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宋的智慧 > 第六十三章计定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三章计定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87714/1419960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六十三章计定)的详细阅读内容

    云峥说的越多,寒林和五沟就越是痛苦,"chi luo"裸的把人心扒出来放在光天化日之下曝晒,他们非常的难受,尤其是这些话从云峥嘴里说出来,就更加的让他们难受。

    “想要得到战马,他们就只能在峡谷里摆开阵势,和我硬拼,于是,这个时候我在马尾巴上点火,近三千匹战马在峡谷里狂奔,对面的盗匪会是一个什么结果你能想到吗?

    然后我再带着军队用强弩射杀盗匪,追击盗匪,让他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至于在最后能收回多少战马,谁去管他,大宋的官员都不在乎,我为什么要在乎?我还能得到崆峒山盗匪的财物,我估计不会少,无论如何我都不赔本!”

    “住嘴!”寒林断喝一声,一把将云峥脸上的面具揪下来扔掉,寒声说道:“老道拼死拼活的作战,就是期望大宋强大,就是期望将来能够收复燕云十六州,我寒林不为某一个人作战,也不为金钱作战,我只为自己的期望作战,我现在的期望就是把战马安安全全的带过崆峒山,护送你到京兆府,至于你赚不赚钱与我无关,我也不会要你一文钱。

    你知道我们大宋没有战马,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打仗从来都是先胜后败吗?大宋的军队不全是孬种,也有拼死敢战之士。”

    寒林说到这里一把扯开自己的破道袍,枯瘦黝黑的胸膛上全是横七竖八的刀痕,有几道伤痕虽然痊愈了,皮肉依旧翻卷,红色的肌肉瘰疬累累筋肉虬结在一起惨不堪言。

    寒林拍着胸膛道:“总共十六道伤痕,全在前胸。后背上一道都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我寒林从未拿后背对过敌人,所有的伤痕都是冲锋之时留下的。

    可是你知道吗?用两条腿去追击骑兵真的很累,在你跑的精疲力竭之时,人家反戈一击。你就溃败了,刀子都挥不动你让我们怎么杀敌?”

    寒林的一番话说的声泪俱下,口沫横飞,云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惨烈的伤势,见寒林悲伤地不能自己,叹了一口气说:“我现在是云峥。我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欠了你的。我不喜欢欠债,人生百年总是还债很没意思,总要为自己活几天吧?

    你们都是大宋的脊梁,如果这个国家没了你们,我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怎么打仗你听我的,拿战马当人质你也听我的,就算是我烧战马的尾巴,你也必须听我的,既然是作战,我是主将,听我的就好。反正我们的战马是骗来的,如果损失了,我再去骗一些回来就是,战马的尾巴烧坏了不要紧,又死不了,秃尾巴战马难道就不能骑了?”

    寒林盯着云峥看了很久才说:“你总是对的,聪明人的选择似乎总是对的,千万不要骗我,我们比较蠢,蠢人也有蠢办法。这一辈子就死死地盯住你,你休想走歪门邪道,我死了,我会让石头接着盯着你,直到你死掉。尸体已经腐烂了,我们才会放心。”

    五沟见寒林拿了一些干粮又走了出去,念了一声佛号说道:“你快入魔了,这些时间你杀的人太多了,你以前给我说手里只要有锤子,能用的办法就是砸,而且是看到什么东西都会不由自主的去砸一锤子。

    云峥,你在变得暴戾,再这么下去你会生生的毁掉自己,我发现你自从离开家之后就变得无所顾忌,你在仪州做的事情,真的没有后患么?你明明知道那个防御使是被人逼迫到那个地步的,你依旧断绝了他最后的一线生机。

    人的能力有大小之分,贫僧不敢想象全大宋都是你这样的官员会是一个怎样的场景,但是贫僧却能断言,那必将是史册上最黑暗的一段。

    谎言变成了事实,虚情假意变成了真实的感情,你哪怕信口胡诌的事情,到最后都会变成铁一般地事实,那样的世界才是虚假的,经不起推敲的,一切就像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一旦大浪袭来,这些修建在沙滩上的繁华就会被抹除的一丝不剩。”

    云峥烦躁的站起来,走到墙角,捡起那个面具扣在自己的脸上,对五沟说:“我好像真的出问题了,不过修养的事情回到蜀中再说,现在先把该死的盖天王干掉再说。”

    说完话就大踏步的走出去巡营,还要找马金虎,梁楫,彭九商量一下明天的战阵。

    云峥出去之后,寒林就鬼魅一般的从帐篷的另外一角钻了进来,笑着说:“看样子他的理智没有迷失,只不过心火上升而已,那个葛秋烟也是一个没用的女人,这个时候她要是和云峥龙虎相济,定能收到奇效。”

