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宋的智慧 > 第十五章谁是可怜人?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谁是可怜人?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87714/1862980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十五章谁是可怜人?)的详细阅读内容

    今天是何柔娘出阁的日子,她起来的很早,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喂猪,在农家最先吃早饭的从来都不是自家人而是猪圈里的两口肥猪。

    猪食倒进食槽,见两口肥猪吃的香甜,何柔娘也非常的高兴,两口猪已经很肥硕了,到了年跟前就可以宰杀了,自家留半头,再把给父亲办丧事借用五叔家的半头猪还掉,还能卖掉一口。

    最少一贯三!

    柔娘在心底暗暗欢喜。

    提着木桶回家,远远地就听见院子里哗哗的扫地声,柔娘叹了一口气推开院门,身体单薄的弟弟正在打扫院子。

    何壮见姐姐回来了,就停下手里的扫帚道:“你不用急着出门,我昨夜已经把王家的那门亲事给退了,彩礼银子也拿回来了。

    你要是真的喜欢刘屠户,想嫁人可以,今天给我收拾的漂漂亮亮的出门,嫁妆我已经给你备好了,比不上梁家和彭家那么大气至少不丢人,两个樟木箱子还是能装满的,你不要脸面,何家还要脸面。”

    柔娘大吃一惊,拉住弟弟就厉声喝问:“你真的把王家的亲事给退了?那是爹爹亲自给你定的亲事,你怎么乱来啊?”

    何壮眼泪流了下来,挣开姐姐的手一屁股坐在门槛上道:“那门亲事是不错,可是没道理把你撵出去吧?

    什么叫做只嫁独苗?贪钱贪的忘了仁义孝悌这门亲事还要他作甚?这样人家的女儿娶过来会遗祸三代的,何家就剩下我们两个了,爹爹在雁门关努力作战就是想为你挣一份看得过眼的嫁妆,如今人没了,钱倒是回来了,这些钱都是爹爹拿命换来的,咬一口都是血,这份钱我一个人用不下去,分你一半是必须的,爹爹如果在天有灵也会答应的。”

    “不成!”何柔娘尖叫一声扔掉手里的猪食桶子就打算冲到王家去,这门亲事无论如何也不能断掉。

    “别费劲了,我昨晚把话说绝了,这辈子就算是光棍一条也不会娶王家的闺女。姐,你别忘了,你弟弟是从鹰巢回来的主,知道该怎么和别人决裂。”何壮重新捡起扫帚笑了一声又道。

    “如果不是因为我身子骨差,三项体力考核过不去,我这时候早就进了少年军了,起始职位就是院虞侯,按照咱家的家世,你就算是嫁给成都城的读书相公都算得上门当户对,何至于嫁给一个屠户?”

    “闭上你的臭嘴!从今天起拴住就是你的姐夫,你再敢一口一口一个屠户的叫小心我抽你。”

    何壮嘿嘿笑道:“也是啊,拴住一年看咱家的猪八十次,天知道是看猪还是来看人。”

    何壮见姐姐羞臊的说不出话来,呵呵笑着继续打扫庭院,今天来家里的人多,门面要紧。

    柔娘有些茫然,这个从小就被自己看着长大的弟弟今年只有十四岁,从鹰巢回到家才不过十个月,刚回来的时候一言不发,整个人像个木头一样的木讷,谁都认为这个小子已经完蛋了,没想到他在不声不响中就已经干出了退婚这样的大事,看样子好像把这事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匆匆的进了里屋,自己的屋子里果然有两个樟木大箱子,掀开之后,发现里面装满了绸缎和各色布料,取出布料,箱子底下铺着厚厚的一层铜钱,两个银灿灿的银铤子就撂在上面,小户人家四五十贯的嫁妆确实算的上丰厚。

    原木制作的桌子上放着一整套胭脂水粉,一面碗口大小的铜镜支在桌子上,整个屋子都弥漫着脂粉的香甜味道。一个半人高的木桶里装满了半桶水,里面还有一些花瓣飘在上面,也不知道这个小子是从哪学来的这一套。

    “赶紧洗澡啊,天亮之后五婶她们就会过来帮你绞面,开脸,梳头发,嫁衣还要等一会,我送去八娘那里绣金线去了,八娘说误不了你的好时辰。”

    弟弟不急不慢的声音从窗外传进来,少年人特有的公鸭嗓子还没有褪去,但是听起来却是那么的让人踏实。

    柔娘把箱子里的银铤子取出来,用一小块丝绸仔细的包好,从床背后的墙上抽出来一块砖,哪里就出现了一个洞,取出一个小小的包裹,把银铤子小心的放进去,回头看看箱子里的铜钱,又捧了几捧,用麻布包好一股脑的塞进洞里,弟弟的身子骨差,多留些钱总是好的。

