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宋的智慧 > 第二十九章 万般无奈苦肉计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万般无奈苦肉计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87714/1445045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十九章 万般无奈苦肉计)的详细阅读内容

    甲子营的一切对老包来说非常的陌生,这里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

    厩里的厢军如今正在疏通五龙河,他们在疏通五龙河之余,还需要记得向周边的商家讨要些食物,如果能有些旧衣服送过来,他们就会非常的感激,没有衣服穿的厢军比比皆是.

    甲子营不是厢军,也不是禁军,即使是皇帝的亲卫他们也没有整天喝俩贯钱一坛子的美酒的待遇,清廉如老包者,看到老兵拿着酒葫芦灌装美酒的时候心口也在隐隐发痛.

    又一口猪被杀了,就挂在架子上,一群孩子嚷嚷着问杀猪的老兵讨要猪尿泡,这东西只要放在沙土上慢慢揉,再慢慢地插上竹管往进吹气,就会变得膨胀起来,然后一群光着脚丫子的孩子就会撒着欢在校军场上蹴鞠,这东西比藤球踢起来更舒服.

    猪脖子上有一片脆肉,按照云峥的理解,那东西就是淋巴,后世宰杀肥猪的时候都要割掉喂狗,但是在这里却是屠夫的专利,趁着新鲜割下来一小条子扔嘴里嚼的咯吱咯吱的,被誉为难得的美味.

    张方平指着肥猪说:"云峥快回来了,应该在下午回来,这惺猪就是给军士们准备的,你等了半个月也算是有了结果,那小子知道没有可能永远把你晾在一边,毕竟你这一关他是必须要过的,包兄,对这个年轻人不要苛责,他只是想做些事情,不想早早的去厩养老."

    包拯没说话.背着手瞅着蜀中的青山出神,江风拂过绸衫,吹得衣角猎猎作响,自己早年进士的时候就说过"仓充鼠雀喜‘的名言,只可惜自己这只猫捉了几十年的老鼠,老鼠却越捉越多,他们盗窃粮仓的手段也越来越隐蔽.

    多年的霹雳手段带给自己唯一的东西就是孤独,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都在躲避自己,如果硬要说一件最伤心的事情,那就是皇帝也在躲避自己.

    贪官躲避他是因为心虚害怕.好官躲避自己是因为不想和一个铁面无私的人交往过密.这样的人无情而且往往寡义,皇帝躲避他是因为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和事情往往都是这个帝国最黑暗的一幕.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老包一字一句的吟诵着柳宗元的这首语调孤寂而落寞.

    "柳河东的这首诗念之断人肠.包兄何必自苦到如此地步?不如趁着江风习习.佳肴美酒当前你我共谋一醉如何?"张方平举杯相邀.

    "神憎鬼厌之人也有人愿意共醉?"

    张方平嘿嘿笑道:"乌鸦落在猪背上,老大莫说老二黑,你包希仁铁面无私.我张方平难道就是蝇营狗苟之辈?刘玉成回来任你检校,但是把云峥留给蜀中吧,这无关私情,只与蜀中刚刚起步的少年军有关,我对他们寄予厚望."

    包拯张嘴哑然失笑道:"刘玉成大军围剿巴中贼巢,如今大胜而归有什么好检校的,佛子高昙晟的人头已经被你放置在宝库中,弥勒教的精英也大半折损在了西夏,重拳打死老虎的本事刘玉成还是有的,到时候老夫只需要上表为刘玉成和张公请功就是了,张公一场大功就要得手,如今却要我放弃最后的一点职责,非君子所为!"

    张方平张着嘴干笑了一声,就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刘玉成的战报送回来了,此次在巴中,用关门打狗的法子将高昙晟苦心经营多年的弥勒教一举剿灭,刘凝静,万宝山,黑军头这些弥勒教残余部众全部被擒,饶是如此,攻破万户山山门的时候官兵依旧伤亡惨重.

    不过贼巢里堆积如山的财宝足以让张方平忽略掉永胜军的伤亡,张方平挟剿灭蜀中弥勒教之威来到甲子营就是为了逼迫包希仁让步走开,蜀中的事情就该蜀中官员自己决定!

    执拗的包希仁却不愿意退让,他还是希望和云峥面对面交谈之后再做判断,不能将这个人逼迫的太紧,否则挂印隐居的事情将会重演,到时候云峥从明处走到暗处继续操控甲子营甚至是武胜军那才是大麻烦.

    包希仁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只见远山上的小径上忽然出现了一队人马,整支队伍走的稀稀拉拉的似乎每迈出一步都是在压榨身体里最后的精力.

    走近之后老包才发现这些人就是甲子营的军卒,军容不整,盔歪甲斜不过还好弩弓和武器好歹全在身上,脚下的草鞋已经变得破烂不堪,一些军卒的脚上根本就没有鞋子,脚上布满了伤口,每个人的神情都是呆滞的,只知道像僵尸一般的跟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身后走.