    五沟摇头道:“不见得,陆轻盈不发话,云峥断然不会去碰那个女人,在这件事情上,他非常的有节制,贫僧发现,他并非不动心,而是在恪守一种戒律,对,就像贫僧需要恪守一些佛门戒律一样,他也有戒律需要恪守。”

    寒林瞪了五沟一眼道:“你就没有守过什么戒律,我们必须在他发疯之前带他回蜀中,我总会觉得他现在已经快要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和我初次见见面时的样子相差太远了。”

    五沟呵呵笑道:“他其实是在变,变得更像是大宋人,而不是变得奇怪,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太少,相处久了就会知道,这家伙内心里一定有一个石破天惊的大秘密。

    以前的时候,和尚还会好奇,打算挖掘一下,不过现在无所谓了,谁心里都有一些秘密。不愿意和别人说,也不愿意忘记,就让他自己保留着吧,回到蜀中之后,他只要休养一段时间,依然会是那个龙精虎猛的家伙。”

    寒林长吸一口气说:“我今天晚上再去打探一下,如果能狙杀掉盖天王,说不定就能不让那些战马遭罪。”说完话再一次从来的地方钻了出去。

    云峥没有听见那两个人说的话,此时的他正在研究,一个马尾巴到底能经受得起多么严重的烧伤,经过拿市面上卖的拂尘包在猪肉上做完实验之后,他们终于找出了最佳的药量,其实用不着上到马,只需要在马尾巴上绑一块沾了油的抹布就能做到完美,当马尾巴上的长毛被烧断的时候,战马已经在吃疼发狂了,用不着继续再给它刺激。

    马金虎他们也把准备好的武器拿出来擦拭,这是他们日常的功课,梁楫和彭九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和马金虎在擦拭刀剑不同,他们在做的是仔细的调整自己的强弩,这就能看出两支部队的不同之处来,马金虎擅长近身搏杀,而远距离射杀敌人则是甲子营的习惯。

    站在营地中间能听到隗明和葛秋烟她们的调笑声,都知道自己将要和西北最大的强盗作战,那几个女子却丝毫的不担心,云峥藏在面具后面的脸也有了笑意。

    这是最好的鼓励军心,安定军心的良药,不管是擦拭刀剑的马金虎他们,还是准备弩弦的梁楫他们,手里的活计干的更加起劲,这些女子这时候还能笑出来,就是对自己最大的信任。

    “立刻睡觉,明日四更造饭,五更出发,天明的时候就要过崆峒山,胜败就在明日!”带着面具的云峥,一字一句的下达了命令,就回到自己的帐篷和衣而卧。

    云峥最讨厌的就是早起,他的生物钟是日出起床,半夜而眠才对,所以在四更天的时候听到军营里乌拉乌拉的号角声非常的讨厌,捂着耳朵忍耐了一阵子,发现这不是办法,这才咬着牙起身,今天早上他必须去检查一下昨日的准备工作,到底做的如何。

    论起军纪,甲子营还是比不过大名鼎鼎的青涧城守军,他们就像一个个的刻板的老夫子遵守着自己生活习惯,尽管云峥的军营里饭食非常的好吃,他们还是选择了八成饱,这是作战前的标准进食方式,虽然没个人都知道下一顿进食的时间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他们还是放下了饭碗,虽然目光不舍了一些,却没有人犯禁。

    相比之下,甲子营的军士都在玩命的吃东西,直到把自己撑的塞不下去才罢休,云峥有些不好意思,马金虎却笑着说:“以厢军而论,大战前还能吃下去饭食的都是好汉!”

    马队在五更时分拔营而起,云峥要求不论会不会骑马的军卒都必须骑马,每个人的腰带上都拴着俩匹马,战马的大脑袋就簇拥在人头跟前,嘴里喷出来的腥臭气息让人窒息。

    不过没人讲究这个,隗明的腰里也拴着两匹马,她一边小声的和战马说话,一面拍着战马的脖子,见战马仰起脖子一副很享受的样子,笑的咯咯的。

    云峥见葛秋烟穿着一袭青布衣服坐在马上,就皱皱眉头,从自己的马包里拿出一袭软甲,要她套上,她的武力很强悍,现在用得着。

    很明显葛秋烟会错了意,娇羞的结果软甲就穿在青衣下面,握着自己的长剑催马向前,去追赶嘻嘻哈哈的隗明……(未完待续。。。)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六十三章计定)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大宋的智慧,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大宋的智慧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