大王再得一员干吏!”

    李元昊展颜一笑,举杯道:“饮胜!”

    宁令哥手掌一拍,乐人再次奏乐,舞姬翩翩起舞,李元昊斜倚在椅子上意兴懒散,不太看歌舞,却在不停地饮酒,他的酒量很大,云峥暗地里计算过,半个时辰里,一坛子葡萄酿已经下了他的肚子,为了让李元昊更加的畅快一点,云峥悄悄地把一坛子云家的烈酒拿了出来,塞给了宁令哥,宁令哥大惑不解的拍开酒坛子,一股浓烈的酒气顿时就在大殿里弥漫开来。

    李元昊抽抽鼻子疑惑的问道:“什么味道,因何如此甘醇,莫非是难得的美酒?”

    宁令哥见父亲这样说,就把这坛子酒递给了侍卫,大言不惭的说这是太子府里的珍藏,只有这一罐子云云。

    米勒古端着杯子走上前说道:“闻味道就知晓这是绝世佳酿,却不知老臣是否有幸饮上一杯?”李元昊笑着挥挥手,知道这是米勒古向自己表忠心的一种手段,打算亲自验酒,侍卫就给米勒古斟满了一大杯。

    不知酒性的米勒古一口喝干烈酒,一张黝黑的老脸顿时就成了紫色,张开嘴吐出一口酒气,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向李元昊说道:“陛下,这酒的性子太烈……”

    李元昊大笑着阻止了他剩下的话:“米勒古,你想多喝一杯,朕知道,不过这样的烈酒才是朕的恩物,骑世上最快的宝马,杀最难以杀掉的仇敌,玩最美丽的女人,和世上最烈的美酒,这本就是帝王最后的追求,来,给朕满上。”

    满堂宾客齐齐大笑,宁令哥则幽怨的看着云峥,直到看见云峥的那个瘦小的仆人,将一个柳条编织的篮子小心的隐藏在帷幕后面,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红酒加上白酒,云峥就不信李元昊不会醉,史书上记载李元昊因为酒后乱xìng,当众临幸了莫移氏,这才导致宁令哥发疯从而发生了叛乱,现在云峥只担心李元昊会醉的睡过去。

    到底还是小看了李元昊,一坛子烈酒下肚,这位自封的青天子变得更加的兴奋,跳下场子亲自在歌姬群里舞蹈起来,抖肩膀弯脑袋的一看就是胡人的舞蹈。

    不过这家伙的两只手却依旧刚劲有力,搂住一位歌姬疯狂的吻了下去,等到他吻够了,那个歌姬已经被他生生的给勒死了,手一松就软软的倒在地上,嘴里不断的往外喷涌鲜血,云峥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个歌姬的舌头被李元昊生生的咬了下来。

    “美人香舌配美酒,人间佳肴莫过于此!”

    李元昊咀嚼着美人的舌头,就着美酒一口吞下,拿袖子擦拭一下嘴角的血迹,像野兽一样的盯着宁令哥道:“莫移氏在那里,让朕看看!”

    米勒古上前劝慰道:“陛下,今日天色已晚,不如明日再见也不迟。”

    李元昊一脚踹翻了桌子大叫到:“你们没有听到朕说的话?”

    云峥碰一下宁令哥小声道:“随意给大王一个女人也就是了。”

    宁令哥摇摇头说道:“父王见过莫移氏,骗不了的。”

    “陛下喝醉酒之后总是这样么?莫移氏过来很不妥当!”

    宁令哥咬咬牙道:“大王的命令不可违,如果出了岔子,我们一起上去阻拦就是了。”

    云峥担忧的点点头,他其实更担心黏在酒坛子底下那颗裹着薄薄一层蜡皮的春药丸子化尽了没有,刚才那坛子酒虽说被内侍温了一遍,但是李元昊喝的也太快了些。

    五沟说这种春药传自吐蕃,是精修欢喜禅的高僧从天竺带回来的,也不知道药性如何,怎么李元昊现在看起来更像是魔鬼而不是色心大发,这里半裸的女人很多,除了被他搂死了一个,也不见他发qing,难道说这家伙眼光高到非绝色美女不要的地步了?

