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宋的智慧 > 第十七章 金印,令人伤心的金印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金印,令人伤心的金印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87714/1950009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十七章 金印,令人伤心的金印)的详细阅读内容

    ( ),!

    ps:看《大宋的智慧》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严老大也跟着云二跳了进来,至于井木犴,翼火蛇,毕月乌,参水猿已经守在房间的四面,随时准备应对不测。↑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了过来,几个人都竖起耳朵倾听声音的来源,云二忽然一脚踹在皮匠睡觉的床上,沉重的木床被云二一脚踹的旋转了过去,一柄闪着寒光的尖刺猛地从地板上探了出来贴着床边刺空了。

    井木犴大吼一声一把捉住长枪向一边按倒,只听喀拉一声响,枪杆从中折断,参水猿的斩马刀狠狠地砍在地板上,地板四分五裂,翼火蛇和严老大手里的弩箭已经从破口处飞了下去。

    楼下传来一声低沉的闷哼声。

    “他受伤了!”严老大喊了一声,身子向后飞撞一下子就把绷着牛皮的窗户撞碎,身子也随着破烂的窗户掉下了楼。

    井木犴扔掉手里的半截枪杆子也随着严老大跳下了楼。

    参水猿用斩马刀飞快的将地板斩开了一个大洞,一枚火药弹被点燃之后就扔了下去,他需要将下面屋子里的人撵出房间交给客栈外面的严老大和井木犴。

    云二和翼火蛇离开了大洞,就听楼下的火药弹轰然一声响,然后就有浓烟从大洞里冒了出来。

    翼火蛇糅身跳下了大洞,还没有站稳,就有长刀呼啸着向他砍了过来,翼火蛇大吃一惊,想不明白火药弹为何对这些人没有造成伤害。一脚踹在半根残破的柱子上身子横飞了出去,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那柄闪亮的长刀。

    灰尘浓烟渐渐散去,屋子里的环境变得清晰起来,三个满身伤痕的白衣人恶狠狠地看着翼火蛇。

    “你们走不掉了!”

    翼火蛇见严老大和井木犴出现在门窗前冷冷的道。

    一个白衣人嘿嘿笑道:“老子本来就是鬼,生和死是一样的,你们既然是狗官的爪牙。那就受死吧!”

    这家伙不等把话说完,就挺着刀子扑了上来,其余的两人也跟在后面,看样子是要先干掉翼火蛇再去对付守在门窗处的严老大和井木犴。

    严老大冷笑一声,两枝弩箭先后飞了出去,白衣人根本就来不及挡,膝盖就被弩箭射穿,身子一软就倒在地上,另外两人才要去搀扶同伴。又被井木犴和翼火蛇的弩箭射穿了双腿三人一起倒在地上痛不可当。

    严老大踩着满地的残破木屑走进了屋子冷冷的道:“你们是谁?说了爷爷给你一个痛快。”

    为的那个白衣人嘶声笑道:“爷爷们就是一只鬼!”

    虽然这几个字是笑着说的,可是唇齿间的恶毒之意却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了。

    严老大才要上前一步用刑,却现三个白衣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似乎很不对劲。

    用长枪挑开他们松软的手脚,才现这三人已经气绝身亡了,他们每个人手上握着一把牛耳尖刀深深的刺进了同伴的胸膛。

    “嘶”严老大倒吸了一口凉气,自杀的人他见多了,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他们这样坚决的,似乎在现自己失败之后。他们第一个想法就是自杀,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样的死士。才是最恐怖的。

    云二听到严老大出的平安讯号,这才从大洞里跳了下来,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地上的三具白色尸体。

    墙上还有两具灰色的尸体,仔细一看,才现是客栈老板和伙计的尸体,没人咽喉处都钉着一枚钢锥。从咽喉部位一直刺透了后脑再钉在木墙上早就死透了。

    “现什么了?”云二问严老大。

    “刺杀的干净利落,死的更是干净利落,二少爷,我们有麻烦了,这批人应该不止这三人。我在院子里现了六双脚印,其中三双是向外面走的。如果全是这种死士,应该很麻烦。”

    云二看着尸体,忽然用短矛挑开了死士的蒙面白布,瞳孔猛地一缩,尸体的额头上赫然有一大片烧焦的烙印,他又挑开了其余两具尸体的蒙面布,同样在额头看到了烙印。

    烙印上已经焦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但是不管是云二,还是严老大等人都清楚这些烙印是什么。

    刺额涂墨,本是古代的一种刑罚,称为墨刑或鲸刑。汉文帝把它废除了。但此后各代仍间有采用的。唐时捕回逃走的奴婢,常在脸上刺上“逃走奴”之类的字样,叫做“私鲸”。到太宗时才明令禁止。

