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宋的智慧 > 第十二章 吕惠卿和疾病之间的关系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吕惠卿和疾病之间的关系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87714/1591494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十二章 吕惠卿和疾病之间的关系)的详细阅读内容

    气死了!云峥在国子监外面暴跳如雷,浑身湿哒哒的,还拿脚猛力的踹门!猴子也帮着少爷踹,憨牛拿出链子锤准备轰开大门,被云峥给阻止了。..

    欧阳修!这个喜欢扒灰的老家伙为什么没被钱勰整死?

    如今摆出一副死人脸说什么国子监乃是大宋最高学府,是什么“官池”!里面的每一个学生都是大宋皇朝的精英,岂有私相授受的道理。

    该死的,私相授受是说的你和你外甥女,可不适合放在老子和国子监的学生头上!老子乃是制科的魁首,乃是集英殿学士,堂堂的开国文信侯!云麾将军,京西十五路兵马提调!每年发的俸禄能把你这个老不修的活活压死!凭什么把老子撵出来?还关门!老子又不是瘟疫!

    国子监的大门很厚实,拿脚踹还踹不烂,云峥气喘吁吁地坐在门槛上,背靠着大门有气无力的咒骂着该死的欧阳修。

    “啊!云侯!国子监自有法度,如此暴怒所为何来?”一个慢腾腾的声音从旁边的侧门处传来。

    云峥看到这个人就有一种想跑的冲动,无他,只因为此人是吕惠卿也!

    云峥身为军人,不怕老虎,狮子,大象,黑熊,但是对毒蛇却会习惯性的避开一些,此人在大宋的辉煌战绩无人能比。

    当然,这种战绩其实都是朝堂上的,一辈子就领了一次兵,还生生的将三千精锐送进了虎口。片甲未还,却在朝堂博得一片好评,这事情都算是大宋历史上的不解之谜,弄倒王安石之后,以章惇、曾布、蔡京的为人当国,咸畏恶其人,不敢引入朝。

    所以说此人就是一个非常有才能的宵小之徒!最拿手的就是坑自己的朋友,从王安国,到王安石,再到曾布最后到千古老贼蔡京!都被他弄得焦头烂额。

    难道说这混蛋现在看中了自己?云峥左右看看。勉强止住自己要拔腿飞奔的冲动。庞籍。韩琦,文彦博,富弼,都算得上是君子。还不会把一个人往死里逼。但是吕惠卿不同。此人不但善于在思想上打垮一个人,更喜欢从**上将一个人完全彻底的消灭掉。

    元祐党碑上血迹斑斑,虽然现在还没有刻在桂林东七星山瑶光峰下的龙隐岩。和西融水真仙岩上,吕惠卿这句带着浓浓的福建口音的话语,却让云峥听出一股子血腥味出来。

    “我之所以暴怒,是因为欧阳修食古不化,如今大宋积弊难返,朝中同僚殚精竭虑者就是为了扭转大宋目前的弊政,他欧阳修还死守着教条食古不化!”

    吕惠卿笑起来很有魅力,一双眼睛给人一种非常温暖的感觉,他身上就披着一件长缀,衣料很软,柔顺的贴在身上,再加上豆芽一样瘦弱的身材,竟然给人一种弱不胜衣的感觉。

    “呵呵,云侯说错了,欧阳永叔并非食古不化之人,只是您打算从国子监直接提人,这确实需要陛下的旨意才成,国子监不同于官廨所,那里的官员档案层层叠叠的可谓汗牛充栋,您如果想要官员,为何不要那里已经被磨勘好了的官员,要这些还不是官身的学子何用?

    欧阳永叔最厌烦的就是将年轻学子卷入朝政风潮,这些人都是大宋的中流砥柱,他自然不肯让您轻易的带走。”

    “磨勘?一个个都给磨的油光水滑,让人抓不住首尾,我要这些学生是要去干事情的,谁有工夫和他们在公文上扯皮!”

    吕惠卿认真的拱拱手道:“云侯此言差矣,磨勘乃是大宋选官的重要过程,只有将这些学生的骄娇二气打磨干净,方可出任州府牧民官。怎么能说各个成了油皮?”

    云峥哈哈笑道:“我们面临的是千年未有之机,所做的是前人未做之事,既然前面的路是黑的,那就需要大无畏的勇气去踏出一条新路来,那些暮气沉沉的磨勘官员是无法担任这样的重任的。

    我云峥初创少年军,就是为了给大宋军旅找出一条新的成军之路,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能用这些乳虎一般无谓的少年人。

    我们不怕他犯错误,因为在黑暗里摸索不可能不出差错,如果这条路走得通,大宋一百三十万厢军全部重归民籍,你能想象这对大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大宋这只凤凰浴火重生了,为了这个目的,他们所犯的一点错误何足道哉!”

    吕惠卿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云峥道:“云侯应该知道,这些学生一旦犯错,满朝文武不会去找犯错学生的晦气,却会把责任全部堆积在你身上,您可想好了?

