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宋的智慧 > 第六十七章獾和猛虎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七章獾和猛虎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87714/2014916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六十七章獾和猛虎)的详细阅读内容

    李家老太君教子有方那是经过朝廷认证过的,云峥不知道,但是陆轻盈是非常清楚的,朝廷早年就曾经下旨颁奖过李家老太君,给的称号就是“贤母!”

    云峥此次进京准备彻底的夹起尾巴做人,于是陆轻盈就把整顿家声放在了第一位,并且要丈夫乘着去李家拜寿的机会,好好的向人家老太君请教一下育子之道。

    陆轻盈自己去问过,结果吃了闭门羹,人家老太君传出话来说,育子之道千差万别,云门乃是武勋世家与李氏门风不合……

    反正就是说云家一家子毫无规矩,现在想要整治家声已经晚了,烂泥潭里的云家千万莫要告诉别人自己的规矩是从李家学来的……

    以陆轻盈高傲的性子受了赤裸裸的羞辱,这时候下令给自家的家将们把李家砸个稀巴烂才符合她的本性,谁料想陆轻盈不但没有那样做,反而亲自写了一封道歉信让管家老廖送去了李府。

    整个东京城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的说白了就云峥一个人,剩下的所有人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所以陆轻盈的道歉信让李家善教的名头变得更加凶猛。

    不过把£↘£↘£↘小£↘说,.$.c☆o话说回来,李家老太君确实有本事,八个儿子不分嫡子庶子全部都成材了,不说别的,就这一视同仁的心胸,就让东京城无数的豪门贵妇自愧不如,贤母之名也是实至名归。

    后晋时期的窦燕山不过才演绎了五子登科的把戏,李家一门八进士不管从哪一方面来看都超越了窦家。

    在士大夫的世界里。有这样的家声足矣让李老太君在贵妇圈子里横着走了,即便是皇后见了李老太君也要尊称一声“母师”。

    也就是因为有这样的底气,李氏见到云峥的时候才能毫无顾忌的张嘴就发难。

    李常说自己母亲的育儿手段就是臭揍。别人可能不相信,以为李常不愿意说教子秘方,是在借口推辞。云峥本身就是老师如何会不知道李常说的其实是实话,棍棒加上名师授课,效果不好才怪。

    在这种变态的教育体系下,偶尔出现李家这样的变态其实是很可能的,棍棒底下出孝子这句话。就是从大宋开始扬名天下的,以至于天底下所有的父母都认为孩子不听话就该狠狠地揍一顿了事。

    看清楚了李家老太君残暴的本质之后,原本在云峥眼中一步一景的后花厅也就变得黯然失色。怎么看怎么觉得这里的景致都是人工堆砌出来的。

    李常今天很忙,不适合总留在花厅里,云峥也该去李家的前厅和好久不见的大宋朝臣交际一下,说了不管事情。却不是把脸蒙起来不见人。好歹一个兵部尚书的帽子还扣在脑袋上呢。

    李家的面子确实很大,来的官吏数都数不清,有些人是自己来的,有些人为了表示亲近还带着家眷,男人们都去了前厅,女眷们从甬道直接去了后宅探望老寿星,顺便再跟着老太君学两手殴打孩子的本事。

    云峥自己就是一尊菩萨,刚一露面。立刻就有一大群官员过来见礼,见过礼之后又乌泱泱的离开了。和后世的人们拜关公是一个道理,反正云峥是高官,有事没事多拜一下没坏处。

    李家的坚果很香,云峥抓了一大把榛子核桃莲子一类的东西一个人靠在柱子上吃的香甜,没办法去桌子上,一旦他坐下了,别人就得起来,今天李家老太君过寿,不好发脾气。

    云峥还以为今天自己是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的主角,没想到还有一位似乎更加的不受欢迎,一个人孤独的坐在最中间的桌子上,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茶,李家的一个儿子陪着笑脸站在边上陪客,那张脸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拗相公啊,明知道自己过来不会受欢迎,却硬生生的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堂堂的参知政事坐在最中间却没有其余的官员围过来请教为官之道,说明这个参知政事做的很是失败。

    很明显李家和王安石是政敌,只是维持了最起码的礼节,李常这个家伙身为黄门侍郎躲着不见,派了一个弟弟过来支撑场面本身就有看不起这位拗相公的嫌疑,从礼节上来看,两方基本上已经成了水火不相容的两派。

    云峥不明白王安石为何会孤身来到这里,身为参知政事,他的身边并不缺少僚属,即便是吕惠卿已经被小蛮干掉了,但是曾布,李定,邓绍,舒曼,谢景温,蔡卞,章谆,吕嘉问 这些大名鼎鼎的变法干将哪里去了?如何会把王安石一人留在这里?

