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大宋的智慧 > 第三十一节事件升级了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一节事件升级了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87714/2050419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三十一节事件升级了)的详细阅读内容

    云钺坐在马车里,身体微微后倾,半片飞轮镶在马车的铁板上,锋利的边缘闪烁着寒光,他用手指敲敲飞轮的边缘,叹息一声,却没有下马车。△¢頂點小說,x.

    就在刚才,有两位力士用绳子牵着飞轮抡了好几圈之后,飞轮就脱开绳子,从左右两边轰击在车厢上,如果不是车厢比较结实,云钺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被飞轮轰击成肉泥了。

    拉车的战马已经倒在地上,其中一匹战马的脑袋被旋转地飞轮削掉了,马头挂在一家成衣店的旗幡上,就像是在示众一样。

    五十步之内,重达十斤的飞轮堪称所向无敌,当年张良在博浪沙刺杀秦皇的时候,用的就是这样的手段,方式虽然古老,但是效果惊人,尤其是刺杀坐在马车里的人。

    幸好这次刺客的目标只是云钺自己,如果这样的两只飞轮撞进密集的家将队伍,云钺能想象的出那是一副怎样的场景。

    这不是西夏人能想到的手段,这该是汉人自己的手法。

    “二公子,刺客共有五人,两人截杀,两人殿后,一人居中指挥,殿后者被家将格杀,截杀者受伤被擒,指挥者逃遁,家将战损一人,受创三人……四处的制高点已经被家将控制,该如何行事请公子示下!”

    皮匠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云钺长吸一口气走下了马车,先是原地瞅瞅那匹可怜的战马,然后就来到了那两个满身是血的刺客面前。

    皮匠说的没错,这两位确实算的上是力士,宽厚的胸膛,青筋坟起的粗壮胳膊,虽然跪在地上,眼睛却能平视云钺。

    他们身上中的弩箭不下十枝。皮匠可能是为了生擒活捉这两人,弩箭全部招呼在他们的下半身,可能跪了有一阵子,脑袋依旧高昂着,桀骛不驯的样子让人看一眼就想一刀砍死,不过。地上流了好大一摊血,他们的精神并不算很好。

    “名字?”云钺轻声问道。

    左面的壮汉习惯性地想要喷一口唾沫,嘴角才努起来云钺的长刀就掠过他的脖颈,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壮汉的脑袋一歪就掉在了地上,一股血泉冲天而起。

    血泉喷涌了一瞬,就只剩下汩汩的血沫子从脖腔里缓缓流出,云钺重新走近另外一个被血泉浇透了的壮汉,轻声问道:“名字?”

    壮汉的喉咙里嗬嗬有声。眼中才出现一点哀求之意,不过很快就变成了死灰色。闭上眼睛引颈就戮。

    这没什么好客气的,云家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自然不会因为此人一心求死就下不去手,于是,云钺的长刀再一次挥起,刚才那一幕让东京人无法忘怀的场景再次出现。

    “二公子,咱们应该回府了。”皮匠担忧的对云钺道。

    “搬一把椅子。我就坐在这里,等他们来杀!”

    皮匠见云钺的意志很是坚定。也不再多说什么,派一个家将去旁边的店铺里搬来了一张椅子,云钺就坐在壮汉的尸体边上,他的脚下就是两颗死不瞑目的头颅。

    太阳火辣辣的照射着大地,殷红的鲜血很快就变成了褐色,最后变成了黑色。成群的苍蝇从不远处的牌楼里飞了出来,落在尸体上,很快就把尸体遮盖的严严实实。

    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的云钺就坐在一把遮阳伞的下面,身边只有皮匠守卫着,昔日热闹之极的玉牌街除了他们主仆之外再无一人。

    东京人多。知己难求!

    有这个念头的不止是云钺一人,张飞虎此时也有这样的想法,昨晚的时候自己身边还是宾客满堂的,到了今日下午,他忽然发现自己身边所有的人对自己都充满了恶意。

    刚刚从自己生死兄弟玉臂麒麟那里逃得性命,现在追杀自己的却是自己最敬重的师父。

    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就是西夏人放出来的一句话——得云钺首级者赏金万贯!