    小包裹里只有三锭一两的银元宝,还有一张交子,柔娘把交子装在一个竹筒里塞进了墙洞,这东西需要保管好被老鼠吃了那就恓惶了。

    黄黄的,厚厚的一层铜钱顶上散落着三锭银元宝,银元宝的周围散落着十几块碎银子,很好看。

    柔娘满意的拍拍手,就合上箱子,担心水凉了,就拴好门窗,解衣洗澡。

    躺进澡盆,柔娘发现水里香气扑鼻,仔细的闻闻居然是桂花的香气,这个混蛋竟然把桂花油倒澡盆里了。

    黄澄澄的猪胰子一看就是军中的产物,厚实,古朴,这该是弟弟从鹰巢带回来的,擦在身上滑腻腻的,一想起今晚就要和拴住那个笨蛋睡在一张床上,柔娘没来由的全身通红。

    外人知道什么,都以为自己被周家退亲了就是一个可怜人?柔娘想到这里就想纵声大笑。

    也不知道是谁以为读书的周家三郎就比杀猪的拴住好的?一个二十岁了还要靠家里供养的废物连锦江书院的书生都不是的人,如何与十四岁就顶门立户,操持家业赡养祖母和寡母的拴住相比?

    都说读书人高贵,柔娘认为应该不是所有的读书人都高贵,真正高贵的读书人自己见过,蜀中的大学问人苏洵先生在甲子营的时候,每日的饭食就是自己母亲操办的,自己也见过苏洵先生几次,只要拿苏洵先生的样子和周家那个三郎做一下比较立刻就能明白周家三郎到底是不是一个读书的料。

    如果周家三郎是读书的料,自己去周家吃苦,侍奉都是应该的,可是自己偷偷的看过周家三郎,一个把人家散落的铜钱都能踩在脚下假装没看见的人,柔娘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嫁的好。

    自己父母双亡,只有一个未成年的弟弟,沾染上这样的无赖人家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的。

    自己这些年挖药,制药,给伤兵配药,积攒下来的钱并不少,即便是没有弟弟资助,自己也能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甲子营的闺女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澡盆里的水渐渐凉了,柔娘的心却变得火热,门外面已经有妇人说笑的声音,不用说这是弟弟请来的一些婶婶和嫂子准备为自己开脸的,自己的婚事终于要开始了,嫁给拴住是自己早就有的想法,周家退亲自己只有欢乐而无丝毫的悲伤。

    猪的惨叫声把柔娘的美梦惊醒了,她吃了一惊,赤条条的从澡盆里站起来,一面擦拭着身体,一面咒骂道:“这个小混蛋要干什么?他要杀猪?这两头猪早就安排好用处了,小门小户的谁家嫁闺女还要杀猪?

    即便是要杀,也让拴住下手啊,不相干的屠户过来是要收钱拿猪尾巴的……”

    刚把大门打开,一群妇人就嘻嘻哈哈的挤进门,张家的嫂子在柔娘的颈项间深吸一口气大笑道:“好香的新娘子!”然后就有一大群乱七八糟的妇人趴在她身上闻,嘻嘻哈哈的就把手忙脚乱的柔娘给架进了屋子。

    “猪,他们在杀猪……”

    “闭嘴,什么猪?你今晚才是一头要被杀掉的猪,哈哈,还是被屠户杀,哈哈哈……”

    张方平好像就没有变过,依旧喜欢捋着大胡子喝茶,自从他进了甲子营就一句话都不说。

    “老张,你倒是说话啊,闷葫芦嘴算怎么回事?”

    张方平叹了口气道:“你都叫老夫老张了,老夫还有什么话说,往日的皮猴子如今又是封侯,又是拜将的,还他娘的是大学士,我这个成都知府转了老大一圈子又成了知府,你让老夫说什么啊?”

    云峥笑道:“这时候天下能乱,蜀中可乱不得,陛下就是仰仗你老大人的铁腕手段整治蜀中呢,重臣就该重用,这是正得其时啊,如何能计较小小的官位得失,我不是也被捋的一干二净了吗?”

    张方平哼了一声道:“三进三退可得王,你云长生志向远大,老夫如何能跟你比。

    先说好了,你练兵归练兵,但是有一条你一定要遵守,军队北不得过荣州,东不能进泸州,西不能过夹江,至于南面,随你去折腾。”

    云峥恨声道:“打算把我关起来?”

    张方平笑道:“猛虎入群山,不是正合你的意吗?你看看,老夫帮你想的何其的周到,豆沙关一带是你的地盘,陛下不知道老夫难道还不知道?那里是进入大理国的要道,五尺道就在那里,狄青的商道也在哪里,老夫不好插手你们军方的纠葛,你自己去管理,只要不把官员杀掉我就随你。

    担心你练出猛士来没地方用兵,特意给你把西山野川诸部留给你,现在那些吐蕃人都成祸患了,你练好了大军总要有一个试刀的地方,那里的人又野蛮,又彪悍正好当你的磨刀石。”R115(. )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十五章谁是可怜人?)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大宋的智慧,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大宋的智慧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