    “王介甫之母生他之时,有一只獾跑进了产房,瞬间消失不见,所以此人有个小名叫作“獾郎””。

    “獾之一物,善掘土,穴居山野,昼伏夜出观之让人生厌。”

    “诸兄不知,京兆府有一异人名曰李士宁,此人双目有洞察天机之能,自从见了王介甫之后只说了一句”獾儿”就离去了,所以王介甫才有“獾郎”这么一个称谓。”

    “刚才看见云长生了,被主人家接去了后宅,看样子是去拜见老太君的,云长生有吊睛白额猛虎之称,他自知身上煞气太重,为了给别人带来不便,他很少参加这种喜宴,今天怎么来了?”

    “文兄有所不知,云家的主妇陆氏曾经向老太君求教育儿之道,老太君嫌弃云家乱糟糟的没个章法所以就给拒绝了。

    云长生此次前来,不过是仗着和黄门郎共事日久打算亲自前来向老太君请教。”

    “哦,原来如此,云长生,云长寿兄弟生于荒野,虽然有异人传授所学,唯独没有学会礼法之道。”

    “唉,异人之学虽然博大精深,云氏兄弟也是人间奇才,只可惜异人行事随心所欲,云氏兄弟自然沾染了这些习惯,他们兄弟虽能璀璨于一时,想要长久,就必须向老太君请教治家之道了。”

    人一多,说什么的都有,云峥躲在柱子后面听了很久,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这才走出来朝那些官员吼道:“多干正事,少说闲话,最气人的是你们干嘛只说我是老虎,不说韩琦是白象这种事?你们说的我全都听见了。”

    一众官员脸色大变,纷纷施礼致歉,云峥苦笑道:“我云老虎的名字是陛下说的,已经给定性了,你们说了也就说了,参知政事乃是我朝级大员,背后说人不好。”

    一众官员瞅着面前这位喜欢听墙根的大将军无言以对,只好连声说冒犯,冒犯,然后就一哄而散。

    宴会还没有开始,李家宅院里鼓乐齐鸣,欢声不绝,云峥让一个仆人送一壶酒过来,拿到了酒壶,就来到王安石的跟前,特意选择了一个上风位,要不然的话大夏天的能被王安石身上的味道活活熏死。

    遣走了李家人,云峥把酒壶放在桌子上,瞅着冷眼看自己的王安石道:“介甫兄何故如此仇视在下?”

    王安石瞅着云峥一字一句的道:“你云氏拥有良田六千三百八十余亩,因何开封府的纳税账簿上只记载了三千一百亩?云长生,你来告诉我,剩余的三千二百八十亩的赋税那里去了?”

    云峥嘿嘿笑道:“笔误,笔误,一定是笔误,家里管家愚蠢,算错一些账目也是情有可原。”

    王安石悲凉的叹息一声道:“以算学闻名天下的云氏都能算错这样简单的田亩账册,想来这天下间还不知有多少田亩都被疍吏的一支秃笔隐匿于无形了。”

    云峥皱眉道:“别把你自己说的跟圣人一样,我有一个问题,只要你能给我回答清楚了,云家的隐匿的田产我立刻去开封府报备,再把历年来积欠的田赋全部补齐,你看如何?”

    王安石咬咬牙道:“你是天底下最聪明的那群人中的一个,老夫很想听听你对老夫变法的看法。”

    云峥头道:“今天是人家李老太君不知道多少岁生日,我只问你关于《市易法》和《均输法》。”

    王安石肃手道:“请!”

    云峥整理一下思绪慢慢地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弄出《市易法》和《均输法》,也了解你的初衷。

    《均输法》与《市易法》目的在于平抑物价,抑制大商人对百姓的垄断与盘剥是也不是?”

    王安石头称是。

    云峥苦笑道:“你可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在我看来,这项政策的实质是用官商代替民商。

    你岂不知官商比民商更坏。

    民商之间还是有竞争的,垄断程度和能力有限,盘剥程度也有限,但是,当国家垄断了市场、货源、价格时,其盘剥的对象扩大到民商和百姓。

    在这种新法之下,政府官员控制了货源也控制了售卖,普通商人无论大小要做生意先要经过官员的几道审批关口。

    你当了很多年的官,应该知道只要有审批,必然会有贿赂之事发生,交易费用由于贿赂官员而大大增加了。

    如此一来物价上涨不说,许多商人无法经营下去,工商业凋零就是必然之事了。

    你来告诉我,除了掌握交易权的官员致富之外,对整个社会和百姓又有什么好处呢?”(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六十七章獾和猛虎)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大宋的智慧,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大宋的智慧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