    他不管云家是否对大宋有功,亦或云家是一个怎样的家族,对他来说 有了一万贯的赏金,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的,生于绿林世家,他对任何一个王朝都是仇视的,更谈不到忠心。

    当年王则率领贼寇占领贝州后,建国号安阳,称东平郡王。城内之民,不分老幼,在面部刺上“义军破赵得胜”六字,文彦博击破王则之后,凡是面部刺字者,男子诛杀,女子流刑。

    当时张飞虎身在涿州,听闻王则之事后,在自己的脸上刺上了那六个字表示一心从贼。

    不想,王则仅仅坚守了两个月就被文彦博诛杀,心惊胆战之下,用炭火炙烤脸部,毁掉了那六个字,别人问起只说是遭了火灾。

    在房顶狂奔的张飞虎身子猛地一震,左肩部被一支长箭贯穿,在东京,拥有强弓的人不多,自己身在校阅厢军任职的师父混江龙就是其中的一位,自己的箭术就是跟着混江龙学的。

    他甚至来不及多想,肩部的疼痛像潮水一样的几乎将他淹没掉,为了自己的老命,张飞虎狂叫一声,踩破脚下的青瓦,身子从房顶掉落,不待身子站稳,就一头撞破一扇窗户,而后一头钻进一道阴沟,亡命的狂飙……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身后的追兵终于不见了踪影,在一处人迹罕至的角落里,他一头扑倒在土堆上,大口的喘气……

    太阳落山的时候,云钺也打算离开玉牌街了,尸体在烈日的曝晒下已经发臭了,家将们从成衣铺子的旗幡上取下战马的头颅,把战马的尸体抬上马车,云钺瞅了一眼大街两边紧闭的店铺大门,摇摇头,而后就回家了。

    在太阳底下坐了一天,回到家之后,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然后让仆役们端上来丰盛的晚餐,大嚼了一通之后,身心这才松缓下来,只是感到非常的疲惫。

    一双白玉般的手从他的身后探过来,轻轻地按摩着他的太阳**,花娘温润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道:“已经确定今日指挥刺杀你的人就是鬼脸儿张飞虎,两个时辰之前,他的把兄弟玉臂麒麟想要用麻药麻翻他,结果被张飞虎察觉,张飞虎杀了玉臂麒麟满门九口。

    由于云家的家将在四处寻找张飞虎,张飞虎不得已想去投靠自己的师父混江龙周兴,结果混江龙一心只想擒下张飞虎为自己辩白,听说在水碾巷子,被周兴射了一箭,如今,继续逃遁中。”

    云钺受不了花娘这种亲热,抬起头瞅着花娘道:“我已经成年了,您怎么还这样,要是被我师父看见,倒霉的是我!”

    花娘嗤笑道:“你大哥当年在我面前也不过是一只小公鸡,你最多只能算是一只小鸡仔,当年在豆沙关的时候,给你洗澡的次数都不下十回,这时候和我说起男女大妨来了。”

    云钺笑道:“花娘姐姐,您不必这样开解我,这点小事还打击不到我,大宋朝如今对我们兄弟越是无情,我们将来分割的时候就会越发的痛快,您是知道的,我们兄弟光屁股从山林里走出来,从来都没有想过依靠谁。

    以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是这样!”

    花娘笑道:“知道了,你们兄弟都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不过啊,你大哥带着全家躲在天牢里面纳福,只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算怎么回事?笑林今天一个小疏忽,你就差点死在飞轮之下,听姐姐的话,从今往后咱们就留在家里,至于那些跳梁小丑,那是在自寻死路而已!

    哼哼哼,等不到明天,姐姐就能帮你把那个叫做张飞虎的捉回来,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云钺叹息一声道:“我最近叹息的次数比我以前十几年叹息的次数都多,大哥在坚持自己的理想,我这个做弟弟的也只好跟着坚持。此事完结之后,我就会全心全意的去经略海洋,再不上岸了。”

    “风波这么大,那里是短时间能平息的。云家遭受了攻击,你们没有向官府求援,前日里还自己私自开了赏格,这让那些官员的脸面非常的难看。

    你今日又把四个人曝尸,云家的脸面是找回来了,可是官府的颜面却丢的干干净净了,估计弹劾你们兄弟肆意胡为的弹章已经能摞到房顶上去了。”花娘有些忧虑的道。

    云钺瞅着花娘笑道:“姐姐现在还指望我们兄弟当什么孤臣孽子吗?虽然不清楚姐姐您的过往,但是小弟总是觉得你根本就是出自名门大家的小姐,要不然,在您遭受了那么多的磨难之后,依旧对这个国家,或者这个赵宋王朝充满了感情。

    为了这些,您甚至不惜割舍掉和我大哥的友谊。

    云家兄弟和您不同,我们是男子汉,又是从山林里走出来的,随心心所欲的生活惯了,自由自在不受约束的生活才是我们的归宿。

    您指望我们兄弟将来替大宋守卫边疆,不如把我师父调教好了送到边疆来的更加容易。”

    花娘摇头道:“我没想约束你们兄弟,我只想让你们活的轻松一些,不要那么苦。”

    云钺嘿嘿笑道:“只要能自由自在,无牵无挂的生活,再苦对我们兄弟来说都是甜的。”(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三十一节事件升级了)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大宋的智慧,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大宋的智慧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