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宋的智慧 > 第二十三章被忽悠至死的张虎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被忽悠至死的张虎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87714/2041073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二十三章被忽悠至死的张虎)的详细阅读内容

    惊马狂奔于道,于是风流的文士丢了折扇,娟秀的侍女丢了面纱,富态的商人抓着帽子瞅着从自己头上飞掠而过的骏马胯下一片濡湿。

    卖混沌的汤锅扣在光头的脑袋上,装芝麻糊的笸箩套在小女子的裙子上,张家藕米分的招牌倒在买卤肉的摊子上,刚刚要表演快刀割鱼的鱼脍手刀子还在手上,鱼却不知道去了那里……

    小孩子丢了拨浪鼓,小丫头没了红绣鞋,母亲的面纱被惊马带走,只留下一大片惊艳的闲人。

    一柄短刀从后面飞了过来,那是张屠户家的剁骨刀,沉重的黑铁刀打着旋重重的劈在骑士的后背上,骑士吐了一口血,把身子放低抱着马脖子更加用命的逃窜。

    “这一刀恐怕不简单啊,却不知后面的英雄是谁?”见多识广的东京人看到这一幕即便是害怕的要死,脸上也必须保持住自己云淡风轻的神采。

    后面追来的自然是云钺,进了马行街他也没有想到,张虎只想着夺路而逃,那里会顾忌马行街上的行人。

    在西夏的时候这样的狂奔他不是一次两次了,即便是战马踩死了人,心情好的赔一点钱财,心情不好的时候谁去管那些。

    欧阳修坐在行云阁醉意淘淘,伏在栏杆上原本是要做首诗,不防看见了狂奔的骏马,诗意化作文采,一句“逸马杀人于道”的话尚未讲完,文采就变成了怒火:“逸马杀人者为谁?”

    云钺控制着战马躲过坐地大哭的孩子,纵身而起躲过恒倒在面前的竹竿,攀上栏杆面对着欧阳修道:“西夏张陟之子张虎。某家正在追杀。”欧阳修来不及回话,就见云钺的人影杳杳无踪。

    “任侠者当街斗杀,此乃国之不幸!”

    云钺自然听不见欧阳修的怒吼,即便是听见了他也不在乎,反正这段时间云家倒霉透顶。正缺少一个立威的人样子,张虎就亲自送到门前来了,因此这个时候的云钺心情很好。

    张虎对东京的道路非常的不熟悉,所以只能像只没头的苍蝇乱撞,自从见识了云钺的陌刀功夫,他自认不是对手。本来被火药弹震的发昏的头脑,在挨了一刀之后反倒变得清明了。

    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去参加东京那些勋贵的酒宴,只记得那些大宋勋贵们每一个人都对自己非常的怜惜。

    “汝父的骸骨非常的完整,老夫在武成殿拜谒过两次……”

    “云峥将汝父的尸骸弄成蜡像,实在是对人道的侮辱……”

    “张兄。小弟有幸见过令尊,虽然成了蜡像,却依旧威风凛凛,果然是一等一的英雄……”

    “唉,汝父不能归葬于祖坟,贤侄孝道有亏啊,待明日老夫亲自向陛下进谏,希望能把汝父的骸骨归还与你。唉,只可恨云家势大,老夫的奏折未必起效啊……”

    张虎仰起脸的时候。泪痕满脸,每呼吸一口气,胸口就像是着火一般,云钺的那一刀非常的沉重,虽然没有砍破铠甲,但是巨大的力道必定伤了內腑。

    身为从戈壁滩上出来的将军。即便是马行街上的嘈杂声不绝于耳,他依旧能听见后面云钺那不急不缓的马蹄声。

    “他在狩猎!”

    “他希望我到处跑。就像狼群戏弄包围中的羔羊一般。”

    张虎知道自己中计了,临来的时候岳父和二叔都说过。父亲的问题就在这次的谈判之中,什么都要听从左都御史韩璜的,他才是这次重要谈判的主事人,只要西夏国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父亲的尸骸一定能够接回来的,自己的任务就是迎还父亲回家。

    自己太莽撞了,怎么就会脑子一热就去云家闹事呢?那些看起来非常关心自己的大宋勋贵,这时候为何一个都看不见?

    一柄烤肉的铁叉飞了过来,张虎竭力的向左边闪避,铁叉带着呼啸声从耳畔掠过,钉在青石墙面上嗡嗡作响。

    战马选了一条街道就狂奔了下去,张虎已经能够听见战马急促的呼吸声,这匹马看起来非常的雄峻,却不是一匹适合作战的骏马,只适合文士偏腿坐在马背上做逍遥游。

    云钺胯下的却是正宗的西夏骏马,这种有高昌汗血马血统的战马,在西夏都不多见,不论张虎如何的催促战马,云钺都能气定神闲的咬在后面,还不时地向张虎投掷一些随手捞到的武器,有些射中了,有些落空了。

    东京真的好大啊,张虎不知道自己穿过了多少坊市子,直到战马扑到在地上的时候,他才看到眼前有一座非常大的高楼,樊楼两个字张虎还是认识的,刚才他就在这里被众星捧月的坐着喝酒。