    南方的少数民族有文身的习惯。唐和五代许多地区,特别是一些大城市,下层居民中文身的风气盛极一时。这种风习当时称作“雕青”。

    士兵刺字,就是从鲸刑和“雕青”的风尚演变而来,经过唐末五代而逐渐形成制度的。

    唐末五代,战乱频仍,割据各地的军阀四处强征人民当兵。为了加强控制,防止逃亡,军阀们纷纷实行在士兵脸上刺字的办法。从此,士兵刺字不再是为了装饰或者夸功显勇,而成为屈辱地位的标记了。

    大概从后梁太祖朱温经过后周太祖郭威再到大宋,在士兵脸上刺字逐渐形成了制度,成为募兵的必经手续。此后,当兵成了一种特殊的职业,一旦当上兵,刺了字,就得终身隶属军籍,不能再从事其他职业了。这样,士兵就成了社会上的一个特殊阶层。

    由于士兵刺字的影响,刑法里又正式恢复了鲸刑。从五代后晋天福年间开始,凡是流配的犯人,脸上都要刺字,称为“刺配”。而这些犯人又多半到军中服役,称为“配军”。这样,士兵的地位也就跟犯人相差无几了。

    “京西军脸上没有刺字,大帅之所以被文官诟病,这算是很主要的一个原因。这些人既然如此勇悍,又熟悉火药弹,知道如何才能避开火药弹的弹片,应该只有西军了。”

    翼火蛇担任过低级武官自然对军中这一套非常的熟悉。

    井木犴用长刀拨拉一下尸体道:“西军也不可能,越是悍勇的军士就越是尊敬大帅,再说京西军和西军向来交好,他们没有必要来找我们的麻烦吧?

    即便是有了冲突,以大帅和狄帅的交情应该很容易化解才对,再说了,西军的商道在唐蕃古道上,他们不做海上生意的。”

    云二沉声道:“这是一个新的现象,我们要注意了,这事应该和狄帅无关,西军数量众多,军中派系林立,个中的关系错综复杂,远没有我们京西军来的纯粹,此事必须要查个明白。”

    翼火蛇上前仔细的搜索了三具尸体,最后一无所获,这些人穿着白色的外衣,就是为了在风雪中好纳影藏形,在楼下杀掌柜的和伙计,楼上的众人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应该是潜伏作战的好手才是。

    四人从大洞里面跃上二楼,准备带着正在烧的皮匠离开客栈回到商铺那里去,毕竟那里也生了战事,云二非常的担心。

    事实证明,云二的判断是对的,那些人的目标就是云二,商铺那里只是佯兵而已,就在他们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大伙计吊着一只胳膊,赶着一辆马车带着十几个商队护卫匆匆赶来了。

    七手八脚的将皮匠抬到马车上,大伙计强烈的要求云二也上马车,还说这辆马车是鹰巢特制的马车,车厢板里加了铁板,能阻挡强弩的攒射,是云家大掌柜的专用马车。

    拗不过这个老是喜欢流眼泪的大伙计,云二上了马车,在众人的护卫下向云家在黑山岛上的商铺驶去。

    黑山岛上的人谈不到什么守望相助,他们一面是狩猎者,也同样是猎物,客栈中又是厮杀,又是火药弹爆炸的,街面上却一个人影都没有,大雪纷纷的下着,不大功夫就掩盖住了车辙,如果不是残破的客栈窗户里还有青烟冒出来,这里好像什么都没有生过。

    云家已经走出很远了,就在客栈不远处的一片雪地上,忽然鼓起来了一个雪包,紧接着一个狸猫一样灵活的身影就钻进了客栈,客栈里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嚎叫,而后就有几句呜咽的话,最后还是沉寂了下来。

    那个白色的人影从后窗跳了出来,身子团成一个球咕噜噜的从斜坡上滚落了下去。弹跳几下,就钻进了密密的树林。

    严老大从客栈的二楼走了出来,眯缝着眼睛瞅着白衣人消失的地方,很想跟过去看看白衣人的根底,但是想起云二的交代,叹息一声就下了二楼,能听到那个白衣人哭死人的话语,本来就已经足够了。

    云家的商铺就在这个简陋的集市边上,占地足足有三亩,云家商队的护卫都是从军队退役下来的老兵,他们总是习惯性地将自己驻扎的地方选在易守难攻的地方。

    刚才就是依靠这里的险要地势才打退了六个白衣人的进攻,大伙计因为准备出门去迎接二少爷,在商铺门口被一支箭给射伤了,好在人家只是佯攻,否则这里的死伤一定很重。

    这是云家商队护卫领陈奂给出的判断。(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第二章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十七章 金印,令人伤心的金印)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大宋的智慧,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大宋的智慧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