    有李元昊在,根本就轮不到宁令哥说话,内侍很快就把盛装的莫移氏从后面带了过来,云峥若有如无的瞅了一眼大厅外面,那里有一颗大柏树,虽然在初春,依旧青翠如昔,枝繁叶茂。

    宁令哥眼看着父亲托起莫移氏的下巴,一副馋涎欲滴的样子,而莫移氏似乎并不反抗,反而带着媚笑迎合李元昊。把牙齿咬的咯吱吱直响,想要冲过去阻拦,却被内侍拦在圈子外面,任他如何冲撞也无济于事。

    一件红色的斗篷飞了出来,落在地上,宁令哥转身就要找刀子,打算弄死面前的内侍再把莫移氏抢过来,被米勒古一干老臣死死地按住,并且紧紧地捂住了他的嘴巴,将他拿帷幕包起来,不让他出声。

    花嘛流着眼泪劝道:“殿下,您忍忍,好赖不过一个女人而已,为了将来的王位,您要忍住啊,不光是为您忍耐,也是为我们这些臣子忍耐啊。”

    宁令哥的眼泪像泉水一般的往外喷涌,云峥觉得花嘛说的这些话好像很熟悉,哦,对了,葛秋烟被宁令哥抢走的时候,这家伙也说过这样的话。

    云峥烦躁的从自己脑袋上扯下一条带着浓郁香味的肚兜丢在地上,这是李元昊撕扯下来并且乱扔的战利品,不巧,那个肚兜正好落在宁令哥的面前。

    当一条湖绿色的亵裤落下来的时候,宁令哥火山一样的爆发了,一脚踹开站在他脚下不断劝说他的花嘛,双臂一挣居然把一层厚厚的帷幕生生的撕扯开了,米勒古想要将宁令哥擒住,却看见宁令哥拎起那个已经死掉的歌姬的腿,抡的向风车一样,狠狠地砸在那些内侍的身上。

    人群被砸开了一条缝隙,云峥不小心看到了野兽一样的李元昊正在粉团一样的莫移氏的身上耸动,而且口鼻间还有野兽撕咬猎物一般的呻yín传过来。

    一声清脆的神臂弩开弓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就是箭矢刺耳的厉啸,这就是云峥答应浪里格和孙七指的允诺,给他们创造一个接近李元昊的机会。

    米勒古扯过身边的一个人挡在那个空隙上,但是强力的神臂弩刺穿了那个人的脖颈带着一蓬血花再次飞向李元昊,或许是战士的本能,李元昊在这样的情形下还知道转个身子,把莫移氏挡在自己的身前。

    莫移氏惨叫一声,那枝强弩就深深地扎在了她饱满的胸膛上,两座雪白的粉丘间出现了一朵嫣红的血花,一张如花的俏脸带着震惊和恐惧低低的垂了下去。

    “你敢弑父?”李元昊赤身裸体的站起来,在人群里咆哮。

    米勒古扔掉手里的尸体,箭一般地窜向那颗古树,今日如果不能抓住这个刺客,西夏绝对会发生恐怖的事情,刚刚窜出房门,只听一声轰鸣,火光飞溅,饶是米勒古的身手矫健,也被爆炸的气浪带的飞了起来,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是口鼻出血,狼狈不堪。

    三道黑色的身影从树上窜了下来,口里喊着“杀掉昏王,太子万岁”的口号就在人群里掀起了一片血雨。

    寒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勇猛过,一刀下去,死的不是宋奸,就是西夏的重臣,他已经不打算活了,只要能多杀一个,对大宋来说就是一个重大的胜利,自己的这条命本就该在这个时候拿来死死地拼一回,哪怕死了,都他娘的太值了。

    浪里格咆哮的就像是一头饿狼,手里的长刀闪电般的起落,他的目标很简单,就是眼前赤身裸体的李元昊,眼前飘过父母妻儿的面庞,他的面容扭曲的就像是一个恶鬼,十年等待,就是为了这一刻活着,能和那个野兽一起死,是他最甜美的梦境。

    三个人里大概也就孙七指还有些理智,点着了手里的火药弹,不断地往人多的地方丢,每一声轰鸣过后,总会死伤惨重,嘴里不断地用标准的党项话表示自己就是太子一系的人。

    云峥和猴子相拥着躲在帷幕后面,花嘛也非常聪明的跟在云峥身边,云峥带着哭腔对花嘛说:“你们要杀大王好歹给我说一声啊,我还有大志未伸……”

    花嘛怒吼道:”老子也不知道!不管了,说了也没人信,好歹拼了!”花嘛说完,劈手抢过云峥手里的一把短刀子,狠狠地刺进旁边一个老将的脖子,站起来对傻掉的宁令哥吼道:“殿下,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拼了!”

    一句话就把宁令哥给喊醒了,大吼一声:“杀掉李元昊!”举起粗大的铜鹤砸向身边的李元昊一系的老臣。

    (今天这一章的故事都是历史事实,作者除添加一些演绎的元素之外,完全忠实于历史,延祚十一年正月初二(1048年1月19日),元昊夺占太子妃莫移氏,其子宁令哥趁元昊酒醉时,割其鼻子,元昊最后因失血过多而死,享年46岁,庙号景宗,谥号武烈皇帝,葬泰陵。宁林格后来因弑父之罪被处死。)rS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四十八章酒后乱性的皇帝)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大宋的智慧,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大宋的智慧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