    当他连滚带爬的钻进了樊楼,然后就看见了那些不久前还在和自己宴饮谈欢的勋贵们,其中就包括那两个说宴饮过后就要闭门为自己父亲张陟作传的家伙。

    “救命!”张虎本来不屑说这两个字的,看见这些人之后,他忽然就严重的认为自己不能死,至少在弄死这些害了自己的人之前,自己不能死。

    血流满面的张虎孤独的站在金碧辉煌的樊楼大厅里,仰望着那些坐在包厢里看美人歌舞的勋贵,那些勋贵们也惊奇的看着张虎。

    他们根本就想不到就因为自己随口说的几句话,就让这个彪悍的西北汉子落到了如此田地。

    东京的勋贵们都清楚,酒宴上说的话基本上都等于放屁,我说说,你听听,我说的痛快,你听的过瘾就成了,如今猛地出现了一个把酒宴上的话当真的人,着实让他们惊讶。

    酒宴上用甜言蜜语来哄骗美人,美人儿是不相信的,哪怕你用祖宗三代发誓,该给的缠头依旧不能少。

    酒宴上的信誓旦旦的话语说给同僚听,同僚也是不会信的,随着酒意散发干净,那些话语也就随着酒精飞走了。

    “救命!”张虎伸出双手向楼上的诸位勋贵们求救,他已经走不动了,大腿上插着一根勾杆子,不知是谁家挑门帘用的勾杆子,上面镶嵌着锋利的勾柄,嵌在大腿里每动一下鱼钩装的锋刃就让张虎疼痛的几乎快昏过去了。

    楼上的那些勋贵们惊恐的看着樊楼大门口,云钺提着一柄破甲锥凶狠的瞅着楼上,他并不忙着对付张虎,他非常的希望有一个勋贵能够主动跳出来救援一下张虎。

    大将军侯之坦的儿子候俊义见云钺似笑非笑的瞅着自己,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赶紧把头缩回去,胆战心惊的招呼已经被吓坏了的歌伎继续唱歌,发现歌伎吓得唱不出来,一记重重的耳光抽在歌妓的脸上,咬着牙道:“快唱!”

    云钺从一楼的一个果盘里取过一颗青色的梨子,咬了一口之后,就狠狠地扔了出去,砸着侯俊义那张俊美的脸上,然后一脚踢在那柄勾杆子上,让勾杆子带着倒刺的头从大腿的另一侧穿了出来。

    张虎倒在地上痛苦地抽搐,云钺拿脚踢一下张虎的脑袋道:“怎么,觉得上当了?不会是这群杂碎蛊惑你去找我家的麻烦吧?”

    云钺说完就抬头瞅瞅楼上的那些人,刚刚被一颗梨子砸的鼻血横流的侯俊义咯喽一声就把脑袋缩回来了,尽量的把脑袋藏在歌伎丰满的胸膛里,看样子是不打算再起来了。

    云钺现在的样子太恐怖了,俊美的脸上全是星星点点的血迹,一身雪白色居家常服如今变成了暗红色,袍服的下摆处还有粘稠的发黑的血液不断地从哪里坠落。这就是最恐怖的修罗模样。

    歌伎总算是弄清楚局面了,也总算是认清楚底下的凶手是云钺,认出了云钺她就不太害怕了,云钺多情公子的名声要比这里所有的勋贵子弟的名声加起来还要好。

    早就听说云二公子是一位怜香惜玉的多情公子,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形下,那个侯公子抽了自己一记耳光,云二公子立刻就用梨子把侯公子砸的满脸开花。

    歌伎很想把侯公子的脑袋从自己的胸口退出去,只是不敢而已。

    张虎把身子翻过来,瞅着楼上的那些缩头缩脑的勋贵悲愤欲绝,救命两个字再也说不出口。

    云钺俯视着张虎道:“一个月以前,庞相问过我大哥,可不可以把你父亲的尸体还给你们。

    我大哥说可以,只要西夏人付出足够的代价就没有问题,你父亲是战死在沙场的,就算有无数的恶迹,即便是吃了人肉的恶魔,他能在临死前想用自己的性命换取残军的生存,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依旧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军人。

    所以云家并未在你父亲尸骸还乡的路途上设置障碍,至于索要代价,这是战场的常例,并不算羞辱。

    你父亲的尸体可以回乡,你的尸体回不去了,既然你敢在云家的牌匾上把你们西夏的狼牙箭钉上去,那就要做好尸体被悬挂在云家大门前一年的准备,无此,不能立威!”

    跟随云钺来到樊楼的老何和老苟,已经熟练的把绳扣拴在张虎的脚腕子上,用战马拖着回去,这是云家另外一种立威手段。

    “我岳父会为我复仇的。”张虎这时候显得很是平静。

    云钺笑道:“不会的,你岳父会忘记你的存在,我大哥早就说过,没藏讹庞是一个冷酷的令人发抖的实用主义者,你犯了这样严重的错误,差点因此影响到两国的谈判,即便是我不杀你,你岳父也会那你的人头来云家谢罪!”(未完待续)

    ps:第二章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二十三章被忽悠至死的张虎)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大宋的智慧,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大宋的智慧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