    再说这些学生都是出自各个官宦之家,既然他们有父兄亲眷,就会有自己的处事立场,下官在国子监任教时就发现一个小小的国子监,和大宋朝堂并无二致,这里也有倾轧,陷害,朋比为奸,您只想使用他们的血气之勇,恐怕是过于一厢情愿了。”

    云峥伸出手掌,看着房檐水落在自己的手上慢慢的道:“你知不知道,我其实不喜欢当官,甚至不喜欢和当官的打交道,这些都让我感到不快活,之所以走到现在其实都是为时事所逼。

    少年之时我在豆沙关的寨子里耕种农田,当时只想着将幼弟抚养成人,给他一个衣食无忧的家,结果,盗匪破坏了我赖以为生的家园,于是我就干掉了盗匪,从此之后就落入了有心人的眼睛,所以才历经生死走到了这一步。

    东华门唱名原本是我最朴素的一个想法,等到实现的时候才发现也不过如此而已,当我成为制科三等之时,我的妻妾都欢喜无限,我却在悠闲地吃着她们捧上来的一碗长寿面,那个魁首在我眼中尚不及一碗面条啊。

    李太白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仰天大笑出门去,吾辈岂是蓬篙人,哈哈哈,人到了这个世上是要做事情的,如果一心为了无聊的官位就缩手缩脑什么都不敢做与犬豕何异,官位是拿来办事情的阶梯,可不是拿来守的。

    云峥只要努力过了,就不问结果,那已经不重要了。了不起我云峥再次躬耕田亩。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出身农户之家,再回到农户之家,只要心里没有遗憾和愧疚,依然可以吃的香甜。睡的安稳。哈哈。吕惠卿,我走了,不是云峥想不到那些后果。而是云峥不屑去想!”

    云峥抬头瞅瞅天空,见雨水依旧不疾不徐的下着,豪迈的向吕惠卿挥挥手,就翻身上马,两脚轻轻地一磕马肚子,大青马咆哮一声冲进了蒙蒙细雨中。

    吕惠卿一直弓着身子双手抱拳作受教状,直到云峥的身影消失在街市的深处,才直起身子,背着手走进来国子监的大门,至于云峥特意表演的那一番话是不是听进去了,只有天知道。

    “阿嚏!”云峥回到家里就不断地打喷嚏,在喝了姜汤,泡了热水澡之后,依旧眼泪鼻涕一大串,这才确定自己受了风寒。

    一声令下,就用醋熏了屋子又将两个大肚婆赶得远远地,就开始自己来到大宋第一次生病之旅,家里人谁都不许进来,谁进来云峥打谁,在这个破年代里,没有必要的特效药,感冒发烧也会死人的,家里人能不被传染就不要传染。

    富贵人家生病嘛,自然要生的惊天动地,更何况是一位开国侯,不大的功夫,文信侯降尊纡贵的去国子监挑选裁汰厢军要用的得用疍吏,却被国子监祭酒欧阳修无端的羞辱了一番,羞怒交加的文信侯冒雨回家,热身子被冰雨浇了一个透心凉,在远征交趾时都没有生病的强壮身子,却生生的被内火和冰雨糟蹋的病倒了。

    “云侯内火太盛,忧思太过,再加上外邪入侵,就算是铁打的汉子也扛不住啊。”这就是和云家交好的张御医给出的判断。

    皇帝赵祯吃惊的站起来道:“真的病倒了?”在他的印象中,云峥就是不可能生病的强人。

    张御医躬身道:“启奏陛下,文信侯确实病倒了,说是受了风寒,全身也在发热,身边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模样凄惨。”

    “这是何故?云陆氏难道敢怠慢朕的功臣不成?”赵祯立刻就怒了。

    张太医连忙道:“非是陆氏不守妇道,而是云侯怒火攻心,家里的人谁进去他就打谁,他的亲随想进去伺候,脑袋上挨了一花瓶,现在还渗着血呢,全家守在门外边不敢进去。”

    赵祯皱着眉头道:“生病就该好好治病,怎么还这么大的脾气,欧阳修也是的,明明知道云峥跋扈惯了,如果国子监里的学生愿意跟着他去分流那些厢军,就让去呗,何苦羞辱人家,难道说他是在拿文信侯在置气?”

    张御医听皇帝这么说,连忙一缩脖子假装听不见,陈琳摇头道:“陛下,这倒不至于,欧阳修虽然被人诬陷,还不至于迁怒于人,云峥乃是重臣,这点欧阳修不能不考虑,只能说云峥的秉性过于要强,生生的将自己气病了,欧阳修拒绝云峥的要求乃是遵守朝廷的规矩,并无大错。

    既然云峥怒火难平,不让家人伺候,陛下不妨多派几个宦官前去侍奉,也表示一下陛下恩遇臣子之心。”

    赵祯点点头道:“那就遣朕身边的人,选几个机灵些的,直到云峥痊愈。御医也驻守云府,等病好之后返回。”

    陈琳和张御医一起躬身领命。

    于是,云家就多了五个宦官进出云峥的房间,张御医也在云峥的房间隔壁住了下来,云峥半躺在床上喝那些苦涩的药,宦官不停地帮他擦拭从嘴角流出来的药汁。

    自家人当然不能被传染,别人家的人嘛,那就不在乎了。(未完待续。。)

    ps:第二章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十二章 吕惠卿和疾病之间的关系)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大宋的智慧,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大宋的智慧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