    为首的人正是梁楫,对站立在营门边上的老包和张方平仿佛没有看见,僵硬的走到校军场中心,一头扎倒在沙坑里就一动不动.后面的人在梁楫一头扎倒的时候也七扭八歪的倒在校军场上,有些人的呼噜声立刻就响了起来.

    老包皱着眉头瞅着这支狼狈到极点的军队一连问了几个人为何会如此,也没人答应,他们一个个只知道走进军营倒在地上睡觉.

    张方平看到了一个熟人,这个人是周同,身上的盔甲和武器已经不在身上了,他的装备分摊在其余几个同伴的身上,他脚上的靴子已经张开了口子露出黑油油的脚丫子.被张方平轻易地从队列里拽出来,转悠一下眼珠.[,!]子瞅瞅张方平,张开干裂的嘴巴吧嗒几下就倒在张方平的怀里睡过去了,没人能把这个胡子拉碴肮脏的汉子和那个风流倜傥的周同联系到一起.

    "云峥呢?这是怎么了?"张方平让部下将周同扶到校军场上厉声问道.

    "将主在后面."厉鬼一样造型的彭九艰难的回答一声就进了大门.

    老包平静了下来,抱着胳膊不断地打量这些军卒,这分明是走了长途的人才有的反应,他准备等云峥过来之后再问,他们到底干了些什么.

    不大工夫云峥就出现了,牵着自己的那匹大青马,大青马上驮着两个人生死不知,是被捆在马背上的,云峥的形象也好不到那里去,盔甲不见踪影,头发散乱,脸上全是星星点点的泥点子,大青马和他一样都仿佛是从泥地里钻出来的.

    "怎么回事?"张方平见云峥还知道向自己和老包行礼就连声问道.

    "走了三百五十里就是这副模样,明公且容我休憩一会再说."云峥匆匆的回答完,就在战马的屁股上拍一下,营地里迎出来的老兵接过缰绳迅速的把马上的人解下来,放在地上,而云峥站在营门口咬着牙坚持,等到浪里格出现在队伍末尾的时候,这才一头栽倒.

    看着躺在校场上的一地军士,老包笑道:"走了三百多里路?说笑了吧?走了多久?"

    张方平脸上却没了笑意,眼看着后面走过来一队大车,大车上全是人,吴杰,孙大志,郎坦,姜哲,侯大义等人都在马车上,见到张方平站在营门口羞愧的低下了头.

    "怎么回事,吴杰,你来告诉老夫."

    这是张方平第三次发问,吴杰抬起头难堪的说:"将主命令大军从峨眉山脚下步行回都江堰,用时两天零三个时辰,卑职实在走不动了,走的昏倒了这才被抬上马车!"

    包拯看着张方平说:"老夫虽然不懂兵事,然步军日行八十里应该已经是上上之选了吧?"

    张方平皱着眉头说:"能全副武装日行五十里,在我大宋已经是选拔上军的条件,两天多行军三百五十里,云峥这是要干什么?就不怕把大军练废掉吗?"

    包拯指指躺在地上的人说:"这不是都回来了吗?你刚才还在劝说我不要苛责云峥,怎么才眨眼的功夫你自己就变卦了?"

    张方平一把扯过吴杰掉在车板外面的脚丫子怒吼道:"你看看,这双脚还能看么?"老包瞅瞅吴杰破破烂烂的脚底板点点头说:"确实过了!"

    两个人虽然说着气话,正要吩咐人照顾这些被云峥修理的很惨的军士,却看到苏洵带着无数的人走过来,两个抬一个,全部扔到一个个大凉棚底下,所有人的双脚全部耷拉在地上,那些妇人就用热水清洗军卒的双脚,动作很熟练,洗干净之后就拿棉布蘸着烈酒擦拭他们的脚底板,包拯知道这样做非常的疼,那些军卒也只是在睡梦里抽搐两下,就任由那些妇人挑开脚底板上的血泡之后拿麻布包裹自己的双脚.

    云峥受到的待遇和军士都是一样的,脚底板受创,习惯性的把身体缩成婴儿状,也就到此时,张方平才发现睡梦中的云峥还非常的年轻.

    心胸郁气难平的张方平回头看看包拯,还没说话,就听包拯说:"他到底赢了,老夫明日就去广元检校刘玉成,他能对自己狠,就已经具备了将领的气质,文官统御军队这条路或许真的能走出来,老夫乐见其成!"

    ps:第一节,睡醒了,天却黑了,我的身体告诉我需要睡觉,不受我大脑控制.

    (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十九章 万般无奈苦肉计)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大宋的智慧,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大宋的智慧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